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恶俗分子七宗罪》之罪三:暴怒》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刘泽

削除前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435987

正文

以下博文内记载了恶俗分子目前70%的黑料,如果有人想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反感恶俗分子,在网络暴力下仍然可以坚定不移,说不定在下面的篇博文中可以寻找到答案哦!

暴怒(拉丁语:ira,英语:wrath)--憎恨他人。

产生无理的愤怒,对人复仇。在律法所赋与的权力以外,行使惩罚他人的意欲亦被归作愤怒。歧视、过分的警戒心、对他人有伤害的意图也算是暴怒。(但丁描述为“把对公义的爱护歪曲为复仇和憎恨”。)

以下故事根据某恶俗小鬼真实经历改编,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夜,静谧异常。

在一家普通的居民小区内,两兄弟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喂,老弟,你还记得你当初为什么黑碴条吗?”大哥李石头问道。

“当初?记不大清了,好像是他做了一期关于恶俗圈的视频,然后把恶俗小鬼找到了新乐子,才开始在b站黑碴条的吧。”小弟李木头回答道。

“那你觉得恶俗圈是对是错?”

“从创立恶俗圈开始,我就没觉得他是对的。但是,加入恶俗圈可以释放心中的阴暗与愤怒,可以肆无忌惮对他人进行网络暴力,就算是法律也可以完全无视。如果我是一个善良的人,小的时候没有遭受过那么多痛苦,想必我也会加入碴条,开始我的反恶俗之路。可是,我小的时候所遭受的那一切,已经让我无法再善良起来了。” 李木头一想起小时候发生的那些事,眼泪疙瘩便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李石头深吸了一口气,道:“当初你加入恶俗圈时,我便劝过你。可当时的你并不听劝,反而拿着咱父母的户籍信息来威胁我。好在当时我拿走了你全部的零用钱,又叫了几个兄弟把你给堵了,才让你没有犯下大错。”李石头一想起那天,已经完全陷入魔怔状态的李石头,就有些肝儿颤。

他可能是所有恶俗分子中,唯一一个想要出道自己父母的人了。

“哈哈……”李木头尬笑了两声,道:“是啊,若不是当时哥哥你拦住我,怕是我今天真的犯下了不可弥补的大错了。”

“你小子知道就好。”李石头没好气的推了一下身旁的弟弟,又说道:“你加入恶俗圈这么久,已经迫害了多少人了?”

李木头摇摇头:“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在恶俗维基上编写了近20条词条,涉及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

“那在b站上骂过的人呢?”

李木头深吸了一口气:“不可计数。”

“你有没有想过,你骂他们,他们会因此而难受吗?”

“难受?呵呵,那是他们活该,谁让他们没事在b站放黑屁了。就比如那个碴条,整天在动态里黑屁恶俗圈,我不骂他我还惯着他?”一提到碴条这个人,李木头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么……碴条惹过你吗?”

“他……他没惹过我,但是……”

“我只问你,他惹过你吗?他的所作所为有侵害到你的利益和自由了吗?”

“他……这……好像……真没有。”

“他除了整天发恶俗圈相关的动态和专栏,他又做了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了吗?”

“没……”

“你们所说的那些黑料,其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

“既然没有,你们二人便是无冤无仇。既然无冤无仇,又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你又何必整日泡在评论区里,把你在恶俗维基上学的那些脏话又复述一遍呢?”

“我……”李木头一时语塞,竟不知所言。

“你也知道恶俗是错的,又知道碴条本来就与你无冤无仇。你这样做,难道不是在平添仇恨吗?”

“他黑屁恶俗,难道碴条说的那些东西都是假的吗?你们没做过吗?”

“做过,可是……”

“别说你那可笑的理由了。”李石头一把捂住弟弟的嘴,道:“先不说别人,就单说刘慈欣还有吴京。如果没有他们俩,咱们大陆的电影恐怕还是烂的一比。他们二人推动了中国电影的发展进程,不用再受制于好莱坞了。可你们呢?你们不但没有支持,反而将他们二人挂在恶俗维基,进行各式各样的羞辱。又将那些带有侮辱性的视频传到b站。你知道吗,每次我看到那些视频时,我都恨不得扇你两个大嘴巴子!”

“刘慈欣和吴京的事情又不是我做的,更何况我还去电影院看了《流浪地球》,黑刘慈欣的事儿怎么能扯到我身上?”李木头一脸不服的说道。

“确实,不是你做的。但你难道不觉得刘慈欣很无辜吗?你不觉得吴京很无辜吗?”

“无辜,可是那又关我屁事。恶俗高层会去黑他们,肯定有他们的道理,这道理的背后,又怎么会是我这样的小鬼知道的呢?”

“……”

李石头叹了口气:“算了,没救了。睡吧睡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好的,哥哥晚安。”李木头拍了拍枕头,不一会就进入了梦想。

可是李石头呢?

他并没有睡觉,而是悄悄的拿出了李木头的手机,将他账号群里的聊天记录用截图的形式发到了他一个神秘的qq群里,旋即注销了账号。

“弟弟,哥哥只能帮到你到这了。”

第二天,弟弟在自己仅剩的微博号上,看到了上面哪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