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一个充分流露着青少年戾气的网站,你绝不会知道他们在背地里竟是这样》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王子豪

削除前地址

待补充

正文

说到网站相信大家全都知道,说到最恐怖的网站也有人知道那是暗网,但是标题里的网站您真知道吗?请容许我来给您介绍一下。

该网站名叫恶俗维基(esuweiki) ,是一个由国人研发的网站,旨在暴露恶人恶事,虽然创始人的立意是好的,但是使用者的操作十分不恰当,在这个网站上带节奏挂信息,给受害者造成极坏的影响。因为服务器在国外,至今无法依法取缔。

下面我通过一个条目和受害者的口述来证实我所说的话(受访人化名:王翠花,天津塘沽人)

针对上文段的受访人文字评论梳理:

1.前面的身份信息没什么好说的,真的假的都不重要。但是特意给了一个不存在的日语名字(日本没有这个姓),所以.

2.我心态强大正是我的整体强大,要不也不会心态如此强大,反观某些esu圈人,只会挂人身份,也不敢落实于现实中。

3.我的贴吧初期言论不必他esu人添油加醋理解,只有证据才是正道。实名和照片说的是你们的功劳一样,这是另外一群人得罪我之后只能靠翻看空间来获得微量信息,谁知他们能得到真名和照片呢?

4.12月25日,我看到我被挂到这个网站十分愤怒是实在的,所有的隐私信息都被爆..但是恼羞成怒却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查一下词典(又恼又羞发了脾气)就会发现,我的愤怒原因完全不符合其定义,因为我是因为他们用各种脏话侮辱我和我的母亲 

5.我使用“滨海方言”朗读的文篇图片如下,但是我只针对一一个字眼即“滨海方言进行批判,我是天津市滨海新区人不假,身份证上写着呢,但是问题是滨海方言,你真的跟一个塘沽人(或汉沽人大港人)去说这个词他会笑懵了的(我也笑懵了) ,因为滨海新区是一一个新的行政区,三区中心区离得非常远,也导致三区方言全然不同,而我所在的塘沽区的方言,即塘沽方言跟市里六区的天津话很近。至于esu克星什么的,我觉得你把你们做的事往哪儿一摆,不会有人选择不当

恶俗维基是由一群社会渣滓、网络喷子、键盘侠等诸多反社会反人类的低等群体纂写的违法网站

该网站透过人肉搜索、骇客盗取等各种违法犯罪手段盗取对象资料,并捏造/断章取义/虚构一些与事实不符的“所谓证据”对“批判对象”予以人身攻击、恣意侮辱,以此取乐。

该网站严重违反中国法律,即使该网站宣称服务器和负责站长在国外不受国内监管,然而从国际角度来看已经连国际法律也已经严重违反。

由于国内举报网站无法受理与此相关的投诉举报,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在此呼吁广大网络群众共同抵制恶俗维基( 以及相关类型网站)以侵犯他人私隐、肖像切。践踏国家法律底线的恶行!

所谓复活,不过是因为他们来烦我罢。对于此条目的钦点即本文,只是我正确的澄清而已。

(关于受访者提供的材料都放置于附录)

这只是我所采访的第一个片段,也是我放出来的唯一一个片段。 透过这个片段我就在想,为什么这个网站可以如此恣意妄为呢?从政治题的角度上,要答出国家怎样做,个人怎样做,企业组织怎样做。

我认为国家应当加强立法,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降低入刑年龄,无论付出多大代价。这些人事情还小,之前一个十二岁湖南孩子捅死母亲被无罪释放!就是因为十二岁没到入刑年龄不负刑事责任! 一个十二岁黑龙江孩子,强奸同村十四岁少女,也是因为没到入刑年龄,只用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当然,也实实在在的让前文王翠花这样的人维权有法可依。

个人方面,家长应当了解孩子上网的行为,做到心中有数,不要让孩子接触这些东西。说实话我年龄真没有多大,在头条的用户有起码四分之一我都要当长辈敬着,写这篇文章也是班门弄斧了,但是我恳求各位家长们,一定要心中有个数(态度一定要和缓 ,不然引起家庭内部矛盾可不是我的锅)。作为孩子(如果这里有的话那就听我说说,反正没坏处),要自觉抵制不良信息,遇到这种信息要躲避开并且向国家的专管部门的网站投诉,如果遇到前文中王翠花的情况,要及时报告给家长。这是能做的,剩下青少年不能做的,就请成年人代做了。

但愿这些事越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