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乙肝人生:新时代的人间地狱》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仇圣

地址

http://m.kdnet.net/share-1714646.html

正文

我向来是个很有追求的人,毕业时想着赚几百万,一来报答双亲,二来报答母校。

2000年2月,我怀着激情与梦想,辞职到深圳寻找新的天地。我住进了十元店,随后便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深圳一家激光企业当生产技术员。我毕业于1996年,一直以来都做文职,自己的专业荒废了许多年,来深圳是初次做技术,但是我刻苦努力,做得比谁都好,最好还攻克了一道技术难题,这是一道公司成立以来就存在的难题,也是同行业都存在的难题。难题攻克后,生产效率得到大大的提高,以前一周才能制造一个产品,现在两三天就够了。我写了一篇论文,放在电脑上。同事们看到了,都纷纷自发打印一份收藏。软件部主任看到了,也来打印一份,还请我过去与他共同探讨软件开发的问题,因为软件必须结合硬件才能更好地开发。

那时的我,成天充满了欢声笑语,非常讨人喜欢。

正当我满怀信心地走着人生之路的时候,我被开除了,因为我被查出得了乙肝大三阳。刚开始我还不以为意,因为我是第一次知道这种病,没认识到它的严重性。随着时光的流逝,我才渐渐地认识到它是多么的可怕,它让你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日益穷困。

我是当年12月份离开那家激光企业的,此后我又住进了十元店。那里充斥着性病患者、吸毒者、小偷、骗子。这一住,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不知道多少个月。

找工作变得困难起来,我不知道原因。后来,我只得去做保险。我本是个很有自尊的人,这时也不得不去找以前的同事,受人家白眼。这于我是多么屈辱的事啊!干了几个月保险后,我实在吃不消,就辞职了,又想去找份技术工作,但是依然困难重重。

离开那家激光企业后,我在深圳总共又混了一年半,先前赚的钱最后全部花光了,后来只得到处借钱,几乎所有相好的同学都借过,到最后把所有的关系都用光了,再也不好意思开口借钱了。2002年5月,有一家公司名叫深圳南方浮法玻璃有限公司的决定聘用我,结果我没进去。因为进公司之前就要体检,我自然没过关。那次体检真严:单位派一辆小车送我们三人去医院,司机全程跟在后面监督,没法子让人替换;抽完血后,司机在单据上签字,事后也无法伪造单据上交。我眼睁睁地看着这家公司擦肩而过。

就这样,在深圳,我第一家公司因为疾病的原因离开了,最后一家公司因为疾病的原因又进不去。我只得离开深圳,来到上海。那时是6月。到了上海,我住进了大哥的工地。大哥每个月只领两百块钱的生活费,就这样供两人吃用。我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就四处借钱。找过一个交情很好的高中同学,但是没借到。后来,我大哥向他工友借了一千块钱给我,解了燃眉之急。

四个月后,我进了一家台资企业。那时我已经一年半没有工作了,欠债无数,而年龄已经到了30周岁。这是多么悲哀的事啊!但是我想,这家台资公司刚成立,许多制度还没建立,也许不会体检,我可以多呆一阵子了。等到把债还掉,以后若再失去工作,就去死吧,那时也不会做个欠债鬼。谁知没几天,睛天霹雳,公司说因为要办暂住证,大家要体检。我当时懵了,不知所措。怎么办?哪里还有钱再去找新工作?借吗?不可能。

晚上,我跟北京的大学同学打电话。电话一通,我就叫了起来:“我去死吧!我去死!”同学急问:“怎么了怎么了?!你刚进5460,看你的留言不是挺好吗?”我失声痛哭,说:“公司要体检了!”最后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我的同学一直知道我的情况,这时听到这一消息后也惊呆了,最后他悠悠地说:“我会继续资助你的。”那时我已经欠了他一万一千元的债,我为他的同学之情深为感动,但是我依然对未来深感绝望,因为靠借钱度日不是办法。我哭个不停,说:“可是,继续去找工作,等工作不久又被开除;又继续去找工作,又开除……我吃得消吗?一找工作就得几个月,有多少钱来支撑?我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活头?我现在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什么事都实现不了!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家室,毫无尊严,留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那天我哭了许久。我会永远记得,在三十岁那年,我是怎么在漆黑的深夜里哭泣的。

幸好,后来我自己去把原来的暂住证继签了,就没去体检。然而我的恐惧更深了,就是:每当看到人事部或行政部的人来,就会汗毛直竖,生怕他开口说:明天所有的员工要去集体体检。这种恐惧留存至今。

多年来,身体的疾病让我穷困潦倒,可我不敢跟别人解释原因,因为怕失去朋友。人们看不起我,我只能含辛茹恨地忍受着。我有时真想跪下向他们大声申诉:“你们不要小看我,不是我无能,是因为我身体有病,找不到工作,找到了也会很快丢掉,所以我穷,所以我没有女友。”可是,如果我这样说的话,那么同事、朋友就会知道我身体有乙肝,从此不再跟我交往,全部离得远远的。我不敢这样说。

有谁经受过这样的不幸:年龄越来越大了,却什么都没有?别人背后讥笑,自己却不能辩解?没有。这是多大的冤屈!或许这还只是面子,可是,即使照现实来看,我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悲观。因为这种疾病好不了,会让我在未来依然赚不到钱,娶不到老婆。一年如此,两年如此,三年如此……无论多少年都如此。而我却不会永葆青春,我会老,30岁,31岁,32岁……一直到70岁,71岁,72岁……一直到死。想到这里我就不寒而栗。多少次辗转反侧,多少次中宵惊起,多少次彻夜难眠。就这样,我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即使我有了工作,也依然会提心吊胆,不敢像别的年轻人一样满怀豪情地谈论未来。我变得形容枯槁,意志消极。这是十分可怕的,因为这个人从精神上垮了。

多年来,我就过着这样的日子,没有安宁,没有尊严,没有未来,没有计划。

2004年,深圳那家激光企业上市了,员工数量已经增长到1500人了,而我当初离开的时候只有170人。一天,我跟原先的同事打电话。他说,现在这家激光企业的员工,三分之一的人月收入都到达了五千元,有的都到达了年薪十多万元;原先与我同一批进公司的同事,最不起眼的都当上了副总监,好的都当上了副总经理;有的人都有车有房了。不听这个消息我还没什么,听了这个消息我反而更难受。要是我还在深圳那家激光企业,我也会年收入十多万,有车有房,而不是还欠着债。

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对乙肝会查得这样严,对患这种病的人这样排斥。患这种病的人,比连患爱滋病的人都不如。患爱滋病的人还得到社会理解。多年来,报纸、电视使劲做宣传,让人们理解爱滋病患者,甚至政府官员也去探访他们,与他们握手,甚至华尔街的富豪还辞职到河南来专门解救爱滋病患者。可是,得到乙肝,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社会把他们排出主流,让他们在偏僻的角落慢慢饿死。这是多么的不幸!

2004年6月,那家台资企业撤资了,我开始重新找工作了,我又卷进了体检的风波中,飘摇动荡,颠沛流离。

年底,我已经到了32周岁了,便回家去找对象。我想,我已经在外打工将近五年了,一直都没赚到钱,以后也许还是如此,我等不到有钱的时候了,我已经很大了,该成个家了。而且,我深知,以我的条件,在外面是不可能找得到对象的。我只能回家找对象了。

家父在家乡人缘很广,托人给我介绍了许多女子,最后,一个离我村不到一里的村庄有个女子答应了这门婚事。家里人一扫多年的阴霾,脸上都放出光芒。这桩婚姻是我的全部希望,也是我家的全部希望。

我们那里是农村,人风还是比较保守的。只要定了亲,以后两人就一辈子生活了;毁约是名誉败坏,离婚更是。而且,由于多年来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大家都是先生了孩子再办结婚证。而且,由于多年来青年男女都外出打工,过年才回家,所以在家的时候就那几天,大家都是一定了亲就住到一起。这是各地风俗,不要用大道理来加以反驳。我和未婚妻就这样很快住到一起来了。 那是2005年正月。上一年未婚妻在广东工作,婚后她先回广东取行李。

我直接从家乡到上海,开始找工作。这次找工作的当中,我碰到一件很让人感慨的事:有一家新加坡企业,与我在深圳那家激光企业做的产品一样。但是你们知道这家新加坡企业给我开的工资是多少么?人民币1500元。对此,我去哭?当年,我在深圳那家激光企业的时候短短三个月就将工资从1800元涨到3800元。然而现在,我反而比过去退步了。事实上,我没在这家新加坡企业里干。

但是这件事说明一个道理,人能否成功,不单取决于他的技能,而更取决于他的机遇和环境,以及资历。高薪多数是熬出来的,而不是找来的,有人仅仅凭资历就能让月薪从两千涨到八千。而如果让他离开这家公司再去找一个月薪八千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如果仅仅凭自身技能去找一个高薪工作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由于换工作太多,最后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没人敢要你。你不但不能得到高薪,而且会永久性地失业。

后来,我随便找了一家公司,然后叫未婚妻来上海。我打算以后再去找份好工作。

她来到上海后,和我一起住在公司办公楼楼梯下的一个房间里,确实寒碜。我那时没钱,养不起她,便叫她去找工作,而不是让她玩几个月。我是个愚蠢的人。由于这家公司的工资太低,不久我也辞了职。这时,两人都没工作了,而且没钱了,我只得向我大哥借钱。日子过得很苦。我恨苍天,我毕业9年了,怎么还找不到一个稳定的工作,还找不到一个高薪的工作,还没有存款?我怎么向我的未婚妻交代这一切?唉!那时我天天生活在忧伤、自责、焦急之中。

5月份,我幸运地进了一家研究所,参与一个特大型科研工程的建设,那是一个国家投资12亿元的工程。研究所的工资比以前的公司翻了一倍,兼之是国家单位,永远不会倒闭,可以干一辈子了。我以前工作太不稳定了,所以碰到这家研究所是非常高兴的,渐渐地我变得开朗乐观。同时,我把未婚妻介绍进了一家公司,待遇过得去。

谁知未婚妻上班一个月后居然就跟我提分手。我是个传统的人,没有离婚的意识,就好像一般的人不会想到亲兄弟居然会杀害自己一样。光是这一点,都让我无法拐过弯来。我还接受不了名誉败坏的下场。我更经受不起失去她的代价。她也在考虑来考虑去,一时并没有完全与我分手。

祸不单行,几个月后,老父生病了,后来查出是癌症,离开人世已经是必然的了。然而那时未婚妻与我闹分手越来越激烈。我多想把她挽救住啊!父母也多么希望我们不要分手啊!然而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未婚妻还是与我分手了。那时是2006年元旦前后。在后来的一个月里,我用尽方法想把她拉回来,但是只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裂痕,她已经不可能回到我身边了。事实上,我当初回家找对象,那已经是我最后一条线了,现在这条线已经彻底断了,我是永远不可能再在家乡找到对象了。

当初,我回家找对象还有个目的,就是觉得父母年龄大了,都七十多岁了,我再不找老婆的话,他们在有生之年就可能看不到我成家了。虽然大家结婚是为自己,而不是为父母,但是让父母看到自己成家也是很容易做到的呀!现在,父亲就要去世了,让他在临走前看到我娶老婆已经不可能的了。我甚至预感到,让母亲去世前看到我娶老婆都是不可能的了。这于我而言是多大的悲伤和屈辱啊!我是本村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考上大学那年家乡都轰动了,父母非常的高兴。由于我家一直多灾多难,那时乡亲们对我家说:“你们现在终于出气了!”然而毕业以来我混得并不好,没有为家里争光。在深圳本来已经走上了康庄大道,谁知被乙肝所害,在外面颠沛流离,穷困潦倒。今年回家过年,我两手空空,没赚到钱,也没娶到老婆;明年回家过年,我依然两手空空;后年回家过年,我依然如此。父母每年望着我这样回家,都愁容满面。我的情况现在已经让我的家人蒙羞,在家乡无法抬头。

我已经失去未婚妻了,我又快要失去父亲了,但是上天降给我的灾难并没有就此停止。2006年3月,研究所突然取消了我的项目,要解除我的劳动合同。我本来以为可以在研究所干一辈子的,我家人也以为如此。这个消息对我家而言无疑是睛天霹雳。或者有人会说:那就再找一个工作就是了。可是,我进研究所的时候,是大哥替我体检过关的;进研究所后,以后是可以永久地避开体检的。如果去找份新的工作,无疑我又要经历一场新的体检的灾难。我求爹爹,拜奶奶,最终没有留住这份工作。

其实,我在上年曾经被一家情况还好的企业录取,由于体检原因不得进去,不然的话也不会进研究所,从而也不会再次失业。我现在不知道什么是福什么是祸了。

不久,父亲终于去世了。由于我的原因,他的晚年过得并不幸福。他走的时候,眼睛是睁开的——死不瞑目啊!

我迁怒于我的前未婚妻,觉得要是她不与我分手的话还会让我父亲看到我有妻室,能得到一点安慰。于是我愤怒异常,当天深夜就跟前未婚妻打电话,说:“我恨你一辈子,你让我父亲没有看到我娶老婆。”她后来换了电话,迄今我们没有再联系。

就这样,在短短三个月内,我经历了离异、丧父和失业的三场灾难。

给我留下一样吧!但是上天冷酷地拒绝了。

我变得形容枯槁,精神萎靡。然而要生存,我只得带着满心的伤痕去找工作,后来居然被三家公司评价为“呆板”“笨”。我想,我当时差不多像一具行尸走肉。

当年,我在深圳那家激光企业里人人喜爱,甚至有女孩追求我。现在,我居然成这个样子。

我走到今天,都是因为这个体检制度。这个制度造成我们的人生大失败是必然的。假设你在一家公司工作,能够年年加薪、晋级,从月薪两千涨到八千,从工程师升到副总经理,但是,到半途你就因为疾病的原因而退下来了。然后去找一个新工作,再去重复上一次的经历……如此循环不已。这样,一辈子就毁了。其实用不着被这么多公司开除,只要头几家公司被开除了,你这一辈子就毁了。这个制度剥夺了我们这些人工作的权力,这是它的宗旨,有此宗旨,你就永远混不好。但这个制度同时又要我们自己养活自己,这又是它的罪恶。细论之下,体检制度会让我们的原始积累、资历、技能、人际圈子、商机和威望一次次地作废,一次次地从零开始建立,到最后促使我们的人生的总失败。

人们仅仅凭一次机遇,就能走上发展之路,甚至比尔.盖茨不过如此。我有两次机遇都走不上发展之路。别人在公司里有过一次功勋就能终生受益,我凭什么就不能凭那次功勋受益?而要到新的公司里去重新开始?

深圳那家激光企业的经历并非唯一的,仅仅是最为典型罢了。比如2006年,在我经历人生的三场灾难之后,那个体检制度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仁慈,而是依然像不死的阴魂一样纠缠着我。离开研究所一个月后,我被一家汽车覆盖件生产厂家录用,但是进去之前要体检。我叫我二哥来顶替。他当时在南昌,赶来上海,谁知竟然也不合格,他是小三阳。为此我不知吃了多少苦。这是一家。又有一家,是做激光切割机的,我在里面工作一个月后,又要去做集体体检。后来我用假证蒙混过关。虽然过关,但毕竟经历了惊吓。一个人受惊吓久了就不行了。这仅仅是这一年的生活片断,而六年来我不知经历过多少。

有谁会像我一样,经历如此漫长的恐惧、绝望?六年来,我时时生活在恐惧和绝望之中。随着年龄的增大,这种恐惧和绝望也逐渐增大。我看不到这种恐惧和绝望的尽头。对我而言,人间就是地狱。以前,我是个朝气蓬勃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消沉悲观的人。

体检制度依然在肆行,因而决不要以为不幸已经过去了,相反,新的不幸会重新降临。对我而言,在未来也依然可能找到一家好公司,然后被开除……

黑暗不会过去,光明不会到来,对我而言,未来依然是无尽的黑暗。

我诅咒这个民族:无论她以后是强大还是弱小,是正直还是邪恶,都将灭绝。在这个民族末世的时候,先是异族入侵,大规模地屠杀这个民族的人民;随即,国家分裂,数千个军阀互相厮杀,你攻我夺;数万个政党各借主义,暗算明杀;数万座学校停课罢课,游行示威;数十万文人墨客唾沫飞溅,搅乱时局;数百万企业生产凋敝,破产倒闭;数千万家庭易子而食,饥寒交迫;数亿工人农民不务生产,疯狂械斗……这样的得了数十年,而与此同时异族依然在屠杀这个民族;最后几年,瘟疫在整个大地上肆行,无数的人病死,整村、整镇、整市的人灭绝;饥馑封锁整个大地,无数的人饿死,整村、整镇、整市的人灭绝;最后一年,地震像无数的蛇一样在地下运行,整个大地像玻璃一样震碎,城市、乡村被整个整个地埋入地下;同时,亿万颗陨石像亿万枝标枪一样打遍整个大地,整个大地上燃烧着熊熊大火,扬起数十里高的灰尘,遮蔽太阳和月亮;所有的人都死了。我相信我的诅咒会应验,因为这是上天的诅咒。上天曾经降下大洪水毁灭人类,因为人类那时变得邪恶。同样,上天也会毁灭中国,因为中国已经变得邪恶。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