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志成论土著》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页面收集于志成论土著相关的文章。

作者

于志成

选编

土著人的土著金

某个星球上住着一群土著人,上帝看到他们太愚昧了,还经常被隔壁的文明人欺骗,就派出一个天使来帮助他们。然而,土著人对于天使带来的智慧不屑一顾,他们说:“你不是天使吗,真有本事的话,就下一场金雨看看?”

天使把这个问题反馈给上帝,上帝看到土著人这么愚昧,便有心教训他们一下,真的给他们下了一场金雨。土著人看到天上掉下金子,便哇哇乱叫的跑出家门,哪怕是被砸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不但要捡地上的金币,甚至看到别人手里有更大金币,也要冲上去抢夺一下,很快就变成了一群土著人的大混战。最后,这场金雨造就了一大批的伤病员,除了在混战中比打伤的之外,还有一些土著人怕手里的金子被抢走,就直接把金币吞进肚子,不开一刀的话恐怕是拿不出来了啊!

不管怎么说,这场金雨总算是让土著人感觉富起来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捡到了免费的金币。可接下来就发现,既然大家都有金币,那金币又不能吃不能喝的,好像就变得不值钱了。几个土著小聪明想想,几天前还为这些不值钱玩意儿斗得你死我活,也只能是苦笑一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看来这个金币还得到文明人那边才能花得出去。

土著人对文明人还是有点忌惮的,单个的人还不敢去,于是就抱成一个大团一起哄过去。文明人一看这个状况,还以为土著人要打过来了呢,立刻调集军队严阵以待,后来发现原来土著人是来卖金币的。开始时土著人说一个金币1000元,已经被文明人的金价便宜很多了,但立刻其他土著眼红,说自己的金币800元一个,接下来还有说600元、500元,好像谁都不希望邻居的金币比自己先卖出去,最后价格直接跌到一个金币换一个硬币的程度。

当然,文明人对此也是有所担心的,金币贬值会不会让他们的经济受到冲击。好在上帝主要是惩罚土著人,不会无缘无故让文明人受到牵连,给土著人发的金币是用金的同位素制作的。文明人很快就发现了两种金币的差异,一般人用仪器很方便就能检测出来,有经验的人更是只要掂掂分量就行。他们很不屑的把土著人的金币称为土著金,一旦看到土著人用金币付账,就要检验一下是真金,还是不值钱的土著金。

这样一来,土著金就变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在文明人那里也不出去,当废物卖掉还真不舍得。只能留着当纪念了。后来有人以一个硬币五个金币的低廉价格回收土著金,这才让他们把堆积如山的土著金消费出去,此后不久,在土著人的地盘上开了好几家游戏机房,那个土著金变成了游戏币,一个硬币可以买一块游戏币。

土著人说天使没有为他们做贡献

某个星球上住着一群土著人,上帝看到他们太愚昧了,还经常被隔壁的文明人欺骗,就派出一个天使来帮助他们。

土著人看到天使来了,先礼节性的说了一句:“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然后就问:“你为我们做了什么贡献啊?”天使觉得很奇怪,以前去问文明人的地方,人家都是先送一个大礼包,怎么到土著人这里就直接乞讨贡献了呢?

好吧,也许这就是环境决定的,土著人比文明人要穷,自然更倾向于向外乞讨。算啦,反正我也是来帮助你们的,那就先带我去你们的大学做讲座吧,谁知当天使这么一说,土著人反而是议论纷纷的退下去了。后来天使问了个小孩,总算是找到土著人唯一的一所大学:蓝翔大学,当他对那边的干部说明来意,他们却报出一大串的数字:“礼堂租金10000元,主持人2000元/个,保安1000元/个,研究生100元/个,普通学生10元/个,以上为一小的基本费用,超过一小时按小时数加倍计算。”

天使一想,我是帮助你们的,怎么反而是向我收钱呢?算了,既然礼堂收费那么贵,那就到外面去摆个免费摊位吧,于是天使把精神食粮做成图书,准备发给路过的土著人。然而,他记得土著人好像有疯抢免费商品的习惯,而且抢过之后还都不懂得珍惜,别到时候把自己印的书给糟蹋了,还是象征性的收一点工本费吧,免费阅读低阶购买。土著人看到这里有怪人在摆摊,很快就凑了上来,但大多数人似乎都觉得便宜没好货,要是摊主还说其中包含了多大的精神财富,就更是没人相信了。最后,只留下一些衣衫破烂的年轻人,或是站着或是坐在地上看书,就好像现在的新华书店里一样,天使终于有了一种助人为乐的感受。

要说在街道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土著人的城管怎么没有出现呢?主要就是看天使好像是外国人,所以城管就只能继续上面汇报,这个报告在上面转来转去,最后也不知道转到哪里去了。后来就来了一个商人,说要把天使的书全买下来,开始天使以为他们看上了自己的精神食粮,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这块地皮被他给炒热了,商人想着买完他的东西处理掉,然后把地皮给接管下来。

对此,天使自然是不会同意的,结果就成了可恨的钉子户,周围都是修整一新的门面,只有他那里却是围着一群破衣服。后来城管终于还是来了,以维护城市整洁为名,把埋头读书的破衣服们全都赶走,然后就开始对天使说:“你为我们做了什么贡献啊?”

这样的论调逐渐吸引了一大批群众,甚至连一直看书的破衣服也加入了进来,他们纷纷对天使说:“你为我们做了什么贡献啊?”

土著人要凭据

有个天真的文明人,和一个土著人成了好朋友,土著人向他借十万块钱,文明人一想,对方是君子型文化,不喜欢写欠条之类的小人行为,于是就只做一个口头协定。

等到了借款期限,文明人迟迟不见土著人还钱,终于忍不住要去催促一番。结果土著人根本不认账,他反问:你有什么证据?我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借你钱啦?

文明人一想,地点的话还好说,那天是土著人跑到我家来的,具体时间过了那么久,还真是记不清楚了。哦,对了,那天取钱给土著人之后,回头就发了一条微博,一搜索微博果然还在,就连几分几秒都清清楚楚的,便把这个时间和地点告诉了土著人,这下你总该想起来了吧!

谁知土著人冷笑一声,说:你有没有学过逻辑学啊?文明人纳闷了,怎么又到逻辑学上了?土著人说:我问的是借钱的证据,你说自己发微博有什么用?难不成以后只要有人来你家,你都发个微博,然后说人家欠了十万块钱,这钱也未免太好挣了吧。

文明人无可奈何,只能说:你再回忆一下吧,你确实借了我十万块钱,你也是君子文化培养出来,敢说自己没向我借过十万块钱?

土著人说:不管是借还是没借,关键是要有证据。假若我没向你借十万块钱,那就是你要骗我十万块钱;假若我真向你借了十万块钱,你没凭没据也不好向我讨要啊!

文明人说:你到底承不承认自己欠我十万块钱啊!

土著人说:这不是承认不承认的问题,而是我们要有公德心,要尊重这个社会的权威。就算我承认欠你十万块钱,关键是你没凭没据啊,要是我就这样把钱给还了,这就助长了没凭没据的歪风习气,到时候谁都可以说别人自己钱了!

文明人愤怒的说:我算是听明白了,你小子就是想赖账啊!

土著人两手一摊,说:你有没有学过哲学?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有没有欠你的钱,完全用实践来进行检验。要是你真觉得我在赖账的话,完全可以搜集证据上法院告状去,我们要尊重社会的权威,而不是一个人在这里瞎扯。

文明人说:你还跟我扯大道理,真是太无耻啦!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土著人依然是慢条斯理的说:是的,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时间终会还历史以公正。你要是认为我欠了你十万块钱,那么将来总是能够拿到十万块钱的,是你的以后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再怎么强求也没用啊!

要是换成另一个土著人,估计就要上去开打了,可文明人完全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结果就是气血攻心,一口老血喷在地上。

谁知土著人却装起了慈悲和尚,说: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施主如此执着于这十万块钱,又是何苦呢?人生在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一切都是虚幻的,这十万块钱欠也罢不欠也罢,都是施主您的执着。是您坚持认为我欠了十万块钱,所以我才会欠您十万块钱,假若您不认为我欠您十万块钱,那我自然就不欠您十万块钱了,这样我们依然还是好朋友啊!

土著人为什么上不了天堂

土著人看到不少文明人上了天堂,便难免要心生嫉妒,说天堂有什么了不起,不上就不上呗,可另一方面又时常抱怨,说天堂的门是专门给文明人开的。对此,文明人也觉得很奇怪,现在的天堂已经很开放了,连野蛮的兽人部落都有萨满巫师进去,部落众多的土著人怎么就是进不去的呢?

后来文明人中有个叫思壮教授的,就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他发现上面的说法都是官话,大部分土著人根本不关心什么天堂,他们只希望能够吃饱饭就行,上天堂之类的主要是哄小孩子的说辞。要是有年轻人提到天堂的事情,也总会遭到世俗老人的呵斥:你想上天,多危险啊,掉下来摔死!

能够对天堂有所憧憬的,只是土著人中的少数富裕阶层,他们常常抱怨土著人的环境不好,认为要上天堂就得先去文明人的地盘。对此,文明人是相当头痛,因为土著人所想的天堂和他们不一样。土著常把云彩当成了天堂,假若有文明人和土著人合作升天,土著人到云彩那个部分,就以为是到达了目的地,然后就会把文明人抛弃在那里,甚至还有少数土著会联合云中的其他土著抢劫文明人。正是因为土著人经常盘踞在云端,所以天上除了有白云之外,还经常会有乌云出现。

为什么土著人会把云彩当成天堂呢?他们习惯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已经变成了近视眼,即便是不用看黄土了,但看天依然是看不远的,结果就把云彩当成了天。此外,天堂里的东西和他们几乎没有交集,但偶尔还有在云彩里生活的幸运土著下凡,与他们的现实生活发生一点联系,于是他们就把云彩里的幸运土著,给当成了奋斗的榜样。

当然,还有不少土著人并不是真把云彩当成天堂,其实他们对天堂并没有真正的追求,常常只是为了摆脱世俗方面的压力,在文明国家也许还达不到这个目的,但到了云端就完全可以满足这样的要求。假若有人叫云端的土著人继续上升,他就会感到很愤怒,既然我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为什么还要继续努力呢?对此,下面的土著人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拼命给他们灌输传统观念,压抑他们的本能欲望,希望能把他们一直压上天堂,结果却是一旦摆脱控制,其上升的欲望立刻停滞下来,能够不往下堕落就算是不错的了。

这样一来,大多数土著人都在自己的地方过完一辈子,少数土著可以去文明国家过着水土不服或是如鱼得水的生活,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土著才可能到达云端,却从来没有土著人上过天堂,这里的为什么就被称为著名的思壮尔问题。

刻舟求心的土著人

从前有个土著人,想坐船过江见识一下文明国家,谁知船没开多远,他便忍不住往江水里呕吐起来,一不留心把自己的心给吐掉了。

他不敢下水捞心,怕船开远后,就失去了前往文明国家的机会,于是便在船边刻下一个记号。当然啦,土著人也知道刻舟求剑的故事,但他没有办法直接把记号刻在江水上,只能把周围环境记一下,然后就在船上找一个安慰了。

土著人到了文明国家,不挑不拣的找了一个苦力活,埋头苦干了一个月,领到了不小的一笔工资。于是,他便雇了一个老船工,让他用小船接自己回家,幸好他还记得上次呕吐的地方,到了那边便迫不及待的跳下水去捞心。遗憾的是,他找了一遍又一遍,却依然找不到当初被吐掉的那颗心。

“你是在找你的剑吗?”老船工好像也知道刻舟求剑的故事。

“不,我在找我的心,一个月前在这里掉的。”

“如果是心的话,那就不太好办了,因为心是活的啊,掉进水了就会游走,说不定现在已经游到海里,被鲨鱼给吃掉了。”

“如果我没有心,我会死吗?”

“死倒是是不会死的,很多人都是没有心的,所以他们活着比死还难受,唯一的办法就把肝也一起割掉,这样就彻底没感觉了。”

后来,土著人就回到了自己故乡,老乡们都把他当成了“见过世面的人”,只有他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刚出门就把心给弄丢了的可怜人。

土著人乞讨论文

某个星球上住着一群土著人,土著人旁边还有一群文明人,上帝看到土著人没什么思想,不像文明人那样学术活跃,便派了一个天使去启迪他们的智慧。

天使很认真的做好了准备,把土著人的知识体系完全消化,然后以最容易接收的纯粹思想的形式表达出来。谁知在下面听课土著博士(简称土博士)总是一脸呆滞,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一些神马东西,直到后来天使无意提到“论文”两字,土博士的眼睛里顿时冒出了饿狼般的绿光。

发论文就是创新。

发论文是硬指标。

学校要求发论文。

文明人都在发论文。

土博士纷纷感叹着,让天使听得摇头不已,难怪这个地方的学术一团糟了。在天使的世界里,教授之间都是直接讨论的,发论文也就相当于写块公告牌,让没能参与讨论的人了解各大概情况,一般研究生都不屑于做这个事情,都是让下面的勤杂工干的。此外,天使来讲课还要受到一些规则约束,只能向他们启蒙思想,但不能干涉下界的内部事务,就算是想给土著人发论文都不行。

看到土博士们精神涣散,天使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妙计,当他们听得不耐烦的时候,便喊出“论文”两个字,于是土博士的精神又会重新集中起来,有个那么三四次,大概也就能把一堂课的教学完成了。后来土博士逐渐有了抗药性,光喊“论文”不灵光了,就改成喊“SCI”、“Science”、“Natural”等等,算是给土博士换了新的精神兴奋剂,在最低限度下完成了上帝的任务。

其实,天使还有一些教学时间,但他已经不想和土博士打交道了,可还有一些土博士追上来向天使乞讨论文,甚至还说天使是没有论文的骗子。天使实在是忍无可忍,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想要论文,找你们的猪去吧!”

后来天使去文明国讲学,那边的人根本不提论文的事情,反而是主动把他的讲课内容整理成讲稿出版,此后才出现了大量研究这些讲稿的论文。

土著人静心骑自行车

某个星球上住着一群土著人,土著人旁边还有一群文明人,文明人发明了自行车,骑着上街很方便,土著人看着也觉得很好玩,也想要骑自行车。

对于新生事物,老土著自然是看不惯的,无奈自行车用起来太方便,年轻人骑车的欲望太强烈,老土著也不能硬加阻拦,最后达成了一个妥协条件:土著为体,文明为用。你们可以买文明人的自行车来骑,但不能数车忘祖,不能按照文明人教你们的方式来骑。我们的长老研究之后,会告诉你们怎么骑自行车的。

于是,土著人就买了自行车来研究,长老们看着这车晃悠晃悠,都不敢骑上去。怎么办呢?他们先回去找所谓的土著经典,发现有很多类似“动则生,静则乐”之类的话语,想想现在年轻人都比较浮躁,看来自己骑不上去,还是因为心不够静的缘故。

这样一来,土著长老发明了一个静心修炼法,要先保持内心宁静,骑上自行车之后,千万不要着急踩踏板,得先练习静态平衡,什么能够做到坐着不倒了,什么时候再考虑下一步的操作。有个年轻人比较急躁,一上去就骑,结果不幸摔了下来,正好就被长老当成反面典型。你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叫你们先联系坐定,你非要直接就骑,结果摔疼了吧。你还算好的啦,前些日子那个叫狗蛋的直接把腿摔断了,很危险的!所以你们还是先把基础给打好再说。

在长老的严厉训斥下,年轻人只能战战兢兢的在自行车上练习静坐。要说这样能学会骑自行车吗?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学不会,但也有极少数比较有天赋的,真的就能够做到在自行车上静坐,然后就学会了普通的骑自行车。这样的人其实在文明国家里也有,只不过他们有个专门的名称,叫做杂技演员,不仅能够在自行车上静坐,而且还有做出各种花式动作呢。

当第一个有点天赋的土著人,通过长老的训练学会了骑自行车,长老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看来自己没有走错路啊!只是到后来,他们发现能学会骑车实在是少得可怜,于是只能一遍遍的感叹:要心静不要浮躁,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

那些老老实实受训练的土著乖宝宝,则是在心里委屈的想着:不是我们浮躁,而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又是一阵风刮过来了,哎呀!

土著人的积木法师

在某个高魔位面中有一群土著人,原本他们推崇的是巫师,后来和文明人打了一仗,这才发现巫师的巫术时灵时不灵,比不上文明人那边的法师,于是大多数土著人就放弃了巫师,也跟着文明人学法师。遗憾的是,土著人没有法师传统根基不足,再加上自己过于急功近利,结果学出来的大都是积木法师。

所谓的积木法师,就是指那些不懂法理,只会照搬照抄依葫芦画瓢使用法术的法师。在土著人那边,能依葫芦画瓢用几个低级火球,就算是很了不起的大法师了,可以去指导下面的研究僧,很多研究僧甚至还没学会依葫芦画瓢,他们所依赖的就是法杖,一般都是由其他法师把法术储存在法杖里,只要会按开关能直接拿出来一键出招行了。假若失去了法杖,有些法师甚至连个低级火球都发不出,自然也当不了合格的积木,假若他还没混上一官半职的话,其他法师就会五十步笑百步的说他们是“朽木不可雕”。

既然积木法师不懂法理,那么他们的价值评价就是以任务为主。他们认为,哪怕就是储存在法杖里的火球,只要你按下开关发出来消灭一个普通哥布林,那就可以说是一种创新,因为原来有一个哥布林,现在哥布林被消灭了。可你要是钻研法理,对火球术做了改进,比如增加了爆炸威力,或者是飞行速度之类的,只要不是加到夸张的地步,那些积木法师一般都看不出来,因为原来有一个火球,现在还是一个火球,哪怕是分裂为两个火球,也依然只是火球而已,除非你能让火球里喷出水来,否则他们不会觉得其中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假若真有个天才法师,能够让火球里面喷出水来,是不是就可以得到积木法师的认可呢?结果并没有那么简单,也许积木法师会小小的惊讶一下,然后就会摆出他们的实践理论,说:“火球玩得再好也只是一种游戏,要能够消灭哥布林完成任务才是创新。”你也许会想,人家都已经能让火球里喷出水了,难道还不会像积木法师的研究僧那样一键出招消灭哥布林?问题是你上哪去找哥布林啊?一般有哥布林的地方都是积木法师的公会领地,必须要先给那些积木法师的学徒,这才有可能加入公会,然后进入领地打哥布林。你可以打木头打石头实验火球威力,可人家积木法师就是只认哥布林,即便你在黑市上花高价买了哥布林,他们也会说那哥布林是野生的不算数。

由此可见,外人几乎不可能得到积木法师的认可,因为他们垄断着哥布林的任务世界,谁要是傻到和他们讲法理,甚至还可能把你当成巫师,然后遭到法普鸡的攻击。有些积木法师甚至说,法师都是在公会里的,公会外面的都是巫师。所谓的法普鸡,主要由积木里的朽木和一些半吊子组成,喜欢对外行人照搬法师世界中比较有趣的部分。然而,因为他们的法术水平比积木还差,所以只能满足于给积木法师加点花边新闻。积木法师每次都是同样的动作,容易给人带来生搬硬凑机械呆板的感觉,被法普鸡包装后就显得好了一点。那些法普鸡认为积木法师承载着他们的梦想,大都对积木法师崇敬有加,还会主动帮助他们打击巫师呢。

厚黑版的三顾茅庐

话说诸葛亮数据破表,然后就从大学退学回家,在茅草庐里过了几年宅男生活。原以为会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谁知却接到以前一个校友徐庶的QQ消息,说:“诸葛兄啊,我给你推荐了一位伯乐,过几天就会来拜访你啦!”

诸葛亮一想,来的还能是谁啊,无非就是那个败军之将刘备,靠个皇叔的称号聚集了一帮乌合之众,手下两个小弟关羽和张飞,武力马马虎虎还算可以,那张飞纯粹就是个黑老粗,关羽可能多少读过点圣贤书,但充其量也就是科普鸡的那点水平。这三个家伙要是搞到一起了,多半没什么好事情,想到这里,诸葛亮就决定带着女仆出去游玩。

就这样,刘备三人过来之后,发现诸葛亮不在家,等了好长时间,才很不甘心的离去。透过摄像头,诸葛亮看到了这一切,心想:他们能等那么长时间,多半很不甘心,很可能明天后天还要来,要是隔三差五的来一下,还真是很头疼的事情呢!诸葛亮的女仆心有灵犀,说道:“要不我先回去吧,要是那几个人来了,就让我来把他们打发走。”

第二天,刘备三人果然又来了,受到了女仆彬彬有礼的冷淡接待,让他们进屋之后倒了杯茶,女仆就跑到里屋关门做起了女工。张飞老粗还没看出来,关羽的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说:“既然那个诸葛亮不想见我们,我们何苦非要等在这里呢?”张飞听到后暴怒,说:“那什么诸葛竟敢不见我们,两位哥哥请先回去,等他回来后我一定把他绑回去。”

听到这里,刘备只能苦笑着解释说:“三弟啊,我们请的可是军师,打仗的时候都要听他安排的,要是他不情不愿的,在打仗的关键时候坑我们一下,你哭都没地方哭去。”关羽涨红脸,说:“那怎么办啊,难道我们就一直耗在这里看那小丫头的冷脸?”刘备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自有妙计。”于是,刘备三人向诸葛亮的女仆告辞,说:“很遗憾没能遇到诸葛先生,我们只能去其他地方另请高明了。”

经过了这一段插曲,诸葛亮自然是回到自己家里,回到以前的生活轨道。不久,刘备的妙计就出现了,他给诸葛亮送来了四大美女,不,应该是四大伪娘,分别叫做烟花、扶苏、神人、大饼,都是些自以为有点小聪明,实际上根本不入流的货色,常常装疯卖傻扮伪娘。这四大伪娘带着下面的一群渣渣,几乎每天都要到诸葛亮的茅草庐叨扰一番。

烟花说:他连大学都没毕业,是找不到工作的啃老狗。

扶苏说:找不到工作只能待在家里,是废柴宅男家里蹲。

神人说:他研究的东西都不实用,所以只能是窝在家里。

大饼说:整天窝在家里也就算了,还不知廉耻的自吹自擂。

反正就是这些老话,四大伪娘总是来来回回的反复说道,每次都被女仆用扫帚给赶出去。要说四大伪娘怎么闲,而且面对扫帚的羞辱依然面不改色,原来在背后是有人发钱的,说一句给五毛,这点小钱刘备他们还是出得起的。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诸葛亮是没事,但他的女仆却是累倒了。为了让女仆好好休养,不受伪娘骚扰,诸葛亮只能先把她送回家,然后自己来面对那些嗡嗡叫的伪娘苍蝇了。

此后有一天,当诸葛亮休息的时候,好久不见的刘备三人又来了,估计是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高人,这个好马还吃回头草的精神,却是让诸葛亮有了点好感。假若还是原本和女仆在一起的清净生活,那他还是不愿意跟着刘备东奔西跑,可现在这里一直被伪娘骚扰着,大概也该换一个环境了。

于是,诸葛亮又试了他们一次,估计装睡不起,整整一个时辰之后,发现他们依然恭敬的坐在下面等待,终于喊出了两句:“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同时,刘备在背后悄悄对关羽和张飞做了个手势,成了!

后来有个罗贯中写《三国演义》,主要还是站在刘备的立场上,写到三顾茅庐的部分时,就把刘备厚黑的那个段落给删除了,还把诸葛亮的女仆改成了他的弟弟。

土著人要公众版

在“封闭导致落后,落后就要挨打”的人类法则下,土著人也不得不派一些留学生,到文明人那里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一般而言,只要不是涉及国家机密的尖端技术,文明人的教授对土著留学生倒是一视同仁,好不藏私的给他们讲自己的新思想。

然而,一段时间过去之后,文明人的教授大都感觉有些不协调,那些土著人好像都有点木讷,只会一味的刷刷刷记笔记,不像文明人的学生常常能够提出有趣的问题。要是一个班里土著人占了很大的比例,那就很容易变得死气沉沉。然而,看土著人自己圈内的言论,似乎还对文明人的教育有点意见。

文明人中有个思壮教授,开始调查这个问题,发现其中有一个有趣的误会。土著人因为不在本土,所看到的大都是文明人对外的发表的公众版,然后就习惯了那一套公众版的模式,甚至要求他们自己的学生写文章,也都要依照公众版的模式才行。尽管本土也有人在制作私人版,但大都是早年为了评职称的需要,其质量一般都不是很高的,基本上只有他自己的学生在用。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公众版要优于私人版的印象,这与他们传统的社会本体价值观也是一脉相承的。

等到土著人的留学生到了文明人的地方,原以为能够看到更加权威公众版,结果却发现文明人只是拿私人版“应付”他们,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的记着笔记,希望能够模拟一下公众版的形象。殊不知,在文明人的学者之中,公众版只是一个对外的应酬,主要就是一个支教福利,让一些偏远地方的人,至少也能够看个大概的样子,最有价值的部分应该还是各个教授是私人版。教授们大都认为,要是我的水准还不如那个用来支教的公众版,那我也没这个脸继续当这个教授了。

思壮教授把这个研究结论告诉文明人,文明人便想:要公众版还不简单,做几份送给他们就是了。有的大学投土著所好,特异做了精装硬皮的限量发行版,立刻便深受土著留学生的欢迎,但也有教授对此嗤之以鼻:哼,公众版躲在你们的土著窝里也能看到,何苦非要跑到我们这里来占资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