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从盟友到决裂-塔布莉斯与囧仙的政治漩涡》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绝对秘神赵旭升

地址

https://zhuanlan.zhihu.com/p/67254402

正文

简介

仙魔大战中,魔魔丸一度将塔布莉斯形容为囧仙的后台,而塔布莉斯也确实站在囧仙一侧。

从2013年到2015年,塔布莉斯与囧仙在看待舰队问题上存在很大分歧。当时受到日本影响,东方吧、微博、知乎出现无数实打实的东方警察,塔布莉斯及其支持者致力推动东舰共荣,反感警察行为,囧仙的态度是“存在讨厌舰队的人”也是合理的,并在之后多次洗地东方警察。

2015年9月3日塔布莉斯那篇批评囧仙的文章是他们关系的转折点,两者此前已经因舰队问题产生一定摩擦,囧team成员对于塔布莉斯此次的开火极为不满。起因是当天有人发帖指责囧仙长文洗脑大量小白(原帖已不可见),语气较为激烈。部分人认为其言论虽然不够成熟,但有一定道理,那时流传一个说法叫做“囧八股”来讽刺囧仙极具格式特色的长文。反对的人主动与之对线,最终通过贴吧高级搜索扒其黑历史和小号取得了胜利,舆论引爆后盖了700+楼。

官方解释

2015年9月5日,塔布莉斯参与制作的东方dota在喵玉的板块(thdots)发生盗号与刷版。10月,有人在板块挑起骂战,之后thdots板块遭到移除。

2016年,围剿wyl的战火烧到塔布莉斯吧,张祥如也参与其中,无数卫兵户籍被出,此后圈内戾气愈来愈大。塔布莉斯借吧主被下退出东方圈。

2016年8月,退出政治中心的塔布莉斯在微博diss车万底层活动推送,被其警告;11月再次发问此公众号与“卖货团队(囧仙)”的关系,而被星期六上线警告,随后其户籍被挖出挂上恶俗维基。

政治斗争、微博批斗、挖掘黑料、文游武斗,东方圈的恶俗天赋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

相关: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6630955/answer/451456770

塔布莉斯发言记录:

2014-01-16

其实如果不是今天被系统自动扯了,我还真没注意半年里在吧里的发言数已经不足30了。想了想,还是自我检讨下好了。

因为是在行政部门工作,下属是一个事业单位,今年的国内政府形势稍微关注点时事的人应该也有了解,从8月开始基本上就是大会小会的开,党政廉洁建设之类的,而且我们这小城市去年才由交通局统一成立了一个公交公司,之前的话各种小运营公交公司挺乱的,今年算是整体收购,于是我们正好管的是运营车辆机动车检测和运营资格证培训发放,所以各种事情到了9 10月份真是焦头烂额,11月份才算是真正闲了下来,然后就入了舰队坑(ry,其实无非就是想找个不浪费精力游戏放松下,结果反而肝上了233。因为东方吧这边,自从囧仙来了之后,我觉得我以前在做和想做的事情,他都能比我做的更好,加上突然工作不忙,放松很多后,整个人就慢心了很多,大多时候,也就是早晨上班前看看有图要加精没,吧里有争议的帖子也是吧务群里别人跟我看了之后,我才去处理。原本想如果囧仙能在贴吧独当一面的话,那我就干脆像去年一样带着大家搞点活动玩玩就好了,可惜也是慢慢发现自己的精力的确不如之前,有时候下班开车都差点能睡着,回到家除了玩游戏和群里聊天,倒还真是把本职给忘了。

总之,作为一个吧主的话,最近的确没有做到称职,既然快放假了,我也会稍微调整下自己的状态。

当然,还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和囧仙意见统一了一下,大家很快不用再担心东方吧不能随便水了,具体怎么做,你们猜~

2014-07-16

很多人并不能了解囧仙是在解决矛盾 而不是在揭他们偶像的伤疤 而MMW总是一副“我没有错”的态度导致很多人觉得 你就是在揭他伤疤 一个本来是要说明矛盾的帖子最后就成了口水仗 所以一从去年8月第一次MMW和另一边找我 让我帮他说话的时候 我对两边的态度都是 “这事儿我不管 你们私人恩怨 还是私下解决” 因为没人想把事情说清楚 只想搞死对方 这一婊就婊了一年多 而事实上就是MMW一直在扩大这个矛盾 即使你第一次出面解决问题 他依然就没想要结束这件事 甚至这次把贴吧都牵扯进去 那我不可能再说“我不管”这种话 而这一年多来我每次做的最过分的只有MMW 包括上次他在东方吧带着一堆粉丝追着ZG婊 被我封了之后 我也变成了ZG的后台 他始终就觉得整个世界应该围着他转 他的现在的粉丝也觉得世界应该围着他转

论了解 12年我回东方吧就觉得他在吧里是个很活跃的人 对待新人的态度非常好 只是在处理矛盾方面有点偏激 13年初别人提议让他来当小吧 我当时就同意了 期间有诸多人向我提议这人不适合当小吧 我都一一回绝掉表示让我再观察观察 为的就是培养他的正确的影响力 但这半年来他学了什么? 除了学了一身的戾气拍拍屁股要跟一群人决裂 一些脑残粉丝有什么资格在这里BB对他的了解 就像KZ说的 谁负他了? 一圈对他充满期待的人 到头来反被婊一顿 当人人都是他爹妈?天天要捧着他?

然后就是囧仙接手这件事 囧仙是真心想要解决矛盾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一厢情愿能干得了什么 反倒是囧仙也变成了MMW嘴里的后台 到底这个世界应该怎么围着你转才可以? 是不是我们也要天天跑B站给你几十个几十个硬币的砸 天天高呼MMW万岁才算满意?

昨天的帖子我删掉了 只能算我多嘴吧 这件事在MMW真心想解决矛盾之前 不会有任何结果 一个总觉得世界应该围着他自己转的人 是没有救的 我还是昨天那个态度 你要是不喜欢这里 就走吧 B站那边你的圣战粉欢迎你

2014-09-21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已经结束了所有的事端,请不要再挑起新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而不是想把这些事件浪费到这些破事儿上,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你很LOW。

如果之后我再看见有人继续挑事和顶囧仙那个帖子,一律10天,第二次拉黑,不解释。"

2015-09-03

自从12年我回来之后,好像基本上是不写这样的东西了,发言越来越少的我,始终认为着这个圈子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不再是我入坑时候那个知识贫瘠,眼光短浅的小圈子了。

可惜,它并没有向这个方向发展,或者说它向着一个更【】的方向发展,思前想后,这个括号里应该写一个怎样的形容词——我想大概就只有【懦弱】两个字比较合适,是的,我们的资源渠道,交流环境越来越成熟,但是人却越来越【懦弱】。

首先我想先讲一个小故事:

记得09年的时候,吧里有一位ID叫做跃迁猫的朋友,也算是当时我的好朋友之一,当时在只有500多个人的东方吧里,也算是十分热心的吧友了,而09年的时候A站哲学风开始弥漫在东方吧,而跃迁猫在私下也会交流一些这样的东西,也喜欢拿这些东西跟我开玩笑,但是在东方吧,他却极其反感以矮人为首的几个人发布各种哲学贴,甚至跟我表达过不满,以至于到后来觉得我在吧务管理上十分的蠢,甚至吵过架。

那么按照一般人的道理来说,一个同样能接纳哲学的人,为什么不能在同样兴趣的场所谈论另一种同样的兴趣?大家都是同好,为什么就会觉得别人是傻逼?实际上在同样道理的问题,在这个贴吧起步的时候,都有人跟我闹翻脸过,也都不仅仅是哲学贴的问题,而哲学贴的问题也在一年多以前得到了解决——集体搬家。

我想这是一个既好理解,又不太好理解的问题,归结为两个字其实就是【责任】,具体的我们下面说。

环境的改变,渠道的拓展,资源的共享,在这个圈子里,没有所谓的团队合作,拥有的就只有依靠爱好日积月累所努力堆砌的结果。在这一点上我并不否定囧仙和其所簇拥着的爱好者们所作出的奉献,或者说这几年来他们所作出的贡献,起码让天朝的东方圈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因为考虑到一些人会断章取义,那么我再用几句话描述另一个小故事,在我回东方吧前后这段时间上,吧里有一位ID里带【冰】字的爱好者,与囧仙产生了一些矛盾,以至于这位吧友弃掉了贴吧,甚至放弃了东方转战微博,也始终觉得自己对东方的付出被囧仙否定掉了。

我非常喜欢向我自己的朋友圈子重复塔希里亚《墓歌》里的这一段话:

塔布莉斯贴吧发言图.jpg

除了那些生来便三观不正,亲妈灵车漂移的人,我想大多数人从未想过以【恶】为目的开始自己东方爱好者的身份,人与人之间能力有高低,所以才有了方向不同的努力,错误的也好,正确的好好,都是作为人探索的过程,可是,作为高能力者光辉的形象显然让多数人遗忘了这个过程,错误是不被允许的,是可耻的,是恶的。

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仅仅是在东方吧,这种方式的朝圣仍然在继续。然而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仅仅只有一群人的拥护,更可怕的是还有另一群人的针对,就像我最开始讲那个小故事一样,这个圈子里没有所谓的团队合作,有的仅仅是作为爱好者努力堆砌的结果,而现在多数人,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都更愿意将这个责任集于一身,因为了解自己内心的软弱,所以既喜欢回避问题,又喜欢推卸责任,选出一位代表内外夹击。就像当初我的朋友没有选择公开谴责,而是将这样的问题迁怒到了我的身上一样。

我说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想说明我又多委屈,或者是作为吧务又多委屈,而是想说,为什么很多人总是把这个圈子希望和绝望寄托在一两个人身上呢?结果那就是多数人不再去思考那些不同想法来自如何的出发点,也不再思考那些不同想法所描述的客观存在的现实,留下的就只有【一个真理】。

记得一年多之前,THV还没建立的时候,囧仙曾经抱怨过,每次在B站上传的东西,都会遭遇各种无理的对待,也感叹过如果能有一个属于东方众自己的网站最好不过,也许这就是碎骨建立THV的契机,我必须承认在B站一些列的转型矛盾和贵圈真乱中,已经积攒了相当一大部分的忠实黑,但是我不会否定这个网站,只是在这个大环境,已经超越了东方众所能接受的宁静,并不是网站将东方边缘化,而是观众将东方边缘化了。于是在种种口口相传的【不公平待遇】下,B站再次为这样的落寞背锅,一切的责任则又归结为一点,THV好像又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象征。

既然选择了独立,那就是东方众的选择,既然是东方众的选择,那就意味着放弃了B站继续营造东方良好气氛的责任,既然是不必要和抛弃掉的责任,又何必再多加指责别的观众?

这就是那个帖子想表达的意思,也是我想说的,这片土地本来有很多真理,但到了最后大家只认一个。

08年来到东方吧的契机,是因为我希望能把这里变成跟别的贴吧不一样的地方,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讲道理不是玩文字游戏,而是在清楚自己努力目标的前提下,为自己的观点做最大限度的解释,很长一段时间我很少发言,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守护达到了我的目标,不过今天看来,好像并没有。很多人也许觉得我是在指责囧仙,没错,一部分是,但更多的依然是在讲这个道理,思考这种环境的出路,否则就真的是无尽的文字游戏,没有任何意义。记得当初有人反驳我贴吧管理方式的时候,经常会提出一个观点,就是为什么我要用自己的准则要求他人,我说那你来决定一个有建设性的方案吧,对方却只会呵呵,事实上我是真心实意的希望对方能拿出一个建设性的方案,而这种不自信,不负责,又回避问题的思维方式,存在于现在东方吧多数人的身上,多数人并非觉得对方的观点错误而反驳,更多的是对不想被强加于【责任】而进行反驳,因为那是囧仙的责任,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关我吊事以及关你吊事。多数人并不是觉得努力没有卵用,而是真的连卵都没努力过。

事实上我是个不怎么会变通的人,想做的事情是必然在成功和失败中接受一个,然后再为之努力,其他的事情我没有想过,因为多数东西都是懒惰的借口,是逃避问题的借口,借口越多,就觉得目标毫无意义,而事实上真正放弃的本就是失去热情的内心,并非客观因素的阻挠。就像当初我来到这个贴吧一样,我对这个贴吧的要求只有三点1.不变废萌吧。2.不参与贴吧军阀3.不变成脱离主题的综合贴吧,无数的嘲笑,不理解,诋毁和仇恨下,我做到了,即便做到这三点之后,我没有更多的能力能让这个贴吧再向前走一步,但是我创造了这个能好好说话的环境,也等来了能让他向前走的人。如果是那个时候,我便觉得没有卵用,不去做别人觉得愚蠢至极的事,抱歉,这里什么都不会有。说这些话,并不是因为我贡献了什么才有资格说,而是我做到了,我才觉得这条路没有方法上的错误。

如今的东方吧,但凡是观点不同首先想到的是找吧务删帖,但凡是吧务出面解决的问题,一些人就漏出痛打落水狗的喜悦,但凡是一点点不成熟的想法,立马就被人挂起来婊。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一些人,隔壁东方吧的存在,一直是我考量一些人的参考,无论是裱人的还是被婊的,当然你们也许一直觉得那很有趣。今天我所描述的事情,既不是贵圈真乱,也不是哗众取宠,而是就发生在这个贴吧多数人身上的事情,即便这些人依然会觉得没有卵用,甚至跟一些人一样,干脆退吧,甚至退东方圈,那么我这些话的确没有白说,我不会顾及那些玻璃心和小学生。如果东方吧变成了一个根本没办法讲道理的地方,一个只是在情感上消费别人错误的努力的地方,那么我想我的目标依然很明确,努力让这个地方变得能好好说话。

就说这么多吧,困了,睡觉。

2016-05-10

上次吧主掉了的时候 我跟矮人和囧仙说了给我留着位置 我5月再申请 不过呢我现在放弃这个想法

第一是我的热情已经不在 第二是最近发生的种种都让我觉得 的确不是我能再融入的群体了

对于东方吧我一向是以谁有能力谁上这个标准来衡量的 对我自己也是一样

那么这次就是永远的告别了 希望东方吧以后能比现在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