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以魔魔丸事件为例反思不能以挂人作为首选方案》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赵旭升

地址

https://tieba.baidu.com/p/6056844728

正文

我最近总说不能将挂人作为首选方案/不该首选辱骂等暴躁手段。

其实是我的实际经验。

当初2013年,STG玩家魔魔丸与STG圈的部分人产生矛盾。我作为调停人主持和解。但是我的调解以失败告终。当时的我过于希望这个冲突能够迅速结束,因此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与条件的情况下,以「插眼行为」挂裱试图将魔魔丸置于死地以终结事件。魔魔丸消失一年,圈子里的人大玩插眼梗,连我自己都产生了冲突事件已经被我完美解决的错觉。但是这不能叫【解决事件】,这只能叫【解决当事人】。

尤其是我当时没有足够的证据和条件(事后也没有),却因为对事件本身束手无策,被这种焦躁感冲昏了头脑。本来是作为居间调停人的我,最终却通过强行解决当事人来终结事件,这是最差的结果。 对于当事人,对于社群,对于爱好者来说,都是最差的结果。

哪怕疑罪都应该从无,更何况我又不是执法者。这本质上和屈打成招没有任何差别。

我愿意为当时在并没有必要条件的情况下将魔魔丸置于死地的做法,以及在没有足够的证据的情况下制造了插眼梗这件事,对他本人,对其他卷入事件中蒙受损失的东方爱好者们道歉。

然而这件事造成的后果已经难以挽回了。

我能做的事情,只有避免历史的重演。我也只能祈求每个人都能以史为鉴,不以暴躁不以挂裱作为解决事件的第一手段。

毕竟一个圈子能承受的损伤是有限的。以爱好者作为构成根本的中国东方圈,尤甚。

ps:就事论事,莫给真sb招魂,有些人被我干死也完全不冤。

参见

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