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做一个走到哪都被骂的up主是一种什么体验?》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刘泽

削除前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860268

正文

(武器又败了,微博又吵起来了,睡不着,所以更一篇)注:图文无关。

从前,b站有一个up主,叫碴条。

据我所知。这个叫碴条的,其实是一个愣头青。谁都敢怼,啥事都敢干。他看零花钱援助群坑害花季少女,于是就做视频怼了那群人,看到其他不公的事,也会去选择怼上一怼。他以为,他能够凭借自己的这份执着和影响力,能够把所有遇到的坏人坏事都给曝光出来。

万万没想到,这个愣头青怼上了b站最大的网暴团体,恶俗。

后来,这个up主怼不过了,于是就改了名,删了视频,打算慢慢退网。

这件事对这个愣头青的形象很大,我感觉,他在删视频的那个晚上,比以前要成长了许多。

后来,这个叫碴条的up主又复出了。

因为什么复出的呢?

因为网上有人说他,吃人血馒头,辱骂唐家三少妻子。

碴条解释了好多遍事情经过,可惜没有一个人信,即使把群内图片拿出来,也依旧没有人愿意相信他。此时,碴条的老对头恶俗们又蹦了出来,开始忽悠其他人,对碴条实施一波又一波的网络暴力。

当时我就在碴条身边,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绝望。

“证据摆在眼前都没有人愿意相信,你说,我苦口婆心的解释,又有什么意义?”

碴条知道,光靠解释,已经无法洗刷他身上被恶俗泼上的脏水了。因为碴条已经把他所有的证据都拿了出来,做成视频,投了稿。然而却被恶俗反复举报,最终被删除了稿件。

“虽然天下人负我,但我不负天下人!”

某天夜里,碴条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你知道的,现在不仅是在b站,在微博,在知乎,还有其他社交平台,只要提到你的名字,基本上都是在骂你。那些曾经为你说话的,基本上都被恶俗以人肉相威胁,逼他们闭嘴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作孽。你辜负了那些喜欢你的人,你背叛了那些希望你好好做视频的人。已经被黑的恶臭不堪的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意义?我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但我却始终清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尽管我现在被泼了无数的脏水,洗不掉也擦不干净,但那又如何?会耽误我继续怼坏人吗?会耽误我继续做好事吗?”

“可是你这幅样子,不管做什么都是挨骂。你的名声已经彻底臭了,不管做什么都没有用了!”

“我名声臭了?呵呵,笑话。试问其他up主干的那些丢人事,违法事,我做过哪个?刚刚我还在动态里转发了一个渣男。相比之下,我简直是绝世好主播。再说特曼,再说排骨教主,满汉全席,大忽悠,他们做的事哪个不比我过分,为什么他们还能得到原谅?还有,我倒是想问问你,我做的这些事,到底哪一个丧尽天良了?到底哪一个该被全网喷了?”

“你…你…”

“说我喷网易,在场的没喷过的给我点个赞,我看有多少人?说我攻击cos圈,原文案都一句一句的读给你们听了,究竟是谁在造谣心里没数吗?我真不明白,我到底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骗钱了还是骗色了,天天一个个的指着我鼻子骂我,我欠你们的啊?渣男那么多你们放任不管,我专怼渣男结果落得一身不是。我实名反抗网络暴力反抗校园暴力,结果我到成了恶人。我到底在为谁说话真的没人看得出来吗?还有上次,金庸老先生过世,我转发了一下b站发的动态,一句话没说,这就来了一群人喷我吃人血馒头,拜托,在喷人的时候能不能好好看看鲁迅先生的文章,查查人血馒头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没啥文化还来在我这里咬文嚼字,丢不丢人啊?”

“行了,你别说了,你说这些也没人看啊…”

“说!我当然要说!凭什么不说?他们这两年给了我多大的压力你知道吗?他们逼得我再也不敢为别人打抱不平你知道吗?好多人发私信求我帮忙我连回都不敢回,这种痛苦你知道吗?每天评论区全都是在侮辱我和我父亲的,这种痛苦你感受过吗?你没有!所以你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别人被冤枉了,发个视频澄清一下评论就一边倒。我拿着实打实的证据出来澄清,结果我就得挨骂?凭什么我就得接受那些谣言给我塑造的人设?凭什么我就得受这份气?就因为我抵制了他们的无耻行径,于是我就得老老实实被他们黑,被他们嘲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问,你都被黑成这个样子了,你就没想过该如何翻盘吗?”

我问完这个问题后,碴条沉默了。

说真的,我和他在一起共事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他流露出这种表情。

“翻盘…我做梦都想翻盘,可是,你也看到了,没人相信我。他们甚至都说不出我究竟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伤天害理的事,就能拿一条复制粘贴的评论作为他们炫耀的战果,最可气的是,被忽悠的迷迷糊糊的路人居然也陪着他们一起黑…这盘,我该怎么翻?”

“你讨厌坏人吗?像恶俗。女拳这类人。”

“无比厌恶!”

“既然你的污名已经洗不干净了,那你为何不改变一下思路。与其坐在这里挨骂,倒不如尽自己的努力,去寻找一些真正可恶的人,去曝光他们呢?反正你都已经被黑习惯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你又不靠这个吃饭,放心大胆的做就是了。虽然洗白是不可能了,毕竟还有那么多人相信刘谦给天皇下跪,但是你可以尽情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不用担心会不会影响自己up主的前途,毕竟你的up之路已经无比黑暗了。”

“既然如此…那我改个名吧。”

“就叫恶俗狗曝光台吧!你的头号敌人是恶俗狗,消灭了他们,b站才能和平。

“嗯,好,就叫恶俗狗曝光台!”

其实吧,我已经渐渐接受了自己现在的人设了,走到哪都有人骂的那种。不得不说,人多就是力量大,能把我这个名不经传的人都宣传的远近闻名,虽然是污名,但最起码也是名。

至于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觉得你们看了上面的故事应该就会明白了,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其实这根本不重要。

毕竟,不管你如何骂我,我也不会去理,而我的目标,是那些真正的网络暴民,不止是恶俗…

好了,困了,罗里吧嗦说了这么多,估计也没人看的下去。那就这样,一个走到哪都被喷的up主对您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