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全民的迫害:乙肝人的不幸的根源》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仇圣

地址

http://chousheng.blog.sohu.com/84409584.html

正文

因为《乙肝人生:新时代的人间地狱》在网上成为热贴,我得以更加深入地了解乙肝人的生存境况。在中国,我们这些携带着乙肝病毒的人达到一亿两千万,足以成立一个省、甚至一个国家;我们的行为足以在社会上掀起惊涛骇浪,改变国家的局势,甚至影响民族的存亡。但如此庞大数量的人口在中国却受尽歧视、排斥。多少年来,医院、制药厂、媒体、学校、企业、普通民众都在宣传、夸大乙肝的危害,给亿万携带者制造了一个人间地狱,迫使有的人自杀,有的人杀人,有的人精神失常,有的人发疯,有的人长期失业,有的人半生穷困,有的人家道中落,有的人失去恋人,有的人婚姻破裂……举不胜举。这场惨剧的时间之长、受害者之众、受害程度之深、参与迫害者之广,都不逊色于此前的文化大革命。这场迫害已经延续了十余年,给亿万人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但是,中国并无意停止这场迫害,从中我们可以体味到中国是个多么冷酷、自私、残忍、阴险的国家。

我们翻开历史,就会发现这个国家向来善于迫害同胞,而懦弱对外。先前,中国人把日本侵略者的遗孤送归日本,因为中国人说:"孩子是无辜的。"但是转过身来就将国内的地主的孩子摔死在岩石上。今天,中国人会给对华人烧杀淫掠的印尼人募捐,却疯狂地从国内乙肝携带者上榨取活命钱。

这场暴行的积极鼓动者、参与者显然是医院和制治厂。他们每年在报纸上开设专栏,在电视上开设讲座,夸大乙肝的危害。他们说:“看呐,某某身患乙肝,结果被开除,穷困潦倒。你们应当不惜一切代价治好这病,否则就要沦落到他的下场。”“看呐,某某身患乙肝,结果被学校开除,从此人生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你们应当不惜一切代价治好这病,否则就要沦落到他的下场。”“看呐,某某身患乙肝,结果女友跟他分手,至今独身难娶。你们应当不惜一切代价治好这病,否则就要沦落到他的下场。”这些医学魔鬼每年赚取了上千亿元的诊断费和医治费,买起了豪宅、名车、美女,却让亿万乙肝人垂死挣扎。更悲哀的是,虽然每年花费了上千亿元的钱,但是并没有治好几个人。说实在的,这些钱足够养活所有的受迫害的乙肝携带者,现在却用来迫害他们了(虽然中国的乙肝人有一亿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都受到迫害,估计只有十分之一,就是一千万人,这样,数千亿元的治疗费用足够养活他们)

与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认识的相反,这场暴行并不是政府的罪恶,最多是政府的失职。这场暴行恰恰是中国人民发动起来的。典型的例子是:周一超怒杀招聘官后,公务员就不要检查乙肝了,而各企业还在亡命般地体检乙肝;政府立下法令禁止检查乙肝后,各企业却置法令于不顾,依然在检查乙肝。这彰显了普通的国民是多么的冷酷、自私。

而媒体一直以来都对这场暴行采取默认的态度,多年来,他们对乙肝携带者的不幸采取不报道的态度。本来,这些乙肝携带者的事迹是最值得写的,但是奇怪的是在报纸上是看不到他们的事迹,——中国的媒体一直以来能对社会性的不公做到心照不宣地保持缄默。

普通的中国人,则是这场罪恶的参与者,至少也是个旁观者。企业主们和人事经理们年年检查职工的身体情况,将携带者赶走,给这些人制造了一个人间地狱,就如我的经历一般。普通职工得知同事被查出乙肝后,都支持公司赶走他们,有时甚至不留一夜;而得知新人被查出乙肝后,也都希望公司拒绝录用。而一般的人,得知同学朋友有乙肝后,都不与他们来往。因为他们说:“人都是自私的,你们既然有病,我们怎敢与你们一起共事?万一传染给我们怎么办?”

更有少部分的人,毫无人性,当得知同学、朋友的悲惨经历后,还质问我们:“你有没有把病情告诉你的同事?”“你有没有把病情告诉你的配偶?”试想,我们已经经受了巨大的苦难,而且处于濒临毁灭的边缘,你们这样指责,是不是要彻底毁灭我们才甘心?你们的意思是说,我们虽然经常失业,以后还应当向同事坦白,从而让我们继续失业?这不是把我们推往更深的深渊吗?

全世界只有中国查乙肝。其它国家为什么不查?是他们没有乙肝吗?不是。乙肝在世界范围都存在,有的国家比例还很高,如新加坡是13.6%,菲律宾是9-15%,韩国是12.3%,印度尼西亚是5.5%,澳大利亚是2.5%,日本是1.3%,埃及甚至是66%。但是他们这些国家在就业、入学等方面都不查乙肝,他们的乙肝携带者都在本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难道这病会区别对待,只传中国人,不传其他国家的人?当然不是。甚至同为中国人,香港也不查乙肝。难道这病就会区分对待,只传大陆人,不传香港人?当然不是。这病不会通过日常生活传染,而只会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染。如果会通过食物传染,那么,我们这些人也经常去外面的餐馆吃饭,这么多年来还不得把全城的人传染光?既然如此,何必把人家开除?

健康者们支持开除携带乙肝的同事,主要是想避免与他们共餐,可是健康者们这样做是达不到目的的。因为健康者们也得社交,商务,游玩,逛街,这样,就会去餐馆用餐,而餐馆里的顾客除你们之外,还有其他人,那些人中必然会有乙肝携带者。这样,健康者们在餐馆里也一样与携带者共餐了。你们不能一进餐馆就大声说:“这里有没有乙肝携带者?有的话请离开。”这样,健康者们开除了携带乙肝的同事后,并没有避免了与其它的乙肝携带者同餐。所以他们除了制造了罪恶之外,并没有让自己处于无乙肝的环境。而对于乙肝携带者而言,他们即使被学校和企业开除,但是也一样会去餐馆用餐。他们没有义务在进餐馆后就大声向店老板和其它顾客宣布自己是乙肝病毒,从而让餐馆老板和其他顾客决定是否允许自己留下来吃饭。

乙肝的危害远远被这个社会的宣传扩大了,以致令人避之犹恐不及。对比艾滋病境况,令人寒心。事实上,乙肝的危害远远没有艾滋那么严重。两者这间最大的区别是:前者可以打预防针,产生抗体,后者则不行。这样就会造成截然不同的结果:如果你与艾滋病携带者同居,或者你被输入了艾滋病血液,或者你父母是艾滋病患者,那么你一定会感染上艾滋病。但是如果你有乙肝抗体(或者是天生的,或者是打预防针产生的),即使与乙肝携带者同居,或者被你输入了乙肝血液,你也不会得乙肝;你父母如果是乙肝携带者,但是通过隔绝手术也可以杜绝将乙肝遗传给你。我们这些乙肝携带者的例子就证明了这点。许多人,其配偶是携带者,但自己多年来没有被传染。许多人,其同事是携带者,但是多年来与之一同工作生活而没有被传染。

但是有人是听不进这个道理的。他们会说:“乙肝可能没有宣传的那样可怕,但是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会传染呀!我们如果与乙肝携带者共事,总是会有担心的呀!开除了他们,我们就心里干净了。”可是,光开除我们而不解决我们的问题,这人道吗?让我们经常失业,穷困潦倒,爱情失败,婚姻破裂,这公平吗?社会开除我们,又让我们混杂在这个社会中,那么社会就成了我们的监狱,我们会过着非常悲惨的生活。

有两个方法可以解决我们与你们之间的困境:一、让我们成立一个省,甚至一个国家,这样我们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而且不会让你们成天提心吊胆。当然了,中国是不会允许我们这些人成立一个省的。那么,二,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灭绝我们,将我们或者集体枪决,或者送进毒气室。说到这里,我想声辩一下,我根本不反对中国灭绝我们。有本事就来吧!因为我们活着也只是受罪,又何惧死亡?中国为什么不灭绝我们?因为它怕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于是,它就想让我们自尽,这样就避免了谴责。这是个多么卑污的国家。

有人看到我们的不幸经历后,就一味地怀疑我们的性格。他们问:“你是不是性格不好,才造成了你的人生的失败?”这种人人格非常的卑劣。中国信仰“性格即命运”一说,任何失败都会被归咎于个人性格,拿此作借口来指责我们是最容易的了。无论你多么能干,但是只要失败了,他们就会说,是你性格的原因造成的。但是,性格是最难说清的了。此一种性格可以被说成是彼一种性格。如勇敢可以说成是鲁莽,坚定可以说成是固执,老练可以说成是世故,机敏可以说成是多疑,忠厚可以说成是愚蠢,坦诚可以说成是轻率,忍让可以说成是怯懦……如此一来,就难以争论了。这样指责我们,一是逃避制度和环境的责任,听任这个社会继续迫害这些我们;二是令我们在精神上雪上加霜。因为我们人生失败,平日里确实会责备自己的性格,而又不知道怎么改变自己的性格。别人再来责备,我们就更加困惑、忧虑了,对我们的发展毫无益处。就我看来,普通人性格千差万别,都过得好好的,只有乙肝携带者总体上过得不好。显然,谈不上是性格原因造成乙肝推带者的失败。

其实,我们这些乙肝携带者经历失败后,自责是非常严重的。有哪些自责呢?一、以前曾被某家公司录用了,但是因体检而没有进去。若干年后,我们就会想:当时要是收买医生,或者找人顶替体检,就能进这家公司了,自己的命运或许就与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二、以前曾在某家公司工作,后来因为体检而被开除。若干年后,我们又会想:当时要是向领导求一下情或者就能留下来;或者以前努力干,争到一个重要的职位,公司离不开自己,自己也不会落得被开除的下场了;或者,当初怎么没有想办法避免那场体检呀?或者,当初怎么没有告公司的状,打个官司?到现在说不定境况也不一样呢。三、碰到一家好公司,结果没有被录用,因为自己技术水平不高等原因。就会想:这些年来自己为什么没有努力呢?真笨呀,居然还没有很好的技术!这一点的原因在后面谈。四、是不是不会人做人,才造成自己人生的失败?这一点前面谈过了,不再谈了。五、当年被开除后,为什么没有自己做,比如随便做个小买卖?要是做到现在,说不定成了大商人呢!

精神上的困扰也是可怕的。比如我,在经历失败后,就胡思乱想;甚至会想,这是不是报应?于是想起:我小时候害死过小鸟,现在是不是报应?这样乱想,只能是乱上加乱。

其实,个人的能力是非常小的,当面临制度性的迫害时,他的结局基本上是悲惨的。无论自身怎么努力,绝大部分都摆脱不了失败的命运。所以乙肝携带者不要自责了。

许多乙肝携带者与同学或朋友断交,是因为他们从同学或朋友那里只能得到歧视,排斥,还有指责,攻讦,幸灾乐祸。诚然,任何人都有缺点。以我而论,同学必然熟知我的缺点;其它的乙肝携带者,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的为人,但是他们必然也有缺点,他们的同学和朋友必然也知道那些缺点。于是,我们这些人的同学和朋友都以这些缺点来攻击我们。但是我们经历了悲惨的经历后,不屑于与他们争辩,就与他们断交了。但是,如此之多的人都是因为“缺点”的原因才失败,就必然不是“缺点”的原因。

乙肝携带者的人生的失败,决不是一个个案,而是一个普遍现象。《乙肝人生:新时代的人间地狱》在网络上发布之后,许多人纷纷讲述自己的故事:

一个说:“你写的经历就好像是写我的经历一样。”一个说:“我倒在三家公司的体检门口。”一个说:“下个月公司要体检了,我会提前离开。”一个说:“我经常和母亲相拥而哭。母亲安慰我说,她来养我一辈子。”一个说:“我现在以炒股为生。”一个说:“我娶了一个我不爱的老婆。”一个说:“我作为一个大学生,毕业多年,居然还要向农村的父母要钱。”一个说:“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是一无所有。”一个说:“我的几个女友都与我分手了。”一个说:“我同学在工地上当建筑工了。父母看不起他,他多年也未回家。”一个说:“我同学直接保送博士,结果没毕业就因为乙肝被开除了。因为肆业,他以后怎么向企业交待?现在他已经失踪了,多年来也未与同学联系。”一个说:“我同学在外面无法生存,后来回老家了,在家里都自杀过。”一个说:“你文章结尾那些极端的事,我也许也会去做。”……中国有亿万这样的人,本文无法将这些人的事迹列举完毕,但可以想见他们的遭遇都是一段血泪史。

乙肝携带者怎么会混得不好呢?因为:

体检制度首先让我们无法进行资金上的原始积累。我们因为身体的原因,最好自己干,但是我们首先得赚到钱才能自己干,所以我们只好先跟别人打工,但是才赚了一点点钱就被开除,无法创业;只得去找份新工作,结果把赚的钱又花回去了……如此恶性循环,永远积累不到足够的资金,就得永远跟别人打工。而健康者有长足的发展,工作几年后有资金去开公司;公司业务一年比一年增长,刚开始赚的钱也许是几万,后来一年比一年多,到最后一年赚几十万、几百万,甚至更多。

这个制度又废除了我们的资历。大家都知道,资历是一个人得到升迁的重要原因。无论是一流企业还是不入流企业,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是企业还是官府,里面的职工绝大多数都是逐渐升职的,即使是世界五百强的首席执行官也是逐年升职升到这个位置的,如沃尔玛的CEO以前只是个送货工,干了二十年才升到这个位置。但是,我们呢?在一家公司干了一段时间,又到新公司去;由于是新进人员,自然是普通职工;等干了一段时间又到新公司去,还是普通职工……如此无穷尽地延续下去,永远升不了职。随着年龄的增长,如果还是普通职工,会让老板看不起,同事看不起,最终害了自己的前途。

这个制度又让我们无法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首先,许多技能要干许多年才能掌握,结果我们只干了一两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被迫中断了,技术自然学不到家,去找新工作就会举步维艰。其次,它又让我们无钱去深造自己,比如去读在职研究生,或者上英语培训班和技术培训班。以本人而论,我电子水平和英语水平一直较差,但是无法在这方面深造自己,因为我没有钱去参加培训班。如果专业技能差,是找不到好工作的。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两个同学,一个是健康的,一个是乙肝携带者,前者由于得到稳定的长期的发展,自身技能会得到长足的提高,就会混得愈来愈好,几年后甚至拿年薪几十万一百万乃至更多。后者的技能却得不到提高,就会混得愈来愈差,几年后甚至还拿年薪两万。

这个制度又让我们始终找不到商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做久了才会有商机,这种商机有时甚至是主动找到你头上来的。但是我们往往都是只干不久就离开了,自然就找不到商机。没有商机,我们就一直无法大发展。

这个制度又废除了我们的人际圈子。在一个公司工作久了,我们就会在公司内外形成一个圈子,这些人在日后会对我们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我们在还不能利用这个圈子的时候就离开了,圈子的作用无法发挥。尤其是我们身体有疾,大家知道后会慢慢地离开我们,圈子就会消失。

这个制度又废除了我们的信任。如果你在这家公司得到信任,但是到一个新公司后,由于环境、人和事都是陌生的,你可能在这里生存。明明你能力很强,但在新公司可能会被认为是能力很差的;明明你很聪明,但在新公司可能会被认为是愚笨的;明明你很豪爽,在但在新公司可能会被认为是小器的……举不胜举。建立信任是需要时间和条件的,而新公司的人和事的情况是新的,你可能无法建立信任。实际上,即使是健康者也不敢随意换工作,因为到了新公司后很可能不适合,最终又丢掉了这份新工作。而乙肝携带者由于身体的原因不得不经常换工作,其中有的工作不是由于身体原因被开除,而是因为不适应才被开除。这样,就增加了他们对自身的责备。

就这样,我们的原始积累、资历、技能、人际圈子、商机、信任就一次次地作废,一次次地从零开始建立。一个人哪里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折腾?

还有一条更重要:体检制度搅乱我们的思想,摧毁我们的精神。这是非常可怕的,其带来的不利影响是难于估计的。前面所讲的因素,假如占10的话,后者所占的因素也许为90。因此经常有这样的事:乙肝携带者在一个新公司工作,往往由于精神和思想的原因而非疾病的原因被公司炒鱿鱼了。这个道理,甚至是大多数乙肝携带者都不知道的。《乙肝人生:新时代的人间地狱》写于2006年5月,自那以后的两年来,我混得并不好,但是并不是因为乙肝,而是因为我工作经验断断续续、技术水平不高且分散、思想和精神状况都不好。即使有朝一日国家完全杜绝了体检,或者我的身体突然完全好了,我估计也混不好。除非遇到非常好的机会才会改变。但是这何其难啊!

乙肝的不幸与其它的不幸有个最大的区别:乙肝是葬送一个人的未来,而其它不幸只是葬送一个人的过去。比如做生意失败,亏了些钱,但是这只是过去的事,以后做生意就不会亏损了。但是乙肝不但剥夺了我们过去的工作,而且剥夺了我们未来的工作。

面对我们的不幸,有些人会说:“国家建立不久,改革时间更短,有这样那样的不公是难免的。”可是我要说:社会是否公正与经济发展水平无关。大汉盛唐宋朝代在建立之前,中国都经历过漫长的动荡和分裂,但是一旦建立,就走向繁荣富强,并没有什么社会性的不公。所以,这些人的观点实在短见。

更有人说:“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从他们的言论中可以看出,中国无意停止乙肝歧视:这是个怙恶不悛的国家。然而其它国家为什么不查乙肝?

乙肝携带者的不幸完全是由这个国家造成的。这个国家做出这样的事来是完全不奇怪的,因为它灵魂邪恶。但是,那些健康者决不要幸灾乐祸,或者袖手旁观,因为只要这个国家的灵魂不变,它做的坏事就会连绵不绝,那么今天它来害我们,明天就会来害你们。因为灵魂邪恶的人,做坏事就永无穷尽。灵魂邪恶的国家,做坏事也不会穷尽。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这个国家现在不但不公正地对待乙肝携带者,而且一样不公正地对待健康者。比如:京城子弟上北京大学就比外省人上北京大学要低一百分……举不胜举。我甚至敢说,或者我们这些乙肝携带者今天的命运是非常悲惨的,但是若干年后,你们这些健康者或者你们的后代的命运也许会比今天的我们还要悲惨。

乙肝受害者对这个国家深深地失望,他们有的已经出国,出不了国的也在国内咒骂不休;他们把国家的罪恶告诉自己的父母兄弟,让家人一起恨这个国家;他们把国家的罪恶告诉自己的后代,让世世代代的人恨这个国家。而健康者中,也有许多人从乙肝人的遭遇中看到这个国家的罪恶,他们也离开了这个国家;有的人虽然不能离开,但是留在国内也咒骂不休。

如果政府不大力禁止检查乙肝的话,被毁灭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些乙肝携带者,而是整个国家。

对这个国家我是完全失望的,因为它每到一个新的时代,就会制造新的罪恶。与一般的乙肝携带者不同的是:我不希望取消这个体检制度,我希望这个制度永远存在下去。因为它在犯罪,而对这个民族犯罪就能伤害这个民族。我深深地认识到这个制度表面上维护了健康者的利益,但是它在更高一层的意义上却在伤害中国的精神与肉体。若干年后,这个制度带来的人间惨剧将让中国陷入深深的忏悔和全民族的声讨之中。这么说大家可能还不明白。打个比方,就好像我在文革中,虽然被批斗,被毒打,被虐杀,但是我在心灵底处却希望文革永远进行下去,因为文革会伤害中华民族。

惩罚恶人的是子弹,惩罚恶国的是异族入侵。今天看来,南京大屠杀不过是天谴中国罢了。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