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关于三日新政的总结与致歉报告及退位善后事宜的交代》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陈飞池

正文

   在寒冬的深夜,在蛋糕屋第二任最高统治者**老师的授权下,我就任了蛋糕屋第三任最高统治者,根据2018年后半年与激进派饼民商议的宗教国建国计划,我颁布了改革命令,以达到改良蛋糕屋社会结构之目的,未料遭遇强大阻力,甚至蛋糕屋被整体掏空,迫使改革流产,新政中止,我也被野心家(不是坏人,只是文游,我可喜欢他了)和愤怒的群众驱赶下下野。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要从蛋糕屋的国体说起。**在设立蛋糕屋时并未强制进行政教合一化的改革,拉人也是以朋友圈式的构架进行的,但随后由于东方圈的一系列破事(这是众所周知的),**渐渐的疏远了东方圈,蛋糕屋也渐渐以饼群自居。
   这一切使许多激进的饼民不满,特别是后期**的不理朝政/纵情享乐让群内饼浓度低下,而那时蛋糕屋已经是国内最大之饼群,具有饼民心中的神圣地位,如此一来,民族矛盾就显得十分激化,追求饼学的纯粹饼民渐渐出走,蛋糕屋原有的民族成分开始转变,渐渐形成了你中有饼,我中也有饼的多元化聊天气氛。
   ***老师的出走被激进派的饼民视为国都沦丧的标志性产物,似乎从此蛋糕屋饼已不饼,但迫于**的权威没有人敢有何举动。今年年初,在***的“东方厨=曲奇民=弱智”的思想指导下,他和他的小号把蛋糕屋干烂,直接导致**发生虚元,甚至进一步变成月人,蛋糕屋众也面临生死存亡。
   **老师,**老师和**老师先后组建了逃生舱,最后的一个蛋糕屋终于逃脱了***的魔爪,实现了国体保存。统治这样巨大的共同体,**老师鞠躬尽瘁,为国家做了许多善事,但对**的历史评价与国体判明的问题上仍然有许多争议,这加剧了蛋糕屋内部的混乱,加大了治理难度。
   在**老师将蛋糕屋托付于我之后,我与统治阶级的代表进行磋商,认为蛋糕屋与朽木严重同质化,如果继续进行休克疗法将无法保证蛋糕屋的独立性,因而建议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从而恢复蛋糕屋作为饼学圣地的伟大奇迹。为了解决大家闲聊的问题,可以把人民迁往本就非常自由的朽木进行娱乐。
   然而事与愿违,多数人民在野心家(再次强调我很喜欢这人,批判他是为了文游)的教唆下认为我的做法是给朽木进行引流,拆分蛋糕屋的政治遗产并据为己有,我不得不辩护一下,即使会被认为是苍白无力的:朽木究其民族本源与蛋糕屋并无二致,人员来往无比自由,正是基于这个历史渊源才讲朽木与蛋糕屋合成为二元制帝国,但这个默契并没有被重视,却因为野心家(他很池面)的挑拨而形成了强制民族迁徙的印象,真是一大憾事!
   对国体定性的讨论迅速展开,而期间我因为基于卐理论发表的仇视车万,废除芙探等过激言论也造成了大众反感,致使偏东的蛋糕屋众大量出走,而非饼不许讨论的高压管制也促使蛋糕屋形成一潭死水,vtuber的尊师春华以此为侵害人权之恶举,我如今诚恳地接受这样的批判!
   紧接着野心家(那个拐杖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推出代理人号召分裂蛋糕屋,集结多数群众用脚投票出走原蛋糕屋,并在新蛋糕屋宣传仇cfc主义,所幸多数人理性理智,不以为然,坚持温柔处事的蛋糕屋态度,是乃民族本质之大善,为我辈敬服叹服,顿首拜谢。
   在认识到大势已去时,统治阶级劝我转进撤退,虽感到悔恨交加,但也心甘情愿,并愿意为在新政中被伤害的人与事进行谢罪。
   理由如下
   1.蛋糕屋的民族主体成分已经不再是饼民与坚持饼主义的优势族群,盲目的右转没有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
   2.强制移民的举动确有瓜田李下之嫌,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对朽反感情绪,乃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之举(虽非我本人与朽木统治当局本意,却造成此种影响,实属遗憾!)
   3.对人民的高压统治引发生理不适而并未很快察觉,终致离心离德。
   针对上述情形,我谨带我本人与朽木帝国统治当局对本次新政的受害者致以诚挚而深刻的道歉,我们将背负悔恨与教训继续为发扬两国之友谊与更科学地弘扬饼学事业而奋斗。
                                                                                                                                                       英年早逝魔理沙
                                                                                                                                             平成三十一年一月二十五日
PS. 1.REN所言之各种黑屁不足采信,因为其与我有不得不回避之特殊关系 2.根据公投结果我将交还政权与**老师,其后的选举可由**与**当局协调进行 3.征文比赛在我卸任后将继续进行,如所得数量不理想将扩大为跨群征文,整理后将汇编刊载 4.蛋糕屋与朽木之二元帝国正式解体,自我卸任始 5.在此呼吁各方坚持温柔政策减损,以规避政权移交中及移交后可能发生的混乱 6.勿因该事件失去互信,我们依旧是蛋糕屋,对我本人的不满与责罚尽可能不要迁怒于朽木

笔者注:无关人员已用“*”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