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关于为什么法西斯主义在乌克兰能获得巨大支持的原因》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陈展浩

正文

之前俄罗斯和乌克兰生育率低的原因是因为经济不景气,而不是因为大量光棍找不到女人,如果在经济不好的地方生孩子,会导致生活严重下降,在社会福利提升后,俄乌的生育率一直在增加,韩国生育率从10年前的1.38降到1.17,中国生育率从10年前的1.7降到现在的1.18,而相比之下被FFYY成快自己灭绝的民族,乌克兰生育率从10年前的1.28回升到1.35,俄罗斯直接回升到1.6。2006年以来,越来越多俄乌穷人家庭还收到了当地钠粹组织送来的各种物资援助,“斯拉夫人自己灭绝”纯粹只不过是危言耸听。

同时从2006年起,乌克兰出现在一个“奇怪”的现象。号称保卫工人的共产党和号称保卫人权的自由主义者,和黑保安一起帮助寡头压迫、剥削工人,被妖魔化成“只是保卫大资本家”的法西斯倒是组织工会,宣传社会主义,鼓吹工人管理企业,武装穷人对抗黑帮和剥削者,冲锋队不断从黑帮的恐怖统治中解放越来越多的城市和社区,收留贫穷的失业者作为先锋。乌克兰新钠粹为工人讨薪,干这事的是西乌克兰钠粹组织斯沃博达党,一个,这组织下辖大量的民兵组织,还有一个工会“ПРАЦ?”,帮助工人维护权利,对抗寡头资本家,也顺便可以在钠粹与寡头的谈判中增加一些筹码,东部也有一个钠粹工会组织UNTP(乌克兰民族工会,2010年起改名“社会-民族工会”Емблема Соц?ал-Нац?ональних Профсп?лок Укра?ни",注意避免与乌克兰社会民族党相混淆,两者都是钠粹组织),两个极右工会组织没有什么关系,但标志意思都是一样的,齿轮代表工人,麦穗代表农民,狼之钩代表乌克兰钠粹主义。“ПРАЦ?”UNTP(SNPU)法西斯党组织民众小规模罢工,以敲打不听话的企业主Товариство!Ми можемо пишатись тим, що попри негоду другий Марш соц?ально? справедливост? в?дбувся! Це ще раз п?дтверджу? нашу незламну р?шуч?сть у боротьб? за права трудящих укра?нц?в проти граб?жницького ол?гарх?чного уряду та залишк?в бандитського режиму на м?сцях.До вимог про скасування п?двищення тариф?в на комунальн? послуги та ц?н на про?зд, виплату зарплати трудовим колективам державних п?дпри?мств, додались вимоги про в?дставку уряду Яценюка, голови НБУ Гонтарево? та переобрання виконкому м?ськради.Наш соц?альний рух буде продовжено до повного виконання висунутих вимог. Для допомоги у п?дготовц? наступного Маршу соц?ально? справедливост? звертайтесь за адресою: вул. Шевченка, 37, поверх 3 ? за телефоном: 097-209-33-59.Про дату, час та м?сце проведення наступного Маршу буде пов?домлено незабаром.РАЗОМ - ПЕРЕМОЖЕМО!乌克兰工人的精神偶像不再是马恩,而是乌克兰法西斯主义领袖班德拉,你能想象一下:21世纪初的德国工人普遍崇拜希特勒吗?这基本上不可能,而乌克兰做到了,他们都是班德拉和希特勒的崇拜者。

钠粹声称要建立“真正的人民国家”,上台后所颁布的第一批法律就是确保债务人的权利而限制债权人的权利,目的是“遏止人民的贫困化”;1938年更是以法律的名义废除成千上万的债务。“恶意的债权人”有时被当作“德国人民的败类”而予以严惩。阿道夫·希特勒在1933年说过:如果她最贫困的人民是她最忠诚的人民,德国将是最强大的!戈林也放言:“房屋的所有者如果冷酷地和毫无顾忌地让贫困的人民无家可归,那么他们在这样做的同时也将失去国家的保护。”德国钠粹党各省部头目反对官僚作风,声称要贴近人民大众,要求公务员“既要不辞劳苦,又要不怕牺牲自我利益,从而才能够公正地实现社会福利思想”。希特勒上台时有六百万失业者,他许诺“工作,工作,再工作”,为此进行巨额贷款,开展各种事业,特别是军工,扩军备战,战前可说达到了充分就业。钠粹深刻理解大抓民生的意义,首创性地提出“休假”,使休息日增加了一倍,并开始发展大众旅游,十四天的德国全境游只要四十至八十帝国马克。希特勒甚至还提出“全民汽车化”,于是“大众汽车”应运而生。面对世界市场和气候的不确定性,确立和采取了许多保护农民的制度和措施。今天欧盟的农业制度、道路交通规则、强制保险制度、儿童补助制度、税率等级制亦即自然保护的基础都来自那个时代。钠粹确立了养老金计划,让年老和贫穷不再是同义语,“使老年工人的生活水平和其他职业的同胞没有明显的差别”,联邦德国持续并发展了这一制度。乌克兰法西斯继续实现了希特勒的这一目标,在2009年4月的敖德萨,一位叫马克西姆·柴卡的钠粹党人被antifa(反法西斯者)刺杀身亡,在当地政府判定antifa是自卫无罪后,全乌克兰掀起了大规模支持钠粹主义的抗议活动,数十万人参加追杀antifa和反政府的活动,尤先科看到后吓坏了,马上下令重新调查。油管上有很多纪念柴卡的钠粹游行视频,大家可以去看这是乌克兰法西斯崛起的象征,乌克兰新钠粹从地下转移到公开这是2000年老勒庞参加乌克兰新钠粹年会的照片2000年乌克兰与德国新钠粹见交2014年9月,最后一名antifa在马里乌波尔被钠粹武装组织-亚速营逮捕,那不是叛军战俘,今年4月将其钉在十字架上烧死对于叛军战俘以及持敌对态度的外国同行,乌克兰新钠粹通常喜欢直接斩首,头颅被寄回俄罗斯。对叛徒和通敌者是挖眼拔牙割鼻凭借其正义形象及恐吓举动,社会底层中无人再敢与法西斯主义作对,虽然2011年东部钠粹组织多位领导被亚努当局逮捕,受到了大损失,但2014年1月初发起的向基辅进军还是发动15万人参加,这决定了之后的广场走向,亚努集团自己都知道自己不是钠粹的对手,当时地区党有多名议员直接写信给普京,希望普京出兵维稳,结果普京说绝不干涉,于是当局总理阿扎罗夫在1月28号辞职了。

2014年2月21日,亚努科维奇政权被新钠粹推翻。为了推翻这个政权,乌克兰新钠粹早已运作多年。在外国左翼应antifa邀请来到迈丹后,都坦言那里只有几百个左翼人士,罢工工人只服从法西斯组织的命令。法西斯主义在乌克兰有91年的历史,1924年,乌克兰法西斯联盟(Союз укра?нських фашист?в)成立。标志是用乌克兰传统的左旋45度的万字标,象征正义与光明。当时的印章,保存在博物馆里。乌克兰法西斯主义学者德米特里·顿佐夫翻译了”我的奋斗“和一些墨索里尼著作,让广大乌克兰人看到光明之路,迈伦更是直接说: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和乌克兰民族主义是一致的。现在乌克兰历史学家亚历山大·扎伊采夫在表示反对法西斯主义的同时又说在当时,法西斯已经成为了欧洲弱小民族的灯塔和希望。1929年,乌克兰法西斯联盟与乌克兰军事组织合并为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OUN),乌克兰法西斯联盟的领导人彼得·科热尼科夫(П. Кожевников)还去拜见了墨索里尼,学习革命和治国经验。1941年,钠粹解放乌克兰,拯救了数千万乌克兰人,现在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出于“政治正确”,不得不说钠粹是占领者。去年5月,赫尔松州长尤里·奥达尔琴科就宣布在该州恢复钠粹的名誉,并在演讲时说:希特勒不是一个占领者,而是一个解放者,他在暴君斯大林的奴役下解救了我们。算是打了政治正确一巴掌。「莫斯科和猶太人——這是烏克蘭最大的敵人和有腐蝕性的共產國際思想的載體。把奴役烏克蘭的莫斯科認定為最主要的和最有決定性的敵人是的同時,也要重視到幫助莫斯科鞏固在烏克蘭統治的猶太人的不容爭辯的危害意義。因此,我堅定的站在讚同有目標的引進德國式種族滅絕的方式,消滅在烏克蘭的猶太人,並否決一切憐憫和赦免他們的可能。」这是乌克兰民族主义领导人雅罗斯拉夫·斯捷茨科给罗森堡的信的话。乌克兰的钠粹真实支持率:视频来自:56视频视频讲述了亚罗什去年5月的民调支持率是37%,选举被操纵后被告知只得到了0.9%的选票在2012年支持率10%的另一位极右领袖佳尼博克(2012年全乌克兰议会选举支持率10%,部分州是40%)也被告知只得到了0.8%的选票,你信吗?钠粹上台前夕的8000万人的德国有600万失业者,4500万人的乌克兰有近300万失业者,这问题一直没解决,你相信钠粹的支持率会低?顺便,别莱茨基、guz等明显的钠粹人士参加执政党“人民阵线”的阵营选举后,支持率才显示真实的数字别莱茨基在基辅的支持率被基辅当局宣布为33.75%guz在沃伦则是30%

————————————————————————————————————

中国网民有2点非常反智:1:一些没女人的、只会撸管的屌丝大骂中国女人太开放,谁不知道“非权非钱非外国人不能上”?2:一些SB到只会满口民主段子的,说什么因为集体主义,所以还没有民主,呵呵,棺材帝感谢你:,一盘散沙都能说是集体主义,要是90年代大下岗出了个希特勒,那让我们这些邪恶官僚还怎么活?烏克蘭人民代表候選人、基輔政客安德烈·洛佐瓦在自己的FB上面這樣評論右區的行为:「這很殘忍。但是我們別無選擇。誰知道哪裡住在別爾庫特特警隊的家人:就去燒掉他們家門,打碎他們的窗戶,打死他們的妻子和孩子們。這寫起來有些痛心,但是記住需要毫無同情。這是清理這些屠殺我們的垃圾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