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再论博士塔的倒掉》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于志成

原文

从清莲女士的通信里,知道她在飞机上听到两个旅客谈话,说是北京博士塔之所以倒掉,是因为学生迷信那塔砖放在自己的宿舍中,考试必得高分,保研,出国留学,于是这个也挖,那个也挖,挖之久久,便倒了。一个旅客并且再三叹息道:北大十景这可缺了呵!

这消息,可又使我有点开心了,虽然明知道幸灾乐祸,不象一个老师,但本来不是老师的,也没有法子来装潢。

我们中国的许多人,——我在此特别整重声明:并不包括十三万万同胞全部!——大抵患有一种“十景病”。“十”字形的病菌,似乎已经侵入血管,流布全身,其势力早不在形惊叹亡国病菌之下了。点心有十样锦,菜有十碗,音乐有十番,阎罗有十殿,药有十全大补,黄飞鸿里明明只有一个主角,却非要说他是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仿佛少了其他九个人就凑不出一台戏来。现在北大十景可缺了呵!“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九经固古已有之,而九景却颇不习见,所以正是对于十景病的一个针砭,至少也可以使患者感到一种不平常,知道自己的可爱的老病,忽而跑掉了十分之一了。

但仍有悲哀在里面。

其实,这一种势所必至的破坏,也还是徒然的,开心不过是无聊的自欺。雅人和信士和传统大家,定要苦心孤诣巧语花言地再来补足了十景而后已。

无破坏即无新建设,大致是的;但有破坏却未必即有新建设。卢梭、斯蒂纳、尼采 、托尔斯泰、易卜生等辈,若用勃兰兑斯的话来说,乃是“轨道破坏者”。其实他们不单是破坏,而且是扫除,是大呼猛进,将碍脚的旧轨道不论整条或碎片,一扫而空,并非想挖一堆废铁古砖挟回家去,预备在淘宝上出售。中国很少这一类人,即使有之,也会被大众的唾沫掩死。孔老夫子确是伟大,生在巫鬼势力如此旺盛的时代,偏不肯随俗谈鬼神;但可惜太聪明了,“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只用他修春秋的照例手段以两个“如”字略寓“俏皮刻薄”之意,使人一时莫明其妙,看不出他肚皮里的反对来。

孔老夫子是深通世故的老先生,大约除脸子付印问题以外,还有深心,犯不上来做明目张胆的破坏者,所以只是不谈,而决不骂,于是乎严然成为中国的圣人,国学老祖,无所不包故也。否则,现在供在圣庙里的,也许不姓孔。

不过在戏台上罢了,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讥讽又不过是喜剧的变简的一支流。但悲壮滑稽,却都是十景病的仇敌,因为都有破坏性,虽然所破坏的方面各不同。中国如十景病尚存,则不但卢梭他们似的疯子决不产生,并且也决不产生一个悲剧作家或喜剧作家或讽刺诗人。所有的,只是喜剧底人物或非喜剧非悲剧底人物,在互相模造的十景中生存,一面各各带了十景病。

然而十全停滞的生活,世界上是很不多见的事,于是破坏者到了,但并非自己的先觉的破坏者,却是本市的学生,或外来的访客。清华学子早到过北大,哈佛博士来过了,耶鲁教授也来过了。有人论中国大学说,倘使没有带着新鲜的血液的野蛮的侵入,真不知自身会腐烂到如何!这当然是极刻毒的恶谑,但我们一看现实,怕不免要有汗流浃背的时候罢。老外教授来了,暂一震动,终于请他做主子,在他的指导下坐享其成;海龟博士来了,也暂一震动,终于请他做主子,或者别拜一个主子,在自己的瓦砾中修补老例。

凡这一种寇盗式的破坏,结果只能留下一片瓦砾,与建设无关。

但当太平时候,就是正在修补老例,并无寇盗时候,即国中暂时没有破坏么?也不然的,其时有奴才式的破坏作用常川活动着。

博士塔砖的挖去,不过是极近的一条小小的例。清华的伟人雕像,大半肢体不全,图书馆中的书籍,插图须谨防撕去,凡公物或无主的东西,倘难于移动,能够完全的即很不多。但其毁坏的原因,则非如革除者的志在扫除,也非如寇盗的志在掠夺或单是破坏,仅因目前极小的自利,也肯对于完整的大物暗暗的加一个创伤。人数既多,创伤自然极大,而倒败之后,却难于知道加害的究竟是谁。正如博士塔倒掉以后,我们单知道由于学生的迷信。共有的塔失去了,学生的所得,却不过一点分数,这砖,将来又将为别一自利者所藏,终究至于灭尽。倘在民康物阜时候,因为十景病的发作,新的博士塔也会再造的罢。但将来的运命,不也就可以推想而知么?如果学生还是这样的学生,老师还是这样的老师。

这一种奴才式的破坏,结果也只能留下一片瓦砾,与建设无关。

岂但学生之于博士塔,日日偷挖天朝上国的柱石的奴才们,现在正不知有多少!

瓦砾场上还不足悲,在瓦砾场上修补老例是可悲的。我们要革新的破坏者,因为他内心有理想的光。我们应该知道他和寇盗奴才的分别;应该留心自己堕入后两种。这区别并不烦难,只要观人,省己,凡言动中,思想中,含有借此据为己有的朕兆者是寇盗,含有借此占些目前的小便宜的朕兆者是奴才,无论在前面打着的是怎样鲜明好看的旗子。

来源

再论博士塔的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