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回答:所谓的恶俗圈到底是个什么圈子呢?》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匿名用户

地址

正文

来仔细说说这个问题吧,尽量不用黑话,不得不用的地方会专门解释,以便一般人也能够听懂。


首先恶俗比你想象的影响力更大,甚至是某些已经发展为主流的文化的源头,比如李毅吧在上古时期就与恶俗有纠葛,而看似人畜无害的所谓“四大欠王”至少两个早年都与恶俗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此外,类似“你妈死了”、“翔”、“屌丝”、“我x我自己”这些说法也都来自恶俗。“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这种梗的出处也是恶俗。

那么,恶俗是否是一个庞大的圈子,或者称之为一个组织?答案是不。

恶俗与其说是一个圈子,不如说是一种玩法的概括。即便同为恶俗,其中的差别可比修电脑的和敲代码,两者都可以说是电脑相关,但内容是天差地别。

很多圈子被称为“恶俗”,但是其玩法,特征,起源都不相同。粗略来分的话可以分为四个主流恶俗圈,分别是凤系,孙系,纳系,音mad相关。


先说凤系,凤系最知名的贴吧是“罗玉凤吧”,其前身为“雷霆三巨头吧”,再往前追溯甚至能追溯到易振兴和“邬梦婷吧”,后者此处不谈,只从雷霆三巨头吧开始说。

在零几年的时候,中文互联网上刻奇盛行,无数人缅怀黄家驹,迈克尔杰克逊等人,不仅他们自己自我感动,还强迫别人认同他们的观点,容不下一点异议。但真实情况是他们连黄家驹与mj的歌都没听过几首,无非每逢他们忌日时,都复制粘贴一些没营养的垃圾。

为了对抗这种大众的刻奇与畸形的自我感动,一些贴吧开始黑明星与这些过世歌星(当然也不限于歌星,李小龙与曼德拉等人也赫然在列),早期的李毅吧也是黑明星的阵地之一。

后来有一名为董旭阳的反对黑明星人士写了一篇名为《百度十大恶俗贴吧,希望百度管理人员不能无视!》的文章,将黑明星(但不仅限于明星)的贴吧称之为“恶俗贴吧”,于是各大黑明星贴吧的吧友从此便自称“恶俗”,“恶俗”之名由此诞生。

起初恶俗贴吧黑明星的主要手段是发表“高雅创作”(高雅创作可近似理解为黑人的作品),但矛头还是指向各大有名的公众人士,对普通网友的危害性并不算大。后来很多行星饭仗着人多肆无忌惮,随意跑到雷霆三巨头吧瞎骂,忍无可忍的吧友们终于开始实施人肉搜索,既“出道”,后来为防止被百度官方干烂,雷霆三巨头吧开辟了战场性质的罗玉凤吧,现代意义上的以出道迫害为主要手段之一的恶俗系正式形成。

有必要一提的是,在这期间李毅吧逐渐转向了以盈利为主的网络垃圾堆,变成了恶俗系贴吧的主要敌人之一。


第二个恶俗系大圈子是孙系,即以孙立军吧为首的恶俗系贴吧。孙立军吧起源于蓝猫吧,早期主要是国漫痴与日漫痴互相谩骂的战场。后来孙立军吧成立,蓝猫吧的老人们逐渐转移到了孙立军吧。

孙立军吧在经过几次转变后逐渐稳定为以钓日漫痴为主要玩法的贴吧,但不少孙吧的吧友其实都是老宅。那么为什么一些老宅反而要黑自己喜爱的动画漫画呢?与凤系贴吧一样,反对刻奇与自我感动,同时钓日漫痴找点乐子。

孙立军吧的特色是:比起高雅创作更倾向于钓鱼。同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跟喷系走的很近,比如不少孙吧吧友都玩id,这点与喷系的风气很相近,并且与当年喷系最大贴吧“喷吧”长期为关联贴吧,不少孙吧老人同时混喷系。还有“孙立军吧的战场吧”这种典型的喷系贴吧产物。(至于喷系是什么,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实在想了解的话,看字面意思也能明白个七七八八。)

与孙吧玩法相近的还有古拉吧等贴吧,因为玩法风气与孙吧相近就在次一笔带过。


第三个恶俗系大圈子为纳系,既“纳年纳兔纳些事吧”与“纳年纳兔纳些事儿吧”。在722事件中造成极大影响的便是这个贴吧。

纳吧为“那年那兔那些事吧”的一些看不惯吧内风气的老人所创,你没看错,就是那个以爱国出名的兔吧。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吧建立之初主要讽刺的是兔吧会员,而非乳化。

起初此吧的成员构成为自由派为主,托派毛派理智自干五等立场的人共存。讨论以郑智为主。后来随着左派普遍退出,变为以自由派为绝对主体的局面。

直到此时纳吧其实都并没有与恶俗有过一丁点接触,但后来大量的低素质兔漫痴与小粉红涌入此吧,胡乱钦点,肆意谩骂。于是纳吧的风气开始浮躁,逐渐开始了网络暴力。

终于有一天一切水到渠成,吧务官方引入了凤系贴吧的那一套,甚至有凤系高层空降,纳吧恶俗化此时完成。

但在此一提:很多老纳丝并不接受恶俗系的那一套,选择了隐退。

除了辱骂外一无所能的兔漫痴与小粉红当然抵不住以出道为主的纳吧吧友的攻势,此时的纳吧以“粉红杀手”之名扬名在外,自然吸引了不少低美,日杂,逆民。这些人因与粉红敌对而选择来到纳吧,并逐渐成为了纳吧底层群众的构成部分。

纳吧的管理层名义上是反对“针织黑”的(既逆民),也确实挂了几个针织黑杀鸡儆猴。但对针织黑的打压力度远比不上对粉红和兔漫痴的力度,因此针织黑仍然活跃在纳吧,直到722事件纳吧被官方干烂。


最后要说的是音mad相关圈子,与前三个圈子不同的是,音mad圈子早期活跃在qq群,并且是一个极其封闭的圈子。

这个圈子是内斗最严重的一个圈子,不少人本是圈内人,却一瞬变为乐子,可谓是猎人变成了猎物。早期在某些人的盈利目的下,造成了音mad与鬼畜的dssq(dssq可理解为小圈子的亚文化在某些人的推波助澜下走进大众的视野,导致一无所知的大众对此亚文化产生曲解)

虽然鬼畜dssq了,但音mad圈子却如同与其割裂,并未走入普罗大众的眼中。音mad圈开始为人熟知还是因为后来的恶俗维基。

至于这个圈子为什么也恶俗化了?个人认为原因有三:

1:音mad本身便具有迫害性质,很多人看了几个葛平的鬼畜视频以及葛平的真人互动,以为鬼畜区的观众,up,素材(既葛平,非凡哥等人)都应该其乐融融,然而早期的音mad基本包含很强的精神污染意味,可以说是对人的一种迫害。

2:圈内部分人员本身就与恶俗系有重叠。

3:圈内内斗极其严重,为恶俗化提供了存在与发展的动力。


恶俗现状:

凤系基本已经衰退,不多谈。

孙吧特色的玩法开始消退,不少老孙狗选择隐退,而一部分人融入了音mad圈。

纳系核心层基本隐退,主要成员流失,但近年来“泛纳化”的趋势开始明显。既一些对体制不满的非纳吧人士开始以纳吧黑话为主,其他恶俗系黑话为辅的方式进行键政讨论。(这也是为什么出现了淫梦民=精日的可笑言论的原因)

这些人的数量远多于当年纳吧会员。

音mad圈逐渐取代了早期的恶俗核心凤系,成为了新的核心。玩法仍然是内部互相迫害,闲暇之余搞一搞音mad作品。

不少与音mad相关的圈子如今也开始泛化,比如甚至流传到了普通高中生耳朵里的淫梦。(淫梦是音mad的素材之一)


最后,既然恶俗的起源与黑明星有关,为何如今的恶俗已经找不到明星的身影了?

大概是古典恶俗已经被夺舍了罢。


最后,说个一般人感兴趣的话题。

恶俗是正义的吗?

恶俗有一套自己的价值体系,这套体系与主流价值体系部分重合,但分歧的地方更多。恶俗在自己的价值体系中是正义的,但放在主流社会中未必。

比如说音mad圈子认为通过dssq盈利是头等大罪,而放在主流社会中便是合理利用资源,甚至会说具有商业头脑。

同时主流社会认为网络瞎骂是正常的,人肉是不可理喻的,恶俗系人士自然不这么理解。

当然恶俗也有与主流社会价值观念重合的地方,比如揭发一些up主背地里抄袭,草粉,反对宣扬反智思想的人,反对极右翼等等。一般人看了这些内容很容易产生恶俗是正义的错觉。

但恶俗其实一直是以自己的标准行事。




我在这个帖子里写了恶俗系的主要构成,鉴于因近期恶俗搞了不少事被大众进一步所知,同时伴随着还有一系列离奇的误解。我特地在此将几个最大的误解在此一一解释。

1:恶俗是正义的,是网络上以暴制暴惩恶扬善的组织。

之所以有这个误解,来源于恶俗维基将自己形容为“耻辱柱”,虽然没有明明白白地自诩正义,但字里行间暗示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关于恶俗是正义还是邪恶,不能一概而论。如果你看过我另一篇文章,你会发现恶俗的起源及核心精神是“反对自我感动”,换句话说就是恶俗具有极强的解构主义与虚无主义精神。

那么为什么恶俗维基将自己形容为耻辱柱呢?原因有二。

其一,是他所谓的“耻辱柱”并不是普世上的耻辱柱,而是恶俗系内价值观的耻辱柱。(鉴于恶俗系极强的解构主义和虚无主义精神,在恶俗的价值观中能称得上“耻辱”的只可能有一种人:刻奇的人。那些被挂在上面的自干五,日漫痴,要守护b站的小将,论其根本,都是因为刻奇)

其二,是因为恶俗系迫害人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将迫害对象的恶迹公布于众,借舆论的力量进行迫害。那将自己的维基称为“耻辱柱”,暗示自己是“正义”的,无疑可以加大自己所说的话的可信度。想借用舆论的力量干烂别人,当然要自己先抢占道德最高点。从这点上讲,暗示自己为正义的一方是符合恶俗系利益的。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意料,或许是因为这个策略过于成功,成功让极大一部分人圈外人误以为恶俗是正义的,这让不少资历尚浅的恶俗新人还真以为自己就是网络上的二十面相,惩恶扬善无所不能,可谓是十分滑稽了。而不少老人在这种风气下也潜移默化地开始有了底线和原则,行事理念不再极端(注意变温和的仅仅是行事理念,而不是手段。由于户籍产业的规模化及恶俗人士的迫害经验的日益丰富,恶俗系对铁了心要迫害的对象的杀伤力只会越来越大。)

因此,经过一连串的事件后,恶俗系成员的立场由80%的混乱邪恶+20%的混乱中立,变为了40%的混乱善良+40%的混乱中立+20%的混乱邪恶,从这个结果上来看你要说恶俗是正义的,那也算是是对了一半,毕竟自诩二十面相的新入恶俗人士还真是占了很可观的比例的。

此外,造成了恶俗系主流群体由混乱邪恶转变为混乱善良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件大事:纳系的恶俗化及纳系恶俗化后与其他恶俗系的合流。

(关于恶俗系四个主流大圈子:凤系,孙系,纳系,音mad系的介绍可看开头的帖子)

纳系可以说是全恶俗系中名声最臭的一个,但你要问我,这四个恶俗系分支中哪个最不恶俗,我肯定说纳系。

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恶俗的核心是一种极端的解构主义与虚无主义精神,说白了,就是单纯的消极破坏而不去守护与创建。纳吧其实是缺少这种精神的,因为纳丝基本都有鲜明的立场。(虽说纳系的主要立场是自由派,自由派也算是某种程度上反刻奇的,但其程度显然无法跟其他几系恶俗的价值观相比较)

换句话说,他们与砒小将一样,都有要守护的东西,只不过这个东西变成了政治立场。但不管你是左派还是右派,精日还是美分还是菟小将,甚至是支持isis和纳粹,只要你有了信仰,那不管是什么信仰,你都很难说你信奉解构主义与虚无主义的行事原则了,自然也就不再“恶俗”了。

说个具体的事:在前段时间有人用南京大屠杀钓鱼,恶俗系全员激愤。或许在一般人看来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都不激愤连畜生都不如。但要是放在古典恶俗时期我还真无法保证恶俗系人士不会拿这个找乐子。

事实上类似中国恶俗系的圈子在国外不是没有,比如英语社区的某E打头的类似群体,那可是能公然拿恐怖袭击的死者找乐子的一群人,这样看来中国的恶俗系是不是跟小清新一样?

纳系与其他恶俗系的融合,大大削弱了各个恶俗系的虚无主义与解构主义的色彩。键政与恶俗的合流令不少恶俗人士获得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心里生出了“正义”,虽然这个“正义”与主流社会的正义或许相差甚远,但起码不似原来毫无原则与底线的找乐子了。(事实上与纳吧合流前的恶俗或者根本就不把没原则没底线视作贬义词。)

综上,恶俗是不是正义的,得结合时间与空间来看,不同时间段的恶俗,以及不同圈子不同人之间的恶俗,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2:独人13是恶俗头子。

这是非常搞笑的一种误解,我不费过多笔墨,长话短说。

独人13是一个网哲,因其弱智言论成为了恶俗系间的一个乐子。

然而不同于其他乐子,一方面,此人硬度大,互动性强,恶俗系人士对他进行的几场迫害都没能让他软下来。

但另一方面,此人的攻击性却又不强,整天只会用“野蛮人”这种低端词汇来反抗恶俗人士们,这显然无法真正激怒恶俗人士们,导致恶俗系对他的迫害力度不再那么大了。(毕竟你还能指望对一个大龄弱智苗寨老农干什么呢?)

逐渐地,杨帆(独人13)也开始注意到了恶俗人士极强的战斗力,并且他发现:只要顺着恶俗人士的意思来,他就也能讨点好处。于是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巴结恶俗人士们。而恶俗人士一寻思,让杨帆到明面上去一来方便借刀,二来方便创造更多的乐子,于是默认了这种平衡。

之后就有了普通人眼里的杨帆指谁恶俗人士就干烂谁的一幕。其实那些人都是些恶俗人士早就看不惯想干烂的人,只不过借杨帆来给自己挡刀罢了。杨帆钦点的那些人基本也都是恶俗人士在幕后授意。


3:恶俗维基真真假假,不能全信。

事实上与一般人第一印象不同,恶俗人士还真不屑于通过瞎编条目来骗普通人。

但这并不代表恶俗维基就不具有误导性了。恶俗维基真正具有误导性的是其极其强烈的主观描述。

打个比方,知乎上有那么多跟现实中见到的仿佛都不是一个品种的教师/警察/医生,难道是他们满口胡诌吗?倒也不能这么说,他们说的基本也是事实,只是换个角度和立场形容说同一件事,往往给人的感觉就天差地别。

恶俗维基通篇读下来仿佛这人罪恶的都不该被生下来,但你如果过滤掉那些非常主观的形容词,只看恶俗维基提供的切实证据,你会发现这人也不过就是做了几个粗劣的音mad还自我感觉良好,或者脑子有点不太好使,或者干脆就是因为顶撞恶俗人士,根本就没干什么大不了的事。

因此看恶俗维基的正确方法是忽略具有主观色彩的形容与评价。除了这点外恶俗维基给出的证据还是非常详实完整的。


4:恶俗就是恶俗维基

恶俗维基只是恶俗的分支的分支(音mad系是恶俗的分支,而恶俗维基是音mad系的分支)。不过经过多年的发展,恶俗维基基本上已经成为恶俗人士主要的活动场所了。(你可以类比为三星电子之于三星集团,虽然只是个小分支但占了利润的大部分,但你并不能因此就忽略三星军火,三星旅馆,三星重工)。

恶俗系具体的构成可以看开篇给的那个链接。


5:恶俗系是精日/恶俗系跟外务省有联系

前面说过了,恶俗系强烈的解构主义和虚无主义精神注定不可能大量诞生民族主义及国家主义者(精日美分也是国家主义的一种,立场变了罢了)。

根据我个人的了解,在纳吧恶俗化后,恶俗系人员政治立场构成大约为:

40%自由派

20%国际左派

10%各类小众普世价值(如托派,奥地利学派等等)

4%中国立场的民族/国家主义者

1%其他立场的民族/国家主义者

25%无明显立场。

至于说跟外务省有联系的,我只能说脑子是个好东西。

有人有疑问,恶俗维基都跟zn维基账号互通了,还不能证明恶俗人士都是逆民?

很简单:zn维基也就是用zn这种词气粉红,口嗨罢了。事实上恶俗人士最不在意的就是称呼(这也能用我提到的解构主义与虚无主义完美解释),他们自己都自称“本废物”“本肥蛆”,你让一群管自己叫废物和肥蛆的人来给国家和民族避嫌,这不是搞笑吗?

恶俗系不少人的id就类似“鸢一折纸死妈”,“时崎狂三死妈”,难不成真让纸片人死妈?该当老婆舔时还不照样。

因此zn维基用户本来就不是逆民,自由派和国际左占大多数,与恶俗维基人员构成差不多,互通账号不奇怪。


6:恶俗系就是创像,银梦,抽象这些东西。

创像文化只是个小分支,银梦其实本质上跟哲学差不多,音mad圈众多素材之一罢了。(音mad圈是从日本发展起来的文化,大头都在日本那边,国内的音mad圈只是一小部分)。

狗粉丝跟恶俗系完全不是一帮人,前段时间有与恶俗合流的趋势,然而在完全融合之前抽象文化就dssq了,混进去不少没了emoji就丧失交流能力的小鬼。

在dssq后大部分抽象小鬼不仅线上孙狗线下孙哥,帮助孙狗盈利,还充斥着一种谜之优越感,明明几个月前他们还是自己口中的砒小将,就因为会打几个emoji了,就转而开始钦点别人。鉴于此,恶俗系内部已经有不少人主张与抽象撇清关系了。

且由于抽象小鬼一方面极其缺乏战斗力(没路子出户籍,不懂如何炒作明星,还不藏自己信息)另一方面又极其暴躁,热爱瞎骂和瞎惹事,就在最近,恶俗人士出道了不少抽象小鬼,参见恶俗维基“抽象骡子”词条。

以后恶俗与抽象应该会越走越远,过不了多久也许就能看见恶抽完全分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