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esu.wiki/%E6%81%B6%E4%...
此广告价格:0 USD
广告到期时间: 1970-01-01 08:00:00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回顾2018,谁才是今年最后的赢家?》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

刘泽

削除前地址

https://zhuanlan.zhihu.com/p/52876992

正文

2018年余额已经不足半月,如今回顾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颇有感触,于是写下来,和我为数不多的粉丝分享一下。

2018年,对于b站来说,是最不平凡的一年。

2018年3月28日,b站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作为国内二次元网站中的后起之秀,没有任何人想过,一个以二次元相关的主题网站,竟然会以这么快的速度出现在美国的纳斯达克。

起初,我听到b站上市的消息后,真的是打心眼里高兴。作为上市公司,要考虑的东西多了,会更注重用户体验了,2017年发生的不愉快,也许就会消失了。

唯一不开心的地方,就是b站居然没有邀请我去参加挂牌仪式。虽然那个时候我只有三四万的粉丝,但……但我也……

算了,忍了。

关注我的粉丝可能都知道,我和b站的某个元老团体在他人挑唆之下结下了仇,成为了宿敌,不死不休的那种。于是,在整个2018年,他们都在对我进行各式各样的迫害、挑唆以及威胁。

这个团体的背景我想大家多多少少都应该有所了解,他们在推特,脸书等境外网站上发的动态也有不少圈内人士知道。由于审核原因,我不能在专栏里写出来,有兴趣的大家可以查一查,这群人顶着别人的名字到底干了多少丧权辱国的事情。

起初,我天真的以为,b站上市后,为了保全公司的名声,b站肯定会进行一次大清洗,将这些干着丧权辱国之事的人尽数清除出去,然后发出公告,将他们的违法行为昭告于天下。

然而,这个公告,我等了一年也没等到。

我已经把我能够使用的举报方式都用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作用。恐怕这才是他们敢像这样为非作歹的原因吧。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在我的个人动态里说:只要b站发布这个公告,那么我就会在动态里抽一个iPhone xs。

不是因为我钱多烧得慌,而是因为我清楚,b站永远都不会发这个公告。

别说许诺一个xs了,就是许诺一百个xs,那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想发也不给我机会……

好了,b站说完了,再谈谈我吧。

这一年,我的改变也确实不少。

比起16年的呆萌,17年的傻缺,到18年的成熟稳重,我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算是看清楚了“何谓人性”。

之前我在动态里发过这样一句话:兄弟,怕鬼算什么?我带你看看xx的心。

其实这句话的原话并不是这样的。在原文中,博主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我看完之后,觉得他的话实在是有些偏激,于是又在“人心”这里做了一些简单的修改,使它能够更符合实际一点。

也就是说,这群元老用户的心,在恐怖程度上已经超过了全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

我从没想过,一个绝大多数连高中都没读完的孩子,三观能够扭曲成这个样子。

某位高中生,其父每年花费人民币数十万元供其上学,结果此人每天上网喷东黑西,上推特上脸书发一堆严重违反大多数国人三观的动态博文。

某位留学生,公然在社交平台宣称自己的父亲是黑社会老大,家大业大,除掉一个普通中国公民和玩一样简单,而且不用坐牢。

某位大一新生,多次在微博发布乳化信息,甚至还跑到共青团中央官方账号下耀武扬威,对爱国青年大肆辱骂,行为极其嚣张。

某位无业青年,冒用他人信息在微博上进行乳化行为,被举报后,被警方抓获。

某初中生,靠吹牛为生。某屠宰场特地聘请他去当屠夫,可结果被该屠宰场的公牛踩死,含恨而终。

……

这样的例子还有太多,一时间我就想起来这么几个。毕竟他们几个的三观是最扭曲的,给我留下的印象也是最深的。至于闪电球,西瓜头这种只会敲敲键盘吹牛的键盘侠,唯一能够让我记起他们的理由,就只剩下他们的恒心了。

我恨一个人,恨俩月已经算多的了。可他们竟然一恨就恨我一年多。我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对黑我一事如此执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也不过如此吧?

一开始,我以为我能用正确的三观将他们感化,不要在违法乱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结果倒好,我的评论区反倒成了他们寻衅滋事的温床。随着接下来一系列造谣事件的发生,我算是彻彻底底的放弃了对他们的劝导与感化。

因为我发现,不散每一块石头,都能孕育出孙悟空。

2018年,是我成长最快的一年。看清了人性的我,让我对很多事情都佛系了很多。成也好,败也罢,只要做了,无愧于心,就行了。

2018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为我没有完成2017年中旬立下的目标而感到自责。马上就是元旦,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我除了要完成我的工作以外,还要将我2017年中旬立下的目标继续实践下去。

我不想再看到有up主被恶俗伤害。

也不想再看到有事实被恶俗肆意扭曲。

更不想在我看到的每个视频评论区,都是恶俗的战斗的“战场”。

我不希望,b站的步伐停止在2019.

所以。

恶俗不死,战斗不止。

恶俗不散,永不退站!

2019,我们来年见!

美文赏析

  • 唯一不开心的地方,就是b站居然没有邀请我去参加挂牌仪式。虽然那个时候我只有三四万的粉丝,但……但我也……

(点评:你也配姓睿?


  •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在我的个人动态里说:只要b站发布这个公告,那么我就会在动态里抽一个iPhone xs。不是因为我钱多烧得慌,而是因为我清楚,b站永远都不会发这个公告

(点评:堂而皇之地将自己当初的承诺化为黑屁,可见刘女士此时已经获得了将一切化为黑屁程度的能力,并且具备了厚度堪比长城的脸皮。)


  • 这一年,我的改变也确实不少。比起16年的呆萌,17年的傻缺,到18年的成熟稳重,我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算是看清楚了“何谓人性”。

(点评:从16年的小圈子黑屁,到17年的整治恶俗,再到18年的亵渎死者,人人喊打,阿泽确实进步了许多,正如古语:“女大十八变”。希望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能再创高峰,成为最恶俗的大明星。)


  • 也就是说,这群元老用户的心,在恐怖程度上已经超过了全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
  • 我从没想过,一个绝大多数连高中都没读完的孩子,三观能够扭曲成这个样子。

(点评1:在刘泽的笔下,恶俗人士有时是精日美分,有时是“高中都没读完的孩子”,有时却又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元老用户”。可见在刘女士眼中恶俗人士人均美猴王,拥有七十二般变化的神通。)
(点评2:初步推测“一个绝大多数”是泽式文学特有的修辞手法,可同时表达“一个”和“绝大多数”两种截然不同的定义,旨在为写作者大脑降级而无法分辨两者时提供一个折中的说法)


  • 某位高中生,其父每年花费人民币数十万元供其上学,结果此人每天上网喷东黑西,上推特上脸书发一堆严重违反大多数国人三观的动态博文。
  • 某位留学生,公然在社交平台宣称自己的父亲是黑社会老大,家大业大,除掉一个普通中国公民和玩一样简单,而且不用坐牢。
  • 某位大一新生,多次在微博发布乳化信息,甚至还跑到共青团中央官方账号下耀武扬威,对爱国青年大肆辱骂,行为极其嚣张。
  • 某位无业青年,冒用他人信息在微博上进行乳化行为,被举报后,被警方抓获。
  • 某初中生,靠吹牛为生。某屠宰场特地聘请他去当屠夫,可结果被该屠宰场的公牛踩死,含恨而终。

(点评1:在一系列现实事例中唐突加入脑内意淫产物,很有可能是泽式文学未曾被发掘的全新的行文方式,当然也不排除刘女士已被某妖怪贤者削除了境界导致其无法分辨现实与幻想)

(点评2:靠吹牛为生的初中生、屠夫,刘泽乳包的可能性微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