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大中华民族复仇主义宣言》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其他标题

《血洗小日本》

作者

仇圣
1995-1996年写于山东大学

正文

一、楔子

1953年3月,刚刚被立为太子的明仁便秉父命出访英国,参加伊丽莎白女王的加冕典礼。当时,英国《每日邮报》的民意测验表明,反对日本皇太子出席女王加冕典礼的人竟高达68%。有人甚至提出:“将皇太子扣作人质,直到日本支付对被俘英国人的赔偿为止。”

1971年10月12日,日本裕仁天皇夫妇访问波恩时,许多德国留学生和在这里侨居的亚洲人,毅然举行了反对天皇来访的大示威。那时,德国学生散发了标题为“战争罪犯裕仁在波恩”的传单。他们高举的标题上有的写着“希特勒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裕仁屠杀了五千万亚洲人!”这些学生不顾警察的制止,还反复高喊“裕仁是法西斯分子”的口号。

1971年裕仁访问荷兰时曾引起暴力抗议示威,因为在二次大战中,日本侵略军占领东印度(现在的印度尼西亚),把11.7万荷兰人关押在军事集中营里,死难1.9万人。

1974年8月30日,日本“东亚反日武装战线”获悉裕仁要到三菱重工大楼视察时,决定刺杀裕仁,但由于计划不周,他们将炸弹错投到人行道上,造成8人死亡,165人受伤的惨剧。大道寺和意永利明等人被捕。[1]

以上是我随便选的几件事例。从这里可以看出外国人的民族主义是很强的,其民族性格是很剽悍的;同时他们也是很清醒的,认识到了裕仁是二战时日本的真正战争元凶。虽然日本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与耻辱远远要多似其他国家,但要想使中国发生类似上述的事,简直是不可能的。对此,我们中国人该做何感想呢?中国人不但改换了日本的战争元凶,把他说成是东条英机,而且把日本的战争责任也完全推卸给日本的统治阶级,毫不怪罪日本人民。

中国千方百计地为日本人民(实际上也是为日本民族)洗刷罪名。中国说:日本人民是友好的、善良的、爱好和平的、反对战争的;日本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民,奸淫中国妇女,其责任在于日本统治阶级;拥护战争的日本人只是少数;日本人由于生长在日本的特定的社会环境和历史环境下才养成了好战思想,从而才拥护并参与日本的侵略战争的,日本人民没有战争责任。那么,事实又如何呢?

二、日本人民有战争责任,整个日本民族都有战争责任

众所周知,日本妇女在二次大战时为了向日本帝国主义效劳,竟甘愿做慰安妇,让屠杀中国人民、强奸中国妇女的“皇军”在她们身上发泄兽欲,搏取快乐,“慰安”他们枯燥的心和枯燥的生活,同时使他们更有劲更有趣地屠杀中国人民,强奸中国妇女。试想,一个国家的妇女为了支持这个国家的侵略战争竟然连最无耻最下贱的事都愿去做,那么这个国家的人民对这场侵略战争的态度是反对还是拥护,答案不言自喻。

1942年春,中国青年远征军攻打被日军占领的缅甸公路上的一座大桥。当时守桥日军叫80名慰安妇撤离,但她们说:“我们是为了效忠国家,慰劳士兵才到前线上来,我们要和士兵坚持到底。”结果她们全部战死。日本的军国主义确实深入“民心”,连慰安妇都深为拥护,为了支持日本的侵略战争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日本人民拥护战争是毫无疑问了。

多少年中,日本人民不惜送自己的豆蔻年华的女儿去当慰安妇,以支持那场战争,而中国人却主观臆断地认为日本人民是被迫把他们的女儿送去当慰安妇,这是不符史实的。不错,现在看来,慰安妇是极为不幸的,但当时她们,还有她们的父母兄弟都认为是光荣的。日本慰安妇所遭受的不幸,正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当时,军国主义已统治了整个日本,使得一切都要为它服务。为了它,廉耻、道德都可以丢弃,也必须丢弃。于是日本政府、军队、人民和日本女人自身都认为日本女人去当慰安妇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光荣。假如日本人民真的反对战争,我们就无法理解慰安妇这一现象

三、日本不是中国的朋友

日本给中国造成了无穷的灾难和耻辱,可是中国依然把它当做朋友。在中国的电台上、报纸上、杂志上等等一切宣传工具上,以言论、小说、诗歌、散文等等各种形式宣传着“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中日两国友好关系源远流长”“中日两国是自古以来就存在友好交流的”等等论调。可是,中日两国实在毫无友谊可言。

中国对日本的看法应当是:日本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是我们的头号敌人,绝不是我们的朋友。日本在历史上得益于中国最大,可是它却忘恩负义地侵略中国,又使得中国受害于日本最大。这样,即使日本在1872年以前是中国的朋友,但在这年之后却绝不是中国的朋友。1937年到1945年之间,日本大规模侵略中国,造成了中国数千万人死亡,无数妇女遭到凌辱。这样,中国不但不能把日本当朋友,而且永远也不要把它当朋友,相反,要把它当敌人,且是头号敌人。

这是很容易明白的道理。这好比你以前有个朋友,后来他背叛了你,并且杀害了你的父母,抢劫了你的家产,那么即使到死,你也不会把他当作朋友,相反,会把他当作刻骨仇恨的敌人,并且发誓要复仇。在七十余年中,日本侵略中国,割占土地,勒索赔款,抢劫财产,屠杀人民,凌辱妇女,把中国像团子似的揉捏着,于是日本成了强者,成了优秀民族,而中国成了弱者,成了三等民族。

日本人打心眼里看不起中国人,他们认为中国人奴性十足,软弱好欺,愚昧无知。日本经济比中国发达,科技比中国先进,这更增加了日本人自负的资本,他们在中国人面前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假如日本把中国当作朋友的话,是不会歧视中国的;朋友怎会歧视朋友呢?日本老板骂起他的工人时,说,你们不要像中国工人那么懒!骂人的方法很多,何必扯到中国头上来?可见日本人已养成了歧视中国人的心理积淀和心理习惯,要不然老板骂工人时怎么那么容易扯到中国工人头上来?假如日本把中国当作朋友的话,是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的。

日本又何尝把中国当做朋友呢?而中国却把日本当做朋友,不过是乱套交情,强拉硬扯,一厢情愿而已。我实在没想到,有着悠久历史的,懂礼仪的,持重的中国会浅薄到如此程度

四、日本和族是劣等民族

在中国甚至在世界绝大多数人看来,日本和族是个优秀的、伟大的民族,然而在我的眼里,它不过是个劣等民族而已,而且它还是最劣等的民族。为什么呢?

我们知道,日本历史短暂,比中国晚进入文明历史二千余年。

我们也知道,当初,日本并没有文字,后来将中国的汉字搬进去加以改造,此后才有了自己的文字。

日本也没有文学,后来学习了中国文学后才有了文学。比如,《日本书记》便是模仿中国史书编写的国家正史,而五言诗、七言诗则更是模仿中国诗的产物。

日本也没有医学,至公元七世纪才吸收了中国的医学,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发展了日本医学。另外,日本的水稻、铁器和冶炼技术也是在公元前二、三世纪的弥生文化时代从中国传入的。日本的科学,几乎全是来自中国。

日本也没有像样的建筑,后来在模仿唐朝的建筑的基础上才建造了像样的建筑。

日本人民没有什么革命传统。在日本历史上,没有发生过任何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也没有发生过任何闻名世界的资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在这方面的闻名人物自然也没有。日本至今还保留着落后的天皇制;日本女人至今嫁夫还要从夫姓,这都是日本人落后、保守的表现。

日本在民族道德上更不足以称道。众所周知,日本战后至今没有正式认罪,相反,百般抵赖。这连中国人——认为日本人民善良、无罪的中国人都感到极为气愤。

1952年至1975年间,裕仁共参拜了靖国神社七次,他说:“我知道参拜靖国神社会引起批评,但英烈们是在我的名义下为祖国献身的,我怎能不来祭奠?”1971年9月18日至10月13日,裕仁携皇后良子访问丹麦、比利时、法国、英国、荷兰、瑞士和联邦德国七国,归国时顺访美国,但在访问时,他并没有讲对战争道歉的话,因而在有的地方被称作“希特勒”,要他滚回去;他种下的纪念树在第二天便被砍倒,树根上被倒了浓盐酸。

假如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到现在仅仅是经济和科技发达,而从没侵略过其他国家,那么它的“名声”是不会有现在这么响的,更不会被人说成是优秀的、伟大的民族。日本的“名声”是建立在数千万中国人和亚洲人的尸体上的。附带说一下德国,假如它也仅仅是经济和科技发达,而没有发动两次世界大战,那么它的“名声”也是不会这么响的。

五、天皇是战争元凶

谁要是去中国的中学和大学里做一番调查,就会发现,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都会说,天皇(指裕仁)是傀儡。那么,裕仁到底是不是傀儡呢?答案是否定的。裕仁既不是被人操纵的傀儡,也不是简单的盖印工具,而是大日本帝国的唯一最高统治者和军队的唯一最高统帅,他拥有统治总揽权、军队统帅权、宣战媾和权、条约缔结权、官吏任免权、法律批准权或否决权、单独命令发布权。甲级战犯近卫文(麻字下加吕字)在其手记中承认:“日本的宪法是以天皇亲政为原则,跟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有根本不同。尤其是统帅权的问题,政府完全没有发言权,能控制政府与统帅部两个机构的只有天皇陛下一个人。”

在日本,实行的是天皇专制主义。天皇即国家,天皇即法律,天皇拥有无限的权力,不受政府、议会及其他任何约束。臣民对天皇的任何言行都不能批评,而要永远无条件地服从于天皇,尽忠于天皇。这些也是当时日本政界人士、军队和国民的信念。

可以看出,天皇比起他的同类希特勒、墨索里尼还要独裁,天皇在本国内的号召力和权威比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各自的国家内还要大,可见,天皇裕仁才是二战时日本的战争元凶。

二战时,反法西斯国家常将裕仁和希特勒、墨索里尼这两人并称为世界法西斯三大元凶,并发誓要把这三人送上断头台。日本投降后,中国、苏联、澳大利亚都坚持要把裕仁作为日本首要战犯处死。但后来裕仁于深夜密访麦克阿瑟,说只有天皇才能使日本稳定下来。美国为了更好地统治日本,便饶了裕仁一命,甚至还没有审判他,而把东条英机作为一个傀儡元凶当了替死鬼,送上绞刑架。其实东条也知道裕仁才是真正的战争元凶,但为了救天皇,便替他死了。

东条有何“资格”当元凶,与希特勒、墨索里尼两人相提并论?他当首相是在1941年到1944年间,时间不过三年,而日本全面侵华战争打了八年;若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侵华战争打了十四年。他怎能承担得起所有这些责任?东条没有神威,也没有多大的权力,远远不能和天皇相比,很显然他的战争责任要远比天皇小,元凶不可能会是他,只能是天皇。他不过是个鬼卒而已,而天皇才是阎罗。1944年,在日本局势日益严峻的情况下,他不得不下台。辞职前,他想面见天皇,恳求留任,但天皇不见他,他只好下台。“元凶”就这样被“傀儡”赶下了台

天皇的战争责任,昭然若揭,可是不幸,直到今天,绝大部分中国人居然还把他说成是傀儡。这几年中国出的关于二战三元凶的书中,裕仁仍没露面,而东条倒很“风光”。中国人愚昧到这种程度,实在令人难于相信。也许有人会说认清裕仁是元凶并没什么意义。可是要知道,天皇是日本人崇拜的“现世神”,如果我们都说裕仁是元凶,一致讨伐他,那么对日本也是一个打击;何况,裕仁是元凶是事实,是事实我们就得把它揭露给世人看。

天皇是元凶,这本来是很容易发现的事情,但中国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加以掩盖呢?难道天皇真是天神降生,中国希望帮了他,他死后重返天堂时会感恩戴德,把中国数千万冤魂带上天堂?

克拉拉·佩塔奇,一个女人,没担任任何职务,仅仅因为是墨索里尼的情妇,就被处决,尸体被挂在路灯杆上示众。而天皇,他的罪孽远远要比佩塔奇大,却得到宽容与包庇。以色列,至今还在追杀漏网的纳粹分子;意大利,今天还将杀害意大利人的纳粹分子绳之以法;而中国,却让裕仁安安稳稳,舒舒服服地多活了四十三年,到1988年才幸福地死去。纵然我们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无法将裕仁逮来处死,但我们至少总该揭露他是真正元凶,可是,中国不但没这么做,反而说他是傀儡。

六、中国应当复仇

日本侵略中国七十余年,给中国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和莫大的耻辱,恐怕一谈到这件事时,人们都会问:中国要不要复仇?要,寥寥几个人如是说。不要,坚决不要,永远不要,立即有无数人如是反对说。为什么不要呢?反对复仇的中国人认为:

因为日本人民在二战时也是受害者。可是,我在本文第二节里已论证了日本人民是有战争责任的,是个害人者,因而日本人民无论受害与否,我们都要惩罚他们。

纵然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吧,那也是他们自作自受。这好比一个恶人去杀人,把对方砍成重伤,但在搏斗中也被对方砍得浑身是伤。恶人虽被砍伤,但仍要受到谴责和惩罚。然而中国人却在一旁大声叫道:“看呐!他也受了伤呢!饶了他吧!”中国人不会想一想,假如一个歹人砍断了你一只手,而你只砍伤了他的胳膊,那么,你认为还该不该惩罚他?你当然会说应该。甚至歹人砍断了你一只手,你也砍断了他一只手,你也会觉得应当再给他更厉害的惩罚。甚至歹人来砍你,你也来砍他,他吓得赶紧逃走,虽然你没有被他砍着,但你还会怒气冲冲地去找他算账。

日本人民有时打扮成受害者,不过是利用利用而已;像日本人这样的人,其实并不会因为他们也吃了一些苦头而反对那场战争,相反,他们仍积极支持那场战争,赞美那场战争,他们认为那场战争给他们的民族,也给他们自己带来了荣誉,带来了辉煌,日本人被证明是世界强者,是高人一等的人,大和民族也被证明是优秀的、伟大的民族,自己受些须之苦又算得了什么。这是很容易明白的道理。这正如一个勇士,为了义气和美名,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何况只是受些微不足道的皮肉之苦。日本人个个都是武士,凶残,野蛮,好斗,视死如归,中国人认为日本人民会由于也受了害而反对那场战争,实在太简单了

中国人认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倒蛮富同情心。中国曾有一导演拍了一部电影,演的是二战时日本人民的遭遇,结果感动得日本老人眼泪滂沱,告诉中国人说,其实当时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而1995年的电影《南京大屠杀》则干脆把日本人民受的灾难说得比中国还大。同年的《七七事变》电影中有一个镜头,在一场激战之后,一个日本兵用一双呆滞的眼睛望着一个日本军官说:“你难道没见这里的累累白骨吗?”那个日本军官一怒之下用刀劈死了他。在旁的日本士兵一个个神情悚然,目光呆滞,默默无言;好像他们都是被逼着来参战的,发动战争的只是一小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日本人民看了这样的电影后,恐怕丝毫也不会对那场战争表示忏悔,也不会觉得自己在那场战争中负有什么责任,相反,只会觉得自己也该得到同情。但那些反对复仇的中国人说:日本人也是人呐!

这种言论完全是出自一种人道主义来反对复仇的。在中国,没有著名的人道主义哲学和文学,也没有著名的人道主义哲学家和文学家,总之,中国的人道主义文化并不著名,但这个国家却比其他一切有着著名的人道主义文化的国家还要讲人道。人道主义从国外舶来,与中国传统的仁德和奴性相结合,便形成了一种愚人道主义。这种愚人道主义对敌人进行无原则无限度的宽容和原谅,甚至给予无穷的怜悯和关怀。人道主义自然是善德,但中国却只看到这方面,而没有看到它的迂腐、困惑、悲凉之处,更没有看到复仇有其正义之处。

这种愚人道主义使得中国士兵和中国人民在战场上把受伤的日本士兵抬上担架,想送去医院治疗。结果人家不领情,反而从担架上爬起来,咬住中国人耳朵,掐住中国人的脖子,和中国人拼命。愚蠢的中国人凭他的愚人道主义去救受伤的日本士兵时,似乎没有想到,在每个日本士兵的刺刀下,都有几个中国人的冤魂;在每个日本士兵的身子下,都有几个中国妇女在哭泣。日本士兵受了伤,不过是受冻的蛇而已,而中国人却甘愿当那个可怜又愚昧的农夫。应当说,中国人这么做,并不是伪善,而是愚善.

愚人道主义奴化且愚化了中国人,对中国一无好处,它消磨了中国人的野性、强悍性,扭曲了中国人的心灵,将中国人变成了一种完全异化了的人,这种人只知愚善,不知其他,为了人道主义,他们愿意丢掉一切,国家利益、民族荣誉、个人人格、个人情感等等无一不愿丢弃。中国人看起来像一个个高尚的长者,其实都是些迂腐之辈,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十足的懦夫。中国现在是没有男子汉的,顶多不过是些假男人,中国也便成了一个阴性的国家。中国人都像女人一样,要是狼吃了她的儿子,当狼被抓住并被痛打后流出可怜巴巴的眼泪时,她的仁慈就会从心底泛起,饶恕了狼,甚至还会把狼搂在怀里,流着泪说:“其实你也是受害者!”

中国人反对复仇的理由太多了,五花八门,刁钻古怪,应有尽有。本文所列举的只是影响比较大或略有影响的而已,还无法,也没有必要把所有那些言论都列举出来。我只想告诉那些废物,连巍巍大山都被推倒了,那些小土包又起什么作用呢?

中国反对复仇的理由如此之多,却多是为了别人,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说:“我们不复仇,是为了祖国!”中国人的祖国观念淡薄至于如此,正是中国多年来教育的结果。

中国人,为了祖国,复仇吧!

当然,中国可以复仇,也可以不复仇,这完全取决于中国人自己。中国复仇,是正当的、正义的,但中国不复仇,别人也没办法,而不复仇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做对了。这正如一个人,他的父母被人杀了,他可以饶恕仇人,也可以不饶恕仇人,这完全取决于他。他杀掉仇人,是对的;他饶恕仇人,是错的,但别人对此无法;甚至他拜仇人作干爹,别人还无法。

中国是不幸的,遭受了世界上最深的伤害,蒙受了世界上最大的耻辱,但中国不争气,就是不想复仇。对此,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七、中国很难复仇

中华民族是个自虐型的民族,中国人对自己人百倍的残忍,而对别人则百倍的仁慈。

中国人对同胞是冷漠的、厌恶的、凶残的,而对外国人却是热心的、喜欢的、敬畏的。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人对日本俘虏优待备至,把他们像老爷似的供养起来,宁愿自己吃少点、吃差点,也尽量让日本俘虏吃多点,吃好点;日军撤退后,中国人民无微不至地抚养日本人留下的孩子,用中国人自己的话说:“孩子是无辜的。”但是,我们太迷信“无辜的”这个词了,把它抬得太高了。我们这么做,完全扭曲了自己的人性。当狼咬死我们的孩子时,我们却不能打死尚在吃奶的狼崽,甚至还得将它抚养大。──这是中国人的看法。

中国人真的又把“无辜的”这个词抬得太高了么?不尽然。中国人想来不会忘记文化大革命吧!在那场所谓的革命中,中国人对那些所谓“地富反坏右”的子女又何其残忍无情啊!他们被迫与他们的父母“划清界限”,被逼离出校门,被剥夺政治权力,被关被打……遭受各种非人的待遇。因为按照中国人的说法,“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实际上,中国的传统倒是:子女要为父母的罪孽负责,父母不好子女也不好。但是,这种观点只适合于来对付自己的同胞,对待异族人,却完全不是这样。中国人会自然而然地、不加思索地、毫不留情地迫害本国“恶人”的后代,而对异族人,那怕你摆出一万条理由,他们也决不会去惩罚人家的后代,所以中国人会如此信奉“日本人的后代是无辜的,我们不能去复仇”这条谬论。

某中国人说,中国要发达,就必须做三百年殖民地。

某日,几个中国青年在看《南京大屠杀》时,囔道:“怎么不多演演‘密席密西’女人的情景?”

某年,有人主张将《南京大屠杀》改名为《南京1937》。

某些中国人说,中国往往杀了几个日本士兵,结果人家报复,反而杀了我们一村的人。

某地,出现这样的照相馆:里面设置了旧日本军服和军刀,去照相的人化装成日本军官留影。

某地,出现了名为“共荣花园”的花园

《读者》1994年第8期上一篇文章《荒丘》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日本侵华时,有一个村把九个日本士兵打死,后来日军进行血腥报复,将这全村的人都杀了,然后将他们埋入一座大坟,又把那些日本士兵的尸体埋在那座大坟上。数十年过去了,那座小坟一直压在大坟上,谁也没动它。中国改革开放后,一个日本人来到中国,找到那座坟,花钱请中国人修那座小坟。中国人竟照办了。那些压在日本人下的中国冤魂,在九泉之下恐怕要表示强烈的抗议了。我们来看看日本吧!1971年12月12日,日本的“东亚反日武装战线”炸毁了北海的兴亚观音像和殉国七士墓碑,1972年4月6日又炸毁了横滨的总持常照殿,1972年10月23日又炸毁了札幌的北大北方资料室和旭门的“风雪群像”。在这方面,中华民族居然连一个倭族都不如.

中国人恭顺、怯懦、软弱、柔和、仁慈、愚善、自卑,缺少冒进、强悍、粗野的性格,要让这样的人复仇,实在难呐!1949年以来,中国没出现过一篇宣传复仇的文章,这是一个奇迹。只是这奇迹是一种悲哀。纵然复仇是非正义的,甚至是反动的,但由于中国蒙受了莫大的耻辱,中国也应出现一篇宣传复仇的文章,这才是正常的。可是这种文章始终没有出现。中国已到了不正常的顶峰。要是其他国家也蒙受了中国这么大的耻辱,那么它们的宣传复仇的文章必会如雨后春笋般暴出。

朝鲜,一个远比中国弱小的国家,都敢在教科书上把日本当做敌人,而中国却还在津津乐道地谈中日两国几千年的交流和友谊。“敌人”这个词应当从中国的词典里抠掉,因为这个词对中国来说是用不上的,在词典里简直是白占位置;“复仇”这个词也应当从中国的词典里抠掉。

多年来,中国在大力宣传爱国教育,但是那些爱国教育不过是让自己多看看怎么挨人打,多看看自己的女同胞怎么让人蹂躏而已。如《火烧圆明园》、《鸦片战争》和《南京大屠杀》等等,让人不忍卒看。而在看这种片子时,每一中国观众身旁都站着一个“博爱而宽容”的中国人,一旦中国观众燃烧起复仇的火焰,这个“博爱而宽容”的中国人就会赶紧去提来一桶冷水,把他心中的火焰浇灭,并且教训他几句:“我们不能复仇,因为……”于是中国观众一时又没有复仇的火焰,继续观看这爱国片,后来又燃烧起了复仇的火焰,这个“博爱而宽容”的中国人又赶紧去提来一桶冷水,把他的火焰浇灭……如此循环不已。在这里,中国用一种最残忍的手段把中国人的天性最大限度地激起来,让中国人心中的复仇的火焰泼辣辣地燃烧,足可以毁灭整个人类,而又用一种最残忍的手段把这一天性压制下去,使中国人从心底认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是最罪恶最野蛮的,是完全应当否定的。在这种不停地奔走于两个极点的情况下,中国人的心灵就完全扭曲了。事实也正是如此。

在中国人眼里,复仇是个反动的概念。本文若得发表,我想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人看了后都会说:“这是一篇反动的文章!”这点我敢拿我对民族复仇主义的忠诚来打赌。可见,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愚昧到何等程度。

中国是个唐僧式的国家,唐僧的性格即是中华民族的性格。唐僧便是这样,昏聩懵懂,不分是非,懦弱无能,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百无一用;明知是杀人的盗,他也要饶恕;明知是吃人的妖,他也要放掉;他一次又一次地遇妖,一次又一次地吃妖的苦头,却一次又一次地予以饶恕;孙悟空要除恶诛凶,他要阻挠,甚至念紧箍咒;他心中只有“不许杀生”,只知讲仁行善,而没看到别的东西。唐僧这么做,却还能得到回报,他成了佛;而中国却成不了佛。

为我们的民族性格而惆怅慨叹的人们啊!为祖国的前途命运担忧抑郁的人们啊!我们一起去祖国各地看看吧!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样的情景啊!在乡村,我们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城市,我们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学校,我们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工厂,我们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机关,我们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祖国各地,我们看到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唐僧。

八、中国一定会复仇

诗曰: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这首诗名叫《男儿行》。中国人一看这样一首诗恐怕都会大骂作者是个疯子。但真正的疯子是写不出这样的诗来的,只有哲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诗来。这首诗是我一个朋友写的,他是位杰出的人。

上节我写了不少中国的缺点,从那些缺点看,中国好像永远也不会复仇了,这倒并不尽然。终究有一天,中国会发动一场复仇战争,这将是一场世界大战。

现在的中国人虽然不愿复仇,甚至顽固地反对复仇,这几乎是令人绝望的事,但幸好人会死,民族会更新换代,随着老一代的死去,新一代的出生,成长,我们总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后代。只要有志者努力去做,一代代地做下去,进行不懈的民族复仇主义宣传,受民族复仇主义教育的人总会越来越多。这样,民族复仇主义的细流在中国就会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主流。到那时,复仇行动就要被提上日程了。

任何有远见的人,见了本文后,也会想,在这以前的五十多年中,中国没出现一篇鼓吹复仇的文章,而现在出现了,这似乎说明了什么。它实际上说明复仇主义将成为时代的潮流,任何巨沟、大山都阻挡不住它的奔流。

在复仇之前,中国人首先要有自信,要相信中华民族是世界最优秀的民族,将那种“民族没有优劣之分”的思想扔进火堆。是的,中华民族是世界之伟大者。我国的古代是不用多说了,那四大发明等等都是引用烂了的例子,就是近现代以来,中国也显示出她伟大的地方.

中国要复仇,首先要把所有顽固反对复仇的废物送上断头台,把他们的脑袋拿去祭旗。因为他们是弱化中华民族性格的阴谋家、扼杀中国人人性的刽子手、剥夺中国人幸福的罪犯。

到复仇的时候,中国人必须将他的自由、权力、生命、家庭等等一切奉献给祖国。

这时的中国人应当摈弃“自虐”的思想和性格,变成“自爱”,应当爱自己的同胞。

这时的中国人应当摈弃先前那种世界主义,将人类(或世界)的利益置诸一边,而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放于首位。

这时的中国人应当将大中华民族复仇主义当作一种信仰,无条件地、绝对地拥护这一思想。他们不再追究其中的原因,而是自然而然地、不加分辨地、不加审查地拥护这一思想。

这时的中国人应当变得强悍、顽韧、暴戾、无情、冒进,绝不能懦弱、恭顺、柔婉、慈悲。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青年的眼睛里应当射出狮子的光芒,将所有的敌人视为羔羊,追逐他们,击毙他们。

这时的中国人应当坚定不移地支持复仇,绝不允许起半点怀疑、动摇、厌恶、反对的心情。在战争中,纵然自己的生活水平大大下降,甚至到最后只是吃极少极少的食物,纵然自己有父母,或兄弟,或姐妹,或子女,或其他亲人死去,我们也不应悲痛,更不应由此产生反对复仇的心理,而要明白,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应当认识到,为了复仇,就必须抛弃一切,忍受一切。

这时的中国领袖、军队、政府、人民应当齐心协力,同仇敌忾,不复仇到底,誓不罢休。所有的人,包括领袖、将士、官员、平民,都要把自己的幸福、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家庭,献给祖国。

大中华民族复仇主义的战旗终将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高高飘扬,亿万中国人将汇聚在这面光辉的旗帜下,宣誓复仇,他们唱着嘹亮高亢的战歌,歌声直冲云霄,唱完歌后他们就会走上征途,

并且高呼:

东京去,我们要血洗这座城市!

续篇

《我诅咒这个民族》

  1. “东亚反日武装战线”确实于1974年8月14日,试图在裕仁天皇乘火车时爆破铁路桥梁以刺杀天皇,因事情泄露未遂。而“三菱重工爆破事件”是此后该组织发动的另一起恐怖袭击,彼时天皇并未视察该地,此事件亦与刺杀天皇无关,是仇圣的编造和移花接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