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本次翻译讨论 专门赞同/驳斥几个观点》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赵旭升

削除前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784280

https://tieba.baidu.com/p/6148615636

正文

首先,我赞同的几个观点:

1.我用了这么多年了,习惯了,不想改。
——赞同,因为我平时聊天的时候也会习惯性的打因幡帝。

2.这个名字附带有我对这个角色的感情,不想改。
——赞同,完全可以理解这类感受。
作为改名的支持者,我认为有必要对这群人说声抱歉。

3.新增译名会导致搜索的时候变的更麻烦。
——赞同,确实会导致比以前变的更麻烦。
但是这并非严重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参照已有的那么多多个译名的角色,并不会有实质性的障碍。

4.天为也不是完美的译名。
——赞同,因为任何从假名名称翻译成中文的做法都是一种有选择性的降维打击。
天为也不可能完全取代てゐ,所以它也不是完美译名。
它只能叫当前程度下可选译名里最稳妥的。

因此我们没有权利也没有权力 去反对人们继续使用因幡帝这个译名。

然后,是我必须反驳的几个观点:

1. 帝也是正确的翻译。
——反对,帝从各个角度来讲都不能叫【正确】的翻译。
它诞生于当时的翻译人员无法准确区分 い 和 ゐ,从而产生的误译。
这两个假名是完全不同的假名,只有い可以引导出帝,ゐ是不可以的。
帝是一个【有广泛接受度】的译名,但是不是【正确】的译名。

2. 天为也没比帝更好。
——反对,具体的可以参照京都人形的帖子和我之前的帖子。
帝本身是个误译,从各个角度来说天为作为译名都比帝更好。

https://tieba.baidu.com/p/6146566917

https://tieba.baidu.com/p/6146427976

3. 译名应该进行公投决定。
——仿佛是在开玩笑。
翻译作为技术导向的工作,不懂日语的人和懂日语的人怎么可能持有相同的话语权。
更何况这种正规出版物,翻译组作为授权进行正规翻译的工作人员。
没有任何理由去进行所谓的公投,或者按照民众的意见行事。

所谓各司其职,每个职务都有自身的权利和义务。
制作对得起官方出版物质量的准确译本,是翻译组的责任和权利。
而民众的权利则是决定自己是否接受,以及使用哪个译名。

如果把权利责任随意的混淆,这个社会就乱了。

我之前之所以提台版,也是因为台版作为正版引进,也没有进行过任何【公投】的环节。
其他作品的正版中文也是如此,几乎各种游戏的正版引进,都会出现与民众习惯的翻译不同的情况。
而它们也都没有进行过公投的环节,因为本来就不该进行这种环节。
我希望大家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逻辑和原则,不要随意混淆责任与权利。

因此我们会在官方出版物中使用因幡天为的名称, 也会更改THBWiki。
以对得起官方出版物的严谨性质,以及THBWiki的专业性质。
而其他网站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中。

然后,是我必须驳斥(或辱骂)的几个观点:

1. 这次改名和觉悟是一样的事件。
——错。
觉悟 与 帝天为 有两点本质上的不同
(1). 觉悟两个译名都是正确的译名,在都正确的基础上,觉更加广泛接受。而帝天为并非都是正确的译名。
(2). 引起觉悟事件的原因,是高估了新出现的语料的价值。因为错误估计了新增语料价值而导致的改名。
觉悟改名给予的教训,就是不能高估新增语料的价值而贸然行动,以后也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了。
然而帝天为是打从最开始翻译就已经出现了问题,并不是因为新增语料导致的。
这两件事有本质的不同。

2. 今天能改因幡帝,明天就能改魔理沙。
——脑子被门夹了。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对于翻译是100%的不懂,不了解。
并且把所有人都想象成如同自己一般的无知。
可能在这些人眼中,翻译就是拍脑袋决定的事情。
对于专业人士认真思考、讨论、查询语料最终决定的劳动成果没有丝毫的尊重。
说这种话,和【认为一氧化二氢是化工物质,所以只要吃了就致癌】没有任何区别。
完全意识不到每一个修改处都要进行仔细的思考和斟酌,慎重的进行。
这种观点,反智至极。

3. 杀兔立威。
——脑子长在屁股上了。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都是用屁股进行思考的。
兔被杀了吗?立什么威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进行这种改名,一定会引发很多人的不满甚至批评。
通过引发不满来立威?谁立威?
通过降低风评和信赖度的方式立威?
毫无逻辑,毫无智力。能看到的只有屁股,只有对人不对事,只有用立场来思考问题。
THBWiki用了多少年的果了,还没有文果真报的时候THBWiki就已经在扶持果了。
羽立和极的使用者消灭了吗?姬海棠被杀了吗?
坂田合欢打从出现到现在不到一年时间改了三次名称了,为什么没人说 杀欢立威?
如果不是为了译名更加准确,有什么改的必要?
什么事情都往zz立场上代入,用逻辑都不通的观点去思考问题,十分搞笑。

4. 不过是为了恰烂钱罢了。
——连屁股上都没有长脑子。
是个心智健全的人,都应该可以看出来,如果想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基本的做法是 如若没有成本增加,一切都按照民众的意见来。
那么如果真的要追逐利益,做法一定是不改动任何流行翻译。
不如说,为什么要花钱招募几十个翻译全盘重翻,不如直接复制粘贴已有译本。
怎么看,重翻都是费力不讨好的行为。一般人根本意识不到你有没有全盘重翻。

那么为什么全盘重翻,为什么会对个别角色采取翻译修正的措施。
为的当然只能是 负责任,是为了对得起官方出版物来之不易的机会,为了对得起作为官方出版物的准确性。
如果是为了钱,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复制粘贴Wiki一遍出版完事儿。
成本最低,没什么纠纷,销量还能最大化。

有些人真的是逻辑震撼性的缺失,自己追名逐利,自己每天只想着恰烂钱。[1]
就觉得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就用自己的行为逻辑,去往别人身上套。
可耻之极。


最后PS:
境界→界线
界线/分界线

不是界限,别搞错了。

其他言论

  • 之前说过了啊,在那个帖子里。我认为我说的内容已经足够做出选择了。
  • 园丁一开始确实是候选词。俩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而园丁因为在现代语料里大量指代老师。而翻译庭师需要避免被理解为【幽幽子的什么老师】的含义所以对园丁进行了减分。而园艺师则更突出了其园艺、园林、景观制作的职务性,比园丁根据有专业职务的感觉。所以选了它。
  • 没有(我个人思考了一下你说这点。首先现代汉语里一些基础用词和语法,实际上是从新文化运动之后才开始用的。古代中国人肯定也不会说。如果真要考虑这个问题的话,岂不是连现代白话中文都不能用了嘛。当然我们也会避免出现一些特别新的词汇,新到会导致角色OOC的词汇的。园艺师应该没问题
  • 至少在我们看来,XX师这样的词组,是不会导致OOC的。
  • 因为确实觉得园艺师更合适嘛。也为了突出日式庭院布置的感觉,园丁比起园艺师,比较缺乏 制造枯山水的能力 这种感觉。
  • 如果真的要人闭嘴,外面就不会有那么多反对意见的帖子了。所以请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世界。
  • 根据历史经验,遵循翻译习惯的翻译,和不遵循翻译习惯的翻译,都非常多。因此这个观点本身是否会被执行,要看实际情况而定。哪怕是新华社官方也是存在遵循和不遵循两种做法的。我们在这次翻译中,大部分词汇都选择了遵循。只有少数词汇没有遵循。不是说所有东西都必须遵循,也不是说所有都必须不遵循。
  • 本来就没有这样的规定应当是常识吧…。新华社的规范也只是约束官媒的。各大翻译家们对于很多问题都有很多不同的见解,根本达不成一致。比如滨崎步是否能翻译成滨崎步,就存在很大的争议。不如说【认为什么东西都有明文规定】反倒是很奇怪的想法,这种想法本身就不该有。
  • 对于对因幡帝这个译名有情感的人,不仅不会剑拔弩张,甚至我觉得还有些对不起他们。只不过现在确确实实存在往奇怪角度带节奏的恶心人。不如说从京T当天就有了。
  • 你说的对,他并不是翻译组的公关。不如说翻译组根本就没有设置公关这种东西。一个翻译组要什么公关?而且他在贴吧的发言,翻译组这边一开始也是不知情的。直到后来知道了之后,也有告诉他说错了。
  • 在我心目中,翻译组最重要的是对于翻译的认真程度和整体业务水平。公关根本不是一个翻译组需要做的事情。
  • 我十分不屑于做这种事情。搞什么舆论操作、公关,不符合我的价值观。不符合我价值观的事情,自然不会去做,哪怕它会给我造成损失。
  • 怎么说呢,我之所以热爱东方,也是因为我热爱【同人精神】。如果让我做这些事情,等于是在摧毁我对于东方Project热爱的基本原因。所以我肯定不会做。这算是我最基本的执念之一吧。
  • 存在帝啊
  • THBWiki上也有帝啊(
  • 如果基于群众的反映和是否接受,再决定是否改名,那不是和公投一样了嘛。确实不能让大家第一次接触到天为,就是直接书籍出版之后。所以才会有现在这样事先说出来会有这样的更改。如果书籍发售之后才说,我想这才是最不可接受的。
  • 【会引发许多人的不满与批评】和【损失被高估了】有矛盾吗?别忘了很多人都是一副天要塌了,角色要死了的样子。这难道不是损失被高估了嘛。
  • 我们当然知道进行这种改名会引发许多人的不满和反对。但是我们不认为【天要塌了角色要死了】,这就是意见分歧。
  • 你说反了。是翻译组认为【对东方圈日常交流】的损失被高估了。而不是【情绪影响的损失】,情绪影响的损失都在我们的预计范围内,被高估的是圈子交流的损失。
  • 其实如果想规避,只要不改就行了。但是说实话,就我个人而言,【损失名誉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和【保护名誉不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我必然选择前者。
  • 不好意思可能让你失望了。因为确实没有所谓的公关。而且不仅没有公关,甚至也谈不上是团队。对我来说,他们都是朋友,我让他们帮我做事情,都是用请求的方式,像朋友帮忙做事一样。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