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张女士的见面印象》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主条目: 张忻铃

作者

富富最可爱

正文

第一次见到张女士已经是上一年,具体几号早以记不得,但依稀记得还是一月份的某一天。

大抵是17年的年末,那时的我刚从美国回家,一直休息。

而早在美国的日子便从知乎上得知其人的“光辉事迹 ”对于张女士也是仰慕已久,当得知张女士的家在嘉兴南湖的南湖的时候,我也下定决心去见一面。

从恶俗维基那里,我加了张女士的群,说明来意后,张女士便欣然同意。给了我一个与网上流传不大相同的地址。我也没有多想,驱车便去了张女士所在的小区。

见到张女士本人,寒暄几句,便暗自打量起来,发现与网上流传的图片并没有区别。硬要说有区别,那大抵是张女士并没有传闻的殴打父母霸占房子,而是住在一间经济适用房里。

一室一厅,典型的经济适用房的设计,狭小而又压抑。进去有种仿佛到了菜市场,进了那禽鸟贩子的笼子一般。

在张女士的家里,我也见到他的父亲。

他睡在厨房间里,旁边就是做饭用的炊具,而他躺在狭小的床上,打着呼噜。

他并不青年了,微弓的背部能够看出这个男人曾经扛起过一片天,茂密头发也渐渐稀疏最后变成今天秃子。而微胖的身材也能似乎有些像那些人说的油腻中年人。

打量着父亲的年龄,我想张女士大概也算是老来得子,看起来似乎一直到三十岁才有孩子。

而张女士则是和广西来的那个小伪娘住在一起,房间很小很小,站下我和她就有了些许的压迫感。

房间里没有床,水泥做的地板并没有向寻常人家一样镶上两块各色的地板砖,只是光秃秃的放了床垫便算是床了。

而张女士和那个广西小娘就是在水泥地板上打着地铺,我摸了摸并不软和。

我问起她,现在靠什么收入来源。

她说在B站做起主播,我又问能赚多少钱呢?

她想了一下,便答道,大概一个晚上能赚五十块钱吧。

看起来似乎很拮据,但是张女士倒是不怎么在意,说着自己日子。

父亲把家里的房子卖了,现在住在政府资助的免费经济适用房,反正不花钱,房子卖了手头也能有些闲钱嘛!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依旧养了些小生命,角落里一筐小白鼠正努力的活着,在木屑里寻找些许的食物。旁边是一只几个月大金毛,并不怕人,对于客人也显得很亲近。

和她父亲的闲聊也感觉似乎并没有那么拮据,虽说没有房子了,但是手里也有些钱,晚上去骑着电动车去打麻将还觉得手冷嘞!

临近中午,我便提起去吃个便饭。

我邀请她父亲同去,他倒是摇摇头并不愿意同去。意思让我们年轻人好好玩玩吧,自己就没必要打扰我们年轻的雅兴。

我拗不过他父亲,只好作罢。

临走前,父亲突然叫做张女士,和蔼的问着,“儿子,烟带了没?别忘了”

去的是南湖万达的一个自助餐,似乎是69元一位,又好像不是,不过这并不重要。

用筷子夹起廉价的不知名粘合肉片,张女士一口气干完了一瓶青岛啤酒。

她撩起袖子,让我看到了去年她被父亲砍伤的伤疤。

伤疤很长,像一条毒蛇吐着舌头伏在她的身上,看起来很是觉得后背一凉。她借着酒意,又拿出当时的救护车照片,伤口被砍伤的照片......

她喝了一口青岛啤酒,我也喝了一口,觉得并没有什么味道。

她接着谈起这事,说是父亲脾气不好,当时因为一些小事生气,最后直接拿起床边的平时用来切菜的刀朝着她挥去。

想来也是不胜唏嘘。

张女士是结过婚的,她给我看了所谓的结婚照。

两个脸上布满笑容的坐在一起,头凑到一起,看起来十分幸福的模样。

那个男人似乎是看了知乎上那个问题,觉得张女士也算是网红便主动联系她,然后直接住她家里,再然后便结婚了。这种婚姻,学名大抵是闪婚吧?

不过谈起那个男人现况,张女士冷笑着,不屑的回答道。

“跑了。”

“跑了?”

“嗯跑了,骗了些钱。现在是失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连离婚都离不了。”

似乎是察觉到话题有些尴尬,张女士便谈起其他事情。

说着说着,张女士又犯病了。

“我本是从小出生在日本,后来成了医生。”

“哦,那你在哪里出生?”

“盐城县啊。”

“那你在哪里上学呢?”

“佐世保的江田岛高中,然后考上东大医学院。”

“那可真了不起呢。”

我有些敷衍的回答,但是又觉得这样做不对,但什么都不说又有些不礼貌,便一直颔首微笑,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吃完饭,张女士状态似乎好些。‘

想起张女士似乎也是二次元,便提议去电玩城耍几下。

电玩城很大,很多机器都是从来没有见过,和小时候玩起来的街机厅有着天壤之别。

但玩着却没有什么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崭新的机器玩起来总觉得不如小时候那台闪着诡异色彩的拳皇98的机子有趣。

打了一会,觉得口渴便到吧台买三瓶水。

刚要掏钱,张女士拦下我,说要两瓶就够了。

见我有些惊讶,她说道,“我们两个人喝一瓶就行了。这里水挺贵的,没必要浪费钱。今天已经让你破费了,没必要多花钱了。”

我有些意外,便放下一瓶百岁山,掏出手机微信付了两瓶水钱。一瓶给我,一瓶给她和她的小娘。

花光所有的兑币,我也开着车把她们送回家,告别张女士看着后车镜渐渐消失的身影,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虚拟和现实似乎并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