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恶俗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杭州学生

正文

2016年9月4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为习近平爷爷做了恶俗表演。

那天早晨,我吃饱了没事干,背着单肩书包,沿着5千米公路快步走到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想到马上就要瞻仰到习爷爷,我又萎又勃,心怦怦地跳个不停,仿佛头上三尺有神明。

习爷爷来啦!他穿着黄红黄的衣服,带着哈格市长的BGM向我走来。我连忙三跪九叩,说:“习爷爷,喂,你好!”习爷爷高兴地宽宽衣服歪歪脖子,紧紧地抓住了我的三只手。看着习爷爷儒雅随和的样子,我逆差的心情一下子就顺差了下来。

开始表演了。我撸起袖子沉着地操纵着计算机,顺利地打出各种各样的喷词来。我熟练地将个人信息送出境,在境外势力的网站上搜查二次元人士,用支付宝花了八千万美元买到挡刀户籍,一记颅内开示,以牙还牙,打得二次元人士满脸喷粪,对二次元人士的打击比屠杀明泽还大。习爷爷仔细地看了我颐使气指的表演,脸上并发出了满意的笑容。

表演过后,习爷爷还精慎地问了我的年龄。我说我十一点四岁。习爷爷听了,赞许地再一次和我握手,并对身边的人说:“恶俗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

离开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我乐不可支地走在回家的合作之道上。霾,仿佛格外的白;烟雾,仿佛更加灿烂。我忘不了不强自息的这一天,忘不了肩上扛负的100千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