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恶俗简史》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孟驰

地址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54111838509790

正文

恶俗系属于一种亚文化,网络暴力的亚文化,而并非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是个圈子。而这种恐怖的网络亚文化,最初的起源还是现如今百度最大的贴吧李毅吧。李毅吧在最早期的时候,就是以黑国内某个球员而出名的,并不是现在这幅大杂烩的水吧,因为李毅嚣张的口气和踢丢球的事迹,导致一批人聚集在此吧嘲讽他,他们在黑的过程中开始玩出了花,写文章抹黑嘲讽李毅,p图黑李毅,或者是复读李毅说过的话,称之为语录,这就是国内网黑文化的重要源头。但那时候的李毅吧还没有发展到网络暴力的程度,仅仅只是针对特定的明星而已因此这个吧闻名遐迩,在当时被称为百度卢浮宫,名声带来的紧接着就是成千上万的跟风者涌入,这些人不懂李毅吧的玩法,甚至就是只听说过李毅吧的名字,就冲进来了,这些打乱了这个吧的现状甚至让老人的网黑行为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为此老人尝试着赶走新进的成员,但最终以失败告终,于是大部分的李毅吧老人抛弃了这个吧。他们转向其他新建立的贴吧,而在这一时期,他们黑的明星范围更广了,不仅仅有李毅,还有巴特尔等其他体育明星,最后甚至不止是体育明星,连周杰伦潘玮柏等娱乐明星也被列入黑的名列。这种扩大化的行为终于给他们惹来了事,明星的粉丝不堪忍受这些行为组织了爆吧,而这些贴吧受到粉丝的爆破之后,为了还击,使用了人肉搜索的手段进行逼退粉丝,之后,他们使用了过去黑明星的套路,黑那些被人肉出来的人,这就是后来的恶俗系管人肉叫做出道,被人肉的人叫明星的原因。

在那之后,在人肉抹黑那些粉丝的过程中,那群人感觉到了超过过去黑明星的乐趣,公众人物即使被抹黑,也很少会有激烈反应,甚至都注意不到。但粉丝被人肉的过程中他们会和人肉他们的产生“互动”,或生气,或反击,或者口出狂言……这些粉丝被他们人肉后的反应,让他们感觉到了玩弄别人与掌股之中,欺凌弱者的乐趣,在那之后,黑明星本身就已经不是那群人的主业了,相反,黑明星变成了一种“钓鱼手段”,目的是为了让粉丝生气主动送上门来,他们再人肉粉丝进行抹黑,而雷霆三巨头吧出于对那群占领李毅吧的新人跟风者的痛恨,他们编出了“屌丝”这个词嘲讽李毅吧的人,没想到影响就这么扩大,李毅吧的人也开始用屌丝自称,从此屌丝就成了一个著名的网络词汇,深深的影响了互联网的文化圈。要论恶俗系对互联网文化的影响,在这一时期,还有一例,就是“翔”。当时一个名字叫李翔的人曾被他们人肉,之后他跟那群人大骂几天,最后坚持不下去了,可能是说胡话也可能是觉得这几天的自己蠢,直接自嘲了一句“我就是一坨屎。”而那群网黑,怎么会放过这个话柄,他们立刻玩起了文字游戏,以后提到屎的句子,一律把屎字换成翔字,这话也是经过李毅吧的扩散,后面其他不明所以的跟风者还以为翔是某地方言,也开始用翔说事,从此扩散网络。可以这么说,甚至连语言的意思,都被这个网络暴力文化改变了。但那时候他们还没成为全面的人肉黑人网络暴力,依然是黑明星与网络暴力共存。分水岭在于董旭阳这个山东教师,他看不顺眼这些网黑贴吧,于是写了一篇文章《百度十大恶俗贴吧,请管理员不能无视》,这里他首次称这些贴吧为恶俗,并且他通过投诉一度封禁了多个网黑贴吧,这也导致了他被人肉,但在他被人肉的同时,受他这篇文章的影响,那群人开始自嘲自己为恶俗人士,这些贴吧,是“恶俗系贴吧”,这就是恶俗系的具体源头,因为恶俗的反义词是高雅,那群人又自称自己为高雅人士。以此为分水岭,这群人再度更加极端,此时,他们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网络暴力团体了,当时正逢罗玉凤自我炒作,那群人觉得罗玉凤的自我炒作很像他们人肉炒作的敌对者,于是他们占领了罗玉凤吧,在这个贴吧,他们彻彻底底的开展了完全的人肉网络暴力行径,而一部分不愿意做这些事,还是寄情于抹黑明星的人,选择去了老jay迷吧。

再之后,因为恶俗系与李毅吧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当时的李毅吧吧主彩色哥,就是罗玉凤吧的小吧!他们故意给李毅吧跟那些恶俗系贴吧,比如罗玉凤吧、孙帝杰吧、单涛吧设置成了友情贴吧,出于对那群新人跟风者占领“高雅殿堂”的痛恨,这个友情贴吧的设置就是为了让李毅吧的某些成员不小心点进来,然后不小心说错话被他们所迫害,以解李毅吧沦陷的恶气。另外他们在罗玉凤吧里大肆黑exo和鹿晗,目的为了钓更多气不过来骂街的exo粉丝,然后成为他们网络暴力取乐的素材,那个时候罗玉凤吧简直就是一个魔窟,但因为他们跟百度贴吧管理方面的关系以及和李毅吧高层的关系,这个贴吧无论受害者怎么投诉,怎么不会倒下被封,简直如金汤城池,那个时候无数人因为闯进去,多说了一句话,就被人肉出来,如果其中有几个被人肉的人,要继续跟他们对抗,就会导致照片被各种p图,比如p到av封面上,p到狗身上,来侮辱那个人,要是人肉出来手机,还会被短信轰炸,甚至个人信息被他们挂上黄色网站,他们的身份还会被罗玉凤吧的人用来当成自己的身份,进行挡刀,他们复读那个人的话嘲讽那个人,最后如果那个人还不服输,罗玉凤吧的一个高层我德喜,就会利用公安系统查询那个人的全家,把那个人的全家身份证户籍都扒出来,骚扰到那个人的家人身上。依靠着人肉和黑人手段,这个吧得罪人无数但仍然无可奈何,而这次罗玉凤吧也吸取了李毅吧的教训,知道如果自己被大多数人知道,很可能会导致见光死或者涌进大量跟风狗,因此他们严防罗玉凤吧的真相被大多数人知道,新加入的成员要反复筛选,并有了一套自己的暗语体系,导致局外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在干什么。这个习惯也延续到了之后的恶俗系上,这也是之后的恶俗系为什么这么深恶痛绝让他们出名的人(他们称这种行为为dssq,即大势所趋),并人肉了多个打算扩散他们影响力的人。

而随着罗玉凤吧的网黑行为,使得他们几乎成为了网络中最强大的暴力团伙之一,而这种强大自然引发效仿,这就是恶俗系的扩散以及传播方式,一个圈子恶俗化了之后,如果另一个圈子的人,跟恶俗系有重叠,他们就有可能效仿恶俗系的行为,把恶俗系黑人人肉的方法,带到自己那个圈子里。而孙立军吧,就是受这个恶俗系行为影响的贴吧之一,孙立军吧的本质一开始就和罗玉凤吧很像,即渔场,他们黑某个作品或者某个人物,目的是为了钓那个作品或者人物的粉丝上钩,让他们气的反驳,从而逗弄他们来娱乐。只不过罗玉凤吧的钓鱼对象是李毅吧和行星饭,孙立军吧的钓鱼对象是日漫粉。自然,罗玉凤吧的恶俗攻击行为,在之后也被孙立军吧学去了,但孙立军吧还没完完全全变成罗玉凤吧这种专门的人肉窝点,属于半人肉半钓鱼的贴吧。但孙立军吧中的一部分人建立了一个名字叫古拉吧的地方,这个贴吧青出于蓝胜于蓝极端程度和恶俗化程度,超越了孙立军吧,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恶俗化贴吧,他们和罗玉凤吧针对的对象不同,他们故意抹黑coser,然后吸引coser上钩,然后人肉抹黑coser。

同样著名的纯恶俗系贴吧,即纳年纳兔纳些事吧,也正是从这个贴吧开始,开创了恶俗大规模涉及键盘政治的先河,这个贴吧原本是由那年那兔那些事吧几个跳反的老人建立的,开始他们以辩论为主,但是政治立场之事,几乎永远都不可能用辩论说服对手,再加上立场冲突很难和颜悦色的交谈,到后期往往都极端化成为了骂战,而那兔吧的人数远远多于纳兔吧,并且扩张速度也远胜纳吧,纳吧就像蚍蜉撼树,正常手段与之对抗毫无效果,于是他们不得不放弃辩论,谋求更极端之方法,而那群人中有了解恶俗的人,就这样以这个为媒介,纳吧学习了罗玉凤吧的人肉黑人方法,也彻底走入恶俗化,人肉不同政见者并以恶俗的方法迫害。甚至当初罗玉凤吧的高层春日政宗也被他们拉来,当了小吧,原因是春日政宗自己也有果粉倾向。之后还有众多圈子,也恶俗化了,但为数不多称得上影响巨大的恶俗系贴吧,只有孙吧系,罗玉凤吧系和纳吧系的恶俗系贴吧。这个时期堪称贴吧恶俗的黄金时代,利用百度贴吧的管理混乱,这群人在那个时代的贴吧简直不可一世,无人能敌,直到两件事摧毁了他们。

第一件事,便是罗玉凤吧被攻破,罗玉凤吧一向被称为固若金汤,而被他们人肉的人,久而久之也集结起了反抗的战线,在众多反抗罗玉凤吧的贴吧中,最为有名的是反易帝吧,但他们与罗玉凤吧的战斗,往往以失败告终,他们一开始就是罗玉凤吧的手下败将组成,即使后面联合在一起,也难能打败罗玉凤吧,反易帝吧被渗透的千疮百孔,甚至两位吧主其中一位就是罗玉凤吧的间谍,而反易帝吧一系的贴吧,也被罗玉凤吧弄的封的封垮的垮,这时候罗玉凤吧以为这群人已经被玩弄于掌股之中了,便松懈了,而就在这时候,反易帝吧的头领郭占静,联合一个叫李中义的人,直接盗取了罗玉凤吧吧主金由战士的账号,然后就在盗取账号的同时他们马不停蹄,立刻利用吧主权限将反罗玉凤的骨干封为小吧,最后小吧带头发黄图和辱骂,再用吧主的号自我投诉,直接击落了罗玉凤吧所有的吧主,就这样固若金汤的罗玉凤吧,被用这种方式攻破了,之后郭占静自己申请成为了罗玉凤吧的吧主而罗玉凤吧的余孽逃到了曼德拉吧等地。

再之后,纳吧曾经人肉过一个名为侯聚森的爱国青年,在人肉之后百般迫害对方也没有屈服,最后纳吧中的原日本之家极端派出手,组织了一波人直接对侯聚森实行了现实中的殴打,而这次,他们失手了,这件事直接被新闻转载,甚至惊动了共青团,百度终于无法再放任不管混乱的贴吧体系了,迫于压力,这一次几乎所有恶俗系贴吧都被波及,曼德拉吧这个苟延残喘之地也遭到了封禁,贴吧恶俗彻底陷入末期,而在这个时候,原先几个不大的恶俗圈子因为不显眼逃过了一劫,即银梦圈恶俗,网哲圈恶俗等恶俗系,以强凌弱是人的本性,即使官方封禁这群人也不会就此罢手,于是他们就这样涌入了仅存的几个恶俗小圈子,直接让这几个小圈子壮大了起来,成为了新的恶俗核心。而恶俗维基这个网站,正是银梦音mad圈恶俗建立的,音mad制作,是一种来自日本的亚文化,常在b站上看的鬼畜视频,正是音mad的表现形式,而恃强凌弱是人的本性,也正因为是人的本性之恶,恶俗行为在世界各地都存在,日本也有人肉网暴的团伙,恒心教和nanj民,其与音mad银梦这种亚文化有着很深的联系,这也导致音mad在传入国内之后,就带着网络暴力的基因,而后面,樱淫战争更是激活了他们的这种基因。樱淫战争原因是因为樱trick是一部日本动漫,其有很多狂热的死忠粉,他们被称为樱警察,这些人经常出动对他们认为侮辱樱trick的作品进行攻击。而音mad制作者,有不少使用了樱trick的素材和银梦捏合制作音mad,樱警察开始对这些作者辱骂,并且投诉掉了一个个樱银梦捏合作品,这导致了这两个圈子战斗爆发,在那战斗的过程,银梦圈激活了网络暴力的传统,开始人肉了樱警察的几位发起者,结束了樱淫战争,但也因为这件事件,更多银梦圈原本不了解恶俗的人知道了恶俗,最后整个圈子都变得极端化恶俗化,银梦圈的恶俗迫害体系正式成立。恶俗传播的方式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原本一个正常的圈子,但因为其中一部分人,和恶俗化的圈子有重叠,他们在这个圈子遇到困境的时候,使用了恶俗的手段,或者纯粹为了乐子,为了体验恃强凌弱的快感使用了恶俗的手段,被正常圈子的其他人看到了,他们觉得好用,并纷纷学习,最后导致这个原本正常的圈子也变成了恶俗系的一部分,恶俗系犹如病毒一般这样传播。东方圈,反戒色系,反网哲系,都是这样,恶俗化的。而银梦圈在变成恶俗系之后,一个名叫金诚喆的人,提出了恶俗维基理念。

即建立一个恶俗自己的网站来作为迫害基地,这个网站就以维基百科的形式,原因是贴吧中的迫害,资料十分分散,他们迫害某个人,可能都不了解这个迫害的前因后果,并且他们就算在贴吧中把别人人肉了,也只有贴吧中的几个人知道,而挂上恶俗维基,任何围观者都可以随时随地的去看这个人被他们扒出的隐私,对被迫害者的影响更大,且不受百度左右。而银梦音mad这个圈子本身擅长电脑的就众多,于是他们说干就干建立了恶俗维基网站,早期恶俗维基建立银梦圈却经常爆发内斗,恶俗维基变成了用来挂银梦圈内斗人肉自己的人资料的网站,后面恶俗维基为了人气,开始逐渐挂罗玉凤吧,纳吧,孙立军系吧等其他恶俗人肉的受害者资料,最后,其变成了整个恶俗系共用的迫害网站,但主要控制权,仍掌握在银梦圈手里,这为日后银梦圈取代罗玉凤吧成为恶俗系中心埋下了伏笔,而随着纳吧和曼德拉吧罗玉凤吧被政治摧毁,银梦圈恶俗因为规模不大躲过一劫,掌握恶俗维基的他们保存了大量其他几个吧被人肉的受害者的数据,彻底翻身成为了恶俗系新的核心。而纳吧过去的人的随着百度贴吧被封,也离开了贴吧,开始组建qq群,或者去推特,开始了新的恶俗活动,直到今天,因为银梦圈成为了最大的恶俗圈,他们的基地和大本营,也变成了如今的真夏夜之银梦吧。但受之前的教训,他们也在真夏夜之银梦吧老实了不少,不敢直接在贴吧人肉他人,而是将贴吧变成了他们碰头论事之地,人肉主要在推特或者qq群进行。

并且因为政治恶俗的敏感性,他们开始将恶俗维基中政治相关的受害者,分离到一个支纳维基的网站,将和政治无关的受害者留在恶俗维基,以免同受政治所累。而随着他们网络中迫害的普通人越来越多,从无对手,就像强大的网络黑手党,网络中的“战绩”也让恶俗越来越狂妄,产生了自己强大的天下无敌的错觉,他们开始一次次突破底线,甚至到了人肉警察,官员的地步,最开始人肉共青团的负责人,到后面是市长,再到后面北京市市长,最后狂妄到了去人肉国家主席以及其女儿的程度,甚至将前面的国家领导人挂在了支纳维基上,这些狂妄也为其招惹了祸患,最后支纳维基被某个神秘黑客用ddos彻底摧毁殆尽,只剩恶俗维基尚存。这就是恶俗系从诞生到现在的脉络。

而恶俗系迫害人的技能,也随着开始到今天花样百出,越来越极端越来越恐怖,最初恶俗系还只是写文章抹黑那个人,用其照片p图恶心那个人,到后面学会了使用短信轰炸,手机轰炸此人家人,骚扰此人家人,在此人的亲属老师面前诬陷此人,更有甚者用此人的地址寄货到付款的东西或者情趣玩具,或者是寄蛆虫蟑螂等恶心东西。用此人的照片来假装卖淫约炮骗钱,用此人的身份编造假新闻来传播,以及将此人ps成表情包传播,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不少当红的表情包,自己正在使用的,正是恶俗系受害者的p图,自己无意中做了网络暴力的帮凶。最后如果那个人还不服输,恶俗系会用他的名字,实名举报他的校长,实名举报他当地的官员,来陷害这个人,甚至用那个人的身份信息,在法轮功网站办理三退,用那个人的身份证,给那个人办理遗体捐赠,个别极度极端的,还试图用那个人的身份制造假身份证来给那个人借网贷,最后实在不行,他们会上升到真实暴力,真正去那个人的家中殴打此人。恶俗系作为一种丑陋畸形的网络暴力亚文化,多年来受害者无数,其罪行已是罄竹难书。但这种文化根植于人内心本能的恶,恃强凌弱弱肉强食的习性之中,难以清除,并且其传播方式如同病毒与区块链,并非人为控制,难以抑制。纵使众多人多年与其斗争,可能也无能为力,但我仍要做尽我所能之事,即——他们最害怕知道他们的人太多,导致他们见光死,那我正要介绍他们,让更多人知道这群网黑老鼠的存在,这样不仅能让更多人不至于在没有准备中就被恶俗迫害,还能让他们的阴险伎俩摆在阳光之下无处可躲,甚至吸引更多人加入反抗他们的行列。​​​​

批注

笔者:孟驰您老人家能不能注明一下参考链接再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