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做赵皓阳那样的年轻人?》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秦大牛

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KXZ5l_Qs8rYGB0Rs1rB5nQ

正文

这两天网路上一篇名为《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的文章火了,有学生便在群组里做了分享,一时有比较热烈的讨论。我在昨晚做了否定的发言,有学生不解,追问原因。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vgTlZaXG5v2ia3a7KnobZIUjKAibicWHqYfU4FicPYuCVyRgDYVfeNNgEUn3icGJUk9qJeKI8psCcQD9XdlRwGdibt1Q/640

尽管一直强调我们应当向一流的学者学习,要在将时间花在权威作者的权威文献上,要在意自己信息源的来源与质量。我还是决定花些时间好好读一下赵皓阳先生的这篇文章,具体交待自己的批判意见。我的见解如下,供诸位批判和参考。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vgTlZaXG5v2ia3a7KnobZIUjKAibicWHqYfcUxKO8cktTwjX9H5eyJibxia5YDJLtLJetqQO5DoeSVic9qljDuzgMNUw/640

赵文旨在分析香港年轻人,那他是怎么分析香港的年轻人的呢?他的原话是“蠢”或者“幼稚病”。我想请教各位同学,这叫分析吗?你们客观地想一想不难发现,这不叫分析,更像是人身攻击吧?如果在跟别人讲道理的过程中,我们诉诸人身攻击,那辩论/沟通还进行得下去吗?我们法学院大一的新生就能明白的道理这位赵先生很显然还没有get。这样讲好像有点不对,因为如果赵先生真的有他言语中不断炫耀的那么聪明和有学识,这么浅显的道理他应该是懂的。明明是内地好一点的初高中都有教过的辩论ABC嘛。那他在明知准则的情况下还诉诸这类人身攻击是为什么?

是因为这类攻击非常有效果。

他诉诸的不是逻辑,不是理性,而是情绪,是简单的对立和不满或者不解。这几年的事情渲染下来,谁没有情绪呢?谁没有不解呢?内地不少人都真心觉得真的看不懂他们这群年轻人啊!他们看到赵先生的文字,直观上能不拍手叫好,不为之击节吗?当看到能够迎合和抚慰自己感性认识和情绪的文字,还有多少人会停下来喊一下暂停,拉开距离,想一想对方讲得是不是真的有道理呢?所以,如果赵皓阳先生真的很聪明,那他真的挺坏的。

我们再来想一下,赵先生说HK的年轻人蠢、幼稚,这种论述犯了什么错误?以偏概全、以点带面对吧?我相信如果不是诉诸情感不用太过脑子的话,大多数读者都不会相信这种话的。有哪个社会的年轻人整体上是蠢的?如果HK是,那大陆呢?如果这样,我们可以泛泛地说,所有社会的年轻人都是幼稚的。但,这个结论你们同意吗?其实,文字与人一样,也是有体面、高贵与猥琐、低劣之别的,你们判断一下赵先生的文字属于哪一类。他在呼唤和调动的是属于我们人性当中的哪一个侧面?

我相信你们能同意,现实的世界中每一个社会都会有它的缺陷和问题,美国、中国、日本这些世界总体经济实力排名前十的国家哪一个是理想的天堂?但我们简单地说美国糟糕透了,日本糟糕透了是没有意义的,对吧?平日的生活中这样发发牢骚进行抱怨我们可以理解和包容,但在公共空间做书面的论述,做公共的交流就不可以了,对吧。

在一年级上专业课的时候,不同课程的老师都强调过,专业性的最低要求和表现之一就是要拒绝暧昧,拒绝含糊其辞,拒绝偷换概念和混淆议题,要具体的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事实性的议题要有调研,要有数据统计分析,这个数据还要明确交待区域范围、时间跨度、对象取舍、采集规模、采集方法等等,并且该报告要进行事实验证;价值性的议题,要交待其明确的价值立场,要交待相反的理解和论证,要交待自己论证的基本预设和论证框架,要交待分析和论证的限度,并且该报告要进行逻辑与价值验证。如果论述既涉及事实也涉及价值,那这两个部分的要求都需要具备。

可赵文呢?赵文凭的是他在HK一年的读书经历,是他在港生活中的遭遇,是他个人的感觉,他对几位特首的描述更像是小道报纸在讲花边新闻和故事会,他对某些报道中数据的截取基本上也没有析出和交待,连他如此选择的依据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文字能信?敢信?

我们再看他的文字。他一会儿说HK年轻人蠢、幼稚,一会儿说HK社会有很严重的问题、很糟糕,一会儿又在言语之间对他指认的HK社会问题的肇因——HK的顶层精英充满了迷之羡慕和崇拜。看得人眼花缭乱不禁想拜托问询赵先生,您的笔到底想爬梳哪一个议题呢?还是说这三个是同一个问题?年轻人是社会问题丛生的原因?还是社会问题丛生是年轻人蠢的原因?又或者年轻人应当努力像他(渴望地)那样成为顶层精英?这样的文字好分裂啊有没有……

不对啊,重组赵先生的文字,有没有可能社会问题丛生恰恰是年轻人努力奋争的原因?有没有可能赵先生精心构造的扭曲和谎言的另一侧就是真相?自以为聪明的人,做自以为聪明的事,是很容易伤到自己的。我们具体看看赵文做了些什么。

他说,香港在殖民时期没有民主,面对不公,香港人民进行了一系列抗争,以争取自身的权利。那现在呢?有没有可能还是遵循着同样的逻辑?

他说,香港底层的教育、平民的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却「还要搞“素质教育”、“宽松教育”、“多元教育”,教的他们连基本的常识、基本的知识储备都没有,将来拿什么去跟精英阶层扳手腕」,指出实质上这「是精英们的“愚民教育”」。赵先生您确定您没有指桑骂槐?这说谁呢到底!您知不知道您的受众绝大部分是大陆的平民?

然后就是大谈特谈香港的土地政策和居高不下压死大多数居民的房价。年轻人是房市的受害者和牺牲品这我也同意。如果我们了解到HK年轻人如此辛苦,如此不容易,我们正常一点的逻辑和反应难道不是同情他们?难道不是呼吁改变这样的土地和房市政策?再有,赵先生故意忽略了一个天大的事实。大陆二十来年的土地财政和房地产市场是向谁学的,是移植的谁的政策和经验?赵先生,你敢回答吗?越来越买不起商品房的只是HK年轻人的困境吗?不努力调整和改变的话,这个困境是谁(要面对)的今天和明天?

说真的,我不屑评介这样的文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一个成年人值不值得身边人尊重,值不值得交往是要看这个人的品性的。台湾的民众反对核电,打出“用爱发电”的横幅真的是台湾人蠢?台湾人不知道用爱根本就不可能发电?那善良朴实的台湾人打出这个横幅到底在说什么意思?毫无理解能力却卑鄙地污蔑别人智力低下,能这样做的是什么人?台湾上马核电大陆人就开心了吗?可以稍微补一点两岸近代史吗?通过赵皓阳先生的文字,我们内地的年轻人还得以知道,HK的年轻人为了一些东西绝过食,在赵先生那里,那只是令他哈哈大笑可以降维打击的八小时接力赛的滑稽儿戏,在大多数爸爸妈妈心里,在大多数有感同身受同理心的人那里,却是心疼与不舍。人呐!品性呐!

不过,我不同意一些批评的声音,认为赵皓阳先生只是浸会的授课型硕士,而不是含金量更高的学术型硕士,因此也属于平庸阶层的一员云云。我相信授课型的硕士尽管只有不到一年的学习机会,还是会有不少人借此有了专业上的成长和成就,人生有了新的窗口和可能。我想说的是,赵皓阳先生,您有过出去留学的机会和经历,您比您绝大多数同胞更有条件理解那些重要的价值命题和社会议题,更有机会和可能成为更具裨益于身边人和社会的公民。一时的小聪明获得的好处,不能证明选择的路就是对的。曾经的不被接纳和挫折也可以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不要错过这个好的可能性。

我的同学和年轻的朋友们,花费旅途的时间写下这些文字,只是期望你们拒绝成为这样的赵先生。

参见

赵皓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