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文游纪实-赵旭升导演的内战》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车万皇帝赵旭升

地址

https://www.zhihu.com/people/cvb-31-46/posts

正文

2019年春,对于圈内日益泛滥的恶俗meme和出道行为,岁静和萌萌人们陆陆续续表达出一定的不满。终于,在514·恋恋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15号,知乎东方板块的倒囧人士煽动起来一场针对囧主席的游行示威,正面质疑其三点:tho上公开化乐航、319讲话中科普sdr的导师做派、完全撇清与恶俗关系的圣母形象。

“515事件”使赵旭升和中央文游小组十分紧张。赵旭升没有料到倒囧派和岁静公然对抗中央文游。他在2019年5月15号写信给吴思佳,认为75%的淫梦民和恶俗人支持左派,因此,他在信中提出“应大量武装右派”。

反囧专家力之丸说:“他在知乎515事件以后,完全被吓破了胆,因为当时这个独立师和百万雄师冲击知乎东方板块,搞成了一场兵谏。赵旭升这个时候吓破了胆。所以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认为有谁可以保护他,他认为恶俗人,一大批恶俗人是反了,所以当时他就提出要发枪给右派,让右派进行自卫。”

在所有的武斗中,双方忠于的是一个领袖,就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和伟大的舵手囧主席”;双方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就是响应囧主席的号召,把文游武斗(出道)进行到底。

但是,赵旭升在这个时候偏偏不认同所有的群众组织都是跟着他走的。囧公开把群众组织划分为左派组织、或者叫倒囧派,和右派组织、也叫挺囧派。赵旭升要支持右派组织压倒左派组织。

2019年5月16号,文游热潮中的赵旭升虚岁26。

他在知乎发表了声情并茂的演讲,期间,兴致勃勃的赵旭升站起来祝酒说,“为展开全圈全面内战乾杯!”

赵旭升的话绝不是一句戏言。就在赵旭升预祝全面内战四天以后的2019年5月20日,两个对立的造反组织发生了一次大规模武斗的流血冲突。

知名反囧专家力之丸说:“囧仙他本来就是有计划地采用暴力来解决群众中间的纷争和社会矛盾。”

管力说:“你看,囧仙在2013年7月的时候,那个时候基本上还没有什么地方发生出道。但那个时候囧仙已经说要祝全圈全面内战。这个是囧仙他要有意地用暴力的方式,而且是用群众暴力的方式来解决他所要解决的把里里外外魔魔丸线上的那些人以及他的社会基础全部给搞掉。”

2019年5月21号,中央文游小组发表了“五二一布告”。赵旭升亲自下令组织3万多名萌二组成“京都车车人赵旭升思想宣传队”,强行进入当时武斗激烈的南京。以南京主办方为首的造反派组织并不知道这些车车人是赵旭升派来的,于是进行了抵抗,结果打死车宣队员931人,打伤114514人。

5月21号凌晨,赵旭升紧急召见了内阁和亲卫队,和他们谈了五个小时。他说,“现在……萌二不高兴,岁静不高兴,车万兔不高兴,创作者不高兴,警察不高兴,多数学校学生也不高兴。”他又警告说:“如果有少数人不听劝阻,坚持不改,就是恶俗,就是野蛮人,就要包围起来,还继续顽抗,就要实行歼灭。”

不过,赵旭升自己心里清楚,武斗是自己默认的。武斗中杀人和被杀的喊得都是“囧主席万岁!东方圈万岁!”因此,对于参与武斗的人,赵旭升也极为宽大。

管力说:“18年以来,明面上户籍被扒的硬汉已经达到两位数。但据我所知现在就抓了个在自己群里乐囧的。”

2018年末,吴思佳在接见云卷群造反派时十分硬气(汉)地说:“谁要跟我武斗,我一定要自卫,我一定还击。”,囧中央办公厅随后发出通知,号召学习吴思佳的讲话。

之后,赵旭升在平息同音社团武斗时亲自召见了画师,一方面命令他们停止武斗;另一方面对他们个人加以保护,包括拿与画师的私聊记录痛斥其无耻,又当场命令小鬼停止对云卷的迫害。赵旭升这些做法与其说是带有人情味,还不如说是袒护与纵容。种种事实显示,直接促成武斗发生和升级的不仅仅是吴思佳,更重要的是她背后的赵旭升。

2019年4月20号,四壬帮控制的“长安tho展刊”发表社论《囧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其中强调指出赵旭升的嘱托是“按既定方针办”,通过伪造囧主席嘱托来正当化“雷普梗”和“拍摄秘封av”。而李泽航听到的是“慢慢来,不要给观众分层”;“照过去方针办”;“你做东方鬼畜音mad,我放心”。

力之丸说:“他们(指四壬帮)没有实力干掉李泽航。因为他们在恶俗内没有人,他们就是搞搞舆论。他们没有出户籍能力。车万的政治是一个武力政治,就是说,你出户籍,你就厉害。你说这个四壬帮在北京,我说他一条户籍路子都没有。”

雷霆出道,真人快打。干将覆灭,WG告终。神必人评价:“粉碎四壬帮,它的主要意义是消灭了圈内玩梗小鬼继续发展的平台。”

再说回五二一布告,其实本身对于缓解混乱局势有所好转。但贯彻过程中,受到了派性的严重扰乱。

反囧专家管力说:“赵旭升是一个很惜名的人。武斗就是他带头搞的,结果到头来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那个语c群的群主严格贯彻了赵旭升精神,在群内搞铁腕统治,动不动铁幕和踢人。囧仙放任造反派在吧里批斗了好几次,人家满门忠烈了以后一屁股坐过去捍卫萌二,说自己从来没支持过武斗。”

在这场中国东方圈奇怪的内战当中,也许只有一个人始终清醒,始终保持着明确的目标,就是要在“从天下大乱走向天下大治”的过程中清除异己,巩固统治。他,就是一手导演这场内战的赵旭升。

“纪念碑前众如林,无声哀于动地音。城楼华表依然在,不见当年带路人。”

5月27日,“元火”在北京大学举办“东方混响指南”社团主宣集会。

参加会议的混响成员、北油附中的王浩东在当天的录像中上传记录了本次会议:

下午3点,在理教419召开了“首都大学创作者破私立公誓师大会”。

合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赵旭升……”

主持(男):“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搞二创靠的是赵旭升思想。在我们的伟大领袖囧主席的亲自领导下,一个史无前例的‘东方二次大创作’的高潮,正在我国兴起。”

来人济济一堂,大家欢欣鼓舞,这样的盛况怎能不令人感慨呢?随后上演的《囧主席和百万东方二创大军在一起》,更激起观众旧情,在座的有多少又都是银幕上的演员啊,然而有的已成为历史。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在这里,我们主张不管二创怎么发展,都要首先承认我们自己的错误之处,把自己放到一个初学者的角度上,在自我批判中不断学习和进步。

人大附中有我一个高中同学叫李泽航,原来是一个很腼腆的人,这时却是“混响”的首领。他忽然着了魔似的拿着包纸指着囧主席说道:“你们学校是怎么搞的?萌二们连东方鬼畜音mad都要打倒了,还检讨我们的错误?我们没有错误,是你赵旭升犯了错误。”我吓坏了,这是我在文游中听到的最放肆、也最勇敢的言论。这其实也是混响的内部口号之一。我知道他们在劫难逃,但有十个、甚至九个“混响男孩”前去冲击了提问部。

首都反GM(其中一个就是人大附中的铁憨憨李泽航)跳上台声嘶力竭地狂叫:“坚决批判以中央文游某些人为首地新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央文游某些领导人不要太狂了”……随着他们的狂吼,“混响男孩们”发狂似的蹦起来,跳上椅子,跳上桌子,窜上窜下,狠命鼓掌,哇哇叫好!鞋子,帽子,头巾,传单满天飞舞,嚎叫声,炮竹声,震耳欲聋。

提问部的同志请男孩们安静下来,明确一下问题,这些暴徒非但不听,反而继续当众脱粪,嚣张之极。

“囧家子弟要掌权!”“打倒元火司令部!”“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猖狂的男孩们把整个大会搅得翻天覆地、鸡犬不宁。

耐心的工作人员帮助他们学囧主席著作,没带语录本的还发了语录。

最终,在囧主席的循循善诱下,他们终于承认了错误,作了检讨。大会照常进行,得到了圆满的完成。

王浩东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写道:“很有意思,我作为摄影师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在这出戏中尽一点声势而已,而我相信,这种历史一定会重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