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李泽航自传》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李泽航

正文

啊啊啊

瞎JB说说,感觉就自己的经历最奇特

自己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大概2012年)就有在看音mad(不是鬼畜)这个东西了,也不记得自己经历过音MAD小鬼和做DSSQ的时期

起因是在超级马里奥吧里看到一个用超级马里奥RPG每个世界大BOSS打架的曲子(危险的OOO系列)做的德国boy音MAD,片源好像是优酷,觉得这个视频有点意思,就去搜了搜德国boy的底子,后来又在百度视频上搜到各种德国boy的搞笑视频(包括恶搞字幕、空耳、音mad、跪蓄、恶搞解说等等等等),把这些搞笑视频都当做一种视频看,后来通过德国boy知道了元首葛炮金坷垃之类的东西,然而我还是把他们当“搞笑明星”,不是“音MAD明星”甚至“鬼畜明星”看。当时最喜欢元首中文四级还有元首切糕的那个作品。后来才知道“鬼畜”和“音MAD”,可也没有对其引起重视。直到一天用百度搜到一个b站北京地铁素材的音mad以后(自己同时也是轨交迷、北京人),就开始专门研究音mad这个东西,尤其是地铁/铁道音MAD,并且进驻b站(在屑站发现一堆音mad视频,此外我进驻以后半年才注册了账号)。后来身边也有另一个研究轨交音MAD的兄贵,满口淫梦语录,后来跟着他入了淫梦,通过恶俗wiki等各种途径,把音mad的历史研究了个透,后来自己还阴差阳错地当上了淫梦吧吧主,这是后话。

后来自己突然想着做音mad了,然后边上一个地铁音mad作者就把我拉进BXM新人群学习(大概2015年年初),于是我阴差阳错地在没屑站账号、没作品、没搬运的情况下进了BXM。进了BXM以后不久,自己就注册了b站账号,干起了搬运的活,并且和不少音mader都有交流,默默学着音mad技术。后来自己也因为音MAD入了东方坑,入得忒深,入坑以后一年半没看一部新番(不算曲奇)

此外那时候自己通过淫梦知道了恶俗,自己也学了点恶俗技术,出过两三个人,也参与过迫害,编写过恶俗条目。自己的第一个音MAD作品做出来的契机就是恶俗。当时流行迫害刘女士,然后自己想去蹭一把热度,就用之前攒着的音mad技术,配合一键midi,做了个一键刘MAD《一键高雅创作.liuze》(BGM:灵知的太阳信仰,早已因为被刘卫队举报而削除),一开始只往贴吧上发,后来有人建议我发到屑站,我就瞎配了个PV传上去了,当时是初三(我因为参加了北京市一个奇葩的政策,当时的身份其实是高一,就等于我现在高一念了两回)。后来做一键刘MAD做上瘾了,就做了一堆东方曲一键刘MAD,遭到了BXM里一个音MADer的反感(后来也因为其他事情结下了梁子),我也没咋把他当回事,不过后来我把这些一键刘MAD都削除了。

下面该说说我情歌混响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了。在做一键刘MAD的同时,自己也想着做正经音MAD,此外因为当时用不惯Fl自带的插件,自己就安了快5个G的外接插件用来玩。当时BXM正好有个红黄合作,自己就去报了,报的是:

曲子:绿眼のジェラシー,素材:梁非凡

(当时正好在攻克地灵殿E难度,外加这曲子没多少音MAD)

又因为不会做PV,就去找了ac爷爷帮助做PV

当时谱子是纯手工扒谱,不一键(这是我第一个非一键作品),扒谱就费了我不少功夫

为了这个作品,甚至还在火车上熬夜做音MAD

可惜做刘MAD时候的老毛病犯了——给主控加了整整六十多个插件,外加经验不足,做出来的音频很难听(电锯修音、爆电平之类的等等等等)

之前问问题的时候也晒过自己的工程截图,结果插件栏里有个译名奇葩的VST“情歌混响”,就被抓住把柄被乐,这后来也成了我的一个代号,《绿眼的非凡》也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作品

当时全BXM都在乐我“情歌混响”的梗,我当时对这个称号很在意,待不下去了,就去了一个音MADer给我推荐的世外桃源“五邑音MAD社”。果不其然,那里没有人叫我“情歌混响”,氛围融洽。不过后来BXM解散了,五邑接收了一些BXM的人,然后之前那个批判我做刘MAD的那哥们也来了,把情歌混响这个词带进来了,让我很是恼怒,结果全五邑一半的聊天记录都是我和他在吵架,把五邑搞得乌烟瘴气,最后事情以我把他踢出去,然后自己退群收场。当时他还通过别的音MADer搞到一个我为同学音MAD合作录的素材,然后就拿我的素材做了好几个音MAD,后来都被削除了。再往后,另一个之前和我关系很好,还线下面基过的音MADer把我实名了,然后继承了之前那哥们的意志,开小号做我的音MAD,最后在蓝Q先辈的调解下收场(这里非常感谢蓝Q先辈)。不过他后来还是经常在公共场合称呼我真名,让我很受不了。算了,我懒得在他身上花更多时间打字了。

再往后我也参加过若干音MAD合作,尽力提高自己的水平,还在BXM学到一堆新技术。还参加了一个国际合作,毁掉了另一个神PVer的神PV。

——自己对音MAD的看法之类的东西以后接着更——

参见

李泽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