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某公开大群关于近来称之为“esu系”的人的一些讨论》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微信公众号 TheNewProgress 群体

削除前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DITcGKJgGGBC2f2C_ZxDug

正文

发言者身份以字母代替


A:这TM…我真不明白为什么esu维基与zhi纳维基这帮人为什么可以堂而皇之地持有男性…沙文主义思想

esu系的恶毒言论:

钦点

B:我也很恶心esu和zhina维基……


A:@A 而且又不能拿一般人的方法对付他们。


B:个人反对一切出人户籍挂人esu的行为,除非是对方先要出你(或你亲友)户籍,你反出它的户籍威胁,这就是一群没素质的人抨击另一群没素质的人


A:咱们要是去怼他们,说不定他们也要挂咱们并美名其曰“集体送妈”


B:这种公然默许网络暴力的站子才是该被封掉的,而不是那些“违反公共良俗”的


A:他们就是一群网络黑社会


B:黑社会这个词用得太对了,还是充斥着各种esu观念的黑社会


A:然而实际是,这种网站有的时候不用梯子也可以正常访问。


B:前esu维基站长庄海洋就因为无法忍受esu维基越来越暴力化就关门过恶俗维基一次。结果新esu维基一开门营业转眼就把庄海洋出道了。而且我个人感觉…庄海洋除了在esu圈待过外,没干啥坏事啊?黑社会性质显露无疑。


C:什么?庄海洋是前任站长!?


A:对.


C:我操。


D:@A 因为他们总体上的节奏可以归纳为汉西斯,esu系从一开始,到现在,充斥性饥渴(“屌丝”的节奏和这个是有延续性的)男性的男性沙文主义的汉西斯的人在那里抱团,整体节奏以此为主,比如反蔡依林就是不断用仇女的方式侮辱他,然后一谈“你们这是仇女”,经典的就来了“esu系不是一类人,不能一概而论”或者“你钦点esu,小心出道炮!”

总而言之这是一群类似于恩格斯形容的德意志小市民(比法国瑞典英国的市民远远不如)的人。网络黑社会的手段也不是完全首创,以前七字党围攻公知(所以童贯也算报到自己头上)也是网络黑社会的,不过没有人肉(这个可能部分是因为他们攻击的人都是公开身份的人)和个人生活侮辱,所以没有这么严重。总的来说就是“社会对我不公,我回家打老婆”的劣化版——“哎哟,连女朋友都没有,气死我了,看来是‘女权太过头’了,都怪米兔和‘母豚’!!!!“


E:我被恶俗骚扰了好几次了


D:@E 目前来说就是劣化毒化版pepe青蛙、波兰球之类的alt-right模式,pepe青蛙不用说了,波兰球来自一个德国alt-right充斥的匿名版,喜欢侮辱波兰就是因为反移民。alt-right的意识形态是来自1980年左右开始出现的new right的,创新之处在于使用了这种(表面上)去中心化的传播影响结构,但其实核心传播团体是高度内部紧密的。就像偶然创作一下波兰球的人,并不一定是alt-right,但一定会被影响而且有利于核心人群想要达成的目的。alt-right就是在新时代的情况下,一种不同于传统的“报刊、杂志、宣传册子、直接点名道姓或者针对稳固意识形态概念的批评”的右翼运动方式。这恐怕是后现代主义、后结构主义被右翼利用来进行作为攻击左翼的战术的结果。比如他们把“反对文化霸权”的“文化霸权”设定为“政治正确是文化霸权”或者“女权主义是文化霸权”,然后用解构,或者隐含对立意象(拉康)的建构进行攻击,传播者不需要理解这里面的意义,只要帮助扩散就能达到目的。


E:@D 那个时候我就成了一个这种复读机


D:而且同一个攻击对象可以操纵成不同的意象,比如如果他们主导对六小龄童的攻击节奏,就可以有效地把对体制、中年父权男性的怨恨汇集为他们所需要的直男癌汉西斯的样子,对吴京的攻击也是这样。他们核心操纵者的心态我很理解,比如他们攻击吴京,核心是要操纵“反对吴京这样的满遗”,就像alt-right背后的核心包括“反对犹太人控制”之类。去政治化时代大家觉得“好玩无罪”,这就是alt-right利用的地方,利用传统左翼的衰败而趁虚而入。


E:@D 消解严肃性然后玩着玩着就……


D:那就变成少数其实非常认真以为这个世界是被犹太人控制/中国被满遗穆斯林控制的人操纵了一大群人了,尤其是大家开始不再相信主流媒体,传统权威的情况下。但如果没有配合以进步主义抢占这个战场,就会变成alt-right横行,我之前跟一些左翼说过这个,但他们不是听不懂就是听不懂又懒得上


F:那么像韭菜,鹿克思这样一些词流行开来,是不是也算是好事呢?


G:是好事,这其实就是一种意识形态战,网左的积极作用就是这样的,这个其实就是文化阵地战。


D:这种就是左翼用反文化霸权策略产生的正面作用了——准确来说,这本来是左翼提出的理论,左翼用的早,但左翼可能不像alt-right(像他们19世纪的前辈说什么”都是共济会阴谋“”都是犹太人阴谋“)那样无下限,所以……关键是要认识到alt-right的确用了这些手段,而且要针对性反制,不能满足于已有成就。现代传播结构水平比起过去提升了,alt-right新就新在他们比传统的点对面方式有优势,比如可以病毒式扩散,在不引起反感的情况下内置意识形态,直接针对意象(而非具体文本)进行操纵和攻击。如果真要玩六学,就应该想分析其中的叙事、意象,然后想办法如何把六学的主导权从直男癌汉西斯那里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