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碾碎的希望》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刘泽

序1 婚礼

写在前面:本来打算和其他游戏区up主一样,做一些和精彩操作集锦的。可上传了一期尼禄速杀维吉尔的视频后,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个菜鸟只适合看并且扣666了。

菜,是一种态度。虽然我菜,但我仍然要为我喜欢的游戏做点什么。于是,我开始干起了我的老本行,写小说!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

本小说主要描写的是鬼泣6有可能发生的故事,请注意,是“有可能”!毕竟我不是卡普空,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在鬼泣6中把但丁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大家看个乐呵就行。太细节的地方就不要深究了,毕竟我只是把它当成无聊时的消遣。(万一真不小心被我猜中某个情节,请大家叫我预言帝)

哦对了,转载注明出处即可,不用管我要授权。好了,让我们一起大声喊出我们的口号:

JACKPOT!

这座宫殿位于魔界中央,距离魔界通往人间的大门只有不到十里左右的距离。虽然这座宫殿存在的时间还不足两年,但这座宫殿的主人,却让这座宫殿在魔界闻名遐迩,同时也让魔界中的所有恶魔们风声鹤唳,不敢靠近。

这座宫殿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传说中的魔剑士与人类女子结合 ,而生下的两个儿子。

哥哥维吉尔,以及弟弟但丁。

“诶,老哥,马上就是尼禄大婚的日子了,你这个做父亲的,难道就不打算露个面吗?”

宫殿中央,面容苍老的但丁看着眼前那个比他年轻许多的男子,一脸戏谑的说道。

“我的儿子,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维吉尔手持阎魔刀,依旧和他来魔界之前那样,面无表情。

“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不过嘛……”

还未等但丁把话说完,但丁的身体便渐渐虚化,下一秒,竟凭空出现在了维吉尔身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维吉尔放在角落处的礼物给拿了出来。

“你这份礼物,又是给谁准备的?我看看啊……”

但丁的双眼紧盯着礼物盒上的字,一字一顿的道:“致,我多年未见的儿子……”

“但丁!还给我!”

维吉尔抽出阎魔刀,脸色涨红的他立刻变身真魔人来掩盖自己的窘态,同时挥舞阎魔刀,向但丁杀了过来。

……

数天后,在魔教剑团的遗址上,一场盛大的婚礼随着清晨的阳光,悄悄拉开了序幕。

“嘿,尼禄,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来,笑一个。”

妮可拿着一台略显古老的相机站在尼禄的身前,打算为今天身着盛装的新郎官拍一组帅气的写真。

然而尼禄似乎对妮可的热情并不买账,只见他看着刀架上的绯红女皇,眉头紧皱,就像是为某件事感到困惑一样。

“妮可,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就像我当初拥有恶魔之手,遇到恶魔时给我的反应。”

“恶魔?尼禄,你别开玩笑了。”妮可放下相机,来到尼禄身边,笑道:“但丁和维吉尔已经把魔界的大门关上了,恶魔想来,估计也无门可走。再者说了,以他们两个人的实力,魔界里怎么会有人是他们的对手?依我看啊,你这种感觉,应该是……结婚恐惧症!”

“呵……”尼禄无奈的摇了摇头:“希望如此。”

“来嘛,笑一个!”

咔嚓!

……

“儿子的婚礼……我无论如何,也要赶上!”

一身蓝衣的维吉尔拿着为尼禄准备的礼物,急匆匆的前往魔教剑团。好在维吉尔的速度够快,在婚礼开始之时,出现在了尼禄的面前。

维吉尔的突然出现,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他不是维吉尔,魔剑士斯巴达的儿子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这你就不知道了,据传言说,尼禄是维吉尔的亲生儿子!”

“那么也就是说,尼禄的身上也流淌着斯巴达的血液咯?”

“一个是拯救人类的英雄,一个是毁灭人类的恶魔。而这两个人的关系,居然是父子。这剧情,真够狗血的。”

……

一时间,议论四起。不过听力卓绝的维吉尔似乎对这些议论并不感冒,反而面带微笑的,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处于呆滞之中的尼禄。

“尼禄,新婚快乐!”

“V……父亲?你怎么会来这里?”

尼禄接过维吉尔递过来的礼物,同时又不留痕迹的拉了拉身边的姬莉叶。

姬莉叶冰雪聪明,立刻明白了尼禄的意图,于是在尼禄说完了之后,也随之轻轻叫了声:“father。”

“上个月,但丁收到了崔西发来的消息,说是你要成婚了,于是我便从魔界赶了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毕竟,我亏欠了你太多太多,若不补偿一下,我也过意不去啊。”

“那但丁呢?还有,父亲,你的……阎魔刀呢?”

“为了来参加你的婚礼,我特地拜托但丁看管魔界,于是我便将阎魔刀交给他保管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但丁现在应该在家里吃披萨呢吧。”

“什么?在家吃披萨?”

尼禄瞪大了眼睛,那种表情,就像是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如果但丁是在家里吃披萨的话,那么你身后的那个人……是谁?”

维吉尔顺着尼禄所指向的方向望去,之间一个身披红色长袍的男人,正以人类难以企及的速度朝这里狂奔而来。

“但丁?你怎么来了?”

对于但丁的突然出现,维吉尔也充满了疑惑。

尽管但丁的身体流淌着斯巴达的血液,但此时的他却仍气喘吁吁,显然长时间的奔波,令身体异于常人的但丁也难免感到疲惫。

“阎魔刀……被抢走了。”

“什么?”

维吉尔一把抓住但丁的衣领,原本还笑吟吟的俊脸立刻变得严肃无比。

“我们已经把魔界的高手基本上都教训了个遍,怎么可能还有恶魔能从你的手里抢走阎魔刀?”

“我……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你忘了吗?那个一直负责打扫咱们宫殿的……”

“你是说斯芬克斯?”

“没错,是他趁我不注意将我打倒,然后趁机抢走了阎魔刀。待我恢复意识时,却发现他已经打开了魔界通往人间的入口。”

听了但丁的解释后,维吉尔松开了但丁的衣领,表情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维吉尔眼中的怒火,已经冲破了天际。

“如果阎魔刀落入他人手里,那么人界将会再一次迎来浩劫!”

……

吱嗷(一声来自恶魔的凄厉尖叫)

p.s.:假如尼禄和姬莉叶结婚了,你会给他们这对新人送上什么样的祝福?

序2 尼禄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103271

的速度朝人群中的维吉尔刺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攻击,即使是但丁这样老牌的恶魔猎人,也没有反应过来。

然而,早就有所预感的尼禄凭借着他对阎魔刀的微弱联系,下意识的伸出了手臂,想要为维吉尔当这一刀。

噗呲!

谁也没想到,锋利的阎魔刀竟然刺穿了尼禄的手臂,刺进了他的胸口。

“尼禄!”姬莉叶回过神来,声嘶力竭的喊道。

但丁见尼禄受伤,愤怒的他立刻化身真魔人,挥舞手中的传奇魔剑,向恶魔杀了过去。

“斯芬克斯,给我死吧!”

突然出现的鸟人型恶魔不是别人,正是为但丁和维吉尔免费工作了两年的恶魔奴仆,斯芬克斯。 面对但丁的攻击,斯芬克斯不但没有任何惧怕之意,反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翅膀一扇,便将变身为真魔人的但丁吹到一边,强制解除了但丁的真魔人状态。

维吉尔失去了阎魔刀,实力大减。但他出于对儿子的疼爱,也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更何况,尼禄是因为救他才会被阎魔刀插进身体。

“维吉尔,他……”

还未等但丁把话说完,但丁便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插入尼禄身体的阎魔刀散发出刺眼的蓝色光芒,并同时吸吮尼禄身体中的力量。不到五秒钟的功夫,原本还神采奕奕的尼禄便立刻萎靡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被Qliphoth吸光了血液的人类一样,只不过,身为人魔混血的尼禄并不像普通人类那般脆弱,他的眼睛,依旧保持着睁开的状态。

“虽然你体内的斯巴达血液与维吉尔相比少了许多,但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斯巴达的族裔,这份力量,我收下了。”

维吉尔见尼禄变成了这副样子,盛怒之下的他竟然在失去了阎魔刀的情况下变身为真魔人。十六把浅蓝色的幻影剑环绕在维吉尔周围,银白色的贝奥武夫释放出刺眼的光芒,将已经陷入黑暗的婚礼现场照得透亮。

“放开尼禄!”

维吉尔嘶吼一声,银白色的光芒猛然划过……

砰!

斯芬克斯的肉掌与维吉尔的贝奥武夫相撞,巨大的反作用力使得维吉尔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反观斯芬克斯,身体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移动过的迹象。他还是拍打着他的大翅膀,一脸冷笑。

“失去阎魔刀的你,不过是一个酒囊饭袋罢了。”

尼禄体内的魔力已经被吸收殆尽,斯芬克斯意犹未尽的抽回了阎魔刀,如鹰隼般锐利的双眼冷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维吉尔和但丁,同时挥舞着他那遮天蔽日的大翅膀,飞到了穹顶之上。

“斯巴达的族裔们,我斯芬克斯早晚会取回,那本该属于我的力量!”

序3 神秘少女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103285

直到斯芬克斯飞走之后,婚礼现场的人们才终于回过神来。

“尼禄!”

“臭小子,快振作一点啊!”

“亲爱的,亲爱的你怎么了?快起来啊!”

……

姬莉叶,妮可,蕾蒂等人纷纷围在尼禄身边,看着尼禄逐渐枯萎的身体,这些昔日的老朋友纷纷忍不住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因为她们很清楚,等待尼禄的,究竟是什么。

“诸位,请让开一下!”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维吉尔疯狂锤地,但丁深深自责时,一个身穿深紫色长袍的少女,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尼禄的婚礼现场。

怀抱着尼禄的姬莉叶缓缓抬起了头,不知为何,当她看到眼前这位少女的双眼时,姬莉叶的内心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之火。

“你能救……救救尼禄吗?”姬莉叶用略带哭腔的声音问道。

“我的出现,正是为了拯救斯巴达的族裔而来。”

紫袍少女径直走到尼禄身前,秀眉颦蹙,如皎玉一般洁白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尼禄胸口上的伤口,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进行某种仪式一样。

对自己的无能而感到痛苦的维吉尔此时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是将目光放在了那名紫袍少女的身上。

“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为何如此熟悉?”

“维吉尔!”

紫袍少女突然娇喝一声。

“快把你身上的魔力借给我!”

“你说什么?让我把魔力借给你?”

“快点!再不快点的话,尼禄就真没救了!”

维吉尔一听到尼禄的名字,原本还犹豫不决的他立刻下定了决心。

“不管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要能救尼禄的命……一切都无所谓!”

只见维吉尔一个瞬移来到紫袍少女身旁,同时将全身的魔力汇聚成一颗湛蓝色的球体,紧紧的握在手中。

“我该怎么做?”

“把你的魔力从伤口处灌进去,剩下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好!”

维吉尔按照紫袍少女的吩咐,将手中那颗饱含魔力的蓝色球体送进了尼禄的身体。

轰!

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般。

当维吉尔将魔力送进尼禄体内后,尼禄那干瘪的身体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为了让尼禄的身体恢复到最开始的状态,紫袍少女五指翻飞,尼禄胸口与手臂上的血洞渐渐合拢,在蓝色光芒的笼罩下,很快便恢复成了最初的样子,甚至,比新生儿的皮肤还要嫩上许多。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一分钟,蓝色光芒渐渐消失,尼禄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恢复成了斯芬克斯出现前的状态。然而……

“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尼禄为什么还没有苏醒过来?”因为失去魔力而陷入虚弱状态的维吉尔强打精神,质问紫袍少女。

紫袍少女没有回答维吉尔的问题,而是缓缓起身,莲步轻移,来到了但丁的面前。

“但丁,传说中的最强恶魔猎人,我这里有个任务,不知道你们事务所……接不接?”

“事务所?你知道Devil may cry?”

“当然,如果不是斯芬克斯突然出现,恐怕我早就去你们事务所拜访你了。虽然我很清楚,如果我真去了的话,极有可能会扑了个空。”

“说吧,你有什么事?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但丁对紫袍少女的身份也产生了一丝怀疑,不过她既然知道Devil may cry,那就说明她对自己之前的经历很熟悉。再加上她刚刚挽救尼禄生命的举动来看,她……并非是敌人。

“这么说,你是打算接下这笔生意了吗?”

“嗯。”

但丁很清楚,这个女人,很有可能知道能够让尼禄苏醒的办法。所以,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只要她敢提,但丁就干做!

“很好,有魄力,不愧是我看中的恶魔猎人!”

紫袍少女赞许的看了但丁一眼,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造型古怪的瓶子。

“找到斯芬克斯,然后把他的心头血给我装进这个瓶子里。切记,能够对他造成致命伤害的,只有维吉尔的阎魔刀。想要让尼禄苏醒过来,就必须用沾有斯芬克斯心头血的阎魔刀刺进他的身体。不然的话,他就会一直沉睡下去,永远无法醒来。”

“看来,这个任务我是非接不可了。哦对了,有报酬吗?”

紫袍少女淡淡一笑:“没有。”

“没有?那我也接了。谁让尼禄……是我的侄子呢?”

序4 启程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103297

由于斯芬克斯的出现,尼禄的婚礼被迫中止。身为新娘的姬莉叶只好脱下她那身尚未完成使命的婚纱,继续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照顾在尼禄的周身。其他人见婚礼无法举行了,便各自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城市,留在这里的人,只剩下妮可,蕾蒂,姬莉叶,维吉尔,但丁,以及那名至今未说出自己名字的紫袍少女。原本打算留在这里的崔西为了帮助但丁拿回一件东西,因而也离开了这里。

两天后,紫袍少女完成了对尼禄身体的封印,保证尼禄体内的魔力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但尽管如此,留给但丁的时间也仅仅只有十天。若是十天内但丁不能取回阎魔刀以及心头血的话,尼禄还是会因身体无法产生新的魔力而逐渐枯萎,到那时,不管维吉尔输送给尼禄多少魔力,也回天乏术。

也就是说,这短短的十天里,尼禄能否从鬼门关回来,全看但丁的了。

为了确保但丁此次任务的成功率,紫袍少女打算和但丁一起去斯芬克斯。就在两人正打算离开魔教剑团时,昏睡了两天的维吉尔终于醒了。

“但丁!”

维吉尔喘着粗气,在姬莉叶的搀扶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去寻找斯芬克斯!”

“不行!现在的你就是一个累赘,我可没时间保护你!”

沉默寡言的紫袍少女也开口说道:“是的,你不能去。万一我们这次任务失败了,你将会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我想你应该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阎魔刀落入恶魔手里的后果!虽然现在阎魔刀已经落入恶魔的手里了。”

“但是……”

“没有但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等我们的好消息!”

但丁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紫袍少女看了看虚弱无比的维吉尔,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异样的色彩。不过这一丝异样的色彩转瞬即逝,除了她本人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在前往斯芬克斯巢穴的路途中,但丁和紫袍少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我叫露……我叫陆琳娜。”

“陆琳娜?”

听到紫袍少女的名字后,但丁流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你是东方人?”

“嗯,我爷爷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人,我自小跟随爷爷学习法术,虽然没有爷爷那般厉害,但也算是略有小成。”

陆琳娜说完,脸上竟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但丁尬笑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专心赶路。

“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啊。”

陆琳娜见但丁这副模样,俏脸微微红了红,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她刚刚吹的彩虹屁好像有点过分了。

“爷爷告诉过我,女孩子家家的,一定要矜持!对,一定要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