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脱掉市场的衣服,雷斯林还剩下什么?》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陈觞(五月写作组)

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CssIImdih6E64fofDQNGSA

正文

雷斯林,又名蔡江舟,公众号叫做“为你写一个故事”,著名的思想市场大富翁,他依靠着出色的营销手段获得了思想买卖的成功。这一类有为青年很容易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市场万能,他就是一个自我物化的人,从他的公众号从故事鸡汤号逐渐变成输出情绪号就可以看得出来。当然,输出情绪,也是为了吸引情绪,力比多是经济的,节奏是能赚钱的。

自我物化就算了,然后他还要顺便给物化女性辩护。

Cherry抽奖只抽男孩子,是性别歧视吗?一文中,他举了南京盐水鸭送给高考生的例子(这个例子跟性别根本沾不上边),然后说眼瞳和口红男性用得少,所以男性用户抽奖,成本太高。

我寻思,一个人能用成本来衡量,那么,人贩子该很多。

雷斯林确实是个人贩子,他说:

说到底,这些企业都是资本,资本只会讨好自己的客户,如果你们把这点点滴滴都当成平权的进步当成女权的进步的话,就用自己的钱让这些资本闭嘴,让他们老老实实讨好你们。
你以为这是性别问题,可以通过喊口号来解决。
但其实这是一个资本的问题,如果买机械键盘的女生比现在多一倍,而且都买cherry的竞争对手,你看cherry还会用这个话题营销,还会像现在这么硬气吗?
——雷斯林,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
Cherry抽奖只抽男孩子,是性别歧视吗?

这不禁让我想起那帮反对男女同工同酬的人,他们说:因为女性用工成本低,所以提高工资会削弱她们竞争力,所以不应该同工同酬。

雷斯林这一脸嘲讽的语气,说其实是女性不努力,只要你们奋斗,cherry就能给你键盘了。

但是,cherry是怎么把女性和键盘挂钩的呢?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FudvHDK7uHN3ZqQ7em6GQlRiakBjMc3VuLoofxf2mP6wVNibcAVPMOWkoJZHZjp3C2gwvDt22kkOgI7MDRUlxGAw/640

这么说,福特汽车的变速杆,应该做成阳具形状的,这是为了吸引男性,还可能减少女司机(笑)。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FudvHDK7uHN3ZqQ7em6GQlRiakBjMc3VugibIQXO8ZBBowfpF5RUmXH6GH7DvgyhGxO21edc6xjbIvZg65peTUZg/640 还不够像!

所以,雷斯林的这种自强不息的信念,基本就是忽悠。因为他整个公众号都是大忽悠。现在成功学火了,他去卖一下成功学,女权主义火了,他去卖一下女权主义。他可以卖东西,也可以卖人——忽悠你奋斗就会成功的努力神话,他是一个转手经销商,把你卖到996的企业当中去,或许你还觉得自己是自愿的,幸福的。

这就是最典型的物化,cherry把女性胸部变成一个键盘,而雷斯林直接把你物化一个资本的工具。

那么你会变成什么样的资本呢?根据当代的经济神学,你的身体就是资本,这就是最彻底的物化,而且你还不一定拥有“你的”资本。

你可能会变成过劳(死)的员工,可能会变成顾客,雷斯林说顾客至高无上。但是这就是扯淡,当代的消费主义不断地制造消费热点,员工生产完就去消费,消费完就回去生产,而幕后的大股东则不断赚钱(炒股的人却都亏了)。这和猪一模一样,也是吃完就睡,睡完就吃,养肥了就宰——对应人类而言,则是35岁面临着失业和随之而来的中年危机。猪和人,有什么不同?

女士们,咱们面临的困境跟老蔡说的完全相反,你首先可能毕业就失业,进去企业打工还不够花,却要顾好自己的容颜,不然有可能被炒鱿鱼(日本有不少这样的例子)。这样,就别指望卖上百上千的键盘了,你也永远成不了cherry的客户。

所以,为什么要跟着资本走?你没办法讨好资本,资本也没想讨好你。

黑格尔哲学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主奴辩证法,奴隶认了主人,还为他拼命干活,最后大头却是他的,他地位还很高。当下也有很多奴隶,主人却寥寥无几。而正是99%的人撑起了1%的富豪。所以,雷斯林作为一个忠心的奴仆,他扮演着一个领头羊,却不是带你逃跑,而是领着大家向屠宰场走去。

奴隶不值钱,他们只有打倒主人之后,他们才能拥有自己的劳动。对于女性们而言,只有不断地抗议,让cherry中国和其总部的邮箱塞满投诉邮件。在获得完全的男女平等之前,雷斯林会一直和奴隶们在一起(然后转手把你出卖),而奴隶们也无法翻身。

我经常都说,是金钱限制了人的想象力,对穷人如此,对于雷斯林这种人也是如此。拿破仑热衷于粉红色,高跟鞋一开始是贵族男性的标配。如果让18世纪的男人们穿越到现在,他们肯定是最具“少女心”的群体。

这就是男女的本质:没有什么天生的本质,而恰恰是社会构建出其性别要素。对于沉浸在消费氛围的雷斯林而言,他没有想象力,反正口红和眼瞳现在都是女人买,那肯定是抽她们的奖。猪崽不需要想象力。

有什么样的作者,就有什么样的读者。如果深信这一套的人,也是一群岁月静好的利己者,他们用金钱和消费品来衡量艺术,然后跟着雷斯林喊一下女权的口号,过几天又打打“田园女权”。然而,现在的男女平等权是靠无数人的力量才争取回来的。这些沉浸在鸡汤里的人连稍微抗议一下,稍微动一动脑子都不愿意,那只能当一辈子的奴隶。毕竟,被圈养起来的猪只觉得,这里好吃好住,我也还没被宰,为什么要逃跑?

雷斯林作为卖文市场的佼佼者,他应该是对市场最有信心的。起码,他擅长用鸡汤来俘获人心,他对这套骗术深信不疑,也大获成功。但是,对于无数在职场打拼的女性,还有在家里照顾孩子的母亲,或许还有兼顾两头的全职妈妈——她们是最劳累的。所以,雷斯林的鬼话不能再骗下去,否则就要世界末日了。

脱下雷斯林的市场神袍,他只是一只不断适应环境的变色龙,好听点叫做趋吉避凶,难听点就是见风使舵,是时候对他喊一句:


蔡江舟,你没穿衣服!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