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elegra.ph/file/00f318...
此广告价格:100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6-02 00:16:15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被人肉、被威胁、被人身攻击,事后我查到对方居然是个国际诈骗团伙》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一本黑

削除前地址

正文

【“追凶”计划】是一本黑刊发的半虚构故事


根据老黑和老师傅的亲身经历改编,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可能会穿梭在大街小巷、可能会卧底调查、可能会游荡街头、也可能会在凌晨三四点的某个楼道里敲着键盘。


目的只有一个,通过各种方法,追踪到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因为涉及较多敏感细节,会做模糊化或改编处理,此栏目为半虚构故事


事情的发生并不蹊跷,甚至可以说在情理之中。


但我万万没想到,即便自己在网络上的身份已经做到了近乎极致的隐蔽,但还是因为某些事情被卷入一场被人肉、被断章取义、被捏造、被人身攻击的威胁事件。



这是一本黑【“追凶”计划】栏目的第4故事

事件名称:我被“人肉”了

发生时间:2018.12

记录时间:2019.4





我被“人肉”了

文 | 老黑



前段时间,我收到读者给我发来的一张截图和一句话。


这位读者的原话是:“老黑,你被人肉了。”


点开截图我发现,上面清晰地放着我过往的一张照片,大概是六七年前拍的,还没来得及去仔细欣赏我当年意气风发、帅得抠脚的脸庞,我注意到了照片右侧的文字。


文字里大概描述了我的姓名、出生地、出生日期、贴吧ID等信息,以及一些编造性的描述。


说我参加了当年熊猫烧香的病毒制作;说我攻击网站敲诈勒索;过分的是他妈的居然还说我爱好恶俗,喜欢勾搭街边小妹。



但当我看完截图里的全部内容后,我产生了疑惑,为什么当年的我这么帅?不是,我是想说那张帅逼照片是我本人没错,几个贴吧ID也是我曾经用过的,但是姓名、出生地、出生日期却是错的。


想着仅一张截图也不能说明什么,而且从这张截图来看,应该底下还有很多内容没有显示。


所以我就问这位给我发信息的读者,能不能把网页链接发给我,我想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这位读者说他是在一个黑产QQ群里看到的,因为经常看一本黑的文章,很崇拜笔者和笔者笔下的老师傅,所以在群里看到这张截图当时就保存了下来。


随后,我让他把群号告诉我,我进去卧底观察一下。结果他说这群是他们干黑产圈子里的一个群,里面的人基本都是上线和下线的关系,都是互相有过交易的,贸然加进去肯定会引起怀疑。


我说那怎么办呢?结果他半天没回。


因为仅凭一张截图是不太可能找到原网页链接的,我也根据截图中的文字信息进行了网页抓取,但还是没找到。


没道理呀,既然有这么多文字信息,想抓取一下应该是可以做到的,如果做不到,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是个境外网站。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样算了,结果过了两天,他又主动给我发来消息说决定帮我一把,毕竟看一本黑这么久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说你打算怎么帮我,他说让我假装成他的下线,以拓展业务的名义把我拉进去,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在群里做做铺垫。


我当时感觉有戏,所以就开始准备了个QQ小号等他的消息,这期间,我突然想到电影《无间道》里陈永仁(梁朝伟)被上级要求深入三合会做卧底,终极目标是成为韩琛身边的红人。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潜入对方QQ群收集线索,终极目标是找到人肉我的人。


经过一天的铺垫,这位读者顺利把我拉入了一个名为“XX好时光”的QQ群,进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翻看群内的聊天记录,但由于只能翻看当前日期前几天的记录,最终,我也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信息,就连那张截图也没看到。


随后我往群里发了个红包,有种大哥们罩罩小弟的感觉,这和平日里给老师傅递烟是一个逼道理。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事就在群里和他们吹牛逼,聊的基本都是黑产相关话题,比如谁薅羊毛又赚了多少钱,谁又被请去喝茶了。


每到夜声人静的时候,有个哥们总会在固定时间给大家发福利,这个时候基本都没什么人回,我估摸着大家那时候都在向视频里的老师学习一些有用的知识。


毕竟活到老,学到老嘛!


慢慢熟起来后,我试图有事没事就往群里分享一些一本黑过往的文章,然后评论一句:“里面这老师傅真这么牛逼?”


目的其实是为了挑起话题,引诱他们主动谈论关于一本黑的事情。


这个方法果然有效,几次试验后,终于有个名为“小菜鸡”的人回了一句:“牛逼啥呀,还不是照样给我们人肉了出来。”


看到这句话我一下兴奋起来,就好像无间道中陈永仁掌握了韩琛的交易情报一样。


于是我主动迎合,并最终引导这哥们把链接给我发了过来。


可当我点进去才发现,原来有一堵互联网的墙给我挡住了,根本就进不去。但这其实都是小问题,我立马打开之前和老师傅用得比较多的“互联网爬梯”。


这才轻松的看到了我被人肉的全部信息。


01  找到答案


说起“人肉”这词,大家都不陌生,它是指利用互联网中的各种手段,将人的真实身份调查出来,以达到某种查证或者公开某人信息的目的。


在现实中,一般是指民众对某负面人物、事件人物或单位予以调查,即“人肉搜索”。


当我打开该网站后,我被页面显示的内容震惊了。这是一个我不曾见过且贴满了各色人等被人肉的信息的网站。


而当我浏览了网站大部分的内容后,我发现我逐步走进了一个大多数人不曾见过且不了解的群体。


紧接着,我查看了我被人肉的具体信息,页面很长很长,还有一个目录。


上面除了贴出我的一些个人信息外(当然很多是错误或者编造的),甚至还贴出了我从接触互联网开始,在各种网站上留下的账号名称、贴吧ID、以及多年前我在博客上写的文章。


除此之外,对方还针对一本黑之前做过的灰黑产报道做了一些分析。


最让我意外的是,居然还贴出了零几年那会,我在某贴吧发过的一句非主流伤感语录,大概是这样的。



我他妈都不太记得曾经有过这事儿,结果对方却给我扒了出来,我只想说一句哥们牛逼能加个微信吗!


扯远了,接着往下看。


得益于我比较良好的上网习惯,我在网络上基本不会留下太多的个人真实信息,特别是在认识老师傅以后,我更是花了一段时间把自己网络上残留的信息给清理了一遍。


仔细浏览对比后我发现,其实对方并没有人肉出我太多的真实信息,因为我在网上留下的信息基本都是假的或者没有什么规律的。不过有些贴吧ID,照片等确实是真实的,但我想这些已经是对方能人肉出来的最大限度了。


比起其他人,我被人肉出来的信息无疑是很有限的。


比如有个人,全家的户籍信息都被贴了出来,以及他开了个米粉店的店面信息、地址都被曝光了出来。



这他么的就过分了,这已经属于违法行为了。


不过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大多数人都被扒了个精光。



另外,我还在这个网站上发现一些明星被人肉的信息,其中一个就是大张伟。


不过基本都在说大张伟早年的一些黑料,类似歌曲抄袭,失误语录等。


另一个还有我们熟悉的猴哥,章金莱老师,里面给他的标题是盈利猴王,看来六老师也是各种线上线下两开花呀!



当我浏览了越来越多人被人肉的帖子后,我产生了一个疑问,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网站?竟然贴了这么多人的个人信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究竟是个怎样的群体?


带着疑问,我逐渐找到了答案。


这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圈子,它的名字叫做——恶俗圈


02  水落石出


在我还不是很了解这个圈子的时候,我就看到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恶俗圈其实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你一旦融入了他,你的说话方式、做事行为以及价值观都会被彻底的腐蚀。”


这让我想到了三和大神。


在深圳龙华新区的景乐新村,有一个叫三和的人才市场。这里常年聚集了全国最多的无业游民、中介、骗子和小偷。


游戏厅、地下赌场、黑网吧、15块一晚的小旅馆遍布整个区域。


很多来深圳闯荡的年轻人、中年人在这里以日结临时工为生,干一天活能赚个100块钱左右,也就是大神们口中常说的“干一天,玩三天”。


他们沉迷赌博、整日混迹网吧,晚上上网白天就在马路边睡觉,俗称挂逼。


他们与深圳朝气蓬勃的状态完全相反,吃几块钱的挂逼面、喝两块钱的挂逼水,50块就可以解决性生活。


我去年曾经去三和卧底过三天,体验了一把三和大神的生活,说实话那种生活方式完全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这里就不再多说。


之所以提三和大神,是因为我觉得三和大神这个群体,在某些方面和恶俗圈的人有共通之处。


那到底什么是恶俗圈呢!


简单来说,恶俗圈就是一个以在网上引战、搞事情的一个小众圈子,他们会通过人肉搜索、黑客盗取等各种违法手段盗取目标对象的资料,并且捏造、断章取义、虚构一些与事实不符的“所谓证据”,以此对“批判对象”予以人身攻击,并取乐。


他们把人肉的过程叫做“出道”,把自己在网上看不爽的目标人物的信息人肉出来,一般会有对方的姓名、地址、社交账号、甚至是目标人物全家人的户籍信息。



这个圈子的规模其实还是挺庞大的,一般集中在QQ群、贴吧、B站。他们看谁不爽就人肉谁,以自己为中心,认为自己的观点都是正确的。他们把网络的某些领域弄得乌烟瘴气,给很多人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和影响。


由于之前报道的一些互联网上的灰黑产,触碰了很多相关方的利益,我想这就是我被人肉的根本原因。


知道原因后,我花了一段时间在各大平台寻找这类人,想通过混入圈子,深入的了解这个群体。


后来通过暗访,我发现其实这个圈子里的人并不神秘,而真实懂人肉技术的人也很少,他们在人肉这个环节其实是有一条关系链的。


也就是说在这条人肉的生产链上,他们有买家和卖家,卖家是能搞到信息的人,至于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搞到这些信息,要么是简单的社工,要么就是有黑客盗取。


而买家就相当于这个圈子里凑热闹的人,自己没本事但又想搞点事情,所以就产生了人肉信息买卖的链条。


还有一种是“偷战绩”,指恶俗人士因为自己的无能,把别人的成果作为自己吹牛逼显摆的工具,还有如果无法人肉到太多的信息,他们就会编造假信息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被人肉出来的信息大部分都是编造的原因。


由此看来,互联网上个人信息的留存是多么可怕,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人扒个精光。


03“干他娘的一炮”


行了,也知道为什么会被人肉了,这个圈子也大概了解了。


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老黑我被人肉我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我决定开始收集线索,并叫上老师傅,准备干他娘的一炮。


把这个事情同步给老师傅以后,他并不意外,毕竟在17、18年那会,我们曾经收到过好几封威胁邮件。


我问老师傅咱们先从哪一步查起,他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掏出一根烟,我赶紧摸了摸口袋拿出打火机凑了过去,给老师傅点上烟后,他让我先用“小学生上网指南”技术查一下这个网站。


毕竟认识老师傅这么久,很简单的技术还是略懂一些。所以我开始针对这个网站进行域名查询,想以此查到这个域名的注册者或者对方的邮箱。


可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按道理不应该啊!后来想了想只有两个原因,那就是对方把这个域名做了隐藏处理或者是有些接口查不到。


第一步就遭遇闭门羹,看来技术上的东西还得老师傅出马。


我这个“小学生上网指南”还是比不过老师傅的“计算机基础知识”。


看着老师傅在一旁边笑边玩手机,我决定出卖我的色相,不是,我决定递烟、递烟、再递烟。


可能是被我的美貌所打动,老师傅接过我手中的软中华,起身准备开搞。


还是常规的操作,这里就不再过多描述,老师傅先是这样,然后那样,接着就拿到了该网站其中一个管理员的账号,无独有偶,还是因为对方是个弱密码。


分析后我们掌握了一些线索,包括一个手机号、和一个邮箱地址。


紧接着,我们又根据这个手机号和邮箱地址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查询,但查到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信息。突然,老师傅拍了一下桌子说,我们要查的是发布这条人肉信息的人,查别人管理员有个毛用啊!


这时候我也才意识到,我们的思路跑偏了。


停下来思考了一会,我突然想到之前QQ群里那位名为“小菜鸡”的人说的那句话:“牛逼啥呀,还不是照样给我们人肉了出来。”


这样看来,此人很有可能是参与“人肉”的相关人员,我赶紧上线去仔细查了对方的QQ号码,和我想的一样,一无所获,因为对方的QQ是个小号,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基本做到了绝对的“干净”,因为做黑产的人是不会用自己真实的号码去对接生意的。


线索到这里基本全断了,我和老师傅没有一点头绪。


要想在网站上找到发布“人肉”我信息的那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不过我坚信,一个嫌疑犯但凡做出动作,是一定会留下痕迹的。


所以我开始在每一个条目的页面进行ctrl+F的操作(因为ctrl+F可以对本页所有文字进行关键词搜寻),我选择的关键是“一本黑”三个字,目的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发表过关于一本黑的评论。


不过其实这个方法是很笨拙的,因为这里面有大量的词条页面,我不可能一个网页一个网页的进行crtl+f吧!


所以老师傅想了个招,把网站上所有的评论爬一遍,再通过关键词进行筛选,其实这是个误打误撞的想法,能不能成只能试一试。


结果我们真的找到了几条带有“一本黑”关键词的评论。


(每个条目下会有很多评论)


所以,我们立马锁定了这个ID,他一定是事件参与者。


既然已经锁定了对方,那接下来就顺利多了,翻看对方的主页后,我们浏览其发表的所有评论,在一条评论下发现对方留下的一个手机号码。


通过网上查询发现这个号码的归宿地在山东。


然后我使用了这个号码在微信上进行好友添加,看能不能加上对方的微信好友,结果显示该用户不存在,应该是对方并没有绑定微信。


接着我又在支付宝上进行了搜索,想着微信没有的话支付宝应该有注册吧!这样的话还可以知道对方的部分名字。


但这个操作还是打脸了,什么都没搜到,我想对方应该是设置了不允许通过手机号找到。


支付宝这个设置关闭后,任何人不能通过添加朋友的方式找到你


除此之外,我还用到某款查注册的工具对这个手机号码进行了查询,想看看这哥们注册过哪些网站,能不能给我带来些新的思路。


一款查询手机号或邮箱注册了哪些网站或APP的工具


可除了一些常规的网站外,我并没有发现什么新东西。


看来这哥们在个人隐私安全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到位的,这些都是基本的隐藏操作。


自己的隐私即便已经做得比较到位了,但是他没想到这世界总是充满套路的,为了更直接的获取到他更详细的信息,我找了个手机号,伪装成送快递的小哥给他打了过去。


在这之前,老师傅通过改号技术把号码改成山东的号码,以降低对方的怀疑。


电话拨通后我告诉他有个快递因为地址不清晰无法识别,需要他提供一下具体信息,方便快递上门送货,刚开始他还有点犹豫说自己最近并没有网购,但我再三确定是通过快递盒上打过来的电话,他这才犹豫地说出了他的所在地。


其实这招在我和老师傅调查的过程中屡试不爽,大多数人还是会轻易相信一个伪装身份的陌生号码。


拿到的地址和手机号的归宿地是匹配的,位于山东某地。


紧接着,我下意识地把这个地址复制到搜索引擎里,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信息,结果我发现了一个很让我惊讶的信息,我仿佛知道了这个幕后操作者。


具体信息是一则招聘广告,这个地址刚好就留在这个广告的下方。


该广告招聘的基本都是开发人员,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招聘广告的主体公司是一家叫摸金派[1]的公司。


关注一本黑比较早的读者应该知道,我们在2017年8月份发过一篇文章,文章揭露了一款名叫摸金派的APP。


它通过高收益的噱头吸引了无数人进行投资,但实则是包装了虚拟货币、区块链、共享金融、游戏化社交等花哨的概念,由此创造出的一个叫「π」的虚拟货币。


理财的回报是一年翻一倍,该团伙用匪夷所思的回报来诱惑玩家入局。


从盈利模式上看,摸金派很像是旁氏骗局的变种,通过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较长的回报周期就是为资金的周转留够时间。而玩家可以通过拉新玩家入伙的方式来缩短自己的回报周期,这个机制就是主要获客手段。


(2017.8.16日发布的关于摸金派的文章)


报道发出后不久,很多用户开始维权,其主要领导人也被查办。



至此,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人肉”了,无非就是当年触碰了一些人的利益,别人这是在报复和抹黑。


不过还好我个人在网上残留的信息不是很多,大部分都做了清理,所以对方才没有拿到我的太多信息。但是那些恶意抹黑和编造就有点过分了。


整个事件从发现到调查清楚,一共花了四个月时间,老师傅帮我查清楚了被“人肉”的原因。


事后,虽然知道了原委,但还是有点小生气,总不能就这样结束了不是,这不是我们的风格啊!


所以,我让老师傅继续深入,在后续的调查中,老师傅拿到了该网站的最大权限,我们发现,该网站一共有十一个管理员。


既然有了最高权限,那岂不是想干嘛就能干嘛!


所以,老师傅直接写了个脚本,把该网站中大部分被帖出来的“人肉”信息给删除了,看着数据一篇一篇的被删除,我想到了很多香港电影放火烧毁毒品的镜头。


“货”是烧得差不多了,可对方还有个仓库,一不做二不休,老师傅直接“底剁死”[2]把对方的仓库给“烧了”,当晚对方的网站就没法正常工作。



毕竟这上面贴满了无数人的个人信息,是该让他们尝尝挨打的滋味了。


至于摸金派的现状,由于2017年我们的报道,加上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现如今摸金派已经被查办,我查询了各大应用市场,发现摸金派基本都遭遇了下架处理。


整个过程,我陷入一场被人肉、被断章取义、被捏造、被人身攻击的威胁事件。


由于事件某些地方存在敏感,经过改编归档于此,只想提醒各位,每个人的信息都是可以通过网络搜寻得到的,指不定哪天得罪了别人你就被这种方式报复和勒索。


如何防止被人恶意“人肉”,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少在网络上泄露自己的个人信息,你可以多使用几个手机号码,总之一句话总结就是,不要使用固定的网络身份,不要让自己的上网行为留下可追踪的规律。




整个事件经过改编归档完毕,我突然想到香港的一部电影《神枪手》。


黄晓明饰演的凌靖频繁挑衅警队,引得整个狙击手队伍出动围捕他,他拼死力战,独战警队,但最终还是被陈冠希饰演的警察O仔一枪击中。


事后,O仔的长官对他说:“我给你下的命令是一枪击毙,你为什么没有照做?”


O仔回答:“我每开一枪,都有信心把他击倒,但是我没有。”


“今天我成为神枪手,如果有人挑战我,我一定会接受挑战。”



还原事实|专扒黑产

微信ID:darkinsider

知乎 一本黑

微博 一本黑007

投稿、爆料、招聘、转载

请联系微信:chenchen_19940612

注释

  1. “摸金派”确实是一个打着P2P金融和虚拟货币旗号,在2018年跑路的诈骗团伙。然而恶俗维基与其没有任何关联。所谓“恶俗维基为该诈骗团伙报复符振宇”系其本人杜撰。
  2. 应为“DDoS”的音译,指用大量的“肉鸡”计算机,同时对某个网站不间断地发出访问请求,使网站服务器因超负荷而暂时宕机的攻击手段。这种手段最多只能使网站暂时无法访问,但绝对无法损害网站的数据。此人认为DDoS能伤及数据库的想法与南阳电脑中级高手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