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esu.wiki/%E6%81%B6%E4%...
此广告价格:0 USD
广告到期时间: 1970-01-01 08:00:00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丁兴涛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丁兴涛
Dxtbb.jpg
寨游大王

姓名

丁兴涛

常用ID

Vjie
frank
dingxingtao

职业

蛆虫皇帝

能力

偷渡蛇头

特长

借钱炒股

必杀技

训练精神股东

硬度

所属

上海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丁兴涛(1982.8.28 -),浙江嘉兴海宁市人,网络投机商人,曾是偷渡客的蛇头,主要方向是美国。而后靠二次元文化发家致富,主要作品:战舰少女R。

个人信息

  • 姓名:丁兴涛
  • 神必代码:3304190633
  • QQ:33360349、292732507
  • 邮箱:[email protected]
  • 手机号:18802198208、13067613816(股东谈云峰持有)
  • 学校:海宁高级中学2001届08班、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2006届
  • 曾经使用的网名:闯荡上海、胡闹弟弟、胡说二世、麒麟公、小英hz、自拔自强、boyinsin、dingxingtao、fanfu1982、frank、hzieelaw、linuxman1982、sansitaotao、sinboy、Vjie

事迹

成长历程

丁兴涛出身浙江农村,有一个1978年出生的姐姐(后来在北京某大学博士毕业,进入事业单位,收入丰厚),家里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条件还是很不错的。[1]早在读幼儿园的时候,丁兴涛就已经意识到了社会的残酷。丁兴涛回忆称当年“幼儿园的阿姨人都很好,对教师的美好印象很多拜他们所赐”,但是他也知道“其他幼儿园的阿姨大多数很凶的”,原因是他当时所在的幼儿园的孩子有很多人的父母都有点背景,所以才不敢得罪。丁兴涛对自己小学受到的填鸭式教育也颇有微词,至今仍不满当年对身为中国象棋高手的自己灌输雷锋赖宁等支国特有榜样的学校。丁兴涛从一年级就开始担任班长,经常在各种问题上偏袒照顾和自己亲近的同学,特别是女生,三年级的时候就组织全班同学列队去生病的班主任家中探望。丁兴涛回忆称当年有一位教师不会发脾气、一直很认真很负责、含辛茹苦、一丝不苟,但是很多学生反而学的不如以前好,这似乎对丁兴涛后来的各种策略起到了影响。丁兴涛初中的时候被分进了一班(重点班),集合了所有应届教育系统人士的子女,而丁兴涛本人是班长。丁兴涛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以至于初一的时候就有了不做作业的特权,初三更是获得了数学竞赛市一等奖、自然科学竞赛省三等奖、英语演说比赛市二等奖,最后中考全市27名。这段时间的丁兴涛通过老教师反而讲不好课的亲身经历得出了“资格老里垃圾多”这个结论。在公民课上,丁兴涛在结合当时有很多去外国做生意的人出去了不肯回来这样的事实,对学校灌输的“社会主义最优越”产生了疑问,对此的样板式回答自然是中国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云云。丁兴涛追问资本主义的缺点,回答:剥削,赤裸裸得剥削,罪恶的原始积累,铁轨下有尸体什么的,丁兴涛回忆称当时班里有同学家里开厂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丁兴涛提起“民主与法制”这节课的时候自称“当时我没学懂,至今没懂,罪过”,恐怕另有深意。丁兴涛对学校非法取缔生理卫生课的事情至今耿耿于怀。[2]

少年丁兴涛和艾老师的情史

作者:丁兴涛

我今年23岁大学四年级,本人小时候吃得好就发育早,初中的时候就胡子拉扎,道上说长得真有型。

在江南,大多是些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在我的初中就是,很多刚刚分配来的女老师中专刚毕业,和小孩子似的。

我初中的时候成绩又特别好(脑子也早发育了)。于是我每每都要向这老师那老师汇报情况,帮改作业,甚至整个初一我都不用做作业了。我帅过了在校所有男老师,很多女老师会把眼光停留在我身上,怀疑我是学生的身份。

我就自以为我提前进入了成人的世界。

有个女老师a是教化学的,身材小小的,什么都是小小的,皮肤的确一级白。在夜自修时候,俺照例去办公室帮她改作业…一起到教学楼顶楼吹风,那里,我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异性抱住,我面红耳赤,但夜黑帮我躲藏,我无法控制得下身勃起,但我毫无经验,只是不自觉的也把对方抱住,她的脑袋就心安理得的靠到我肩膀上去了……之所以要描述这些,只是想让大家知道:尽管很少,但这样幼稚型的老师还是有的,仅仅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把一些东西无遮拦的推给了涉世未深的孩子身上。从此后,我不再腼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经常这样拥抱,直至亲吻。同期间有女生给我写情书,但我马上回绝,原因是感觉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屑了,一种征服的优越感,使我扭曲……

事情没有曝光,但麻烦并没有断,我的生理反映来了,人经常烦躁,烦躁的无法看书,我还是不知蹊跷,(我们初一的生理卫生课被校长一道命令给毙了)我性情都变了,同学不愿意跟我接近,成绩虽然还好,但没以前好了,最重要的是老失眠,热,燥热……

这一段我就不细述了,有点糜烂

初三了,我们化学老师换了,我和她也没有机会再接近,故意接近一定会有麻烦,这个我们俩都知道。于是我们断了。

一线城市

1998年,丁兴涛进入高中,整天逃课,加入了当地的混混团,放学后经常参加一些违法的勾当,还嫖过娼。高一分班的时候是靠父亲开后门才进入重点理科班的,高二的时候成绩垫底即将被淘汰的时候也是父亲花大价钱保住的。然而丁兴涛高三的时依旧不思进取,沉迷网游(当时是2000年)。最后丁兴涛是三个教师开小灶(学校为了保证重点班100%的重点率)才考上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

2001年的暑假,丁兴涛在南京亲戚家借宿,立下努力学习的决心。结果大一就当上年级小组长的丁兴涛拼命交美女朋友,并依旧沉迷网游、KTV、迪厅、酒吧,自称篮球打得好,但被认为太独而被孤立。丁兴涛的成绩很差但是结合职务就能轻而易举地拿到奖学金。大二的时候丁兴涛还被一个高中对其很有好感的女生称“不争气”、“毫无可取之处”。2004年10月,丁兴涛找周围人借钱去上海市长宁区中山公园地铁站附近租住了一间装修和设施都很不错的房子,自称“想体验下上海的大都市生活”。[3]2006年7月,毕业一年的丁兴涛就试图购买非法北京户口,未能遂愿。[4]

虽然只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丁兴涛的业务能力却非常强悍,当年就能够搞到连清华北大的本科生都搞不到的一些实习机会,这种能力对丁兴涛后来的起势是至关重要的。比如2007年夏秋之交,毕业两年的丁兴涛在上海的一家小宾馆里就独立组织了一个培养SAP系统和ABAP程序开发的培训班。培训班如期举办,几百名学员挤在几十个四人间里住了十多天,课室是借用的宾馆会议厅,请的是上海交大的教授,每天聘请费用都是几千块。从这次培训班就可以看出青年丁兴涛的潜力。[5]

丁兴涛天分极好而且魅力值很高,同时做事完全随着自己的野心。[6]

偷渡蛇头/原始积累中级高手

2008年1月,为了筹集股资,丁兴涛打着“见世面”的幌子招揽数名老乡去新西兰“摘苹果或者猕猴桃”三个月做苦力,并承诺时薪60元、9小时工作制、每周双休或单休。但在扣除7000元双程机票、1800元签证费、200元护照费、几百元保险费、住宿费、每月两三千元的生活费后,这些苦力在这三个月里能得到的净收入不到两万。[7]后来丁兴涛成为了偷渡客的蛇头,主要方向是美国。

借钱炒股

2008年4月,丁兴涛荣归故里。然而出卖同胞的行为未能给丁兴涛带来足够的利润。为了炒股,丁兴涛几乎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以至于开始借钱,再度失败后被黑社会追债,2008年11月逃到广州市天河区,靠给别人教oracle和linux来抵房租。[8]

麻花孝子

丁兴涛很少提及其为马化腾打工的履历,一般寨杂也经常否认这一点。然而证据表明,至少在2011年,丁兴涛确实在马化腾的机房里进行高级打杂。

幻萌成立

在丁兴涛的指挥下,寨游整个运动的参与者遍及赵国宅圈高层,这些蛆群心目中所谓的寨游大佬,围绕在丁兴涛周围,用他们擅长的作恶、撕逼、阴谋以及各种死妈技巧来为寨游添砖加瓦。以丁兴涛为首的大手子们一开始就想得很远而且准备非常充分,这一点是赵国国内其他任何手游都做不到的。相比之下,徐逸无论水平还是规模远不如丁兴涛。

丁兴涛从2014年就开始有计划地针对赵国宅圈高层的几个圈子开始调略。首先是主动加入寨游成为寨游天使投资人的北朝势力,其最大贡献是在2014年9月说服周锦华突然公开支持寨游,而2014年6月的时候周锦华就已经知道寨游的存在并且表示很大的反感,如今的周锦华已然成为北朝势力的元老之一。

丁兴涛的第二个目标是ACG相关的旅日人士,前后收买了大量的旅日大龄废物和廉价研修生。从2015年开始,丁兴涛就已经完成了对日本宅圈进行侵略的计划,一直在有组织地指挥那些廉价研修生在推特上搞所谓的共荣,这些旅日蛆群正是丁兴涛对日本战线的急先锋,影响极其恶劣。被丁兴涛收买的旅日废物中,在赵国国内最有名的当属舰C吧大吧主,早在2014年8月就被丁兴涛收买,证据之一就是此人当时注册寨游论坛求激活码的记录。后来丁兴涛趁70w的机会干掉了原本管理舰C吧的那些正常大佬,找了罪歌这样的贴吧军阀,强行把自己收买的人推上位,并蒙蔽了大量普通舰C玩家一段时间,后来才败露。中华特有舰C的悲剧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值得一提的是,幻萌网络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同时截止到2017年6月其依然没有招募到针对英文的运营经理。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二痴产业

2015年12月17日,丁兴涛在上海参加了由游戏智库主办,天极网、游资网协办的“智汇零接触·二次元”主题沙龙。丁兴涛称,2015年是二次元游戏发力的一年,战舰少女也搭上了今年二次元风潮的顺风车[9]。丁兴涛表示,2015年游戏产业高达1400亿,而二次元游戏却寥寥无几,爆款少,收入产值也不算高,所以二次元游戏的用户群体还属于小众,虽有固定的核心用户但数量却不大,想要做好二次元游戏,只有更多学习[10]日本成功二次元游戏的经验。

谈到如何生产精致的二次元游戏,丁兴涛表示首先要定位好用户,即核心二次元用户[11];再者,要了解用户特征。丁兴涛称二次元用户的圈子比较封闭,有些许排外,但又渴望外界认可,因此企业需要一些软实力才能做精二次元游戏。丁兴涛说:“第一,先要了解用户和市场,明白真正的市场及用户需求;其次要站在用户的视角,创造出二次元圈子内的文化要素,要懂得放弃市场表现去迎合用户对于二次元的理念;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团队里的所有人都需要发自内心地喜爱二次元文化。”

在二次元游戏的运营理念方面,丁兴涛认为要以自身二次元产品的特征来进行运营及推广、正确的推广给小众的二次元用户、研发运营团队要一条心,所有人都要有对二次元文化的喜爱,不能背道而驰。丁兴涛最后总结称,打造二次元游戏,必须路经提升题材的热度,才能达成挣钱的目的

盈利教程

注意!以下内容只针对批判部分拿着政治大棒,黑屁友商的死妈废物,请一般舰r玩家勿对号入座。

脑控玩家

丁兴涛与其的宦萌网络极其擅长控制玩家,让普通玩家成为激进的“毒爆虫”,攻击宦萌的商业对手,久而久之,战舰少女这款游戏的玩家社区已经变得恶臭无比,除了对友商的攻击,虫群们往往还对舰r自家的同人作者下手,任何与虫群敌视的游戏有关联的同人作者,哪怕他曾经做过舰r的同人作品,也会被虫群列为攻击的对象,其手段之龌龊恶劣,和你匪文革红卫兵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此外,虫群和兔杂/粉红等死妈群体重合度极高。在你国微博七字党的评论中常常能看见寨蛆在乐此不疲的黑屁并送出自己的亲妈。目前,战舰少女r在舰圈的风评已经完全坠毁,毒爆虫更是让人避而远之的存在。寨蛆的捍卫行为不但没有给这游戏带来丝毫的活力,反而使其变成了一具恶臭腐烂的干尸。笔者认为,造成舰r风评坠毁的元凶不是别人,正是捍卫这款抄袭游戏的虫群本身,而丁兴涛的狼性投机营销方式,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战狼少女

时间来到2016年,在派趣与幻萌的纠纷官司还没有结果之时,丁兴涛就擅自推出了《战舰少女》的复刻版游戏《战舰少女r》,且《战舰少女》的用户可用之前的账号信息直接登录游戏,并于几个月后上线日本,目标用户直指舰C游戏群体,对外,无数虫群如同被丁兴涛脑控的活蛆,在推特对普通舰C玩家进行僵尸式的骚扰宣传。对内,虫群通过微博,贴吧等多个平台,对舰C玩家造谣,人肉。声称对方是“精日”“日杂”“大和魂”,意图破坏舰C的玩家风评达到自己龌龊的宣传目的。然而这种极其病态的营销方式,却没有给丁兴涛的山寨美梦带来转机,舰r日服很快就过气并因为照搬舰C的系统在日本风评坠毁,令人捧腹的是,对外声称自己是爱国红色手游的舰r,在后来联动了一款名为《空战乙女》的游戏,该游戏竟然公然宣传台湾独立,并有玩家帮忙台湾进攻大陆等反动剧情,对此笔者想对幻萌以及虫群说一句:不错,自嘲完美。

迫害友商

2015年7月24日,徐文称丁兴涛在派趣与幻萌的纠纷中消极应对协商,拒绝约谈,甚至人身威胁自己和家人。[12]

2017年5月23日,由B站代理的手游《碧蓝航线》正式开始运营,对于幻萌来说,拥有较高立绘水平,独创玩法以及平台优势的碧蓝航线毫无疑问是一个心腹大患。从碧蓝航线的开服伊始,虫群对于这个游戏的迫害就从未停止(例如在taptap上有组织的恶意差评,造谣毁谤碧蓝航线研发人员等),很明显,始作俑者就是丁兴涛以及其背后的宦萌。

2017年5月26日 虫群在敖翔发表的碧蓝航线宣传视频中伪装舰C玩家,希望挑起舰C玩家与B站的矛盾,可惜被人揭发后一瞬坠毁。

2017年8月28日 碧蓝航线七夕活动之际,虫群借着“江阴海战八十周年”的东风,再度举起键政大棒,迫害并地图炮为之辩解的普通碧蓝航线玩家。

2017年11月13日 曾经为幻萌供稿,并与幻萌高层关系密切的画师轨道君在QQ群地图炮碧蓝航线玩家为“b杂”

2018年11月21日 知名键政废物刘捷思在微博再度钦点碧蓝航线为精日游戏,引得无数虫群转发。

钦点碧蓝航线

2019年1月末,北朝核心成员陈尧和闽国太君孟驰在微博联合碰瓷碧蓝航线,两位大佐先是声称碧蓝航线某船的新春皮肤有烟枪要素,有隐喻鸦片,教唆青少年吸毒之意,随后睿国运营一瞬车欠改图,然而举报达人孟大佐依然不屈不挠,抓着台湾画师的一句无心之语,给人扣上台独帽子。随即该微博被寨蛆大量转发,并在评论区上演了别样的扣帽子大战。看来丁兴涛领导的寨蛆和微博七字党底下的粉红兔杂是完完全全的一路人。笔者个人认为你支被英美野爹殴打到打开国门是支那历史上少有的进步文明事件,而鸦片在你支泛滥只能怪贵国人咎由自取,也请各位兔杂不要碰瓷比你支文明先进几倍的福尔摩沙,最后祝愿爱支寨蛆和陈孟这种舰政废物的亲妈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安康,不多谈!

山河日下

尽管丁兴涛的幻萌与其旗下操纵的虫群竭尽全力的用你支特有的政治大棒迫害友商,操纵舆论,却无法避免自己的游戏质量低下,被陈睿叔叔抢走用户的事实。据统计,碧蓝航线开服的数月之内,舰r的用户与月活呈现了断崖式下跌,幻萌公司只能通过逃税等方式维持公司生计,以至于被有关部门警告并加以公示。被逼无奈的幻萌公司于C94期间推出了换皮游戏《苍青幻影》,该游戏的所有美术资源都是照搬舰r,连UI都是劣质的模板UI,看来丁兴涛已经精通了韭菜理论,面对幻萌的不作为和割韭菜一般的运营手段,不知道还有多少虫群愿意为丁兴涛贡献自己的亲妈呢。

2018年10月,丁兴涛突然裁掉了如同自己心腹一般的幻萌市场部,据称,裁员的员工包括在舰圈已经臭名远扬的“sam国之雪风“和59熊,可惜了这两位大佐在过去为了捍卫幻萌送出的亲妈,据市场部总管南夏树所称,似乎幻萌内部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内斗,在此笔者祝愿幻萌这家充满了恶臭的公司尽早在你支的资本竞争中暴毙,qqqxx

清真圣战

在此寨游生死存亡的2018年末,知名虫群太史字母在粪坑战舰少女台服吧发表了台吧动员[13] ,呼吁寨蛆里的鹰派跟随他抢回舆论阵地,并把寨游头号假想敌的矛头从“舰C以及恶俗系精日”转向了舰B玩家,令人怀疑虫群是否已经发展成为了成为伊斯兰国之类的清真极端大肉组织,笔者在这里建议寨蛆们不要嘴炮,用实际行动干烂B站以及乐萌的高雅人士,不然寨游那不到百万的月流水恐怕能难撑过明年了,嘻嘻

恶俗克星

2019年1月31日,学历造假的三本农逼孟驰大佐在微博大脑降级钦点高雅人士,导致ao多的寨蛆于八十年后再度入侵,寨蛆在感叹自己根正苗红的同时还不忘黑屁一下友商,真是令人欣慰极了。至于寨蛆能给高雅人士带来什么损失,笔者暂时蒙在鼓里。在此呼吁窥屏的寨蛆不要做怂屄,赶快在评论区送出自己的亲妈,屑屑。

学籍

Maggot.jpg
Maggot1.jpg

外部链接和注释

知乎专栏:舰娘与我们(大量揭露丁兴涛,幻萌及虫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