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人肉信息的无政府飞地,20万网络暴民在这里判别人死刑》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康阳

削除前地址

正文

GLSD.gif

有一种判决叫“恶俗维基”,活着上过的人都相当于被掀了一次祖坟。


如果有人某一天无意发现自己的人肉信息在这家网站上金榜题名,他永远不会知道是因为得罪了谁。

GLSD2.jpg


这是一家汇聚20万网络上帝的终极人肉暗网,每个人都在这里行使制裁一切的权力。

这块网络上的无政府飞地里,任何个体的个人信息、生平经历,甚至包括家人的照片都有可能被高高挂起,详细生动到比他们本人还了解自己。


GLSD3.jpg


恶俗维基(esu wiki)的首页,虽然在排版上模仿了维基百科的整体风格。但粉红的清新色调仿佛调和了某种罪恶的气息。只要点开左侧的菜单,你就能瞬间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网络暴力。

GLSD4.jpg

往下滑动鼠标,首页挂满的一寸照首先就会提醒你这里并不友善。


GLSD5.jpg


让我想起被老同学在QQ空间晒出陈年大头贴的恐惧


菜单收录的973个词条里,每一个都对应着一个被人肉的“罪人”,其中不乏一些名人明星:六小龄童,大张伟、咪蒙,孙笑川等。


各种明星和大V的祖坟都被扒得一干二净,判定为十恶不赦的社会垃圾。


里面的罪状罗列三分魔幻,七分胡逼,我们却一个字也不敢提。随便截几个图,我们的美工都要打码打到加班。


GLSD6.jpg


连已经千古的迈克尔杰克逊,也被恶俗维基刨了坟,根据恶俗玩家的控诉,他错在把自己漂成了白人。


GLSD7.jpg


人肉审判宣言动辄十几页,图文并茂,大量考证,滑动鼠标的时候能够立刻感受到其中的呕心沥血和认真。


活着上过这家网站的人相当于死了,这里才是民间最狠的军事法庭。

网站用户有一套强大并自洽的逻辑,一旦有人在评论区提出质疑,编辑就会打出一整套恶俗黑话组合拳,开口抢先自称“本废物”、“本肥蛆”,比00后的黑话还深奥难懂,能把每一个人都噎得哑口无言。


嘲讽他们只会让他们更兴奋,他们的终极目的并不是伸张正义,而是嘲讽现实。


为了规避风险,恶俗维基的IP地址设在了国外,但真正让他们能嚣张至今的,是这个网站里,那股让每一个访客都感到畏惧的戾气。


GLSD8.jpg


红衣主教黎塞曾说,“给我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人写的六行字,我一定能从中找到足够的理由来绞死他”。


而对恶俗维基的人来说,给他们一个QQ号,就能立刻将你有罪判定,并且扒出你全家。


现在在知乎上搜索“恶俗维基”,所有的相关提问和回答里,大部分的用户都选择了匿名。


GLSD9.jpg


浏览过恶俗维基的人都深刻体会到,互联网恢恢,你在社交平台上放的一个屁,从此都会留下了电子痕迹。


在恶俗维基的词条里,内容最多最长的是一位B站的up主,他的词条有8.6万字,打印出来需要消耗94张A4纸,光是今年2月,他就新增了15宗罪状。


GLSD10.png


而他在这里只是B站被人肉的up主之一,事实上恶俗维基和B站一向势不两立,B站的创始人、第一up主敖厂长以及众多视频博主都在恶俗维基上喜提了词条。


GLSD11.jpg


恶俗维基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反对B站上一些盈利化措施而创办的。一些人认为这些盈利方式会让铜臭污染他们心中的胜地,于是愤而设立恶俗维基,并在上面抨击了B站的创始人。


他们将人肉的过程称之为“出道”,称恶俗维基是“一个可自由参与,揭露恶人恶行的耻辱柱”,用来挂出那些他们认为是社会败类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治的人。


他们享受着虚拟世界的生杀大权,在赛博世界里塑造了自己的伟岸身影。


GLSD12.gif


他们总是声称“如果没有黑料怎么会被人挂”,就像在三里屯拍照的老法师,嘴里嘟囔着胸大无脑,却又猛盯着你的胸看。


各种名人、知名up主,有的因为“言行恶俗”而被钉上耻辱柱,还有的只是因为没有达到他们心中“完美无瑕”的定义。


2019年4月6日,刘慈欣被恶俗维基爆出了详细的个人资料和社交平台账号,一个疑似刘慈欣小号的账号在贴吧里留下的屌丝发言被列成了重大罪状。


作为享誉全球的知名科幻作家,却不能像班主任一样完美,这让恶俗维基的玩家们大失所望,严肃批评了他那些不够高级的言论,还挂出了比刘慈欣自传还详细的个人资料。


GLSD13.jpg


这种人肉行径惹怒了大量的科幻迷和书迷,他们涌进了该词条的评论区,骂战长达129页。


这里的战斗有多激烈,你都能闻到键盘间飘出的火药味。

GLSD14.jpg


纵观评论区,恶俗维基玩家完全占据了主场优势


除了这些知名人士,还有更多的普通百姓,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原因得罪了恶俗维基的用户,而被挂了上去。


只要恶俗维基认定你有罪,你连呼吸都是错的


只要是在恶俗维基正式出道的人,他的生活分享都会被暗中进行跟踪报道,连炒个宫保鸡丁不符合恶俗玩家的心思,这盘宫保鸡丁都会被挂在恶俗维基上。


挂人的编辑气愤地表示:


“作为一名吃着宫保鸡丁长大的老鳖京人,笔者的认知在这道菜面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GLSD16.jpg


这些恶俗玩家平时就潜伏在互联网的各个领域,QQ群、B站、贴吧都有他们的身影。


在2017年4月6日的时候,一位恶俗维基老用户在知乎匿名评价了这些键盘侠:


“曾经的esu Wiki是把一些见风使舵的商人和一些网络败类挂上给广大民众以儆效尤的地方。现在的恶俗Wiki是一群网络暴民用来给自己报私仇抑或是用来取笑中二少年和一些疑似弱智的人的地方。”


除了挂人,恶俗维基的玩家最擅长的还是内斗,不少词条都是恶俗维基的内部用户互相人肉。


有的人甚至上传自己的词条,自我炒作,吸引别人对骂来提高战斗力,深刻贯彻”我杀我自己“的大无畏精神。


从2013年恶俗维基建立至今,管理层经历过几次内斗,闭站,重建,内部已经分裂成多个圈层。


直到2017年,一位恶俗维基的管理员在拿到服务器权限的第一时间,立即删除了所有数据库信息和服务备份数据,并宣布关站。


GLSD18.gif


这被视为一次互联网正义的胜利,深受其苦的网友奔走欢庆这个人肉炼狱的消失:


“在2017年7月,恶俗wiki先生,愿你长眠于永恒而真实的黑暗。”


这一删就清净了一年,直到2018年9月,恶俗维基的管理员找到了备份数据,并且重启了恶俗维基,第一件事就是挂出了这位摧毁恶俗维基的前站长。


GLSD19.jpg GLSD20.jpg



为了维持恶俗维基的运营,这个为抨击B站创始人逐利而创建的网站,开放了广告位,但从网站的财务报告可以看出,目前恶俗维基的盈利为0,主要还是靠键盘发电。


GLSD21.jpg


没有人能预测到这个网站在这种互相人肉的厮杀里会走向何方。


这些网络暴民无限延伸了打嘴炮的刚需,却避而不谈没有人能垄断善恶的定义。


很多人在点进恶俗维基后,因为善良而选择了沉默。但只有直面邪恶,我们才更清楚什么是人间正道。


恶俗维基首页的尾端放着一句警世名言,如同第二十二条军规般的存在,或许已经道出了这群人的结局:

GLSD2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