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h5mota.com/games/Sword...
此广告价格:10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6-14 20:07:2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冯大辉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冯大辉
Fdh.png
不会写代码的“CTO”

姓名

冯大辉

常用ID

Fenng
西毒[1]

职业

创业

能力

黑屁
违反劳动法
盈利
出道大师

特长

SQL中级高手

必杀技

十万悬赏

硬度

所属

无码科技(杭州)有限公司

冯大辉(1978.3.18[2]-2016.8.26),东百人,现居浙江省杭州市,黑屁大师desu。2001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后经培训班培训,2005-2010年误打误撞,进入阿里巴巴,成为了一名光荣的ORACLE DBA,但是阿里巴巴去IOE后一瞬失业,不得已去了丁香园,成为了一名迫真CTO。冯先生在丁香园期间工作时间沉迷于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逼乎黑屁,2016年丁香园公司终于忍无可忍,解雇了冯先生。自此,冯先生创建了无码科技(杭州)有限公司,继续了他的黑屁历程,,,

事迹

早期经历

冯大辉先生早年高考失利,于1997年进入东北师范大学生物技术专业进行学习。冯先生在2001年毕业,发现21世纪是计算机的世纪后,便毅然投身于计算机世界。在参加培训班培训技术后,摇身一变外包运维。[3]

盈利起势

冯先生在2005年误打误撞,进入阿里巴巴,成为了一名光荣的ORACLE DBA。直到2010年,冯先生都沉迷于ORACLE不可自拔。可谁知,2010年阿里巴巴一转攻势,全公司不再使用过时的ORACLE技术,冯先生自此一瞬失业。[4]冯先生自此不得已去了丁香园,成为了一名迫真CTO。

公积金事件

由于冯先生在丁香园工作期间,只顾着黑屁和盈利,于是将员工的公积金全数克扣。某普通员工因此欲离开丁香园去其他地方工作,谁知冯先生发出惊天言论[5]

你又买不起房,要公积金有什么用
——冯大辉

一瞬失业

由于冯大辉先生在丁香园工作期间,在工作时间沉迷于在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逼乎黑屁。2016年丁香园公司忍无可忍,只好解雇了冯先生。冯先生当年克扣了普通员工的公积金,而被解雇时,冯先生的期权一瞬归零,真是奇妙深刻啊。

神必人点评

在冯先生被fire后,有神必人士在知乎对冯先生的所做所为进行了点评。[6]

总结:冯先生上班时间只会在网上黑屁,不写代码,用人不当,并在外界疯狂炒作自己。

神必人士点评
冯大辉到底是不是技术大牛? 一个程序员眼中的 Fenng

利益相关:丁香园码农一枚。

现在看大辉的朋友圈,称呼他CTO,他都会愤怒,言下之意是他何止是CTO。从我的角度来说,他在丁香园期间扮演的确实不是CTO,他可以说是丁香园的“首席产品体验师”,也可以说是“首席邮件挑错师”,就是不能说他是CTO。听说大辉要自己创业了,从一个程序员角度看,我最想说的是“希望他能尽快找到一个靠谱的CTO”

在丁香园写代码时间并不短,说一下我知道事情,确切的说是我理解的事实,因为也不是最早加入的,有些事儿是听公司老程序员说的。

大辉在丁香园工作期间,保持非常高的微博、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更新频率,你去看他的timeline,有些天几乎是平均几十分钟一条。作为一个不愿打断编程思路的程序员,我开始的时候很难理解他作为CTO是如何工作的。

后来也慢慢了解了,因为他在丁香园任职CTO,一行代码都没有写过,一行都没有。

更加奇怪的是,他也从来不做Code Review,从来不做。

他在丁香园也同时管理产品团队,但据我所知,他从来没有实际参与过任何一个产品的原型设计,需求评审也基本不参加。

你可能觉得一个管理岗位,何须亲自写代码、Code Review和需求评审呢?可大家不要忘了,他加入丁香园是在丁香园刚刚完成A轮融资以后,整个公司也不到100人,技术产品加起来也就20多人吧。 一个A轮公司的CTO不去了解公司产品和技术的架构正常,不深入技术细节做技术决策正常吗?

事实上在这几年我们遇到的各种问题:有架构规划上,有数据库的,有技术选型的,有性能优化的,他一边对外写着介绍Facebook/Twiiter等流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架构科普文章,在技术圈内博取技术大牛的名声;另一边却在公司从未亲自带领团队去解决这些问题,他常说的一句话:对我们最好的培养就是丢一大堆问题给我们解决。最后技术架构一团糟,大辉却叉着腰把所有的责任推给公司,推给一线程序员,唯独他作为业界技术大牛,却不需要为技术架构的问题承担责任。

很早以前,丁香园就上马过问答项目,完全是撞大运的心态,根本没有完整的运营思路,最好笑的是,这个项目一个程序员离职以后,公司无人能够接手这个项目,要让人接手,就必须先“重构代码”。这种才开始就要重构代码的事情在后来经历了很多次,包括后来公司非常重要的丁香云管家项目。

说起云管家这个项目,先是从外面请来了一个“首席科学家”,大家都以为很厉害的样子。结果呢?这个首席科学家非要用Redis做底层的数据持久化存储,美其名曰:“微博就是用Redis存储的”,期间很多研发同事都不同意,都快吵翻了,但是他是大辉任命的首席科学家,大辉也从来不管技术选型这种“小事情”,而是忙着写微信公众号发微博。

所幸后来有人来替他擦了这个屁股,罢免了“首席科学家”,替换掉了Redis,改回了MySQL数据库,云管家项目才得以顺利上线和运营。

关于整个公司的技术架构和选型,作为一个程序员我是从来没有看见大辉做过这种事情,也从不组织这种讨论,完全是随着各个团队自己搞,各种编程语言、各种框架,各种版本随便程序员自己用,这给很多项目埋下了坑,这些坑到后来都演变成各种冲突和矛盾。

说到团队培养问题。这几年,我有印象的,总共大约请过4-5个人来公司培训,基本上也没有太多规划,以他的好友为主。日常团队内部的技术交流完全靠团队小Leader自己搞,有一搭没一搭,你还不能抱怨,一抱怨他就要到朋友圈不阴不阳的说“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抱怨培训不够,你代码一堆bug,公司那么多问题没有解决,解决这些问题不就是最好的培训吗?”。

可是你是CTO啊,在资源永远不够,别人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你倒是给我们指点一下方向,规划一下架构,判断一下解决方案,决策一下技术选型啊?对于这样的业界技术大牛,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对你来说,不就是很轻松搞定的问题吗?你有时间发朋友圈和微博给大家所谓示范如何利用社交媒体,就没有时间亲身示范一下如何写代码吗?哪怕你是DBA出身,给我们示范一下如何调优SQL语句,程序员怎样注意和避免SQL注入漏洞也好呀,但只是骂,从来没有亲自示范。

以前在另外一家初创型公司工作,CTO都是碰到问题,团队解决不了的时候,自己亲自上阵的,这个能力在大辉身上是没有的,他只有逼急了骂人。

看见他在外面和别人互喷吵架,总是想,那么多时间精力用到我们自己的开发和产品上多好呢?而他在外界和人互喷,最大的资本就是这几年丁香园产品发展的不错,一副“老子有后面的产品做背书,你们能说我只是会喷吗?”

现在他离职了,不停给外界传递丁香园过去很多重要的成绩都是他带来的。可是,对于一直参与产品研发的同事会认同吗?

公司面向企业的业务是收入的主要来源,这部分业务他根本就不关心,还总是设置各种障碍,总之在他眼里这些做企业业务的人都是笨蛋,根本不值得尊重,公开和私下里经常说一下很难听的话来攻击团队同事。这些行为直接导致了公司团队的矛盾,也和公司的文化格格不入,在朋友圈喷,在公众号含沙射影,就是不愿意面对面坦诚交流,以“开会都是浪费时间”的名义。

在移动方面,丁香园做的最成功的就是快速移动转型,现在的日活非常高的用药助手App几乎是这个领域最好的应用,而丁香园和丁香医生系列微信公众号更是在微信上有巨大的影响。

用药助手App的创意是天天老板在海外参会看到美国用药助手(名字忘了)在美国上市,回国后迅速召集团队讨论,然后大家都尊敬的叮当叔挑起产品大梁,团队迅速研发,踩上了App的红利期,产品迅速走红,并且带来了公司B轮融资。

而微信公众号,丁香园大号最开始一直都是CEO张老板用一己之力写出了大几十万粉丝后来交给团队处理,丁香医生系列号则是大众医学传播团队的巨大贡献。据我所知,大辉从来都不参加丁香医生微信号的工作例会,从来都不参加,从来都不。

这个团队在初太医的带领下,帮公司在大众传播领域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公司内部的同事一度都认为丁香医生就说丁香医生微信公众号。

然后是公司目前重点投入的“来问医生”,说起来更是有趣。大辉在外面说这个产品是买来的,实际上呢?实际上是团队没日没夜关小黑屋封闭开发出来。他买来的那些代码根本就没法维护,完全无法用。要使用的话,就必须和原来掉过无数次的坑一样,必须全部停下业务来重构。现在我们技术团队一说重构这个词,业务部门就头大。

在丁香园的产品和技术都有一个体会,大辉总是时不时的喊“我们太慢了,我们要快”,但是怎么快呢?谁知道呢?喊完以后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已经早早脱离技术的管理者,只知道召集所有人半夜喊几句,或者在群里骂几句,看周报主要是标点、大小写和错别字等等,有一次他把另外一个同事的周报猛夸了一阵,而这个同事一直被数个业务部门投诉。

丁香园的程序员们都知道:大辉根本就不管技术团队,也不懂编程,他只管产品经理,丁香园从技术层面我想不会有哪个程序员会认同他做了什么实际贡献。而谈到管理,研发体系的梳理和完善是从范凯老师来丁香园以后开始的吧。与医疗行业的其他公司比,过去丁香园在技术领域还不至于落后,或者说有一些领先,其实是因为陈良、文磊等真正的一批优秀的骨干工程师在顶着,大辉总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

丁香园的技术实力,与丁香园品牌和医生资源等是不匹配的,我觉得技术是拖了后腿的,丁香园本可以用互联网中上的技术实力加上丁香园过去积累的品牌和资源跑的更快。现在丁香园只能说比那些更烂的团队要好。

如果说从大辉身上学到了点什么,那就是如何喷人吧,怎么喷同事,怎么喷同行,怎么喷很多其实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人和事,然后感叹时间不够用,应该把时间用在“美好的事情”上。

张小龙曾经说过“要提防那些blog写得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在blog上花的时间越多,在产品上花的时间就越少。原来还以为有例外,现在看起来无一例外。”

我想说,这句话要是用在CTO身上更加合适,在朋友圈、微博和公众号上花的时间越多,在真正技术上花的时间就越少,这个绝无例外。无论是技术精进和管理能力,我再也不会相信,把大量时间耗费在社交媒体上和人互喷的人能够做好。

最后,听说大辉要自己创业了,我最想说的是“希望他能尽快找到一个靠谱的CTO”。

关于一些其他不太好说的事情就不说了,希望大辉能够像自己表现的那样,有尊严一点吧,别做那些让兄弟们不好意思说的事情了。

NLP 出道

在神必人的点评出现后,冯先生气急败坏,想到了一个ao方法,认为可以通过NLP技术出道神必人,并出价10k USD,可惜一瞬失败。

NLP出道大师.png

背刺失败

冯先生经过上述NLP迫真分析,钦点当时的丁香园CTO范凯为撰写文章的神必人。可惜一转攻势[7],冯先生风评坠毁,已实质死亡。

ofo 事件

在ofo疑似即将倒闭,无数人的小黄车押金无法退回的时候,冯先生再次发表神论,声称ofo用户们不应该要求ofo退还押金。笔者在此建议各位用户把冯母的琥珀砒改造为共享单批来偿还押金,严禁私锁,有你有我。

Ofo事件.jpg

冯大辉在Twitter的迫真辩解:

因写了 ofo 的几条微博,愤怒的网友把我一通臭骂。回了几条之后我发现网友骂的完全正确。虽然我表达是另一个意思,也从没说不让用户去退款的话,但这些网友能理解出各种解读都是我的错。因为我不写那条微博就不会有这些。主要还是伤害了用户的感情。我有罪。

推特出道

由于ofo钦点事件再次火起来的冯先生,果不其然呐(刘泽音),在2018年12月9日,再次气急败坏[8](现已削除),出道了一名他前东家的一般通过员工。

***,作为阿里巴巴一个低级别工程师,就别整天到处蹦哒维护阿里巴巴形象了。阿里形象不是你这种孬种能维护出来的。努力做到「诚实正直」吧。我跟你没有利益冲突,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提你。

由于冯先生的恶俗潜质,本站特此送冯先生正式入站出道。

附:推特神秘人点评

爆出公积金按最低缴纳—在乎公积金的都是loser—骂我的都是傻伯夷—
我没说交最低就是对的,你们曲解我意思—创业招聘文案:我们交全额公积金。

ofo不退押金—在乎押金的都是loser—骂我的人群体智商低—

对比一下可知道进度到哪了😏
几年过去了还是同样的味道,互联网也是有记忆的啊🙃

没情怀怎么割韭菜

https://twitter.com/perryyeh/status/1071921433951924224

语录

  • 加入公司的时候我也明确跟团队 (包括CEO) 同事说,我不懂写代码。
  • 你又买不起房,要公积金有什么用
  • 我讨厌别人叫我 CTO
  • 生物专业.jpg
  • 没有任何证据,仅仅是因为看对方不顺眼,就坚定的认为某些人是坏人,并且试图寻找蛛丝马迹罗织证据证明对方是个坏人。

外部链接与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