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竟泽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吴竟泽
腹肌.jpeg
瞎骂之星;思想家

姓名

吴竟泽

常用ID

苗帅dora

职业

瞎想家

能力

伪装者;在其友人的帮助下wjz可以伪装成任何人

特长

江山屁

必杀技

骂人 日女孩

硬度

★★

所属

天地开辟 瞎骂之子

吴竟泽,1999.12.4 出生,祖籍四川,生于安康,现准备移居西安,其少年生活在“三不管”街区,养成一身无法褪去的痞子气息,随后在思维爆炸时期有所改观,成为“吴树人”

吴竟泽童年三大杀手。马亚哲。马鹏飞,周涵杨

互联网生涯

2009年,接触互联网开始接触Flash小游戏。
2011年中旬,观测到“动漫”的存在,但当时不予重视。
2011年下旬,开始接触EVA。
2012年4月,开始对动漫感兴趣,对日文歌曲抱有好感。
2012年6月-9月,“思维爆炸” 接触到大量新知识,并开始钻研动漫。
2012年11月,决定以"宅“自居。
2013年1月,接触Minecraft,间接性加深了日漫痴属性。
2013年4月,入驻bilibili。
2013年10月,开始大量补三俗番。
2014年2月,观测到孙系贴吧,并开始观察。
2014年5月,开始注意到“恶俗系”
2014年8月末,入驻恶俗系,对日漫痴报以敌对态度。

恶俗之旅 真假泉泉

吴竟泽组织周俊萧,李承继等友人,入驻一个规模并不庞大,以黑天津智障苗帅为主题的恶俗贴吧,期间甚至混到小吧,天天瞎骂吧友和群内成员,日子过得不逸乐乎,其友人周俊萧伪装成他的仇人,进入qq群内和他唱了一场绝妙的双簧戏,周俊萧在群内将其出道,称其为鲁泉泉,还附上照片,随后鲁泉泉的照片遭到ZSX实力PS,留下一大堆P图产物。据悉,吴竟泽曾经在群里对着群主放过恨话,比如说“你永远也肉不出来我的真实姓名”,亦或者是“我寒假准备过去砍你”,这使得群主非常害怕。

wjz之死

因为其无故辱骂过很多吧友和群友,以及经常对群内朋友马玉西进行性骚扰,一有女群友出现就艾特别人,要和其性交,导致民愤,在今年1月间被神秘手段撕下面具,查出真名,在wjz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才发现是因为zjx的qq空间没有锁!在殴打周俊萧之后wjz开始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最后在贴吧发表辞世演讲,后退圈

腹肌.jpeg
胳膊.jpeg

健身归来

在四月间wjz突然出现,向大家展示自己的肌肉,并对大家承诺今后重新做人,与马玉西也不在处于敌对状态。在回归群内短暂叙旧之后,wjz再次消失。

晚年生涯

  我曾花了很多的时间,极尽所能的学习esu系的所有手段与技术,半年了,我用自己所学在自己所能看见的范围之内为所欲为,与日漫痴为敌这么久,我最近才意识到这一切毫无意义。

  当初,无意中发明这些的人,并没有给这些技术有多高的定义,多高的使命,无论是出道也好,还是别的"网络暴力"手段也好,都只是掌握这些技术的人用以泄愤和报私人恩怨的工具,就是这么一个圈子,是唯一一个抑制日漫痴数量膨胀最有效的工具,这一切不只是我意识到了,有很多先行于我的人都已经发现了互联网的潮流,或者说互联网"社会”的发展规律,我起初无法理解这些前辈的不作为,但经过沉淀,在我一味仇恨日漫痴的脑袋冷却下来的时候,我也开始思考,最后得出了一个遗憾的定论。

  一个圈子,一个团体,起初建立的目的,是为了交流圈内人有共同语言的事物所建立的交流体系,让我们把时光倒转十年左右,那时还没有"日漫痴"这个团体出现,当时中国的动漫圈子可以说是田园时代,但是,动漫所面向的观众是广泛的,以及日后所产生的影响是广大的,不可预估的,这个圈子建立的同时就意味着它终将被关注, 与此同时,被关注就表示会有很多不是原圈子内的人涌入其中,会对原有的核心文化进行冲淡,跟风这个现象是每个国家都有的,中国这么多跟风族要怪就怪中国有着比欧洲人数总和还要多的人口,我们来举个例子:一个人,看过一部动漫,他会把这部动漫推荐给自己的朋友,朋友也会有朋友,即便三个朋友之中只有一个人对此感兴趣,一是一个很小的单位,把他暂时换算为十万,十万个人同时向自己的几位朋友推荐,按照前面的说法数量有可能膨胀到原有的一倍甚至更高,为什么有很多网络用语火的很快?和上面所说的是一个道理,圈内人数数量的膨胀表示着大众化,何谓大众化?这表示花样繁多的有点与缺点都会成为这圈子的一部分,因为DSSQ化的原因,日漫痴这个群体诞生了。

  但是, 遗憾的就是,DSSQ,是一个圈子想要得到发展与关注所要经历的必然,是气候形成所需要的必然,而消除这气候除了让这个圈子经过几十年的冲淡或者被时代潮流落下之外,没有很好的办法,说到这里,似乎与最开始我所说的抑制日漫DSSQ有所矛盾,是的,无论什么手段最多都只能做到对一个正在膨胀的文化或圈子有效或轻微的抑制(除非中国网络运营商集体爆炸,中国回到红白机时代) 在这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把esu系也DSSQ化,形成一个不说与bog还有日漫痴势均力敌,但是能有可观数量的圈子,经过esu系的数量膨胀而培养更多esu小鬼,来抑制日漫DSSQ化对社会与文化的冲击,日漫痴数量虽然庞大,这也表示其中对DSSQ反感的人也有不少,就列如孙立军吧,以及数也数不清的esu贴吧的存在,他们不会无端生出对日漫痴的憎恨,他们是从日漫痴中走出来,并意识到更多真相的团体,在bog数量也呈膨胀趋势的同时,真的需要一股有力量的势力来抑制。

——以上摘自wjz的日志,凸显其晚年知识分子气息。

恶俗复兴

wjz近期正在策划组织一群有组织,有思想的新青年,以其以上发言为基准,成立一个能真正对bog和日漫痴有杀伤力的团队,来抑制徐逸的野心。

“单凭瞎骂与出道是无法达到目的的,我们需要一个与其旗鼓相当的势力”

—— wzj在自己群内对lcx说的话

部分语录

  • 你爱谁,我日谁。
  • 鸡鸡。
  • 我日你女朋友。
  • 搞逼,yeah。
  • 信不信我送你出群留学?。
  • 我啦你进来是为了共谋划策,你却在无时无刻的钦点我

其他信息

wjz的qq群 414354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