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周平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平
Huji.jpg
残障人士

姓名

周平

常用ID

周小平同志
水木周平

职业

网哲
网评员
五毛党

能力

垃圾文章
八股文

特长

开办黄网

必杀技

带鱼养殖技术

硬度

所属

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办黄网,是他一生中唯一体面的职业
——佚名

周平(1981.4.24-),又名周小平,人称周带鱼,神必代码510321********0012,四川省自贡市人,户籍地四川省荣县旭阳镇荣州路330号附4号2楼1号,毕业于荣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网络作家兼网络评论员,自五和官五的优秀代表,被徒有其名的垃圾媒体新闻晨报钦点为中国网络正能量四大写手之一(另外三人分别是宁学明、王若虚、周俊强)。

早年经历

技校高材生

周平最开始使用的笔名是“水木周平”,经常冒充名人进行造谣,拥有无数马甲互相对骂或吹捧,曾在博文《中国99%的白领以及他们的家庭即将面临破产》中冒充某著名经济学家的名义作出三至十年内支国房地产必将崩溃的预言,也因此而出名。[1]周平一开始是想走文青路线的,曾经写过一个自传小说,但写着写着就突然动歪脑筋了,突然在最后几章扭转剧情,把自己的经历往陈天桥身上靠。然后又用马甲到处宣传自己其实就是陈天桥,理由就是因为这个小说,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伪造兵役

在2006年7月的一篇博文中,周平声称“八年前我刚从部队退伍回家”,按照周平的说法,则周平在17岁的时候就从部队光荣退伍了,按照兵役法的规定,年满18周岁才能入伍,可见周平撒谎也不打草稿。

开办黄网

周平出任分网副总裁直到2009年因涉嫌从事色情业务而被拘捕。[2]直到2013年10月15日周平才公开承认此事,但是依旧有所隐瞒。周平还声称自己要“绝笔”,这显然只是谎言。[3]笔者认为开办黄网是周平这辈子做过的最体面的事情

转型自五

由于水平太低,周平一直未能实现盈利目标,因此决定转型自五。技校毕业的周平很快就在自五当中获得许多同样低学历的小将的认同,并因此获得大人气,引起了上层的注意,从此开始平步青云。2014年10月15日,周平和宁学明以网络作家身份参加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并获得包子的见面与钦点。2015年6月10日,周平当选四川省网络作协主席。

扰乱治安

2013年1月,在某著名足球记者兼畅销作家进行新书签售的时候,完全不在场的周平凭空意淫出了群体事件,率先造谣称现成几十人“拳打脚踢”,将人打得“吐血昏迷”,唐突钦点另一名作家称其“打死人了”,并at了“平安北京”。周平在散布谣言扰乱社会治安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故意骚扰要挟公安部门,在现场真实情况披露后又悄悄自删,毫无笋丝,造谣、打滚、自删,一气呵成,是自五中的豪杰。

带鱼国师

周平绰号“周带鱼”,起因是周平曾在2013年8月26日的博文《谣害天下,无人忏悔》中钦点薛必群称:“薛蛮子为净水器促销,诋毁中国水质有毒,造成舟山带鱼养殖场滞销,当地无数养殖农户面临破产,罪大恶极,谁来追究?”[4]然而带鱼属于深海鱼,皆为捕捞,当时并未出现人工养殖技术,因此广大爱国人士在查证后给周平取了“周带鱼”这样的绰号。[5]周平始终没有公开认错,反而在博客中将文字篡改为“造成舟山带鱼滞销,当地无数渔民和其他鳗鱼养殖户损失惨重”。[6]周平甚至在2014年10月19日的博文中引用改动过的文字狡辩称:“境外的邪教组织法X功论坛上却把我的话断章取义为‘周小平造谣舟山地区有养殖带鱼’”,受到广大爱国人士的嘲讽,最终不得不删除原博文,但依旧没有认错。[7]周平的造谣水平远超秦志晖十万甚至九万倍,却恬不知耻地去污蔑他人,止增笑耳。

你国你党

尽管如今自五、兔杂等弱智群体对“你国”一词十分忌讳,但有趣的是,周平的《你的中国你的党》恰好就是“你国”一词的来源之一,而周平本人却又是自五、兔杂心目中的英雄人物,意味深长。

姑父时代

周平文风独特,以其最著名的黑屁作品《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为例,周平试图用很大的篇幅指责所谓的公知造谣,但众多爱国人士轻而易举地指出这篇文章中明显有至少几十处伪造史实及数据且充满常识性错误,本身即在扭曲和隐瞒事实。[8]同名书籍上市后旋即遭到众多爱国人士的正义抵制,豆瓣上还专门针对此书发起“评一星运动”并使用标签功能对周平本人进行讽刺,此书的标签和评论显示功能很快被关闭,但周平的滑稽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周平还在其他黑屁作品中为雾霾积极辩护,炮制完全不存在的协议,还妄言两桶油一直都是薄利甚至亏本的,草生度爆表。

殴打肘子

某著名科普作家在读完周平的另一著名黑屁作品《梦碎美利坚》后表示:“里面列举的关于美国的种种不是,几乎全是他胡思乱想捏造出来的。他这是梦游美利坚吧?”并撰文逐条列出错误并予以抨击和讽刺。[9]随后该作家在支国境内的所有博客、微博被封禁,各大论坛亦出现白名单审查。[10]华东某省唯一省级晚报的一名评论员也因在该报上发表同情该作家的言论而同样遭到所有博客、微博被删的处置。[11]同一时间,支国网上关于周平的负面的评论及文章也遭到疯狂削除,一直力挺周平的党建网发文表示称这些被封禁、被删除的事情“这事儿没啥不公平”,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12]周平随后在微博上狡辩称在网络流传的文字是对《梦碎美利坚》的“断章取义和曲解拼接”,并贴出所谓的被断章取义遭到篡改的“原文”。[13]然而周平最开始被批判的《梦碎美利坚》版本恰好是从党建网上找到的,而且与周平本人在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一书中收录的该文的版本除了一句改动之外完全一致,周平贴出的“原文”显然只是临时进行的粗劣删改,甚至由于删改手法过于拙劣,反而还造成更多语句的前后不接。[14]

侮辱逝者

周平曾经在博文中造谣称鲁若晴病情稳定、家庭富裕、早有配型骨髓的捐献者,并诬陷负责筹集善款的公众人物挪用善款。且不论周平本人对病人完全是一种加以利用的态度,并没有做出任何实质行动,事实上鲁若晴在临终前还特地发微博坚决否认周平关于自己和黄渝萍的谣言。影响最恶劣的博文发表时间离逝者去世还不到一个月,逝者在去世前的几个星期里不得不饱受周平的造谣攻击,令人心痛。笔者祝周平这种吃人血馒头的义和团废物早日病死

类似的情况相当常见,例如在某台湾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罹患癌症的时候,周平很快现身传播谣言“刚刚经过北京方面消息”,其患癌病情为假。被本人和爱国人士揭发后不得不自删,却又另造一谣,称其“将于1-2周内以治病为由,逃离北京”,结果再次被本人和爱国人士打脸。

昆剧大师

2015年1月9日,时任义和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的周平前往昆明出席义和团云南省委组织的报告会[15],为一百多名网评员进行带鱼养殖技术培训。开场不久,热情的昆明市民不期而至,作为代表的两名爱国市民抬着一幅周头鱼身的画像走进会场。正当周平手足无措之际,几名训练有素的义和团头目立刻扑上去将爱国市民打出会场。与此同时,有爱国市民在会场外拉出“欢迎周小平同志莅临昆明传授带鱼养殖技术”的横幅,而周平等网评员只能龟缩在会场里,不敢出来阻挠。

到了提问环节,原本义和团已经安插了自己人,结果一名爱国市民站了起来,朗声问道:“您是著名的爱国者,但像张春桥、姚文元那样的爱国者最终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最近如芮成钢那样的高调爱国者被绳之于法,那么您如何定义您是真正的爱国者呢?”周平顿时脸色发白,支吾片刻之后才结结巴巴地进行回答,但绕来绕去还是跑到“爱国即是爱党”这样的论调上,且整个回答错谬频发。义和团头目连忙宣布因时间关系只能有一人提问并立即钦定了一个自己人,准备在样板戏收官后散会以免继续献丑。

周平演戏完毕后,一名爱国青年站了起来要求提问但惨遭野蛮制止。见状,这名爱国青年迈步向前道:“既然你们不给我提问的机会,我就送你两条带鱼,好吧?”说完就从身后接过两条发臭的带鱼,递到企图逃跑的周平面前。周平说了一句“我不要”,皱着眉头捂着鼻子侧身躲开,旁边一名膀大腰圆的义和团头目冲了过来将这名爱国青年撞开给周平解围。

然而此时又有一名爱国市民迎面拦在周平面前并说:“我想占用你五分钟的时间,就你刚才的谈话提个问题,你提出要控制网络意识形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党和政府已经控制着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难度就不能给民间一点舆论自由吗?”周平不假思索地回答:“是治理,不是控制。”爱国市民反驳:“我说的不是网络,而是公民合法的新闻舆论自由。”周平诡辩道:“交通管理应该由交管局来做,难道应该由路人来管?”爱国市民反驳:“你不要偷换概念。交通的事情自然由有关部门来管,但新闻舆论自由,都是公民的合法权利,自然应该交还给公民。”周平狡辩称:“难道现在没有舆论自由吗?”爱国市民反驳:“有吗?现在中国大陆有一家民办的报纸杂志吗?”周平一怔,彻底撕破脸皮怒骂:“扯不清!”几个义和团头目听到此语,明白周平已经词穷,便一拥而上把周平护在中间匆忙离场。

值得一提的是,周平参加昆明一事现已证实是林超设置的鸿门宴,意在借爱国人士的刀断送周平的前程。林超在2014年12月前后就利用自己在昆明的旧交铺好了各种陷阱,包括放出一些有关周平的消息激怒爱国人士,甚至把自己的人安插到两边(爱国市民和义和团)试图控制局面,爱国人士当初的自发举动如今看来恰好成了林超一枚不太成功但收效颇多的棋子。

宣传降级

2015年2月20日,周平发布了一个宣传视频,标题为意义不明的《I’m China》,立意错误,视频内容漏洞百出,来自不同圈子的各种骂声嘲讽声响成一片。

迫真吃土

2016年美国大选前,周平预言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并表示输了就吃土,结果希拉里果然竞选失败,为了捍卫其尿袋野妈,周平果断选择了吃土。

同床异梦

2017年3月15日,周平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发布婚讯,二手妻子为黑批肛裂歌手王芳,其前任为某风险投资人。[16]周平在婚讯中称“身许家国心许你”,为将来身给不了你妻而心给不了你国的情况做托辞。

钦点法国

2017年5月9日,周平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旷世黑屁文章,把马克龙先生当选法国总统分析成是靠裙带关系上位,还把罗斯柴尔德这个万年老梗拿出来炒冷饭。文中钦点马克龙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家大业大,经过考证,所谓的行业世家只是个注册市值十几万欧元的小作坊。周平把全世界的马卡龙销售量都算到了特罗尼厄的头上,可惜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不能因为周平做浅水带鱼养殖就把全世界的带鱼销量都归周平一个人,更何况马卡龙只是特罗尼厄的传统甜品品牌旗下八百多样产品之一,而特罗尼厄主打的产品是巧克力,根本不是马卡龙。特罗尼厄在马克龙的家乡亚眠,以及里尔、阿拉斯和圣昆廷等地一共有七家门店,要说在法国北部地区小有名气确实不假,但是一家十几万欧元注册市值的小作坊,能被吹成“几乎已经占据了法国各大城市的销售窗口”,“是一个比央企还央企,比垄断还垄断的的大集团”,大概真的是需要一些睁眼说瞎话的勇气。周平还黑屁称马克龙老丈人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法国的代理合伙人,从“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老梗就可以看出周平的智商真是泰国第几了。而文中所编造的各种故事,都完全对应不上特罗尼厄2006年与前夫离婚、2007年与当时时任法国财政部督察的马克龙完婚的时间线。要是说这是野史,时间对不上号不必较真也就罢了,但是周平接着往下吹,说马克龙的老丈人在马克龙夫妇两人婚前考察马克龙之后十分感动,把罗斯柴尔德银行合伙人的职位拱手相送……特罗尼厄家的老爷子1994年1月15日(马克龙还是个17岁的高中生)就仙逝了,享年84岁,怕不是要去索了周平的狗命罢。诋毁他国领袖,散播谬误谣言,攻击所谓的“慕洋大V”,捏造事实,诱导分享,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周平的黑屁文章阅读量已经超过十万,更是有四万带鱼粉丝点赞,引发的社会影响相当恶劣。在众多爱国人士的抨击下,周平才删除了自己的黑屁文。“都是活在人间,正常点,别吹”,这篇黑屁文章的结尾不愧是自嘲完美。

LYT女士回击周带鱼

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

——答周小平公开信《台湾,好自为之》

本不想回你这封信,因为你信中所表达的观念必须进行时空穿越才能理解和回应,而这个世界已进入了二十一世纪,进入了网络时代,跟这类文革式檄文去较真是可笑的。但是,这一段我们看到你的这封公开信竟然在大陆各个自媒体广为流传,似乎引起了不少人强烈的共鸣,而大陆众多民主公知们似乎也鸦雀无声,好象被你的气场所震慑了。如果我们再不予回应,无疑会误导包括整个大陆在内的华人世界的价值取向。任凭一个极权势力豢养的自干五在那里胡说八道而不予澄清和回击,无异于纵容作恶,这不是我们台湾人的习惯和作风,更不是本人的习惯和作风。因此,我决定花点时间回应一下你这位在中国大陆得瑟得厉害的正厅级[17]自干五。(后略)

其实这篇文章的作者并非龙女士本人,而是网友的冒名之作。

微博消声

2018年8月2日,周平在微博发表文章《周小平:揭批问题疫苗第九天,我被康泰生物投诉了,罪名是:“影响大家对国产疫苗的信心“》,声称自己被康泰生物莫名其妙投诉关于疫苗有问题的文章,尽管其自始至终只是在为疫苗问题辩护,可谓大水冲了龙王庙。自此以后,周平不再发表任何新微博,疑似已受到警告。

然而截至2019年4月,周平的微信公众号依然在经常更新,并且有四位数的稳定观众水平。

驻日飞碟

Yattaze!

目前皇带鱼的人工养殖已经实现。可笑!我周带鱼大师岂是韭菜们所想的等闲之辈?

然而这项技术却是由日本科学家实现的,周平驻日飞碟说可能性微存?

王芳

王芳(1985.6.25 ~ ),辽宁辽阳人,中国民族唱法歌手,周平的妻子,在2014年春节联欢晚会上假唱《英雄赞歌》一炮而红,被誉为“红歌天使”。曾与周平共同创办渲染极端爱国主义的网络节目《平芳公理》,该节目中点评的事件无论好坏都会一转赵国的伟光正和欧美日的假恶丑,堪比刘泽的黑屁美文,连赵家人都看不下去,政府勒令周平夫妇停播,现在只有墙外才能观看。郭文贵曾在直播中宣传其和中共高官有一腿,但未经证实。

小贩克星

2014年12月14日,王芳在微博上发文吐槽,声称自己在三亚购买的芒果和释迦回家后打开来发现全是木瓜。由于王芳是御用红歌歌手,这一微博引发了赵国警方的重视。12月15日,三亚市政府出动雄兵,抓获违规商家。公安局声称虽然“由于王芳没有索取票据,也没有保留任何交易证据,给案件查处带来困难”,但是仍然抓获了违法人员,可谓是“依法治国”的典范。

瞬移英军

2017年暑假,吴京的《战狼2》大热,这一题材成为周平等法西斯主义者的炒作工具。9月,电影《敦刻尔克》上线,王芳尾随丈夫的脚步,在微信公众号发表雄文《抵制电影〈敦刻尔克〉,是一个民族的自觉和自重》,在文中声称《敦刻尔克》讲述了“英军在缅甸和日军作战的故事”,成为网友们的笑柄。

事件发生后,周平主动站出来,撰写美文《敦刻尔克和远征军的故事是我讲给媳妇听的,有什么不爽冲我来!》,在文中称这一错误是“笔误”,并声称攻击王芳的人都是“美分”。于是这对夫妻再次成为人们的笑柄。被周平在文中斥责的袁腾飞在微博说道“愚蠢是可以通过性传播的”,不久袁腾飞的所有账号被赵弹干烂。

支持假疫苗

2018年7月,“假疫苗”事件爆出,一时人心惶惶。周平借此机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大做文章,认为国产疫苗“就算是假的,也不能让位给进口疫苗”,因为进口疫苗会让中国人“断子绝孙”。王芳也在朋友圈回应,她写道“打了美国疫苗会绝种,打假疫苗反而因祸得福”,无耻嘴脸令人震惊。

外部链接和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