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哨兵门》

来自恶俗维基
(重定向自哨兵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乐法章

原文

此是我的网名,我亦因此而在陕西省国税系统闻名。被许多同志们戏称哨兵门事件。

大家一定很好奇他们所谓的哨兵门事件吧?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为全系统基层税干的权益,在本系统内部论坛上敦请省局领导重新组织工会,民主选举新的工会主席,以及宣扬我的报国主张,并将自己真实身份公之于众自愿接受群众监督。以至哗然···

其实,我进税务系统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报国。蛰伏这许多年,我的报国理念已经初成,出于对人性的了解,加上以史为鉴,我并不想挑起什么大的斗争。因为我知道我们国家能取得今日这样的辉煌所付出的代价与不易,加之未来将要面对的种种挑战,中国经不起折腾了!我的本意只是想静悄悄的通过个人努力上谏中央。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国税局作为我的出身之所,眼看基层税干生存的艰辛,作为同仁,我又怎能视若无睹?

大家一定对此嗤之以鼻。国税局是好单位,国家公务员的生活能有多艰辛!是,我承认,站在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来看,的确,作为国税局的一名公务员起码是已经解决温饱了,还有那么多学子连工作都没有···

但,你是否承认,当你认为我们的税干不缺钱第一想到的是他所拥有的权利,以及纳税人的供养?那么,如果他廉政呢?或者说他没有腐败的胆量和能力呢?税务干部也是人,也会有病有灾,也要养家糊口啊!您想逼良为娼吗?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的普通税干真像某些人所评价的那样黑,那么我们也不会整天的叫嚣去索要什么津贴房补了,有必要吗?俗话说枪打出头鸟,有必要平白的暴露自己么?!说老实话,就那点钱以如今的物价水平去衡量还不够塞牙缝的。

我们普通税干索要的只是国家规定应得的钱。我们不要高薪养廉,我们索要的只是我们份内应得的。

每每看到公务员报考时的场景总会让我想到了另一个场景:一座断桥,前边的人已经发现无路可走,却也无路可退,许多人身不由己的就被后边蜂拥而至的人挤得掉下桥去···

因为对国情的了解,在本系统内部我很少谈津贴、房补的事,也因此招致同志们的不理解乃至抱怨。事实上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尚我的日子过的有多好,相反,我一无所有。正如我在某帖子内所说的那样‘多年奋斗所得,党旗一面,古筝一架,双人大床一张’,而我已经在国税系统基层一线干了十二年多了,直至现在。我的简朴和节用能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望之项背的!所以不谈钱并不是说我不缺钱,相反,很缺。但是我知道目前的国家国内国际形势有多严峻,我知道国家的负担有多重,我知道个人与国家的密切联系。我所以多只倡导工会建设就是想对权力进行制衡,通过同志们的共同努力积极响应国家的反腐倡廉政策,此举除了保障广大职工的合法权益外,更是想通过工会建设进一步遏制腐败。也算是落实胡锦涛总书记科学发展观的一项有力举措吧。

通过本系统的论坛我曾多次向省局提出个人建议,并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单位及联系方式,但均被漠视。乃至在本系统论坛封杀我的话语权。在个别老同志的鼎力支持下,我也曾根据宪法、工会法、党章等据理力争,仍均被漠视···

仅仅一个陕西省在不长的时间里,干警被侵权,税干被侵权,还都不是一个,都是一个群体啊···

用通俗的话来说,说得稍微过一点儿,作为国家的人都被侵权,更惘论普通老百姓了!

自十五年前矢志报国起,至今我都没有一个朋友。只因我与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不同,我所向往的生活无所谓钱财有多少,但只要真善美。所以要报国,就是因为当年观世风日下,为了保护真善美的永恒。但,结果如何呢?

十一期间,我希望能组织广大党员集会声援并力谏中央,谏言中央大力推崇国学、国术,应者寥寥。

我个人走访各宗教团体及修行人士,希望都能为国宣扬善行善性,多却想慎行避祸···

只得慎独!

现在每当我提出报国,不是被人笑说是疯子就是傻子,再不就是精神受刺激了。老实说,要不是自我磨砺修养这么多年,我还真有可能被这帮是非不分,混淆视听的家伙给弄神经了。毕竟众口铄金啊!

今天在这里说这些,说老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五味杂陈吧!



所以自寓为哨兵是因为,我自愿为祖国和人民站岗放哨,并矢志不移。无论何时何地···

我的生活是自己决定的结果,我的方向很明确,我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所以在此处撰此文,只是希望更多的有志于报国的有识之士能承我哨兵精神,在各条战线上精诚团结,自觉为祖国和人民站岗放哨,尽忠报国!


学识有限,言语有不妥之处还请国民见谅、海涵!



道听途说:西安仿佛有一个人也是搞工会建设,听说早都被抓了。虽然他被抓,但,我羡慕他啊!起码,他有工人兄弟的积极支持,并已经在大力营救中。我呢?为广大税干的权益冒死出头,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响应(至于为什么,大家自己想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自然清楚了。呵呵,所以,自开始就没做指望)。呵呵,比起来,反而是本系统的领导们宽容,度量大,相对体谅我,并没有怎么难为我。真是够晕的。呵呵,我好像一直就是在和所有的领导作对啊?!真够不知好歹的!呵呵

回想起来,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