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啃老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啃老
断片2.png
啃!让他啃!

释义

有能力工作却依靠父母养活的人

场合

现实世界你操我爸

评分

ƒ(x)→0

啃老指的是已成年、具备社会生存能力的人,还依靠父母或亲戚的经济援助生活,已满16周岁但辍学且完全依赖父母资助的未成年人,也被视为啃老。啃老行为对家庭和社会造成恶劣影响,是现代社会的痼疾。

一般有正式学业在身的人,在毕业以前可以不算啃老。

本站相当一部分明星都有啃老的经历。

著名啃老废物

完全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

棺材本啃食者

于志成

啃老长达15年之久。是本站收录的当中啃老时长最久的人士。是彻彻底底的啃老废物,没有为找工作求生费过一丝精力,是超越张杰的存在。不愧为啃老巨星,棺材本啃食者。

林淏泽

江苏广播电视学校(职高)辍学,制作《蓝志脱口秀》系列节目妄图起势,迎来骂声一片,盈利彻底失败。至今无业,以啃老为生。

张杰

张杰是本站收录的啃老废物中最没出息的一个,相比其他啃老人,张杰根本身无一技之长,于1999年中专辍学,北漂找工作但被骗,进过传销窝点。2009年7月,张杰二度走出家门,拿了父母的钱去北京通州一处朋友开的画室做北漂,但他完全不懂绘画,又懒得去学,所以他在朋友开的画室里完全就是整天游手好闲混吃混喝,一边死皮赖脸地啃朋友,另一边靠爹妈打钱啃爹妈。张杰此行实际上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想找高圆圆表白,结果反而激怒高圆圆,最后他的朋友终于对张杰赖在他画室混吃混喝的行为忍无可忍,张杰最终只能返回老家,回家后在高圆圆吧发帖对高圆圆进行钦点,被高圆圆吧拖黑。曾通过中介公司在《雪豹》中扮演侵华日军军官大川毅中佐,自称片酬被中介私吞。至此成为彻底的家里蹲,蜗居淄博出租屋啃父母张笃银和李昌翠近十年,张杰一旦被周围的人用他啃老这一行为嘲笑时,他都会以帮助父母干点杂活为由辩解自己“并非是纯啃老”,逻辑十分荒唐,其叙述也漏洞百出,并且其长期有大量空闲时间在微博靠纯手打字复读,所以不予采信,依然归为完全的啃老废物。

然而更可笑的是,张笛吧野爹们曾经调侃张杰和他的发小白羽年龄相仿,白羽现在都成家立业在淄博当地发财,而张杰却一事无成,结果张杰却这么解释:“有些人说看看我同龄人等等有没有事业,我想你们应该问问他们所谓的今天有没有欺骗诋毁陷害过他人,今天所谓有一点点事业是不是有靠欺骗甚至是诈骗得来的?!我张云杰虽数年来穷困落魄,但我一生堂堂正正一直原创一心为国为民为世,多年前立志实现中华伟大复兴和达成自然良循大道,一颗正气正德正善可昭日月星辰……(以下省去黑屁复读1000字)”,如此饱含阿Q精神的迫真自我辩解让张笛吧众野爹们差点笑掉了大牙。

高锦涛

曾考入江西南昌安义第二中学,高一时辍学,通过欺骗等方式创立vtuber梅尔特进行网络性骚扰,身败名裂,被列为屑站永久黑名单人士,终身无法起势。现已满18但依旧无业,靠啃亲妈度日,其骗炮路费等也均为亲妈提供。

吴周星

吴周星年仅15岁便辍学到批站依靠软色情的方式炒作盈利,诈骗粉丝万余元,后来其母亲不得不为其垫付欠款。而她本人至始至终未亲自归还出一分钱,依然是疯狂地挥霍自己的盈利所得。

有一定生存能力的啃老废物

刘泽

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土木与交通学院,毕业后长期无业,经济上完全依赖双亲刘喜忠、李金英资助,除生活费还要求父母购置上网黑屁用电脑、手机、外设等,并通过买粉将B站ID信小条充到6万关注。 目前在上海-嘉兴一带活动,职业不明,可能是海底捞服务员,也可能以打零工日结为生。

陈展浩

在自己学业坠毁后曾长期家里蹲。后来干一些包括但不限于工地搬砖工、快递员在内的临时工作,但大部分是时候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依靠肛小将,家人和女友的资助过活至今,生活水平超过你国绝大部分底层劳动者。在2016年夏甚至顿顿扇贝、鲍鱼、龙虾、刺身。其购入化学药剂的大部分资金也来源于啃老以及啃肛小将。客观上其对肛小将的乞讨行为,导致日后相当一部分肛小将的大脑升级与跳反。

张忻铃
魏逸霖

上海市商贸旅游学校(中专)毕业后,曾干过仓库保安等临时工作,不久即离职。靠啃亲妈陈芳和姥姥度日。

何文涛兄弟

何文涛在初中毕业/辍学后外地打工了一阵子,最终成为了表哥(姑/姨表兄弟)缪亚男的奴隶。迫真大学生何武涛也在借债送给金融诈骗分子之后为了躲债成为了缪亚男的奴隶。缪亚男付给何文涛的工资与何文涛实际的工作能力完全不对等,何文涛在工作时间也可以随意上网瞎骂。

曾经是啃老废物的

杨帆

曾参军入伍,退役后干过富士康普工和啤酒厂车间等工作,时间不长都被辞退,后聘为长沙一家酒店保安,因打架斗殴被开除。从此过上无业蜗居生活,靠父亲和姥姥的接济度日,尝试出售自制食品亲甜滴实现盈利,但生意因卫生状况和米青传闻被彻底橄榄。在长沙实在混不下去后逃回老家绥宁,靠家庭养猪勉强度日,并通过网络直播乞讨创蜜打赏。 因其目前自食其力,且唯一提供资助的亲人姥姥已去世,分类为曾是啃老废物。

以不特定人群(全社会)为啃老对象的

陈乾

著名流浪硬汉,自幼频繁离家出走,15年盗取其父陈汉文电瓶车流窜至揭阳市区,赖在一家肯德基24小时店内,以捡拾顾客剩饭为生,夜间在店内长椅上过夜,白天到楼上购物中心,蹭书和展示用学习机。在新闻记者接报赶到后,啃了记者一顿儿童套餐,记者报警后又啃了派出所民警一顿饭,后被送往揭阳市救助站。

同年还有长期露宿电信营业厅蹭网的经历。18年在深圳华强北街头流浪,频繁骚扰音游游戏厅和手机卖场。其父陈汉文于2016年因犯抢劫罪,被普宁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后减刑十个月),故陈乾的经济来源早已彻底断绝。在减刑决定书上还出现了无法交纳罚金的情况,可见家里有多么的穷酸。

2019年2月2日早8时许再次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仅根据其大量网络发言IP推测在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