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所趋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势所趋
Dssq.jpg
光鲜夺目的标题一如某些人婊子妈的铁棺

释义

垃圾

场合

屑站

评分

★★★

大势所趋(DSSQ),最先是起源自音MAD圈内的黑话,含贬义,分为两种说法,一说是指“技术含量不高的视频但却十分受观众欢迎”,另一说是指圈子由于大量外来人员的涌入,该圈子原有的交流格局被强制改成了“群众”眼中的“喜闻乐见”的内容,从而对该圈子造成破坏甚至毁灭的一种现象。

现通常指:

  1. 开发并制作容易引起跟风现象的"鬼畜素材",并蓄意引导跟风局面的形成
  2. 围绕热门“鬼畜素材”跟风制作劣质视频,赚取点击量
  3. 试图通过以上行为进行商品化盈利[1]

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鬼畜全明星列表所举,任何正常素材都存在经由特定人群之手而大势所趋化的风险。

该词同样适用于翻唱圈,MAD圈。在特定的情况下,DSSQ可单指某人,并且这个词汇在一些非视频网站非ACGN的领域中也渐渐转播开来。

判定标准

判断一个视频是不是大势所趋的标准是其制作者的目的和态度,如果制作者不止一次抱着娱乐大众的态度,以赚点击获得人气出名甚至是盈利的目的制作视频,那么所做的就是大势所趋视频。

虽然判断大势所趋的标准与使用素材以及制作者的技术水平没有必然联系。但是目前的现状是,天朝大众只关心一个视频有没有足够的噱头、恶搞和娱乐的程度够不够高,而并不在乎视频本身的技术含量有多高,因此,大势所趋制作者为了博取点击和人气,便使用当下火爆的素材,并且只注重视频的恶搞噱头和娱乐程度,所以使用当下火爆的素材并且技术含量不高、质量低劣也就成为了大势所趋的外在表现。

注意:使用热门素材的作品,不一定等同于大势所趋作。使用当下火爆的素材并且技术含量不高、质量低劣的,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大势所趋作品。小鬼、好事者无端出警,钦点DSSQ的行为,某种程度上也已经随着缝合怪的肆虐也一并DSSQ。

趋势图

作者未知,创作时间2019年1月

亚文化DSSQ趋势2019-01.jpg

相关人物

瞿申图

瞿申图不仅善于跟风,而且善于开发容易被跟风的素材,逐渐引起更多的人跟风制作并投稿低质“鬼畜”视频,由于题材的火爆反而能赚取不小的点击量,初步形成“大势所趋”现象,称之为大势所趋创始人也不为过。

黄杰

此横幅证明了黄杰提出大势所趋理论实乃天意

黄杰在《黄杰2012年7月3日关于大势所趋的演讲》中正式提出了大势所趋理论,很好地总结了什么是大势所趋。黄杰在文中说道“什么叫大势所趋,不是你一个人或一群人说说话做做东西就能决定的。不如自己去改进视频风格、制作套路。”,其本意就是指大众所喜欢的东西就是大势所趋,视频制作者要改进视频风格、制作套路去迎合大众、迎合大势所趋。

林佳奇

林佳奇作为黄杰的傀儡创立了大势所趋制作组织摇铃社,开始利用热门素材和流行语标题吸引了大量观众姥爷,并指引观众们创立了无音系和原音系两种十分高超的音MAD作品。因为其水平过于惊人,用传统意义的“鬼畜”和“音MAD”无法正确定义它们,我们将其称为“贵蓄”。

徐逸

作为上海特区特首,徐逸也是大势所趋的爱好者,因为能从中盈利。徐逸通过其独特的营销技巧,利用马玉东创造的伪レ厨资源和摇铃社的观众姥爷,大力发扬大势所趋文化,使得上海特区本社成为一蛆两制的先锋。

张宇斌

主条目:张宇斌#广告恰饭

2016年起,逐步成为伪レ导师的张宇斌开始了商业化的进程,开始接连不断地与一些垃圾公司合作推广,常见的推广形式是张宇斌以对方提供的广告内容插入自己的贵畜全明星作品中并在TAG标榜“防不胜防”然后投入贵畜区中人气最高的贵畜条叫区。张宇斌的这类盈利作品往往质量极差,无需调音或做PV,直接用各种素材的人物台词做拼字Rape即可,然而即使是这种音频雷普耳朵且广告唐突植入的粪作,大多数螳卫兵和一般通过逸民依旧看得津津有味,张宇斌依旧能收获几十万的播放量以及大量硬币收藏,还能坐等一群脑残粉用“筹集精♂费”等恰饭神论给自己洗地。尝到甜头后的张宇斌逐渐形成了一种套路,即发布兄贵视频后隔一段时间发布贵畜广告,再隔一段时间又发布兄贵视频,形成了“犬作—广告—犬作”的循环,大量螳粉摸清了这种套路后便认为张宇斌发布贵畜广告后必有所谓的哲♂学大作。据一些行业人士透露,做一次这样的推广可以让张宇斌至少盈利几千元,而张宇斌最疯狂的时候曾三连发广告为自己的超犬作造势,可谓名副其实的盈利狂魔。然而,所谓的贵畜广告实际上是一种灰色产业,原本仅供娱乐的视频与商业挂钩后,便涉及了被贵畜人物的肖像权名誉权以及所使用媒体素材的版权等合法权益,制作者和宣传者应该不会不清楚侵权的后果,如果不是蠢而是坏,这些公司和张宇斌在恰这种饭的时候还能安心的话,那么这群蛇鼠一窝的人间之屑可谓无耻无良。

2016年7月底,比利高调宣布代言手游《三国罗曼史》,作为与屑站合作推广的项目,屑站也积极配合,甚至与伪レ导师张宇斌达成协议,由张宇斌利用自己的ID泽野螳螂发布比利对此手游的宣传广告(原视频已遭张宇斌自我爆破,此为他人补档),希望借助导师在伪レ小鬼中的高人气进一步推广此游戏。而张宇斌也毫不推辞,直接用大号进行宣传,最终形成了“开发商—比利—屑站—张宇斌”四角利益同盟,四者在其中疯狂捞金。这种毁圈式DSSQ炒作遭大部分レ圈创作者的批评和抵制,张宇斌更是风评坠毁,二代目导师的称呼直接从调侃变为骂名,也直接导致张宇斌本人被兄贵和银梦吧的吧友出道,虽然当时仅流出名字和小部分信息,但张宇斌的大名很快就在圈内传开。

2018年屑站上市以及暑期被C站点名,屑站为了自保削除了大量兄贵题材的作品、屏蔽了关键词还加强了审核管理,张宇斌也被迫削除和整改了一部分作品,与此同时,张宇斌的不少贵畜广告作品也逐渐消失,截至2019年元月,该类作品已只剩一个,但据一些人的回忆和不完全统计,张宇斌两年多时间里曾至少投过十几个贵畜广告,如今几乎全部消失,张宇斌捞了一波钱后还把自己的黑历史删光,不愧是盈利鬼才,完美华丽。

刘典

安利教主在bilibili贴吧数次指点江山,总结其大势所趋的一套经验。原贴已被他删除,大意是说他以后找工作可以自称元首nobody作者,把自己推销出去,而做音骂德的人不盈利,“我非常不同意以非盈利目的去花过多精力在网上打造自己的影响。”

刘典被怀疑是所谓“考古列表”的始作俑者,该列表助长了逸站小鬼跟风考古的风气,并严重干扰了中国的创价圈和曲奇圈。

外部链接和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