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川毅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川毅
东洋张杰.jpg
皇军之屑

姓名

大川毅

常用ID

职业

军官

能力

瓮中鞋酒

特长

蠕嘴皮子

必杀技

转世投胎

硬度

★★★

所属

大日本帝国皇军

在旧日本陆军的历史上,出身陆军大学的军官往往不仅个人可以跻身将级,而且不少还能在历史上留名,如“名将之花”阿部规秀、“昭和三参谋”、“巴登巴登三羽乌”这些,然而同样是出身陆大的学员,却有一位“皇军之屑”——原日军大佐大川毅,尻谷杰八的前世,今天本文将带读者们探寻这位“陆大最差学生”传奇的一生。

数学六分

大川毅(1908-1968)是日本著名理论家大川周明的侄子,大川毅出生的时候,恰逢大川周明考上帝国大学,作为当时最精英的一批年轻人,大川周明自然为姐姐大川昌翠子进行了命名,恰逢日本战胜露国不久,大川周明以“坂上之云,龙马豪杰”为寓意,取名大川云杰,无奈大川云杰小时候顽劣不堪,在学校成天逃课,就这样玩到了16岁。

1926年,大川云杰恰逢参加日本的高中毕业考试,成天醉心于交游上层人物的大川周明根本无心管理这个侄子,听说其即将考试,于是乎便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兼职粉丝——三上卓海军中尉(后来的昭和维新之歌的作者),帮忙令其逃过体检,参加江田岛海军兵学校的笔试,结果大川云杰在江田岛学校的数学考试当中,居然只考了6分,传为海军内部的笑柄,当时的海军大佬铃木贯太郎海军大将甚至也有耳闻,并在田中义一面前谈起过此事,出了大丑的大川周明只好咬牙继续,他找到了自己多年的好朋友,石原莞尔,希望石原能够帮忙把大川云杰安排进陆军士官学校,石原答应先面谈一次。

石原莞尔的面谈是灾难性的,大川云杰在石原面前大谈他的“自然良循大道”,并且在石原请他解答什么是“上洛”的时候,回答了一个石原中佐听不懂的名词“起势”,大川周明都要崩溃了,石原礼貌地送客,含蓄的表示云杰应该再补习一年,可是当时在旁边陪坐的日军少佐牟田口廉也却十分高兴,拍胸脯保证可以让云杰进陆大,不过鉴于大川云杰的名声已经被海军炒作烂了,于是乎建议大川云杰改名,叫做大川毅,然后自己可以找陆军元老寺内正毅说情,大川周明一口气答应下来,就这样,牟田口廉也帮忙找到了寺内正毅和教育总监真崎甚三郎将军,安排命令让大川毅进入了陆大,真崎一时糊涂,居然下令说,既然考场上没办法办,那么就让大川毅交白卷,然后批卷的时候让改填空题的陆大教师帮忙把卷子答了,胡乱写个60分完事,没想到改卷的老师于田志成志得意满,居然帮大川毅答了个87分,因此入选陆大精英班,发榜以后,牟田口廉也才知道坏了大事,不过真崎将军的说法可是没人敢追究,只好让其进入了陆军大学,同班同学包括后来的横山勇牛岛满筱冢义男等。

陆大生涯

大川毅在陆大创造了很多“记录”,包括几乎所有科目都是补考过关的,全年级倒数第一,但是大川毅在陆大的“格斗训练”那门课却是满分,因为其在柔道课上使用了祖传的“姥姥过肩摔”将教练摔倒在地,并且在剑道课上使用水舀子击败过半数同学,大川毅在校期间的班长是一木清直,一木对其照顾有加,但是据说一木也曾吐槽,自己和大川毅出去吃饭,几乎都是自己付钱,而大川毅则表示,自己连鸡羊都啃,何况班长。其实大川毅的成绩几乎可以退学了,但是1928年以后,昭和天皇登基,大川周明的影响力也有提高,所以陆大也就得过且过,让大川毅毕业了,但是其还是因为挂科太多,被迫留级一年。在留级班上,其居然自豪地声称那是“帝国留级班”,为此差一点被同学猛揍。

1932年,大川毅终于从陆大毕业,被授予中尉军衔。

大川毅在学校最为知名的经历则是其在学校期间和外国同学——韩国人李毅(大韩帝国末代皇帝李坧的表弟)学会了喝鞋酒,从此大川毅便爱上了鞋酒和泡菜,因此其宿舍一度成为全校最恐怖的存在。

惨遭除名

大川毅毕业后,已经是1932年,由于是6月毕业,因此918和128事件都没有赶上,便在大川周明的安排下(其实是怕他再惹祸),前往东京的第一师团担任中队长,第一师团在1933年可谓是皇道派大本营,因为是大川周明的侄子,陆大精英班毕业生,大川毅由此几乎成为第一师团的天皇巨星,其经常假冒叔叔的名义捏造作品,什么“正德正善”、“东亚复兴的自然良循大道”、“武士者应该心中早已无恨”等,其还经常抄袭叔叔未发表的时评,说是自己写的,一度成为安藤利吉等人的座上客,然而在1935年,其最终却被皇道派除名,原来是因为安藤有一次晚上去宿舍找大川毅讨论时局,结果发现人不在,安藤找了半天才在风俗店里面找到了正在嫖妓的大川毅,安藤火冒三丈,说工作日帝国军人怎么能这样胡闹,结果大川毅居然说“我嫖,你不嫖吗?”,气得安藤几乎撞墙。

1935年,安藤又安排大川毅去天诛反对退出第二次伦敦海军条约磋商会议的海军将领米内光政,结果大川毅冲进米内的房间,扬言先割自己的手体现勇气,然后再斩首米内,因为“我割我自己有勇气,我马上割你更有勇气”。米内颇为好奇还有如此奇怪的天诛,便说“请吧”,大川毅拿武士刀割了半天,就割破了皮,便慌张地要碘酒,米内气乐了,便嘲讽“陆军连皮都不敢破吗?”大川毅气急败坏得大呼“我不敢割太深”,米内哭笑不得,让部下将其赶出了海军省,安藤辉三得知此事以后气得直砸墙,第二天便公开把大川毅开除出“皇道派”,米内也不善罢甘休,据说后来还让部下给安藤送了个书法“欢迎陆军多派大川毅君这样的人造访霞浦(即旧海军省所在地)”。

这样,大川毅就被皇道派除名,也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统制派”。

逞凶华北

1936年,日本发生了著名的226事件,事情平息以后,大川周明一度害怕侄子大川毅在第一师团惹出什么事情,结果调查发现大川毅居然在一年前就被皇道派“除名”了,而且在舍友横山勇的一通开脱下,居然变成了“统制派在第一师团的忍者”,加上近卫文麿内阁成立,大川周明是近卫的好友,于是近卫也为其背书,说大川毅“不可能和226有关系”,大川毅于是被调往华北,在班长一木清直中佐下面担任中队长,不久由于太多人投诉大川中队的训练和运作糟糕透顶,一木大佐看在近卫公爵的面子上,只好把大川毅被提拔为大队参谋,上尉军衔,不参与实际指挥工作。

大川毅自从调到平津的一木联队以后,便花天酒地,尤其是其在电影院看到了上海名演员周璇的海报和照片以后,更是爱的发狂,据说其每天的日记本上都会写“周璇,我相信有一天我恢复真我以后,一定会娶你,大川毅爱你”,后来甚至不经意地在战报上都会写,引发联队内部一阵发笑。

1937年7月6日,其前往宛平城内的一家酒馆喝酒,因为又一次意淫了周璇,喝得断片,最后倒在路边,全然忘了晚上一木大佐说的要拉练的事情,结果一木大佐晚上点名,发现大川毅上尉不在,干脆以此为借口要求进入宛平城搜寻,遭29军断然拒绝,双方交火,全面抗战就此爆发!

随后,大川毅随华北派遣军参加了对大同,张家口等地的进攻,令一木清直大佐哭笑不得的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严惩大川毅的喝酒断片误事行为,军令部居然送来了给大川毅的嘉奖令,说大川毅“坚韧勇毅,韬略过人”,并给其授勋,然而一木老班长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乎写了一封信把大川毅美言一番(此文是其强迫梅思平代写的,因为自己实在是写不了)然后把大川毅调到了山东作战的第十师团矶谷廉介一部,代理第三大队大队长一职。

大川毅调任时期,恰逢韩复榘不战而逃,于是乎大川大队兵不血刃占领了淄博,大川毅把指挥部设在博山张店的博山老菜馆里面,他得意地在博山老菜馆门口拍摄了穿日军军服挥刀、叉腰的系列恶俗照片,还有在博山老菜馆门口解手的照片,把照片称之为“亚洲雄风”,当博山老菜馆的大妈问其索要饭钱的时候,大川毅微微一笑,出手一个姥姥过肩摔,把大妈摔得七荤八素,老板瑟瑟发抖,这时候其拿着水舀子故意问老板“皇军滴,会逃单吗?”老板只能说不会,大川大队一路未与韩复渠部交战,且故意避开于学忠部,进入山东两个月,唯一的战果,就是终于把博山老菜馆给吃倒闭了。

大川毅上尉终于在1938年初见到了矶谷廉介师团长,由于陆大盛传矶谷廉介酷爱高丽特色菜,大川毅无比清奇的脑回路便开始思考运作,在见面的宴会上,大川毅说“矶谷将军,我这次为你带来了好酒,用以表示我对将军的敬意!”

“是山西的汾酒么?我知道一木大佐可是在山西作战,山西的汾酒,口味据说不亚于日本的清酒呢!”

“不是的,将军,是我特意在高丽的汉城购买的最纯正的鞋酒!听说将军喜欢高丽特色菜,这是汉城最正宗的三十年老鞋子泡的鞋酒。”

“马鹿野郎!!”

作陪的河边虎四郎将军要崩溃了。

矶谷廉介几乎气疯了,甚至想立刻军法从事大川毅,被河边将军拦下来,河边回去以后就联系大川周明,表示你侄子以后我坚决不管了,大川周明考虑大川毅再在第十师团待着,矶谷廉介迟早要去近卫那里吐槽,那时候不仅近卫公爵没办法交待,自己和河边虎四郎将军也要“友尽”了,只好想办法把大川毅调回国,准备南方作战。

躺赢威客

1940年春,大川毅调回日本,中国大陆三年内的大量胜利,让大川毅在周围朋友面前地位大增,甚至其流氓朋友也对其“刮目相看”,将其视作龙头大哥,然而其逃单本性依旧。

1941年末,日海军机动部队突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大川毅被编入攻击威客岛的部队,由于威克岛的米军孤立无援,最终不得不在1942年初投降,大川毅上尉因此被提拔为少佐,但是实际上其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搭载其的睦月号驱逐舰,而且在睦月号食堂大吃特吃咖喱饭和喝汽水,几乎把食堂搞倒闭,由此,日海军终于知道其“五里桥之虎”名称的由来。

1942年4月,大川毅返回本土,准备中途岛登陆作战。

1942年6月,日海军中途岛遭遇惨败。

1942年8月,大川毅请求加入一木支队,参加瓜岛作战,遭一木大佐断然拒绝。

1942年12月,大川毅少佐调往华中派遣军横山勇一部,拟任第五大队大队长,但是横山勇接到老朋友河边虎四郎将军的劝告,称大川毅“不愧是皇军之屑”,考虑舍友情谊,其把大川毅调任驻扎在九江的兵站主管,令其逃过了绞肉机一般的常德会战,1943年的常德会战,国军余程万将军一部殊死抵抗,在城内重创日军,造成日军重大伤亡,战斗最后以日军短暂占据常德告终,日军大本营自以为胜利,自始至终在兵站断片幻想娶周璇的大川毅居然也因此被提拔为中佐,并被调回山东,任第五师团下属第三联队副联队长,联队长是其在陆大的学弟竹下俊大佐。彼时大川毅被称为“”,原因不明。

真假卫国

1944年,盟军决定执行双叉战略,开始在太平洋上进行跳岛作战。

1944年5月,米海军空隙帛琉群岛。

1944年6月,日海军机动部队发起阿号作战,遭遇优势米海军机动部队毁灭性打击,即马里亚纳海战。

1944年7月,米海军陆战队开始攻略塞班岛,日绝对国防圈被击破。

与此同时,日陆军为了实现以战养战的原则,决定在苏北,鲁中地区展开清乡行动,大川毅所在的竹下联队被授命歼灭八路军115师359旅下属周卫国独立团,该团在团长周卫国的带领下,与淄博一带展开游击作战,将竹下联队一度切割至孤立的临淄、博山、青州三个据点,大川毅被竹下大佐命令,前往临淄郊区围堵周卫国一部。

据日军战报称,周卫国直属的特务营展现出优于一般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而此时,大川毅接受的士兵绝大多数都是日本国内的二等补充兵,素质远不及以往,甚至有记录称,前来补缺的第6中队长黄濑维恒居然是以瘸子身份入伍的,竹下俊大佐在之后惊奇地发现,黄濑中尉甚至还是个滑膜炎患者,只好给其开了个证明让其赶紧滚蛋。

大川毅手下的老弱残兵不足以抵抗周卫国的特务营突围,东西两面的封锁均以失败告终。以为自己遇到八路军主力的大川毅只好电话求援,并且大言不惭地称“突围出去的只是两支小股部队,大部分八路军还在我的包围之中”,加上其不敢发起追击的龟缩性格,一时成为连队里的笑谈,详细过程参见此处。得知周卫国确切位置的竹下大佐亲自赶来,由于求胜心切,竹下大佐仅仅携带了大川毅和20名士兵便前去追击,最后遭周卫国击杀。

大川毅在竹下大佐被周卫国干掉以后,第一个赶到决斗现场,此时,其产生了一个极其狡诈的想法,此时竹下大佐的左臂已经被砍断,倒在地上,而竹下自己说过,其身高体型十分接近周卫国,大川毅随即从附近牺牲的八路军身上扒下来一套八路军服,给竹下换上,然后把竹下的军服换到八路身上,并压在周围的一个地雷上,然后引发,之后大川毅无耻地大呼“周卫国已经被我击毙!万岁!天皇陛下万岁!”周围的士兵在黑暗中集合,不明就里的士兵在晚上一时看不清,看到尸体没有左臂,便误以为真的是周卫国,因周围的八路军很多,大川毅随即下令烧了“周卫国”的遗体,防止“八路军抢回”,面目全非的“周卫国”被大川毅带回联队指挥部,而“竹下俊”则被地雷炸得四分五裂,根本无法辨认,仓促之下,大川毅便汇报说竹下大佐在追击过程中踩上地雷阵亡了。

周卫国在1943年至1944年间在鲁中一带游击,多次击败优势兵力日军,被日第五师团认为是“劲敌”,如今居然在突围中被“皇军之屑”大川毅“击毙”,消息传到日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那里,冈村将军第一反应是“大川毅击毙周卫国?他不敢割太深吧?”

日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则表示“大川桑击毙了八路军精锐的周卫国上校,我如果信了这战报,那李云龙先生恐怕早被山本一木君消灭十次了。”

大川毅匆忙地把断臂且烧焦的“周卫国”拍照登报,然后下令立刻把参与最后追击的士兵和军官全部调到湖南衡阳激战的前线,令大川毅没想到的是,帮他“实锤”的人,居然就是周卫国本人。

周卫国击杀竹下大佐以后突围,但是部队在日军高度清乡以后,减员较为严重,尤其是各营、连建制分散,周卫国直属的特种营仅剩下200人不到,115师命令,周卫国部暂时西撤到德州一带休整,补充完成以后沿黄河西进洛阳,开封一带进而发展根据地,周卫国在当地报上看到了“周卫国”的遗体,知道那是竹下俊的遗体,干脆将计就计,对外发布假消息确认称周卫国已经阵亡,除各营长知道消息为假以外,其余人一无所知,周卫国自己给自己设计了一个追悼会,然后让徐虎等人在会上嚎啕大哭,追悼会结束以后,周卫国带着特务营赶紧离开淄博突围。

大川毅通过汉奸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欣喜若狂,立刻电告冈村宁次,日军这下信以为真,尽管石原莞尔在私下表示,不相信大川毅这种人居然可以亲自击杀周卫国,但是这话在东条英机小矶国昭听来,居然有了反效果,成为石原“借题发挥、捣乱”的证据,盖1944年秋,硫磺岛被米军攻占,栗林忠道将军全军玉碎,日陆军急需一场胜利来“提振国民士气”,1944年9月18日,大本营在雄壮的《雪之进军》歌声里面,“热烈祝贺”大川毅中佐歼灭八路军115师周卫国独立团,将竹下大佐特进为少将,大川毅中佐被授勋,并被提拔为大佐,然而就在同一日,周卫国活着出现在西安的见面会上,不过日军大本营倒是一本正经地背书说那个周卫国是“假扮的”,大川毅瑟瑟发抖,唯恐自己败露,但是日军已经无暇追究这个事情,因为此时大本营已经为菲律宾的防御而焦头烂额了。

穷途末路

1945年初,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全面溃败,先后放弃马尼拉、吕宋,丢失缅甸,日本海军几乎覆灭。

大川毅大佐此时在淄博被围困分割,困守孤城,虽然大本营下令将大川毅作为“反游击战专家”(因为其“歼灭”了周卫国),调往菲律宾,但是因为海路不畅通而作罢,大川毅在淄博补给短缺,甚至发生了前往集市偷咸鸭蛋的事情,在偷吃咸鸭蛋被同僚发现以后,其宣称“我吃咸鸭蛋是为了记住今日的短缺情况,勿忘在莒”然而那个莒字,大川毅却不会写,写成了一大一小两个圈,因为手画的圆圈酷似咸鸭蛋,故遭到部下嘲讽是“勿忘咸鸭蛋大佐”。

大本营高层虽然没工夫管,然而大川毅确实创造了一个“纪录”,因为没有人愿意其陪同玉碎而活到投降。

大川毅在1945年一度因为自己没当上少将而横山勇已经是中将而愤懑,扬言要“玉碎”,要“满门忠烈”,但是其请求无一例外被拒绝,战后,曾有人表示,“大川毅君这样的人和其他忠勇将士一同玉碎,是对其他人的莫大侮辱”。

1945年1月,大川毅发电请求前往马尼拉玉碎,被山下奉文拒绝。

1945年3月,大川毅请求去冲绳参战,被牛岛满拒绝。

1945年4月,大川周明辗转找到有贺幸作舰长,请求安排大川毅做最后出击,有贺以“大和号上没有咸鸭蛋可啃”做回复。

1945年7月,大川毅擅自前往奉天,希望去关东军北满一线抵抗可能的苏军进攻,被参谋邱野一郎少佐直接赶出司令部。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终战投降。

1946年2月,大川毅返回日本,以大佐军衔退役,靠养老金过日子,人送绰号“啃完陆军啃海军,到头还有啃厚生”。

1968年,其在街头断片的时候,被意图起势的日本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用名刀关孙六斩杀。

一代奇葩,就此落幕。

外部链接和注释

评论区

请勿讨论与词条内容不相关的话题,谢谢。

请勿在评论区黑屁或大肆指点江山,否则可能导致您的IP被封禁。

未登录用户的评论可能存在延迟,如果无法评论,请按 shift+f5 或者 shift+command+r 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