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透明度报告/2019年6月18日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请求移除的地址

  • 赵旭升中的章节

请求内容

您好,我是微博账号[redacted]以及知乎账号[redacted]的所有者。

首先,如果贵站该词条编辑者认为本人某个时间段内的对囧仙的维护和对囧仙反对者的言语对立行为的确值得被写入词条,本人也确实无法否认进行了这种行为,也因为本人早已决定长期淡出网络甚至淡出东方(这也是为何本人近一年未在微博公开发言),并重新审视目前的国内东方圈,所以本人并不会、也无力作出阻止或其他反对行动,如果可以的话,本人会将其视为一个教训。

但关于本人与“[redacted]”之间的关系,首先本人完全不认识[redacted],也因此从未与[redacted]进行过账号交换,未进行过任何诱骗他人行为,也未被任何其他人控制,本人的一切社交账号完全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本就不知道此人所以本人从未在任何社交平台维护过此人。本人因为性格原因导致社交圈子极窄,于“恶俗”的关系也仅仅是茶余饭后会看一眼维基词条的程度,对能看见此邮件的各位也处于一种敬而远之的状态,不知贵站该词条编写者是如何得出本人为“庄卫兵”的结论的。

本人在当时无论是维护囧仙,还是与囧仙反对者的对立都有自己的契机和理由,涉及到本人入东方坑的最早期(和大多数人不同点在于入坑不久就与囧仙有了直接交流,也因此对囧仙办事能力和考据能力感到自己的能力不足,和对反囧仙行为的不理解),很难一言概之,但绝不是受[redacted]指使之类,所以即使贵站编辑者认为本人曾经的行为是可以挂上词条的程度,也垦请查清事实,本人在微博也提过,因为贵站词条所述关于本人内容实在不实,想与贵站成员聊聊,本人未经历过也并没有能经受此种事件的抗压能力,之前也在极力避免,所以目前无法很好调整心态,我对自己的个人与家人生活受到影响抱有强烈的恐惧,但还是有为自己辩解的冲动,至少本人不想因为自己完全没有做过的事被污蔑,因此种种还是决定向贵站发信,望理解。

处理结果

经核实请求内容属实,根据我们的内容删除策略,我们移除了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