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色吧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戒色吧
XJJSB.jpg

性质

邪教

创始人

未知

现状

基本上已沦为皮囊,很少再骚扰其他贴吧,但依旧经常出现丑闻

受影响

刘欣
戒色论坛
极端宗教徒
大悲拔苦
净空学会

影响

百度贴吧
各大小型戒色贴吧

首要成员

刘欣
于明涛
贺文强

首要前成员

传奇玛雅人
薛淇
刘福
周雨农

友好

素食吧
释净空吧
放生吧

敌对

几乎所有正常网络贴吧
显卡吧(首要敌对)
阳光生活吧(首要敌对)

要问百度贴吧上最臭名昭著的贴吧有哪些,排在前三的毫无疑问绝对就是李毅吧、抗压吧和戒色吧了,作为2012年之后的一系列贴吧骚乱的主要发动轴心,戒色吧在百度乃正整个网络上可谓是臭名远扬。

如今在百度贴吧上,哪里一出现戒色吧成员,就必定会引起一波持续的臭骂声和冷热嘲讽,可见得戒色吧在作为百度上臭名昭著的过街老鼠这一点上,李毅吧和抗压吧已经是望尘莫及了。虽然三个贴吧全是蛆,可是按照人类心理和生理上来看,李毅吧和抗压吧还算称得上是“人类”,可是戒色吧完全凭借着自己一系列变态扭曲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以及各种死妈行为使其在理论上完全成为了一群非人类一般的奇葩群体。

如今人们一想到戒色吧,可以说简直是不由得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该吧内基本上由各种不好学的初高中弱智儿、技校逃学渣滓、辍学智障、无业啃老废物组成,和李毅吧的屌蛆整天意淫着不努力就能飞黄腾达一样,戒色吧的废物们同样也是整天意淫着不用动脑子去读书、不用费力气去工作,只要躺在家拿着手机看戒色吧精品贴就能一步登天变身高富帅,完全暴露了戒色吧的废物们戒色的目的,他们并不是想解除所谓的色欲,不过是想找个看起来比读书和打工看起来更加轻松的“捷径”,由此见得戒色吧蛆虫虽然由屌丝蜕变而来,可是骨子里好逸恶劳妄图不劳而获的本质依然没有任何改变。讽刺的是,即便是在戒色吧领袖飞翔本人的真实身份都无法完全确定[1],于明涛仅仅是个三本升级人,大量戒色吧曾经的高学历分子被驱逐的情况下依然有十万甚至九万的上述废物们相信着戒色能够改变命运,依靠着戒色能一瞬考上国内名牌大学。

然而直到如今,戒色吧依然没有出现一个真正通过戒撸走向了人生巅峰的人(不包括那些盗图放黑屁却拿不出半点实际干货的枪手),很多老戒色废物在戒色吧待了几年了如今依然一事无成。

由于戒色吧整体智商水平低下,三观逻辑扭曲,下限远低于正常人类,所以戒色废物们经常在贴吧上干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甚至极度反智商、反人类的死妈行为,其中包括但不限于“4S笑而不语”“冒充天津爆炸事件消防员”“侮辱慰安妇”“造谣侮辱车祸受害者”这些行为,而且戒色吧另外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戒色吧里的那些奇妙深刻的大脑升级理论以及万病论,其中有的搞笑程度甚至不亚于独人13的野蛮文明论和精子学,例如:精子=脑髓、繁体字=港台野蛮文字、戒撸能把骨头戒变形、我妈是魔鬼等,甚至有些戒色豚居然觉得自己亲爹亲妈死了都是邪淫果报,只要戒了撸亲爹亲妈就可以复活。

即使在哪里都遭受厌恶排挤和嘲讽辱骂,戒色豚们还是喜欢整天不知疲倦地跑到别人地盘上疯狂传教送妈,殊不知他们在别人眼里纯粹就是一群疯狗而已,他们越是暴力送妈,就只会让别人更加厌恶他们,然而他们送完妈以后却只会在一边美滋滋地认为自己普度了别人。

所以这里笔者认为戒色吧某种程度上相当于贴吧上的一个专门培养各种大脑升级人的场所。

由于戒色吧和戒色废物们多年来在网络上干的各种死妈行为太多且实在是罄竹难书,因此本条目只收集戒色吧曾经比较著名的一些黑料做不完全收录。

经历

邪教诞生

百度ID为“青抵”的戒色废物冒充天津爆炸事件中的消防员被当场揭穿,被塘沽吧挂城墙

戒色吧最早诞生于哪一年已经无从考证,已知2009年传奇玛雅人感情世界顺天为圣这一批戒色系始祖夺吧之前戒色吧就已经存在,只不过当时戒色吧仅仅只是个几乎没人光顾的个人贴吧[来源请求][2],吧主也只是整日在吧内发水帖。

2009年开始,传奇玛雅人这一批真戒色分子企图占领其他贴吧均以失败告终,最终这批人将目标转向了当时看起来比较弱势的戒色吧,并开始不断向百度官方投诉大吧主,意图篡位,但投诉都没有被百度受理,这段时间他们的行为也引起了一定的反感,并可能引起了之后最早的反戒色人士之一,被称为75党的人的反对[3]

直到2010年,传奇玛雅人这批戒色分子买通了某个主打贴吧机器的网络科技团队,成功盗取了戒色吧大吧主的账号,并删除了大量精品贴,再加上传奇玛雅人的积极举报,最终戒色吧初代大吧主被撤职,传奇玛雅人感情世界顺天为圣这批真戒色分子成功篡位,戒色吧自此开始从一个无人问津的个人贴吧走向了极端邪教化的道路。

之后戒色吧经历了一系列吧主更替和一系列小规模爆吧事件,但影响并不深远,影响最大的一代则是从土豆开始的,甚至说2012年后的送妈狂潮也正是在土豆这一任吧务的时期就埋下了祸根,土豆在之前曾获得过戒色吧吧务职位,后来由于疏忽而导致贴吧被爆从而遭到撤职,而被Fiphoenix取而代之,之后随着传奇玛雅人这一批最早的戒色分子逐渐回归虚无[4],戒色吧的大权最终又落到土豆手里。

土豆再度上任后,对戒色吧当前的人气并不满足,因此定下了他最终的野心:确定戒色理论,并在百度贴吧大肆宣传,自此,戒色吧最令人深恶痛绝的各种恶心属性就已经开始出现爆发的萌芽。也为之后的送妈狂潮的爆发埋下了祸根。并且戒色吧的理论体系也自此开始初步成型,而后来的刘欣的一系列理论实际上也不过是在这套理论上不断完善而来的。

侮辱慰安妇

刘欣上任

刘欣的个人经历不多谈,请自行移步自刘欣条目。

刘欣上任后,更加大肆鼓动戒色吧成员外出宣传,并且其手下贺文强等佛棍还利用仇日思想大肆洗脑煽动戒色吧成员在百度贴吧上针对一系列与日系有关的贴吧进行送妈骚扰,因此爆发了2012年之后持续了几年的大规模送妈狂潮事件,戒色废物们在百度贴吧乃至国内大量网络社区和社交平台内疯狂宣传他们那一系列病态扭曲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甚至包括一系列暴力传教、干涉别吧内政、爆破或者夺取其他贴吧、无脑反日、无脑反acg、过度鼓吹崇拜传统文化、倡导男尊女卑、妄图复兴封建制度、恶意贬低西方文化和西医、以及无脑反其他网络亚文化等行为,最终这一系列行为彻底激起了各大贴吧民愤,并迅速导致戒色吧在百度贴吧上风评坠毁,最终引得包括李毅吧等多个贴吧以及各个爆吧团队带头对戒色吧发动连环爆吧,并且贴吧内包括吧务组以及一些送妈狂潮中的活跃戒色豚均遭到报复性/志愿性人肉搜索。

造谣诋毁车祸伤者

吧务服软

爆吧和出道风波成功让刘欣等戒色吧高层服软,戒色吧高层带头发布了几篇迫真道歉贴,并发布了公告贴对当时依然还在其他贴吧疯狂送妈的大量戒色废物们进行了劝阻和召回,并且还用戒色吧务管理这个戒色吧幕后公用账号发布了几篇帖子进行了一系列的迫真辩解,声称在外传教和送妈的多数不是他们的人,而是“有人伪装成戒色吧成员在外闹事”,然而众所周知当时类似杨乔帅曾文锋这几头纯粹的戒色豚都是当时著名的戒色吧送妈急先锋,早已因为送妈过于勤快而在其他贴吧被挂起来裱了十万甚至九万次,所以说这次戒色吧高层的一系列辩解无非都是黑他亲妈的大屁。

之后有几个吧务甚至还直接对戒色吧成员之前的一系列送妈的行为予以否认,甚至还妄图将来自百度各界的火力引向当时的邪恶无比戒色吧,在这几个行动中充当急先锋的就是当时的著名废物薛淇,由此足以见得戒色吧高层的脸皮简直是厚若城墙。

之后为了给其他贴吧有个交代,因此刘欣和于明涛将当时煽动戒色吧成员外出送妈的贺文强以及薛淇等几个主使统统撤去吧务职位并逐出了戒色吧,并立下了新规定:“未得到吧务允许在外传教或恶意举报别吧的、以及打着戒色吧旗号在外搞事的,后果自负,并逐出戒色吧”,自此直到2017年,除了较为底层的戒色废物们,戒色吧高层再也没有组织发动过大规模的线上传教和外出送妈行动。

甚至戒色吧高层之后还把一些继续在别吧传教或者闹事的戒色豚进行了封禁驱逐,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喜羊羊蝶羊羊2以及著名送妈硬汉杨乔帅,其中喜羊羊蝶羊羊2被驱逐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此人多次在科炮、魔禁、WAR3等贴吧传教,结果导致这些贴吧的吧务组和吧友直接和戒色吧撕破脸,因此这些贴吧统统把戒色狗列为了“不欢迎对象”,之后只要在这些贴吧一旦被发现有涉及戒色吧的任何行为都会遭到封禁,因此喜羊羊蝶羊羊2被刘欣认为“败坏戒色吧名声”而遭到驱逐。而杨乔帅则是多次在其他贴吧送妈,甚至还利用挖坟等方式暴力宣传,因此之后惨遭出道,出道后众叛亲离,被刘欣当做弃子驱逐。[5]

虽然戒色吧已经收敛对别吧的骚扰和攻击,可是遭到洗脑的戒色吧的蛆虫们依然时不时地皮子痒,所以这些年来不少戒色吧蛆虫依然还在整天孜孜不倦地跑到别人地盘上疯狂送妈,所以戒色吧的风评从送妈狂潮结束后依然没有半点好转。

题外话:贺文强被逐出戒色吧还有一个原因,主要是因为贺文强和刘欣十分类似,本身野心和名利心相当的重,妄图玩个人崇拜,在戒色吧内自成一派,因此贺文强当时要求戒色吧高层要每周定期顶置他的帖子,因此后来渐渐让刘欣感到贺文强威胁到了他的地位,而且由于戒色吧曾经搞极端宗教化,已经引起大量不信教的吧友不满,并且戒色吧内的宗教理论也在网上饱受诟病,因此刘欣和于明涛之后企图将戒色吧伪装成一个无神论贴吧,以降低无神论者们的反感,但是贺文强却坚持要把戒色吧完全佛棍化,甚至还要把道教和基督教给完全驱逐出去,因此后来贺文强反而惨遭刘欣和于明涛驱逐,最终贺文强只能在戒撸吧自成一派,天天在旁边跪舔刘欣和于明涛的屁眼子,想有朝一日能被戒色吧重新接纳,结果刘欣和于明涛却始终不领情,甚至在2016年的一次百度大审查时,于明涛还趁机反咬贺文强一口,通过和TBVA的一系列屁眼交易成功让贺文强的戒撸吧被百度官方封禁,直到现在,贺文强依然经常派遣五毛去贴吧反馈申请解封戒撸吧,但次次申请都被驳回。

失地收复

于明涛带头举报其他贴吧,图上qq疑似已被于明涛赠送他人。

早年戒色吧曾大规模入侵别吧,首先戒色吧会派遣传教团队在该贴吧大肆传教,如果遭到吧务和吧友驱逐,戒色吧将会强制入侵,首先他们尝试在曝光台进行举报,如果举报后封吧失败便会采用强行夺吧的方式,将原吧务投诉掉,然后戒色豚举众大肆入侵,因此曾经大量贴吧深受毒害[6],其中戒色吧发动夺吧入侵的主要幕后主使开始是臭名昭著的戒色吧爆破手薛淇,即便之后于明涛迫于外界压力而不得不撤了他的吧务职位,但失去吧务职位的薛淇之后依然在幕后帮助戒色吧高层对别吧发动入侵,后来另一位当时的大明星张跃鑫也成为了主力。

直到2016年,已经有大量贴吧惨遭毒手,甚至一些反戒色系的贴吧也遭到夺取,一般而言,人气较高的大贴吧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能够承受得住戒色吧的这种攻击,但是那些人气不算太高的小型贴吧则根本承受不住,因此那些小贴吧对于戒色吧的此类野蛮侵略行为大多是敢怒不敢言,而戒色吧也因此类行为和大量贴吧积怨,这也成了戒色吧风评在网络上快速坠毁的因素之一。

2016年8月,由邪色吧和前纳吧人员率领,包括大量反戒色系、前纳系、孙系以及大量高雅人士参与,发动了一波针对戒色吧和薛淇的行动,此次行动被命名为“樱花行动”,其主要目的是针对曾经被戒色吧尤其是薛淇强行霸占后沦为戒色吧附属的一系列小型贴吧,此次行动从8月直到10月,连续不断地几波攻势后,包括被薛淇霸占的贴吧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戒色吧附属贴吧均遭到反夺或爆破,最终,此次爆破行动成功拔掉了基本上大部分被占领的贴吧,而爆破手薛淇也因此次行动受到了如同活剐亲妈一般的巨大打击,因此薛琪被逼迫到不得不选择在2017年4月退网回归虚无,由于附属贴吧沦陷和爆破手虚无,此次行动可以说基本上已经让戒色吧丧失了反咬的能力,因此之后戒色吧就再也没有发动过侵略或夺吧的行动。

一波又起

尽管刘欣于明涛等部分戒色吧高层因为贴吧风评被毁以及尝到了李毅吧的淫威后暂时放弃了传教的想法,可是被洗脑入魔的戒色吧成员依然时不时地会皮痒,因此2016年的“樱花行动”结束还没多久,戒色吧成员胡涛和戒色吧小吧张依凯自发性地组建了一个名为“戒色宣传精英小组”的团队,主要目的是在百度贴吧的热议贴等处宣传戒色内容,并将戒色宣传吧和热议宣传吧等戒色吧附属贴吧以及他们自己的QQ群作为主要据点,因为在此之前就一直在热议贴不断宣传戒色吧的胡涛认为热议帖因为访问人流量比较高,如果在热议贴内传教将会有更多的人看得到,这样传教效果就会事半功倍。

但是该群创建初期由于人数不足,该群的骨干分子张依凯、胡涛等人在戒色吧、戒色宣传吧大肆发帖宣传该团队,吸引了一大批戒色小将和一些卧底人士加入,格外引人注目的是之前已经服软的于明涛先生以及另一个小吧几桶熊也加入了这个群,并且鼓励群内成员传教,由于于明涛本人也在多个百度贴吧的志愿者相关群内,于明涛在此次行动中扮演的什么样的角色笔者暂且蒙在鼓里,但必然不是完全的服软。

不过由于在网络上戒色吧风评极差以及传教士们的一系列不良宣传方式等问题,所以此次的宣传行动反而激怒了更多的贴吧民众,导致已经名声狼藉的戒色吧更是雪上加霜,甚至还因此触怒了一些前纳系人员和一些亚文化爱好者,因此张依凯和胡涛等发动此次宣传行动的主要人员以及其他一些传教士均被连环出道,并在百度大肆曝光,并且由于一些传教士甚至还骚扰到了一些蛤丝的地盘上,再加上举报废物冯仁武的刻意挑拨,因此大量蛤小鬼被传教团队彻底激怒,结果最后戒色宣传吧和热议宣传吧等一系列戒色吧的附属贴吧均遭到蛤小鬼们谋划蓄意报复,蛤小鬼们当时趁吧务不注意,在这些贴吧内大肆发布各种膜蛤和反动的帖子,并趁机在曝光台举报,因此这些贴吧最终都遭到百度官方封禁,由于戒色吧爆破手薛淇此时因在之前的“樱花行动”中遭到打击而意志消沉,因此此次的连环出道和蛤丝们的报复性袭击让戒色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力反咬。

最终由于胡涛和张依凯等发动传教的主要人员被出道,于明涛之后便退出了该群,群内人员也遭到了清洗,原本几十人的群人数锐减到19人,直到之后该群彻底变为无人发言的僵尸群。

并且当时百度官方还接收到了大量贴吧民众的投诉,声称自己在热议帖内均遭到了戒色吧成员骚扰,因此之后这些参与此次宣传的戒色吧成员的百度账号均被百度官方全吧封禁。

贴吧被封,首要人员被出道,QQ群被清洗,传教士被大规模全吧封禁,此次对戒色吧带来的打击可以说简直比杀了他们亲妈还大。[7]

自此之后戒色吧就再也没有明目张胆的大规模线上宣传行为。

花样宣传

由于直接宣传只能引起其他贴吧反感,因此戒色吧之后还尝试过各种另类的宣传手段,例如擦边宣传,就是戒色豚在外不要挂着戒色吧头像,在别吧时要假装和别人各种闲聊拉家常,然后聊着聊着冷不防地给对方发一条戒色吧的地址链接给对方。当然擦边宣传效果也并不好,很多传教士最后露出了狐狸尾巴后依然遭到了其他贴吧民众追着辱骂。

除此之外戒色吧还尝试过通过巴结其他贴吧吧务而获得影响力并降低其他贴吧民众反感,但结果几乎都失败了,甚至戒色豚在2014年去巴结传统文化吧和其他一些宗教类贴吧时还被直接驱逐,因为这些贴吧也早已知道戒色吧在百度上的大名,因此不想与之同流合污,因此这些贴吧的吧务直接将戒色豚们称之为“贴吧流氓”并将其全部扫地出门。

为了达到骗人的目的,戒色豚死命编造各种荒唐而又滑稽的万病论,什么问题都是撸害的(甚至包括亲妈死了都是),因此戒色豚非常喜欢挑选健身类贴吧和疾病类贴吧进行孜孜不倦地入侵宣传,但是这些贴吧的吧友们最终都只是抱着耍猴的态度来看待戒色豚的这些宣传行为和那些搞笑不堪的万病论,有些贴吧因为戒色豚长期孜孜不倦地入侵,但吧友都并不相信且闲得无聊,所以有些贴吧的吧务甚至都已经懒得再将前来传教的戒色豚一个一个地封禁,而是任其留在吧内给吧友们当做可以戏耍的猴子来制造乐子消遣取乐。

入侵屑站

2016年,贺文强等人曾策划过一波入侵屑站的计划,但由于担心在屑站同样会遭到和贴吧上一样被辱骂甚至还有被出道的风险,因此贺文强只派遣了少量五毛去屑站的视频评论区试探性地宣传戒色吧。

结果和贴吧上完全相同,这部分五毛在屑站传教后均遭到了批小将们大肆辱骂,有的传教士甚至还被批小将举报而因此遭到屑站封禁,甚至像冯强这几个送妈先锋之后还遭到潜伏在屑站上的邪色吧成员给出道。因此贺文强之后又改变了宣传策略,打算将从评论区宣传改为从弹幕宣传,因为贺文强认为弹幕数量多,不容易挨个被举报,但是这个计划最终没有完全实施,也没得到于明涛和刘欣认可,直到之后贺文强的戒撸吧被干烂,最终这个入侵屑站的计划彻底不了了之。

邪教节日

由于采用直接入侵别吧的宣传手段只会导致戒色吧本就已臭的名声雪上加霜,因此戒色吧高层之后一直在寻找不入侵其他贴吧就能提升自身知名度的方法,因此2016年初,戒色吧高层打算孤注一掷,消费大量资金举办所谓的“戒色节”,节日举办日期为每年的一月九日,数字一九意思代表着谐音“要救”或“要戒”,这种方法看起来既可以不用入侵其他贴吧就可以达到自我炒作提高知名度的目的,同时也可以更加大肆煽动戒色吧成员,加深对戒色吧成员的洗脑效果,可谓是一举两得。

第一届戒色节中戒色吧高层非常阔气地投入了大量资金,成功买通了TBVA,让TBVA在贴吧首页为其大肆宣传炒作此次戒色节,并且还收买了其他一些贴吧的吧务为戒色吧发表贺词,并且当日刘欣和于明涛还在贴吧内不断露脸进行控场,带动氛围不断炒作,因此第一届的戒色节举办得如火如荼。并且刘欣和于明涛还在帖子内不断对戒色吧各种令人诟病的万病论和以前各种暴力宣传恶意举报扰乱其他贴吧秩序的行为进行各种迫真自我辩解,甚至于明涛之后还叫来曾经在贴吧四处宣传或举报别吧的几条狗来和他一起同台共演,在帖子里狡辩声称“戒色吧从未举报或骚扰过其他贴吧”,简直是黑天下之大屁。

不过2016年末,随着大悲拔苦的垮台,戒色吧似乎也失去了幕后巨大的财力支持,所以2017年的戒色节虽然如期举办,但此时的戒色吧高层已经没有去年那般巨大的资金能力来请动TBVA和其他贴吧的吧务帮忙炒作,因此2017年的戒色节仅仅只有戒色吧成员在戒色吧内自嗨,已经完全没有了去年那般的影响力。

而2018年的戒色节更是十分敷衍,甚至连戒色吧高层都无力再对此次戒色节进行炒作,因此2018年的戒色节只是戒色吧成员自发性地发了几篇帖子进行自嗨,而帖子中刘欣和于明涛的露脸频率也更少,整个帖子里至少一半的发言基本都是出自复读机器人,直到最后此次戒色节更是直接草草收场。[8]

如今2019年,于明涛刘欣两位疑似再次获得了背后利益集团的支持,再次大规模举行戒色节,其人气相对去年高了一些,却依然只限于戒色豚们在戒色吧内圈地自嗨,明显此次戒色节依然没有改变戒色吧人气正在不断下跌的趋势。

线下宣传

戒色吧在深圳某个公园厕所内张贴了大量牛皮癣,被附近居民举报,因此深圳多家电视台新闻节目对此进行了报道。
被深圳电视台曝光后,戒色吧高层开始做贼心虚,开始想和线下传教团队撇清关系。
戒色吧雇佣临时工来穿上他们的“宣传外衣”在城市内四处走动宣传,如此奇葩的宣传行为害得临时工在大街上屡屡引来他人奇怪的目光,令临时工十分尴尬,而且一天下来戒色吧高层竟然只给了80块钱打发对方。

由于戒色吧在网络上风评已毁,线上宣传只会激起其他贴吧民愤,所以从2016年开始,戒色吧逐渐将传教主力从线上转为了线下,主要就是在各大城市内四处发放张贴各种戒色牛皮癣、戒色传单等,主要作案目标为全国各地的各大校园和公司单位,此外高中和部分双非大学受害尤为严重,甚至还在北京等一些城市大街上摆摊搞无照非法行医,据说早期戒色吧高层还相当阔气,花了不少价钱雇佣了一些临时工帮他们一起到处贴牛皮癣,而且戒色吧高层似乎觉得农村地区文化水平相对要更低一些,所以更好骗,所以之后他们甚至还有往农村发展的趋势。

不过戒色吧线下宣传似乎也不太顺利,根据一些卧底人员透露,戒色吧如果进入校园和单位进行宣传很容易会遭到单位内的保安人员驱逐,有一些戒色豚甚至还因为遭到驱逐时不服从所以和单位内保安发生过肢体冲突,而且在大街上摆摊搞非法行医也屡屡被当地城管大队没收了摊子,甚至有些戒色豚的各种戒色牛皮癣还被城管没收并遭到了罚款,戒色吧的宣传人员自己也承认在一些比较著名的大学/企业是自己抱着仰视对方的态度进行宣传(可以参考后文提到的宣传贴戒色吧宣传人员的话语),不过这依然不能洗白戒色废物进行的行为本身就是反科学甚至反人类的。

戒色吧传教团队在城市内摆摊搞无照街头行医,张贴牛皮癣,胡乱发放传单,这类行为不光破坏了城市形象,给环卫工人制造了麻烦,本质上也已经属于违法,然而戒色吧的废物们因为大多数文化水平低下,所以法律意识也十分地淡薄,所以戒色废物们居然并不认为他们的这类行为有任何不妥,居然还认为这种行为属于“公益宣传”,所以笔者强烈建议戒色吧的废物们最好滚去认真读完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中的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以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的第二十四条后再来。

因此这里笔者也建议各位如果在自己城市见到戒色吧成员搞线下传教请立即拨打当地城管大队电话,戒色吧诸类行为已经明确涉嫌非法行医、非法集会、违反《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所以戒色吧传教士一旦被城管逮到的话轻则进行批评教育,重则罚款500。

由于戒色吧在各大单位和校园的线下宣传过于密集,2017年开始戒色吧传教团伙疑似受到了大量一般通过学生和群众的举报,所以从2017年开始戒色吧传教团队似乎开始心虚,线下宣传力度相比前两年似乎减少了很多,前两年很多线下比较活跃的传教人员基本上均已回归虚无,但依然有部分戒色吧成员依然在当地的各大校园单位四处流窜作案,甚至还在一些大中型城市中形成了团体,连许多c9/985/211学校也无法幸免[9]

2017年10月,由于戒色吧线下传教团队在深圳市某个公园厕所内张贴了大量牛皮癣,因此被附近居民举报,结果戒色吧因此被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财经生活频道的新闻节目报道,其中包括戒色吧牛皮癣上各种误导群众将所谓的各种病症归咎于自慰、误导群众不去寻找正规治疗途径而是去一个所谓的戒色吧进行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网络诊疗等问题[10],结果戒色吧高层因此被惊动,自此戒色吧线下宣传力度再度缩小。

目前这些负责线下宣传的主要人员资料比较短缺,其中几个线下宣传比较活跃的主要成员的百度ID为浩然正气YCD星辰大海980明台yxc,建议各位盯紧这几个废物,也欢迎各路人士来曝光这些传教废物。

似乎由于近年来戒色吧线下贴牛皮癣和非法集会已经引起太多人注意,所以戒色吧高层似乎已经心虚,如今戒色吧高层在贴吧上等明处似乎开始表现得不想再和线下传教扯上关系。

迫真公益

戒色吧和戒色废物们天天说自己是“公益组织”,然而却拿不出任何的相关手续,要知道,注册一个“公益组织”除了需要筹备资金和发展成员外,还需要获得各个相关部门审批许可,之后在NGO中心-公益组织网络平台上注册组织后,该组织才能完全具有正规性与合法性,所以说“公益组织”可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可以随便自称的,如果你们戒色吧也能随便自称公益组织,那么可以说以前那些被逐出境外的邪教都可以自称公益组织。当然了,戒色废物一边打着“公益组织”的旗号,一边在淘宝等地卖着《戒为良药》等非法出版物进行盈利行为,可谓是公益中级高手。

正规公益组织的具体注册流程可以参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以公益组织之名可不是你戒色废物想叫就可以叫的!所以笔者再次建议戒色废物们最好再滚回学校去好好深造几年法律和政治后再出来!

并且注册批准的正规公益组织都是可以在NGO中心-公益组织网络平台查询到的,所以劝告所有戒色废物们,在你们戒色吧能够在NGO中心上查到之前,请别再以“公益组织”自我标榜。

黑屁的里技

为了欺骗信徒,使其对戒色吧深信不疑,因此刘欣雇佣了大量网络写手在戒色吧内不断放黑屁,声称自己“通过戒撸考上了名牌大学”“戒撸以后自己变成了高富帅迎娶了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而戒色吧那些好逸恶劳的底层无业废物们竟然都丝毫没有怀疑就相信了,然而每当其他贴吧的人向这些段子手索要大学录取通知书和结婚证的照片时,这些段子手们不是盗图迫真自演就是装死删楼,甚至有的段子手放屁时全程都在用一个号,一会声称自己是17岁少年,一会声称自己是30多的成年人,之后又说自己是女人,可见得刘欣雇佣的都是些没什么技术含量连演戏都不会的三流廉价枪手。

意淫的里技

戒色吧另外一个极度奇妙深刻的理论就是他们的“福报”论,按照戒色废物们的逻辑,福报是一种可以按单位来计算的物质,其获得途径有:戒色得福报,宣传戒色吧得福报,在大街上贴戒色牛皮癣得福报等等。

而“福报”就是戒色废物们用来积攒换取现实物质的“货币”,例如你“福报”积攒够了,就可以换来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国内一流大厂的聘用,白富美的追求等等。由此尽显戒色废物们异想天开妄图不劳而获的可悲本质。

如此奇妙深刻的福报理论亦可见于与戒色豚们有十分之九分相似的放生吧蛆身上,其放生多多福报多多,放生治瘫痪,白内障等等的理论很难不让人怀疑两大贴吧粪坑有着大量佛狗十分密切的来往。

另外如果戒色废物在其他贴吧送妈遭到别人反对或辱骂时,他们都会把反对或辱骂他们的人意淫钦点为“美国网特”“性用品商贩”“汉奸”“日本人”“75党”等等,此等一系列侮辱人类智商的意淫方式及令人捧腹的伪二分法不禁令人怀疑戒色废物们的脑容量是否还停留在猿类时期。

越戒越色

戒色吧虽然整天主张着“戒色”,但人们发现被洗脑的戒色废物们思维反而比正常人更加龌龊,别说博物馆和美术书中那些文艺复兴后的美术作品,更别说大街上那些穿着保守的女性,有些已经彻底魔怔的戒色废物甚至看到老干妈都能想入非非。

甚至有一些刚刚进入戒色吧的人,因为挂着个女性头像都能遭到戒色废物们围攻并要求对方换头像。

看到女人,就能想到光膀子,想到裸体,想到生殖器,想到性交,想到杂交,想到乱伦,戒色废物们唯独在这方面的思维能够领先于正常人类。

阉人十三

曾经有一段时间,一些戒色豚曾在戒色吧和戒撸吧大肆主张将撸管时射出来的精液再吃回去,据说这样可以使人体精华不外泄,实现“营养循环”,因此笔者在这里十分怀疑这群戒色豚曾经是不是独人13的真创蜜。

兔戒一家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送妈狂潮时期,戒色吧几乎遭到了全百度贴吧民众的抵制,然而他们在另一边竟然却得到了兔杂们的大力支持,甚至很多网友们发现很多戒色废物的贴吧关注列表里几乎必定会有兔吧,或者有很多兔杂们的贴吧关注列表里都可能会有戒色吧,而戒色废物杨乔帅薛淇以及曾文锋就是戒色吧三个非常著名的兔戒缝合怪,因此让人不得不怀疑戒色废物们在精神上是否和兔杂们达成了某种共识。

皮囊贴吧

看到自己贴吧日常活跃人数居然才5万都不到,为了达到欺骗信徒的效果,伪装“我们拥有百万兄弟的阵势”,刘欣和于明涛四处寻找很多贴吧科技团队,购买机器拼命刷粉,在短短两年内,就将原本只有几十万人的戒色吧粉丝数刷上了百万,致使分辨能力低下的戒豚们竟然还真相信他们拥有“百万兄弟”,并且刘欣和于明涛还在吧内铺设大量机器人进行各种刷帖复读,以此伪造贴吧活跃度,因此原本只有五六万的实际活跃度的戒色吧通过机器人刷帖复读瞬间人气大增至八九万。

然而讽刺的是,2016年中旬百度在某日晚上发动突然袭击,瞬间封禁了百度上大量不良广告机器账号,而正好刘欣花钱买来充当粉丝的那些机器帐号正好就是处于被百度清理的名单之内,结果正好导致一夜间戒色吧掉粉20万,刘欣刷粉的事情这下已经人尽皆知了,2017年6月百度又实施了账户实名制,导致戒色吧又有大量用来伪造贴吧活跃度的复读机器帐号失去作用,戒色吧日常活跃人数又从7万掉到4万,不过这两次明显可疑的掉粉事件并没有引起智商低下思维单鞭的戒色豚们的注意,继续把刘欣当作亲爹看待。

随着戒色吧的风评坠毁,以及16年末大悲拔苦高层内部因分赃不均而闹得不欢而散,导致16年末开始戒色吧人气急速下降,直至现在,戒色吧内活跃主体已被复读机器人取代,无论在戒色吧发什么主题的帖子,下面的机器人回复尽是些牛头不对马嘴且千遍一律的“加油”“努力戒”等等,十分的搞笑,并且戒色吧如今全日签到数量已不足十万,经调查发现戒色吧很多签到的贴吧号均出自同一个IP,证明戒色吧如今的每日签到数量也是刷出来的,排除刷的签到数以及贴吧内的机器人,初步推测如今戒色吧日常实际活跃人数估计只有六万到七万,本质上基本已经沦为一个皮囊贴吧。

轱辘疑云

戒色吧从当年邪教化后就隐隐约约地表现出和一些境外邪教组织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包括已被大陆和台湾双双驱逐的净空学会,以及当年被大陆逐出境外的轱辘,甚至曾经戒色吧里也出现过不少类似轱辘的理论,例如“人体里有个轮”之类的言论,并且曾经戒色吧内出现过不少轱辘教徒。

满门忠烈

  • 由于戒色吧具有全百度最高的死妈性和特殊性,因此戒色吧是目前为止所有百度贴吧中出道几率最高的贴吧之一,以下是目前为止被出道的部分知名戒色废物,其余还有大量被出道过的戒色废物,由于已经认怂或回归虚无且硬度不够,加之没有多少名气所以不予展示

刘欣 | 于明涛 | 刘福 | 贺文强 | 张斌 | 薛淇 | 杨乔帅 | 曾文锋 | 刘睿哲 | 周雨农 | 贾宁 | 李政研 | 张伊凯 | 胡涛 | 诗超 | 冯强 | 曹静 | 付朝刚 | 张雷

点评

此贴吧是一群江湖骗子营造的人类垃圾集中营,里面的人不是智商、情商、逻辑、三观、文化水平等方面远低于正常人的弱智就是无业在家整天游手好闲、逃避现实、异想天开、白日做梦的社会底层废物,也是挑起2012年至2016年间一系列贴吧骚乱的罪魁,给其他贴吧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与损失,望正常人远离此贴吧,并且也劝戒色吧成员早日认清戒色吧高层伪善面具下的丑恶面目。

戒色吧头子是百度贴吧臭名昭著的职业网骗以及歧视女性、恋童的变态狂魔,本条目意在揭发死妈废物刘欣及其死妈贴吧的真实面目,望戒色吧人员早日认清此人伪善面具下的丑恶面目,不要再被其花言巧语继续欺骗去傻不拉几地盲目禁欲,免得落个废用性阳痿的下场。

  • 引用某位网友的点评:生病你不会去看医生?体质不好你不会去多锻炼少吃点垃圾食品?脸上长痘谁叫你熬夜打游戏早上不认真洗漱?长得丑你不会去保养化妆?考不上好的大学你当初怎么不好好学习?找不到好工作你当初怎么不好好读书?
  • 所谓的“撸多了”也不过就是自己好吃懒做、不想努力付出然后导致自己人生失败结果又不想承认是当初自己不肯去努力,所以找了“撸多了”这么个旁人看起来可笑至极的借口把锅往这些地方方甩,通过这种方式找借口自欺欺人逃避责任罢了
  • 戒色能给你带来什么?也无非就是给你省下了撸管所需要花掉的那么点时间罢了
  • 戒了以后,还是不去锻炼天天吃垃圾食品,早上晚上不认真洗漱,上课不认真听课,而是天天抱着戒色吧那些精品贴看,能看出什么花样来?能把体质看好?能把皮肤看白?脸上痘痘看没?脸部骨头看变形?能把学习成绩看好?不想努力劳动付出就想坐享其成一步登天,这幅样子别说戒色,你连戒命都没用。
  • 如果戒色豚们还是坚持相信刘欣于明涛的话,那么祝你早日废用性阳痿。

部分重要人员名言记录

戒色三巨头

“给你骚逼里塞个双响炮,让你爽爽”——刘欣

“天下撸狗皆75”——于明涛

“什么东西,这是几年前的手机都拿出来炫?你拿它能逛贴吧?那反人类的按键我就呵呵了,你买几个山寨机就能秀优越?我的4S笑而不语!”——刘福

注释

  1. 根据目前已有证据,不排除飞翔已被极端佛教集团掏空的情况。
  2. 据其他情报显示,最早的戒色吧有可能是用来讨论电影《色戒》的。
  3. 经过目前调研显示,之后的自慰专家并不一定是当年的75党,进一步情报可以移步jiexi:自慰专家
  4. 虽然根据调研,传奇玛雅人,薛淇等人一直都在。
  5. 喜羊羊蝶羊羊2被刘欣驱逐后已经清醒,变回了正常人,现已回归虚无,请停止对此人的任何迫害,不过杨乔帅这个身兼戒色豚和兔杂两大死妈属性,经过了多轮出道迫害的奇妙人并未完全回归虚无,建议观察一下。
  6. 夺吧中比较有名的两个案例分别是怦然心情吧和1324吧。
  7. 2016年末至2017年初的“热议宣传事件” jiexi:戒色宣传精英小组
  8. jiexi:戒色节
  9. 近期(2017年12月-2018年12月)部分此类宣传贴链接: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武汉理工大学
  10. 戒色吧在深圳市内某个公园内疯狂贴牛皮癣被深圳电视台报道:公园厕所温馨提示 竟是“戒色”广告公园厕所温馨提示 竟是“戒色”广告

评论区

请勿讨论与词条内容不相关的话题,谢谢。

请勿在评论区黑屁或大肆指点江山,否则可能导致您的IP被封禁。

未登录用户的评论可能存在延迟,如果无法评论,请按 shift+f5 或者 shift+command+r 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