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松本智津夫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Lilium formosanum var pricei red.jpg

松本智津夫已经死亡,因此无法继续与您互动。

松本智津夫
旧尊师.jpg
邪教头目

姓名

松本智津夫

常用ID

麻原彰晃

职业

旧尊师
最终解脱者
神圣法皇
粪虫

能力

针灸
骗钱
害人
瑜伽
飞天
开创邪教
羞辱女教徒

特长

修行
卖假药
杀人灭口
快递炸弹
大脑升级
企图战争
对外发展
金、暴、性

必杀技

毒气杀人

硬度

★★★

所属

奥姆真理教

松本智津夫(1955.3.2~2018.7.6),奥姆真理教领袖。其信徒将其称之为“尊师”,恒心教徒则将其称之为“旧尊师”。旧尊师先天性失明,右眼只有0.3视力,从6岁到20岁这一段期间,旧尊师一直在熊本县盲人学校中。

1955年3月2日,旧尊师出生于日本熊本县八代镇中的一个贫困家庭里。

松本智津夫声称3岁时就灵魂出窍,6岁时就直接死亡后复活,还有夺舍、其心通等法术,自称是婆罗门教的湿婆神、佛教的摩诃迦罗(大黑天),基督教的耶稣、埃及的印和阗与法老王、中国的明太祖、日本的德川家康转世,是释迦牟尼佛的真传弟子,是最后一位救世主,真正的弥赛亚,要对世界万民作“最后的审判”,杀死所有的敌基督与不信者,还宣称第三次世界大战、大爆炸与彗星撞地球即将发生,导致世界末日,只有信奉他的教徒可以幸免于难。

至此,松本智津夫通过这一系列奇妙深刻的言论脑控了许多人成为教徒。


1995年3月20日,松本智津夫命自己的教徒在东京地铁释放毒气,导致13名乘客不幸死亡,5500名乘客中毒,1036名乘客住院治疗。东京交通一时混乱不堪,很快,旧尊师遭到了好多的警察一瞬逮捕。

2006年9月15日,日本最高法院判定麻原彰晃维持死刑,全案定谳不得上诉。最终,旧尊师于2018年7月6日执行死刑,并在之后被火化。

早期经历

成家开院

1978年,松本智津夫与松本知子结婚,在千叶县船桥市开办针灸院。

初次入教

1980年,松本智津夫加入新兴宗教阿含宗。

假药害人

1982年,因售未经许可的药物而遭罚款20万日元,随后自己的皮囊药店也不幸倒闭。

瑜伽仙会

1984年,旧尊师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瑜伽功”的道场,称作“奥姆神仙会”。这是奥姆真理教的前身。

发功升天

1985年秋,旧尊师花钱让一家杂志社为其刊登了一张颇具轰动效应的“飘浮神功图”迫真照片。照片上,旧尊师双腿盘错,“飘浮”在半空中。经过证实,当时没有p图技术,是旧尊师自己跳起来抓拍的瞬间照片。

正式立教

《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

1986年,旧尊师因出版《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而进一步出名。这些活动骗取了许多年轻人的轻信,他们相信松本智津夫有特异功能,故而对他顶礼膜拜。隔年,旧尊师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自称在那里悟道。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俨然一个教主,并把他的教派于1987年时命名为“奥姆真理教”。

巴结达赖

1987年2月,旧尊师在珠穆朗玛峰寻找其宗教素材结束后,在印度会见了达赖喇嘛十四世丹增嘉措。丹增嘉措认为松本智津夫是在传播大乘佛教,在做对社会有益的事,为此向日本政府书写了证明书和推荐信,希望能减免奥姆真理教的税收。松本在1995年2月还给丹增嘉措写信,宣称自己的儿子是班禅喇嘛转世。

旧尊师会见丹增嘉措

撒币竞选

1990年春季,旧尊师斥资2亿日元参与日本众议院选举,创立了所谓的“真理党”并派出了24名竞选者。旧尊师还派出手下潜入印刷厂学习技术,负责宣传的信徒需要不眠不休地印刷ao姆真理教的宣传材料,一天只能休息4个小时。旧尊师的手下的丑态被作家村上春树记录在其纪实文学中。然而旧尊师的“真理党”总得票数不超过2000,旧尊师决定更换策略,直接发动暴动颠覆日本政府。

麻原尊师

杀害律师

1989年11月4日,好多的神必人突然闯入了批判ao姆真理教的日本律师坂本堤家中,杀害坂本一家三口。事后,坂本一家的遗体被匿藏很久,未被发现,因而大众对坂本一家的「失踪」十分关注。直至1995年,才被警方发现遗体。这6位神必人是来自ao姆真理教的教徒,分别是村井秀夫早川纪代秀冈崎一明新实智光端本悟中川智正,这6位神必人驾驶着迫真黑色高级轿车,来到了坂本堤律师所居住的横滨市。6位神必人先是去到了坂本平时上班经过的洋光台车站,打算在那里附近对其进行氰化钾注射加以杀害。但是由于当日是文化日假期,坂本并没有出现。于是旧尊师指示他们直接到坂本的家,六位神必人在第二日凌晨3时左右,闯入坂本家中,用铁锤击伤坂本堤(33岁),然后殴打他的妻子坂本都子(29岁)。六人还对坂本堤只有14个月大的儿子坂本龙彦下毒手,对其进行氰化钾注射,孩子很快就被毒死。之后,他们相继对重伤的坂本夫妇注射氰化钾,坂本被端本悟冈崎一明绞杀,而坂本都子被新实智光绞杀。

坂本律师并不是唯一的被害者,日本警方后来发现有12起谋杀案件与旧尊师有关。

事后

行凶之后,6位神必人将一家三口的遗体藏匿在不同的乡间地方,坂本堤的遗体埋在新潟县名立町(今上越市)山中,坂本都子的遗体埋在富山县鱼津市的僧岳中,坂本龙彦的遗体埋在长野县大町市日向山的山中。坂本一家屋内的床单被烧毁,作案工具也扔进了大海。而且他们还毁掉受害人的牙齿,使之无法辨认。

法棒

1995年4月23日,村井秀夫在沙林事件后,警察正大规模扫荡奥姆真理教时,遭到山口组成员,脱北者后裔徐裕行的刺杀身亡。徐裕行宣称自己仇视奥姆真理教,想要在三个奥姆真理教头目中抽三杀一,但警方根据监视视频认为是针对性的谋杀。村井在弥留之时宣称是“犹大”害了他。可能是其他邪教同党害怕他被捕之后泄露更多的秘密,抑或是山口组或其他黑社会组织试图杀死中间人村井撇清和奥姆真理教的联系。

2018年7月6日,中川智正、新实智光和早川纪代秀和他们敬爱的尊师一起被执行死刑。7月26日,端本悟和改姓宫前的冈崎一明被执行死刑。

沙林毒气

遭到逮捕

1994年6月,旧尊师的手下在松本市释放一种名曰“沙林”的毒气,杀害6人。1994年7月,警方又在山梨市的ao姆真理教大楼里发现了毒气材料。

1995年初,警方最终决定对旧尊师进行全面搜查。然而此时发生了阪神大地震,于是将搜查日期延迟到3月22日,这给了旧尊师发动殊死一搏的机会。

1995年3月20日,在早晨上班的高峰时间,Ao姆真理教的成员在东京地铁的几处施放了沙林毒气。东京地铁系统中的日比谷线、丸之内线、千代田线上共有5辆列车、16个车站的乘客受到危害。这三条地铁线都从被称为“日本神经中枢”所在地的霞关通过,日本政府的外务省法务省通产省警视厅、最高法院等部门都在此处。因此,这次袭击的主要目标是乘地铁上班的国家公务员,特别是针对警方

十一战争

旧尊师曾计划于当年11月发动“11月战争”,具体内容是,在当月的日本国会开幕式上,驾驶该组织拥有的军用直升机,在东京上空播撒沙林毒气,杀害天皇、首相、内阁、国会成员及民众,引发恐慌,并统治无政府状态的日本。为实施计划旧尊师利用在俄罗斯和其他原苏联加盟国的人脉网,花费重金购买了一架二手Mi-8MT军用直升机,该机注册地为阿塞拜疆,注册编号4K-15214,1996年4月通过荷兰鹿特丹的港口走私进日本,停放于上九一色村的教团设施内部场地上。由于该机没有在日本的飞行许可证,直至被警方扣押从未起飞过。旧尊师将手下岐部哲也送到美国并考取飞行执照,册封他为“防卫厅长官”,希望他驾驶这架Mi-8向东京散播毒气。然而岐部并没有接受过操纵Mi-8的针对性训练,实际无力驾驶此机,加之缺乏备件和保养,这架直升机成了旧尊师的大型模玩,不具备任何战斗力。

旧尊师同时有发动教徒武装教乱夺取政权的计划,93年开始就从俄国购买AK-74步枪和5.45mm子弹,拆成散件放在工具箱内走私进入日本,尊师打算以AK-74为蓝本,通过逆向工程大规模仿制武装信徒,即自動小銃密造事件,尊师把教团制AK命名为昆达里尼(कुण्डलिनी)步枪,首批即订下了1000支规模。然而由于设施简陋,到95年也只完成了一支原型枪,后被日本警方缴获。经测试此枪严重缺乏金属部件,强度很差,还有击针不良,弹匣卡弹等问题,但仍具备杀伤力。

由于日本警方展开缉查,并最终破案,旧尊师的阴谋灰飞烟灭。

旧尊师购买的俄制Mi-8MT直升机,阿塞拜疆注册编号4K-15214

合法争议

1995年东京地方法院剥夺了“奥姆真理教”的法人资格,但在东京高等法院的二审裁定中,表示“解散命令并不带有禁止或限制信徒宗教行为的法律效力”。由于核心人物村井已于4月24日被杀,涉及奥姆真理教的一系列案件尚有疑点,致使对麻原的公审未能早日进行。

1996年5月24日日本律师联合会通过决议,反对根据《破坏活动防止法》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1996年7月日本公安审查委员会提出建议,依照《破坏活动防止法》,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组织。但1997年1月,司法部门又认为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证明奥姆真理教对社会构成直接或间接的威胁。这实际上默认了奥姆真理教继续存在合法性。

在俄发展

奥姆真理教不仅在日本大力招纳信徒,而且也向海外发展势力,特别是在俄罗斯。1992年3月,正值前苏联解体动荡时期,奥姆真理教势力乘虚而入。该教以赞助俄日大学为名,堂而皇之地进入俄罗斯。1992年3月7日奥姆真理教一行300人乘包机飞抵莫斯科,诸徒众簇拥着“尊师”麻原彰晃,颇为引人注目。麻原此次莫斯科之行的最大收获是受到俄副总统鲁兹科伊等政治人物的礼节性接见。

奥姆真理教访问俄罗斯成功后,俄罗斯分部的信徒人数急剧增加。奥姆真理教充分利用传媒在俄扩大影响。1992年4月,该教与俄国广播电台“玛雅库”签约,以年租金80万美元高价买下该台一天两次、每次25分钟的广播权。随后,该教还买下一家电台每周日上午30分钟的一条广播时间段。该教还与中波民间广播电台签约,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为基地用日语向日本全国广播。奥姆真理教还召集一批演奏家组成一个管弦乐团,借此高雅工具扩大其影响。

受奥姆真理教控制的传媒还声称可以用瑜伽祛病强身,这吸引了许多对自己的健康担忧的人的兴趣。许多信徒就是抱着求医治病的朴素想法加入奥姆真理教的。

根据奥姆真理教公布的数字,俄罗斯的奥姆真理教信徒最多时竟达35000人之多,在莫斯科有7个支部。教团还计划像熊本县波野村、山黎县上九一色村那样替信徒们建造称为“美丽花园”的生活小区。俄罗斯的信徒和日本一样要求捐献家中财产。有一个出家信徒甚至把自己经营的公司整个捐给了教团,公司事务所成了秘密道场。

随着奥姆真理教在俄罗斯的迅速发展,一系列社会问题随之发生。有人控告说家里的孩子一去不复返,有人哭诉被骗得人财两空。1994年7月,一些信徒的父母组成一个“青少年解救委员会”。该委员会声明,“在我国最为艰苦卓绝的时刻,一伙来自国外的江湖骗子试图利用宗教来操纵人们的智慧与思想。”委员会提出诉讼,要求禁止奥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发展信徒的布道活动,并要求教团赔偿200亿卢布损失。俄罗斯司法部对奥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资格亦进行了重新审核,并以审批材料有不周之处为由,宣布取消奥姆真理教的登记资格。1995年4月12日,叶利钦总统正式发布命令,要求联邦保安局调查奥姆真理教在俄的一切活动。1995年4月18日,法院亦作出判决,撤销奥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的宗教法人登记,赔偿金额按原告的要求是200亿卢布。当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成为过街老鼠时,它在俄罗斯也受到类似的待遇。邪教具有反社会的本性,社会也不能长期容忍邪教的存在。奥姆真理教在俄罗斯的势力必将遭到灭亡的下场。

迫害谷歌

遭到乱标

2015年4月20日,在谷歌公司提供的地图服务“谷歌地图”(日本版)上,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的东京警视厅总部被乱标为曾是奥姆真理教宗教设施名的“Satyam”,附近皇宫内的设施被标注成“奥姆真理教皇宫支部道场”。另外还发现,广岛市的原子弹爆炸圆顶屋被标注成“核试验场”,大阪城、兵库县的姬路城、鸟根县的出云大社内也有被标注成“Satyam”的设施。谷歌认为这些标注是性质恶劣的恶作剧,逐步进行了删除。据谷歌称,地图上的设施名可根据用户提供的信息改写。今后将调查地图上被乱标的经过。谷歌负责人表示:“当用户提供的地图有标注错误等情况时,会采取删除等应对措施,已准备预防(此类标注的)系统来努力改善。”

死刑执行

2018年7月6日,旧尊师执行死刑,并在之后被火化。与尊师一同下地狱的邪教头目有新实智光等6人。20天之后的7月26日,又有6名罪犯被处死,自此尊师一案被判死刑的人被全部执行。

突出教徒

在本章节中,将会列出ao姆真理教中表现极为突出的教徒。

菊地直子

邪教水柜

菊地直子(1972 -),地铁沙林案嫌疑人、被特别通缉17年的奥姆真理教徒。菊地直子早在高中时就加入了奥姆真理教,还作为教团代表参加过大阪国际马拉松赛。后来她成为忠实的信徒,并成为高级骨干,直接参与了杀人化学药物的制造工作,从此沦落成为一名被警方特别通缉的凶恶罪犯。

1995年4月,菊地直子从山梨县教团设施向东京都八王子市据点运送迫真“药品”。菊地直子在运送药品时,将之藏在酸奶容器等之中,并且身着与平时不一样的服装,努力避免被警方发现,明显知悉犯罪计划。次月,装有炸弹的包裹在都厅知事秘书室爆炸,导致工作人员身受重伤不幸失去手指。

菊地直子和其它实施爆炸案的罪犯平田信、高桥克也等满门忠烈被日本警方正义出道,挂上通缉令。菊地为了隐瞒身份,与高桥克也假扮夫妇,高桥在10年后将其抛弃。菊地随后又脑控了一个公司职员高桥宽人(与高桥克也无亲缘关系)与其同居,以此隐瞒身份。终于在2012年,在正义线人的举报下,菊地直子被日本警察逮捕。

菊地落网之后,做出和红色高棉领导人受审时相同的态度,坚持宣称自己不知道运送的是炸药,并对被害人进行迫真道歉。菊地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然而,死妈的日本最高法院认为菊地不知道自己运送的是炸药,终审判处菊地无罪。希望这些法官及律师能亲身品尝尊师沙林毒气的滋味。

虽然像菊地这样的败类得以逍遥法外,随着旧尊师一案在逃的余党全部被捕并被审判完毕,按照日本法律的惯例,旧尊师等罪大恶极的死囚终于不再浪费日本纳税人的税款,而被执行死刑。

高桥克也

我不是高桥,我是别人啊

高桥克也(1958 - ),地铁沙林案嫌疑人、被特别通缉17年的奥姆真理教徒。

高桥克也除参与了地铁沙林事件以外,还使用剧毒化学品“VX”造成了2起伤害案件、绑架公证机关事务长以及制造东京市政厅包裹爆炸案件。在地铁沙林事件中,高桥负责接送散布毒气的人员。

高桥克也在逃亡生活中显示出了极强的反侦察能力,假冒一般通过路人“樱井信哉”的身份在建筑工地工作,并和菊地直子假扮夫妇。在菊地的日记中宣称其被高桥当作性奴对待,不过鉴于高桥与菊地曾经用皮囊身份结伴在北海道和飞騨等地旅游,此类言论可能并不完全属实。

高桥克也在逃亡前,还将自己之前观看的漫画《仁医》赠送给了同事。作为一个投放毒气的杀人犯却观看治病救人的故事题材,实在是自嘲完美。

菊地直子被捕后,高桥克也取出自己的存款试图逃亡,却在网吧被日本警方抓获。高桥克也被捕后,在2015年被判处无期徒刑。

社会评价

现在奥姆真理教在整个世界成了过街老鼠,但有死灰复燃之势,日本国内的人数已由最少时的几百人增加到了1700人。另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9月1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披露,奥姆真理教已经对无菌病毒疫苗进行了炭疽热细菌武器试验。

日本最高法院2006年9月15日驳回了原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辩护律师的上诉,维持东京地方法院对麻原的死刑判决。

由于日本司法程序复杂,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虽然已经确定判处死刑,但他的辩护律师团可以要求复审或紧急上诉,以延缓死刑的执行。

不过该案的部分幸存者反对执行死刑,称这将使该案再也无法得到充分阐释。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在其8年审判中从未承认自己的责任,或提供任何有意义的解释。其家人称他已支离破碎,在牢房里一直弄脏地面,不与家人或律师交流。他34岁的女儿松本里香早前表示,父亲不理解自己的判罚,她认为他需要治疗,以帮助他恢复并能说话。她说,“我只想听到父亲自己的解释。”

此外,有观点认为,部分罪犯已表达悔过之意,并对反恐措施有所贡献。一名长期追踪该案的记者提议,应该让他们活着,以此为日益面临极端主义威胁的世界提供教训。另有专家警告称,执行死刑可能会使其他教众视其为“殉教者”,从而进一步滋长他们对麻原彰晃的崇拜。[1]

旧尊师的很多手下接受审判时意识到自己遭到欺骗,直接称呼旧尊师的本名,然而被询问对以往邪教行为的态度时,一般都没有表示悔改,认为“ao姆真理教的宗旨是好的,都是欺骗我们的松本不好”。作家村上春树认为类似的心态可以体现在二战时期的“满洲国”,“五族协和”的宣传,让很多在日本大有前途的年轻官僚和学者前去追求他们幻想中的理想国,将自己的专业技术使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

有不少小粉红和兔杂支持松本智津夫并称其为“抗日英雄”,表示希望松本智津夫及其追随者能够杀死更多的日本人。然而旧尊师希望能在各个拥核大国(自然也包括中国)实施恐怖袭击引发核大战,随后由奥姆真理教统治成为废墟的世界。在此笔者祝愿任何跪舔松本智津夫的小粉红和兔杂早日品尝沙林毒气,前往地狱追随你们的尊师,不要在现实世界对邪教的恶劣行为进行吹捧。

外部链接和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