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瞿米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瞿米
Qumi.jpg
徐汇型男

姓名

瞿米

常用ID

氧气
qumi38(瞿米的贴吧账号,头像为龙图,欢迎各位与其互动)

职业

散打手
无良商人

能力

辱骂
舔囧
喝雪水
练武功
迫真人肉
散打大师太公

特长

盈利
性交知情
8公里转移

必杀技

皇家退圈礼
真人非想天则
和留定林怎么交

硬度

★★★★★★

所属

囧家军
沪国徐汇一级逝世太子

龙女士可爱
——上海黑心无良商人兼THO主催瞿米

瞿米(1996.3.7 -),圈名氧气,上海徐汇人,上海THO主催,赵旭升身旁的世界级武功高手,完完全全的一路人,同样也是完全一致的盈利升级人。瞿米其人从赵旭升那里学得一手精湛的挤兑同人和打压异见者,随后舔恶俗人士大肆恶俗、骚扰龙玉涛,带领小弟捍卫赵旭升并时常对新人社团颐指气使。其本人性格十分暴躁,多年前曾因和现今的liveparty主催因为一时的意见不合在上海展开别样的真人非想天则大战。

太子生平

  • 太子诞辰:**96.03.07
  • 太子代码:310109********4516
  • 太子府邸: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滨路243弄3号501-502室
  • 太子企鹅:1004734045
  • 太子贴吧:qumi38
  • 太子私塾:上海尚德实验学校、上海市第二中学
  • 国子监:文化学园大学(曾用名文化女子大学)
  • 太子擅长散打,但是18岁身高只有160。如此低矮练散打,让人不由啧啧称奇,可能太子是范马刃牙转世。
  • 太上皇:瞿懿

值得一提的是,其父亲离异,但是实地探访发现其家中有女人衣物。据知情人爆料,是其父找了个喜欢黄子韬的年轻后妈,却没有去婚姻登记机关登记。另外,其父主持过一档节目《上海潮投诉热线》并因此走红,可以尝试向此节目投诉其儿子的光荣事迹。

太子传

徐汇喷喷人

第一届幻奏举办之前,在某同人社团主催S小姐与赵旭升因为交响乐编制的问题产生争执时,瞿米带头对其展开了喷神攻击。哪怕之后当事人与赵旭升已经和解,瞿米仍然动用其权限,取消了该社团在当年上海THO(Touhou Only)展会的参展资格。

徐汇饮料大亨

瞿米举办的16年夏的第七届上海THO东方华烂漫会场禁止携带饮料入场,有人对不让携带饮料提出疑问。车万皇帝在内的上海THO主催团队并没有回答问题,反而瞿米人肉对方信息,扣完帽子后也没有道歉。若不让携带饮料入场的原因是担心弄脏场地还尚且可以理解,但场地内却有官方贩售的饮料,平均价格在40左右,还都是含酒精饮料,年纪较小的东方众只能忍耐口干舌燥的痛苦

徐汇皇太子

在画师事件吴思佳大闹翻译群时瞿米也仗着国母威仪对原住民展开嘲讽。其在群规写着禁龙图的群里大肆发放龙图,还说「龙女士可爱」,颇有流氓风采。管理员依照群规撤回禁言瞿米后,却被同为囧team的吴思佳反打一耙,简直是人间喜剧。

徐汇迫害人

因为某一般通过没有接受瞿米的曲目推荐,瞿米大发雷霆公屏辱骂「你胆敢拒绝这份恩赐」,并持续三年P图取乐当事人。最为恶劣的是秘封av恶性事件之时,瞿米不想着抚慰受害者减少损失,而是第一时间乐对事件发声的此人,真实杀妈孤儿。

徐汇蛆太公

赵旭升非常习惯对有异议的东方众说“氧气打架厉害,练过散打”其中的意思,,,

徐汇八公里

作为车万only主催以及车万皇帝的承接人,瞿米举办过东方史上最恶劣的THO——上海th09,而且如此差的参展体验其组委会本身完全可以避免

第九届上海THO东方萤灯筏最初给人的异样是在售票环节。一般来说,THO和LIVE是单独售票的——无论乐祭也好还是LP也好,甚至说今年上海THOLIVE和即卖会也是分开售票的。但是,上海TH09是捆绑销售的,单张售价360,如此高昂的价格,对一些只想参加THO的学生党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如此异样的售票让人不解,直到他们查询了地图才发现,LIVE和THO即卖会的距离足足有八公里远,乘地铁需要大概一个小时——算是全国有史以来距离最远的THO了。THO结束时间是在中午一点,LIVE下午入场时间是在三点,若1点离场再加上吃饭的时间、回宾馆存取行李的时间,稍微耽搁就会错过LIVE现场的即卖会——活动结束后也有很多人这么反应了。由于担心有人因为会场距离遥远而只买LIVE/即卖会票,瞿米采用了捆绑销售的形势,保住了自己的利益,但是却真真实实的伤害了不少外地来的游客一把。

徐汇营销人

东方皇帝网络营销
垃圾广告短信

2019年7月22日,很多车车人都接到了一条推广上海TH10的短信——无论他们身在何方,江苏、北京、天津、广州。此事在贴吧引起了惊恐,因为广告的投放非常精准,只投放给了东方爱好者,甚至有贴吧人士认为这是东方数据库泄露,是国际集团监控、恶魔镜头。但是之后瞿米的好朋友赵旭升在群聊里承认,这是他利用魅知的淘宝店向全体购买过宝贝的东方众发动的短信洗脑攻势。用户的手机号只是用来邮寄物品的,淘宝也是明令禁止利用用户手机号搞营销的;而且魅知店铺也售卖过北京tho、天津幻奏等外地活动,这些用户大概率不可能来。赵旭升和瞿米利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宣传自己的活动,达成了用户隐私信息的千人斩,一跃成为本站出道最多人数的人。

徐汇破产人

7月22日,蛆米发声,表示由于一些原因,不会再举办上海THO,具体原因如赵旭升语:

这次很可能会是最后一次上海thonly了,两个核心策划一个工作退坑,一个眼看着就要破产。无力也无人继续承担上海tho这种规模活动的劳动量以及亏损了。而且本次上海tho,已经算是竭尽全力破釜沉舟博了,不论是内容还是规模都是国内史上最大,希望不负十周年之绝唱。

上海THO更换过好几届主催,之前可能有盈有亏,但是之前的主催团队都薪尽火传,努力把上海THO做成这么大的品牌,也历经了十年之久。蛆米政治斗争手段强硬,把上海THO的其他主催都斗下了台面,第七届登上主催之位。自己成为主催的年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又利用职权把上海THO扼杀,如此无能野蛮,妄图拿着一个地区性THO的牺牲作为吸引观众的筹码,真是把笔者的林檎都笑爆了。若您和赵皇帝真如此无能,也犯不着砸老人打下的招牌,完完全全可以转手让有能之人来办。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蛆米,你把多少人的努力,都毁了。

另外,赵旭升哭穷哭的欢,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流水。通过调查也可以发现场地费只有12w+2w,门票收入1600人58w,还不记摊位费。即使所有日方社团包来回机票,支出也远比不上收入。希望赵旭升不要一味蒙骗群众,晒出自己的流水——幻奏盛宴和每一个场馆方都签了保密协议,但上海tho总没有和场馆方签吧。

笔者认为,蛆米的如此这般很可能仅仅是饥饿营销的幌子。改名或者换个活动实在太过简单,而且上海地价高昂,蛆米很可能运离上海,转而举办全国性的THO活动。到底真相如何,我们年后再看。

太子教令

短令

  • 和留定林怎么交

长令

  • 马上要告别永远的17岁, 踏入18的大门了。这4年来在则圈、东方圈、乒乓圈肝的时候总是讨厌朋友或者其他人说我小孩子不懂事,觉得他们在厨我年龄。回想起来,做的事的确都是小孩子做的事,说的是小孩子说的话。厨我年龄的,其实也是在包容我这个未成年。
  • 总是期待长成了成年人之后,就能不被厨年龄了。现在发现,这想法本身就是长不大的表现。厨年龄不是为了厨我而厨的,而是对我还有耐心,觉得我还能变得懂事,才“厨”。
    现在要脱离未成年了,我却感到胆怯。因为心境不和年龄一起增长, 是会被淘汰的。那些小孩子才能说的“童言无忌”,做的“意气用事”,也已经要离开我了。要进入成年了,不想也只能努力做了,玛德(Alice Margat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