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聂汪林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聂汪林
NWL2.jpg
斯文败类

姓名

聂汪林

常用ID

大佳完
深圳,深圳!

职业

学生

能力

间谍
迫真出道

特长

战狼队长
黑屁政治

必杀技

搭讪正太

硬度

所属

炼铜术士

聂汪林(1998.8.13 - ),网名“大佳完”,浙江丽水人,先后就读于丽水实验中学、浙江万里学院。百度喜羊羊与灰太狼吧、喜灰调解中心吧及其学校贴吧的知名正太控,经常在线上及线下骚扰被他认定为“正太”的用户。2018年暑假,聂汪林继承了已经放弃占领喜灰吧的路义圣的意志,妄图人肉喜灰吧吧务后独揽大权,遭到本站光荣出道。

截止到2019年5月,聂汪林仍未道歉并大肆钦点恶俗(疑似举报了恶俗导致其被dns污染),故笔者在此将其硬度再提升一级。

联系方式:

  • QQ:654140030
  • 移动电话:13282261789(常用号),15990889801
  • 浙江丽水实验学校,班级群:55073153
  • 浙江万里学院动画172班
  • 贴吧:大佳完
  • 曾就读:缙云县朝晖外国语学校 高中三年级(08)班
姓名 聂汪林
性别 民族
生日 1998-08-13
住址 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水木清华苑4幢608室
神必号码 332501********0012

事迹

实名上网

Qq pic merged 1553283994170.jpg

聂汪林由于深知自己事迹繁多,因此选择破罐子破摔,曾直接在自己的QQ空间公布自己的神必代码,可惜由于时间久远而难以追溯。同时,其高中信息、大学信息等基本都由其自己直接公布于QQ空间,因此造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局面,简单出道对其不能造成多少伤害。在笔者表示要将其恋童的高雅事迹告知其同学老师及家长时,聂表示:“随便”,不知道其父母知道自己养育多年的孩子居然是个同性恋恋童废物时会作何感想;而后,其又表示其母知道其恋童的事。笔者觉得家长知道孩子恋童不仅不加以阻止纠正居然还包庇与纵容,有理由怀疑其母也是恋童homo。

炼铜术士

聂汪林在喜羊羊与灰太狼吧、丽水实验中学吧、正太吧经常勾引比自己年龄小的吧友,且常常未经他人同意强行要求面基。他在贴吧经常用“好久不见”开始套近乎,然后就直球提问“你是正太吗?”,如果得知对方年龄比自己大或性别为女的话,聂汪林往往会对对方失去兴趣。同时,聂也经常在小学生吧等低幼用户聚集的贴吧随机回帖“你多大了,身高体重是多少”之类的魏氏发言,简直就是恋男童版的魏逸霖(有证人称聂汪林偶尔也会对女人产生兴趣,但这类兴趣远不及他对正太的兴趣)。

18年12月21日,聂汪林在空间上传一篇文章,其内容是详细描写了聂和一低龄男性网友见面发生的故事,通篇满溢的缠绵之情令笔者作呕(参见:《一场意外(以此文纪念我们的友谊)》)。在笔者忍着恶心通读全文之后突然发现文中奇妙深刻的一段:

在那个晚上,我们最后缠绵了一晚,至于发生了什么,也同样,只有我们知道,毕竟,可能是很久很久之内的最后一晚了

那晚发生了什么已经非常明显了。在此笔者控诉聂汪林残害祖国的花朵的同时为那个被娈的男童默哀三秒钟。

悼亡记

2017年左右,当时一位被聂汪林重点骚扰的喜灰吧吧友Z因学业繁忙将账号委托给喜灰吧吧主签到。在接下来的将近一年时间里,聂汪林见到此账号使用者就会开始发情,令人作呕,完全没有意识到账号已经易主。2018年上半年,聂汪林强行跑到Z的学校要求面基,其同学告诉他Z已于2017年末去世,至此才发现该账号已移交他人的真相。然而,Z去世的半年里是怎么同意聂汪林的性骚扰请求的呢?这又是其强行骚扰的野蛮罪状之一罢。

一级学渣

聂汪林曾号称自己是文科生、成绩好,然而其成绩实在令人“冇眼睇”。在某次只考语数英的月考中,三门满分150分的科目其分数分别是89分、30分和70分,甚至不如笔者高考综合科一科的分数高。

后来聂汪林不以为耻,反将其作为勾引正太的资本,经常请其勾搭的正太为其指点学习。喜灰吧曾有一名学霸正太信以为真,多次指导其学习,直到后来才发现其本心不在学习,而在勾引自己。

2019年1月28日,聂汪林于奥克兰大学吧发表主题贴,摘录内容如下:

本人当前大二,就读法学专业
想申请奥克兰大学的法学或者教育学硕士
试问,他们两个对于GPA(5分制)要求是?
以及雅思成绩的要求是?
还有如果是取得国内承认的硕士文凭是要读
几年?
以上,不胜感激

原文链接[1]

可能是三本废物的本质一眼被看穿,帖中有人直接发问“大学是211么”,聂回答不是。对于聂为何隐瞒自己是三本蛤蟆笔者感到不解。既然此时对自己学校感到羞愧,之前就应该好好读书而不是沉迷当战狼和娈童。

在得知奥克兰大学硕士需要法学和教育gpa85%,法律雅思总分7,单项6.5,教育总分6.5,单项6.0的高门槛时,聂只得用“自己之前看到的网站gpa要求是80%”等言论来缓解尴尬的气氛,殊不知娈童废物连gpa20%都拿不到,自嘲完美。另外聂认为其留学计划坠毁的原因是因为其穷酸——“考不起雅思”,实在是令笔者啼笑皆非。先不提连两千块的考试费都无力支付的聂汪林如何承担奥克兰大学高昂的学费,据笔者所了解大学四级的难度大约在雅思academic类4.5到5分之间,对于一个学生时代考试英语经常不及格的人来说如何考到专科雅思总分7分的成绩表示强烈不解。鉴于其连大学四级这样的考试都通不过且gpa严重低下的情况,笔者认为其留学计划实在是异想天开。建议其多娈几个外国小男孩以提高英语水平。

同学的忠告

2018年4月18日,一个疑似聂汪林初中同学的账号在聂汪林qq空间留言,内容如下:

号主在我初三(也就是一年前)经常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反映你的双商低下,别人讨厌你自己心里没有点逼数?有时间在网上爱国,有时间在网上找正太还不如去多读点书涨涨见识。号主和你聊天是因为从前是朋友,才给你面子的,别太得寸进尺了吧?

可见聂汪林不仅在网上行为恶劣,现实言行中也是个人见人厌的废物,其同性恋恋童爱好居然能传播到一般路过同学中,实在是令人惊叹不已。笔者似乎已经能猜到聂汪林在校对着“正太”疯狂发情的样子了。对于这名同学后半段的发言,笔者也表示十分赞同。聂如果能把当战狼、当暖男诱拐正太的时间拿出来学习绝对不会是所有考试几乎都不及格最终考上三本的结果了。聂甚至是喜灰吧出了名的学渣,不知他是如何有脸皮一次次地在低龄用户的贴下骚扰的?

精神深圳人

一开始,笔者对其qq昵称中复读深圳字眼及频繁跪舔深圳非常感到不解。经笔者调研发现,聂汪林曾多次前往深圳以“网友见面”的名义娈童,受害者共计有三四人。聂汪林朝思暮想深圳的男童以至于把自己的id改成“深圳,深圳”,简直就是精虫上脑的典范。

有一种说法是,聂汪林号称自己考研想考到深圳大学,所以成为了精神深圳人。然而,聂汪林使用“深圳”而不是“深大”,说明其用意不止于此,更何况一个三本fw如何考上深大,笔者暂且蒙在鼓里。

战狼队长

聂汪林在贴吧及QQ群常常对吧友(尤其是他看上的“正太”)炫耀自己政治科目成绩好,笔者曾记得某次其政治考砸了,在QQ空间内顿足捶胸发表了一长串黑屁。然而颇为讽刺的是,聂汪林最终考上了三本的浙江万里学院,与大V粉红陈尧等人完全一致。

受到政治课本的洗脑,聂汪林常常发表五毛言论。2017年8月8日,聂汪林的一名好友声称自己要去日本留学“人往高处走”,被聂汪林撰写长文痛批为“卖国”。文中聂汪林居然用《战狼2》作为自己的论据,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要挂人,其实我是拒绝的,身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不应该为自己的国家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什么吗?你还是个男生诶,《战狼II》我赌5毛你没看过吧(没错我应该就是网上说的5毛,小红粉),不然你应该会明白男儿应该有所担当,应该要有所作为,应该要尽可能的奉献自己的青春,而不是就是为了享受,你才16岁好嘛?青春那么可贵为何不想办法创造出一点点价值呢?我不反对你去日本留学哦,但是你“人往低处走”是真的气到我了哦,你的意思是我国就是“地处”咯?好好笑,你看不到我们的国家一直在进步吗?你莫非真的以为日本什么都比我们好吗?连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国人引以为傲的东西还入不了你的法眼还觉得不如日本??我就问你港珠澳大桥谁建的?哈大高铁谁建的?CR谁设计的?
你说中国科技不如日本?这好像有点道理诶,但我们要汽车也有了比亚迪,电脑也有了联想,手机也有了华为。然而就像是华为这样卖的好的中国手机手机你居然说因为便宜,社会上喜欢便宜的人多。
这句话看上去也是对的,但要满足“便宜+卖的多”背后定离不开科技的支撑。你说诺基亚便宜吧?老年机便宜吧?那咱为啥不用呢??这说明我们国产手机在科技上也是被认可的,更何况华为都有自己的芯片了呢!而你索尼呢?咱不妨看看最近出货量前五的手枳品牌吧一一咱国产占了三个,而索尼在上面吗?你喜欢索尼是你的自由但还请承认中国的科技不比日本差哪去,不要觉得中日之别就是天差地别。
你说发达国家不屑于移动支付,但是你不可否认移动支付给我们的生活极大的方便,而且就算发达国家参与进来了,你觉得他们干的过中国?想想那个可怜的苹果支付吧!
你说你去日本现在就可以享受,而你现在是享受的时候吗?你真的才16岁啊,不应该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吗?怎么现在就想要享受吗?上海这个国际性大都市还不足以填饱你的胃囗吗?
能看着自己的国家日益强大,能够在祖国蓬勃发展的阶段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一不也是一种幸福一
原截图
聂汪林战狼1.jpg 聂汪林战狼2.jpg

笔者在此对聂汪林隔空喊话:在高等教育领域日本远胜中国,说“人往高处走”完全没问题。如果抱着增长见识、扩充阅历的态度,哪怕去第三世界国家留学也完全可以说是“人往高处走”,请三本聂汪林先生停止对日本留学生的嫉妒,谢谢,,,

谋权篡位

聂汪林早在2014年就担任喜灰吧吧务。当时喜被灰吃吧频繁入侵喜灰吧,喜灰吧由于以自身发展为最大纲领,不想与其他方面过多混战,因此希望借聂汪林曾与喜被灰吃吧吧务的私交前往调停。然而聂汪林却开始在喜被灰吃吧勾搭正太,将其任务抛诸脑后,甚至开始帮喜被灰吃吧说话,引发吧务组不满,从而在一个任期结束后就被卸任。此时不满的种子即已在其心中埋下。

2016年,在喜灰吧吧务组大型重组之际,聂汪林重新以正当途径当选为喜灰吧吧务。此时吧务组成员尚未察觉到其反骨意图和二五仔本性,因此与其正常搭伙。2017年,其由于风评问题仅当选了候补吧务,然而在路义圣先生的狗腿子米砾眼见无法实现路义圣先生的意志而宣布辞职之后,其顺利从候补吧务之位递补为正式吧务,成为路义圣先生的新的眼线。

2018年,聂汪林开始策划谋权篡位行动。3月,聂汪林首先在吧务群借“理念不和”与部分吧务大战三百回合,此后,在路义圣先生宣布已经放弃占领喜灰吧、要求其不要再在喜灰吧搞事时,聂汪林还宣称继承路义圣先生的意志,纠集了大批路义圣先生的狗腿子和部分喜灰吧二五仔组间秘密团体、策划阴谋篡位行动。其意图通过人肉吧务、在各群放黑屁等行为破坏吧务的意志和风评,从而趁乱上位,至于路义圣愿不愿意来管理则看她的心情。其甚至意图策反部分喜灰吧吧务,然而由于除了他以外的喜灰吧吧务皆为忠义之士,因此他未曾成功策反任何一位吧务,反导致其计划暴露于喜灰吧吧主们的面前。出于保护忠义之士的考虑,当时喜灰吧吧主们并未立即采取行动,而是严密监视,并将其小阴谋活动掐死于幼苗之时。

2018年7月,喜灰吧举行吧务换届选举。票选初期由于聂汪林风评不佳,其得票数吊车尾,急眼的聂汪林开始纠集其人员为其拉票,致使其得票数与其他几个吧务的得票数同步上升,险些导致本站一位管理员落选。同时由于吧务组没有决定本次票选入围的人数,因此得票数吊车尾的聂汪林疯狂打听吧务们的想法,急眼之下甚至直接将吧务组群聊记录转发于其秘密团体中,结果被忠义之士揭发,其由于泄密受到处分、并取消了候选资格。

此事件间接导致吧务组原计划当时就考虑与路义圣先生和解的计划推迟,后来在确定聂汪林不是受路义圣先生的指示后吧务组才批准与路义圣先生的和解计划。

梦碎Q群

2019年4月15日,聂汪林与群内若干正太文爱时,逐渐将话题引向政治。聂汪林引导众正太讨论平成元年的战车道事件,还对386品头论足,当晚该群即被爆破。聂汪林后来到处声称,自己知道是谁爆破了自己的群,也知道是谁写了他的恶俗维基条目,然而笔者在和他沟通时发现他根本没发现笔者,加之其智力堪忧,因此笔者并不认为他真的有所发现。

迫真洗地

2019年4月20日,聂汪林在喜灰吧发贴“关于我”。他将自己谋权篡位的行动说成是让“原来的氛围”回归,并且全盘否认自己的炼铜故事。然而其并没有获取多少人同情。

值得注意的是,有个别喜灰吧吧友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情况下,就在帖子里对聂汪林进行狗屁不通的洗地。建议高雅人士多多传播聂汪林炼铜的实锤,让更多人了解聂汪林这个炼铜ET恶心至极的本质。

语录

主条目: 聂汪林语录

  • 好久不见
  • 你是正太吗?
  • 正太
  • 你北大你他妈的就了不起了是吧?
  • 果然!三门(指语文、数学、英语)全挂!这次只考三门,年级名次1087/1200名
  • 你还是个男生诶,《战狼II》我赌5毛呢没看过吧
  • 没错我应该就是网上说的5毛,小红粉
  • 我们必须抗,这个喜灰吧必须建立在喜灰的价值认同上,历史地位必须承认
  • 因为你们有伴在一起“搞基”“摸屌”的时候我是站在一边给凉着的
  • 这和我找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 国家的核心利益是党的统治,这不矛盾嘛?
  • 党领导一切无可厚非
  • 挺好,起码没要求背,也没有要求写感想(qq斜眼笑)
  • 如果要真的在高级期刊发表,起码要研究生水平
  • 大学本科生(2个“笑哭”的emoji)首篇法学认真论文
  • 难得一见那么杠(指新闻联播报道中国对美国施加新一轮关税的反击发言)

聂图

NWL悾怖分子.jpg GERMANYNWL.png JPNWL.jpg

聂人药

高雅创作

汪林娈童之歌

一场意外乱拍波,颠鸾倒凤下体勃。

昏昏浊世吾独立,难忘一夜夜笙歌。

正太只晓做便器,忧国此中真乏人。

吧务权限恣夸辈,不思篡位民不生。

堪叹选举吧反败,拉票吧友民皆踊。

治乱兴亡键盘事,世事只若敲一谱。

五毛红粉春空下,炼铜同心将雕连。

好久不见百万兵,死去飘散万股精。

腐旧老群跨越封,建政飘摇群再生。

心思忧国吾当立,是时应颂炼铜歌。

莫非户籍自曝乎,莫非家长包庇无。

永阉割者不能娈,迫真洗地账不还。

且观年龄贵庚也,身高体重浪勃勃。

悼亡之时今已至,夜起骚扰半年事。

当悲文科映斜阳,高考险途三本往。

留学五分终不满,谁站旅馆缠一晚。

昔日好友滥绝交,深圳精神永不销。

人生但感论文赢,好友忠告可置评。

罢却政治一悲曲,成绩慷慨日已去。

吾辈股间卧巨龙,正待以屌娈万童。

江城子·汪林娈童

粉红炼铜两茫茫,不留洋,自难忘。万里学院,无处话凄凉。难忘一晚应不识,总缠绵,息子扬。

一夜春梦忽还乡,小正太,正梳妆。自曝户籍,惟有牛子昂。料得好友绝交处,明月夜,长悼亡。

汪林辞

唧唧复唧唧,汪林撸鸡鸡。不闻正太声,惟闻聂叹息。

问聂何所思,问聂何所忆。聂亦无所思,聂亦无所忆。

昨夜见军帖,戆驴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路易名。

路易无大儿,汪林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路征。

贴吧买选票,食堂买甲烷,空间买键盘,北市来视奸。

旦辞路易去,暮宿万里边,不闻路易唤聂声,但闻友人质疑鸣溅溅。

旦辞万里去,暮至深圳河,不闻路易唤聂声,但闻正太娇喘鸣啾啾。

万里赴调解,户籍度若飞。建政传Q群,封禁照铁衣。路易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吧务,吧务坐明堂。禁言十二年,赏赐出道强。

戆驴问所欲,汪林不用喜吧王,愿驰万里足,三本还故乡。

路易闻聂来,出吧相扶将;好友闻聂来,绝交斗志昂;正太闻聂来,脱衣霍霍自慰狂。

开我正太门,坐我旅馆床,脱我战狼袍,著我情趣装。恶俗地图炮,正太菊花黄。

出门看贴吧,吧友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汪林没屌毛。

哥哥脚扑朔,弟弟眼迷离;双人夜缠绵,安能辨我是娈童?

别样的炼铜大战

  一天,聂汪林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你敢不敢和我举行炼铜大战”我豪爽的答应了:“我当然敢”,周日下午在HOMO馆金属冶炼厂举行,谁不来谁就是怂货。

  我原本以为我恐吓了聂汪林,聂汪林应该躲在家,不敢找我,可正当这时,我听见了音乐声,原来是我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聂汪林打来的电话,他还真有勇气,我接通了电话,听道电话那头骂道:“小废物,你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小正太的菊花就被我搞坏了。”我听到他对我的毒骂之后,我回骂道:“我要把你挂到恶俗维基上,帮你炒作一番,你说好不好啊。”

  他吓得没再回应我,可是到了周日,聂汪林竟然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还真要和我举行炼铜大战,于是我按照约定,到达了金属冶炼厂,可他已经等我很久了。

  第一回合,我占上风,他比不过我,到了第六回合,他就主动认输了。

  第二局,他开始占上风,我也不甘势弱,我们僵持了一百多个回合,我因为原料用量太少,被他击败了。

  从那时开始,我就不轻敌了,我认真研究他的套路,于是我总结出了一种方案。

  第二天,我们举行第三局,他使用祖传湿法炼铜,对铜发动掹烈的反应,我们势均力敌,平分秋色,我们比了3个多小时,也没分出胜负。

  后来,他不知不觉的铜中毒了,我趁着这个好机会,一记置换反应,一飞冲天,炼的他不敢还手,对他的打击比绿了他的正太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