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凯为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胥凯为
胥凯为.jpg
画两万块整你

姓名

胥凯为

常用ID

叶尔马克xkw
脑左
隐形的哥萨克
校革进步社综合事务所

职业

校园革命家

能力

黑屁
巴结
写反动文章

特长

挑衅
穿黑丝

必杀技

迫真炫富
橄榄学校

硬度

所属

无所属

胥凯为(2001.10.26 ~ ),辽宁锦州人,当代著名校园革命家。

相关资料

  • 代码:210703********2013
  • 身高:170(没希望长了8)
  • 老巢: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上海路五段9甲-13号
  • 籍贯:辽宁省锦州市义县
  • QQ:3232107155、3294019418、3244883413
  • 手机号:18241600876
  • 学校:锦州八中(初中)、渤海大学附属高中(高中)
  • 母亲:张伟(非米青日fw),生于1972年9月18日,神必代码210726xxxxxxxx2726,身高165,锦州实验中学教师
  • 张伟手机号13904168018
  • 外婆:张桂云,生于1940年1月11日,神必代码210726xxxxxxxx2725,身高164
  • 外公:张庆福,生于1943年9月6日,神必代码210726xxxxxxxx2736
  • 舅舅:张铁成,生于1976年9月13日,神必代码210702xxxxxxxx1230,身高183,锦州二高中教师,至今未婚

纪念词

纪念胥凯为。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废物 。锦州西边,人道是,酥鹅政委附中,胥图穿空,子平拍案,卷起两万块。户籍如画,一时多少弱智。 遥想凯为当年,森安退圈了, 兽性大发。谈股论金,黑屁间,政委灰飞烟灭。故群神游,多情应笑我,润滑关系。校革如梦,一尊还酹张伟。

简介

胥凯为起初追随王森安搞校园革命,被掏吧人士暴打,随王森安退圈,胥凯为即位,校革原本是一个极端教改组织,而现在胥凯为已经承认校革不是教改组织。

2015~2017上半年 革命早期

起初半校园革命,极端反应试教育,和王森安一同在网络上被当做乐子嘲讽。王森安因为各方面压力被迫退网。于是胥凯为趁机即位然后开始进行他的迫真校革大业。

巴结中级高手

2017年3月,胥凯为因为发表校园革命理论,产生了引战,遭受了李英杰的迫害。此时校革内部鸡飞狗跳。群里被李英杰疯狂刷屏,此后胥凯为到处巴结黑水等人。

高雅人士得知消息,便帮助校革出道了李英杰,耗时大半个月将其摆脱。后来胥凯为企图出道乐胥人士,不惜拿出其母张伟辛苦卖批挣来的血汗钱贿赂路子,对方看透其死妈本质不愿帮他,故意跑单,上千块钱打了水漂。

年关暴动

2017年末胥凯为在高雅人士群内大吹牛逼,宣称在锦州势力浩大,甚至能推翻学校,之后,部分高雅人士对其进行劝导,胥凯为却疯狂瞎骂,结果胥凯为被踢出群。最后胥凯为在2017年末假借谈判为由进入高雅人士群内趁机炸群,但最后被踢出以失败告终。

身败名裂

胥凯为开始用钱财寻求喷系人员帮助,因此他把喷系外雇人员引入王森安群内,然而外雇人员为了赚钱,对校革人士矛盾不断,胥凯为却置之不理。后来高雅人士费尽心思说服了喷系外雇人员并且达成共识,外雇人员也表示帮助高雅人士,然而胥凯为在此期间不断骚扰一位高雅人士,后果极为严重。此时,胥凯为已经展现出一个赤裸裸的鸡奸犯形象。

后续

第二阶段结束后,胥凯为很快巴结他的老同学徐子平等人,利用他们为自己挡刀(也就是拿他们当炮灰) 但在此时,由于四面八方已经了解胥凯为的行为,高雅人士得到了许多人帮助,胥凯为让徐子平与高雅人士进行辩论,结果不到十几分钟徐子平就被辫垮,被迫退网,因此胥凯为被迫受审。所有高雅人士联合审判要求胥凯为达成以下条件:

1. 移交校革领导权。

2. 勒令原校革全员停止对恒心教团和枫绮人士进行反抗。

3. 500字检讨书,要求手写并且字迹工整,拍照清晰,内容深刻承认错误在审判当天23:59前递交于审判地点。

结果胥凯为的检讨书却是使用电子版来敷衍高雅人士,而且晚上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夺回已经移交的校革领导权,并且废黜王森安,自立为王。实际上他那群的管理碍于胥凯为的威压,只好屈从。目前胥凯为仍然不知悔改,假借校园革命之名建立自己的网络军阀并且蒙蔽事实。而且经调查,胥凯为在学校也犯下过不少事情,得罪了许多同学,高雅人士手中人证物证俱在。

迫真高雅言论

高雅人士进入群内后和诸位(胥凯为的)恶俗大爹一起乐胥凯为,胥凯为不但不在乎,反而抛出必须打倒网络恶俗的高雅言论,其中“打倒”的“倒”还写成了错别字“到”。

激寒钦点

胥凯为在高仁杰的群内用复制过来的老掉牙的喷词激寒钦点了一些仙贝,其中包括韩启明,并且多次威胁他人,甚至扬言要将经纪人快打至残废。

党羽

  • QQ:768237367,昵称为许农
  • QQ:2919099057,昵称为冷若韩兮,可能为胥凯为的精分小号。(目测已封号)

现状

胥凯为公开道歉,已被录屏。许农被封号,校革从此名存实亡。可胥凯为还是无法逃脱成为大明星的命运。目前胥凯为的群管理都已动摇,群内只是表面上的统一。近日,胥凯为在阴差阳错之间竟然将自己的敌对组织成员拉进自己群里,可见他的脑袋神经灵敏度和实用性比他自己妈妈的下体还劣质。刚拉进群胥凯为即刻开始了巴结,并表示:“你如果能脱离你的组织加入我们校革,我愿意收留你。既来之则安之,同志�。”即使是巴结也要用一种自己许可对面的语气,可见其弱智程度。第二天,胥凯为试图巴结一位雅士,原因竟然是那位雅士用小学生都能看透的简单几句话骗到了他,当然,雅士只是想逗他玩一玩。随后他拿着自己巴结到的雅士出去吓唬其他雅士,然而在对面一句“你看看你巴结的人能动我一下不”之后,其又即刻将巴结的雅士移出群,可见其对自己实力的不自信以及巴结别人后见没有利用价值就丢弃的死妈本质。

休学女装

据悉,因为罹患和疯狗完全一致的滑膜炎,胥人不得不休学在家。

在乐胥人士的要求下,胥凯为偷偷拿出其母的各种丝袜穿上然后拍照发送。尽管由于其粗壮的大腿几乎撑破黑丝,他依然认真执行了,令人捧腹。据此事件和他大龄未婚的舅舅判断,胥凯为是木毛的可能性微存。

胥邹大战

2018年末被著名弱智邹兴鸿利用后抛弃,导致亲妈张伟的电话被邹骚扰,遂权力报警,后者因此被拘留三天,二人的巴结关系彻底告终。

删除条目

西元2019年03月06日,胥凯为要求恶俗维基删除其个人条目,尔后遭拒,终无果。

人物评价

  • 某高雅人士:

胥凯为的装可怜可以骗过很多人,但他恩将仇报的事实改写不了。 去年年初,遭到“网黑列强”?攻击的校革胥凯为一众人得到了高雅人士的帮助,赶走了攻击校革的人。 去年十月,胥凯为开始愈发狂妄,由于我(作者)开玩笑称自己是小学生,便遭到胥凯为“小学生智商”的言语攻击。现在胥凯为也许会辩解这是开玩笑,而当时我也没有追究这件事情。 去年年底,胥凯为在我方的群组中和部分其他成员起了冲突,由于担心事件发酵,高雅人士将胥凯为移出群,而胥凯为很不服气,开始炸群,随后诈降,答应到周五和谈。 到了周五,胥凯为的人开机器炸群,随后辩称“机器走火”,可谁都知道,正常瞎骂机器是只有按了开关才会工作的。我方要求胥凯为交出校革的管理权(也就是胥凯为现在所说的妄想吞并校革)我想请问,如果胥凯为不诈降,我们会朝他要这个没用的管理权?谈条件建立在谈判基础上,而胥凯为等人此前正是要求和我方谈判。如果我方提的要求不合理,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此要求早已在胥凯为提出谈判的一周时间内就已经提出。) 随后,周五晚,胥凯为等人开始辱骂高雅人士,然而这几个人正是年初帮助胥凯为的成员,并且并不是此前与胥凯为言语冲突的成员,胥凯为属于指桑骂槐,同时他的恩将仇报也开始显现。* 胥凯为号称要找“高科技援军”,并叫嚣“到时候第一个出泣犬”我想请问胥凯为记不记得李英杰是谁出的?(偷笑) 随后,胥凯为叫嚣出我方成员户籍,并大肆巴结喷系人士。我方人士经过交涉,与胥凯为所巴结的喷系人士谈妥,答应不帮胥凯为。没了靠山的胥凯为只能理论,可他理论不出东西,骂又骂不过,气急败坏了。 关于胥凯为所说的“大晚上打电话”,我想请问胥凯为是不是也在大半夜十一点多给我打了十几个QQ电话?请问您双标好玩吗? 胥凯为所说的“用黑技术出他”之类的话,我只想说,如果我们不与喷系人士交涉并出道胥凯为的话,那么胥凯为就会这样来出道我们(参见“到时候第一个出泣犬”一段)。到了中国新年,胥凯为开始谋划“年关暴动”。年关暴动即讨伐(大)部分教改组织,并讨伐当时的恶俗系组织。随后计划失败(被打跑了)。既然胥凯为如此强烈想要讨伐其他教改组织,怎么又说我们妄想吞并校革有错?(如今胥凯为偷偷篡改其关于年关暴动的行为目的,称年关暴动是现实活动,与网络无关,可哪怕它不叫年关暴动,胥凯为妄想讨伐反补等同行的事实是改不了的) 胥凯为自己就在使用网黑列强的手段来反抗我们。我们干过的所谓恶俗事迹,他又有哪样没干过? 为了操控舆论,博取在教改圈内大部分人士对他的支持,胥凯为疯狂巴结、洗脑无辜中立路人。胥凯为在洗脑一般路人的同时还不忘反咬一口称高雅人士们才是洗脑。胥凯为想让一般路人作为他的校革战士为他卖命,而我们在劝诫被洗脑的路人时,被胥凯为百般阻挠。胥凯为甚至在被洗脑路人面前大言不惭诋毁高雅人士是“日杂”(然而其并没有官方的zheng。治偏向,也没有所谓的日杂分子)难道胥凯为自己不也是个天天拿领。dao。壬头像p图的废物吗?在此,我们希望一切看到此事的路人们保持中立,不要卷入是非,同时帮助胥凯为的路人们也可以转到中立阵营,以免被胥凯为利用。 最后,双标狗死妈,不可避免,理所应当。

  • 某一般通过人士:

本来是个一般反应试教育人士,直到他魔怔了,招惹了九亿甚至十亿高雅人士。

  • 某高雅人士:

胥凯为在学校里面因为学习问题受到歧视,而且张伟难产生下来的胥凯为脑子有点问题,所以经常想自己是锦州势力很大,又因为是一个苏棍所以觉得自己是革命军领袖。

语录

  • 江贼民
  • 蛤蛤蛤蛤蛤蛤蛤
  • 世界同革命,人民其崛起
  • 因为我喜欢你
  • 我操你妈的我他妈年不过了,宁可画两万整了你
  • 半大小子别跟我俩谈股论金
  • 花点钱润润关系
  • 先剜了你的眼睛,再挑了你的手筋
  • 我都说了,你可以把你那些朋友整来玩玩,切……
  • 不行我给网监支队打电话,而且周日咱的高科技援军就到了,到时候第一个肉泣犬,同志们坚守到周日
  • 如果我只是一个光杆司令那么几个傻逼喷神就能灭了我
  • 歼灭怪物者,唯有人类
  • 我早就看透你了
  • 马上DDoS试射准备!(震声)
  • 我想把你塞到这玩应里去(见下图)
  • 你小崽子说我啥呢?
  • 你大脑炎
  •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喷子总会死妈的
  • 看了我的网络自由宣言害怕了吧(参考胥人宣言)
  • 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啊以后拉清单
  • 我明天就上我这边网监局去,你继续,这都是证据,随便
  • 等死妈的刹那出来了我一样埋汰他
  • 我啥都不怕
  • 一帮大脑炎后遗症
  • 你想的太简单了
  • 随你便,随便发,我没损失
  • 资产阶级死贵族
  • 第二次是真去了,第一次是吓唬你的
  • 我是指建立在穷苦人民专政基础上的平等
  • 神经质似的
  • 你姓王?
  • 胥图删了呗,求你了。轩哥
  • 他毫无畏惧,这才是真正的校革军人,这才是阶级斗争的迎门梁,你们的末日,由我来宣告
  • 其实我很想剁了你这个两面三刀表里不一的旧社会余孽,奈何他妈了个巴子的杀人犯法,其实一刀剁了你多好,狗杂种
  • nmsl,太不尊重人,没道德没底线
  • 耐你麻痹,暴力分子
  • 申请议和,真心,本人无力叨扰,同盟组织已经派出水军准备,准望阁下三思
  • 我只是局得我现在长得像金木研

评论区

请勿讨论与词条内容不相关的话题,谢谢。

请勿在评论区黑屁或大肆指点江山,否则可能导致您的IP被封禁。

未登录用户的评论可能存在延迟,如果无法评论,请按 shift+f5 或者 shift+command+r 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