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7-12 23:14:11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路义圣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路义圣
路义圣.png
路易十六

姓名

路义圣

常用ID

路义圣
阿莫圣
1063744681

职业

学生
“圣总裁”

能力

拉帮结派
黑屁
实名上网

特长

给喜羊羊口交

必杀技

反孙狗教程
三退

硬度

★★★

所属

国漫痴

路义圣(1999.6.11 ~ ),新疆乌鲁木齐人,汉族,曾就读于新疆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动画《喜羊羊与灰太狼》痴迷症患者,百度喜羊羊与灰太狼吧曾经的黑名单用户。他先后创建了喜灰影音工作室、喜灰迷集团公约、奥飞娱乐后援会等粉丝组织,并曾自任喜灰影音工作室总议事、喜灰迷集团公约理事会主席、奥飞娱乐后援会总裁等职务,但这些职务基本都被他自建的组织所撤销,相当于他先后创建了三个组织,又先后被自己创建的组织挤出领导层。目前仍旧活跃于喜灰“同人圈”、微博、B站等地,持续窃取以前的百度喜羊羊与灰太狼吧资深人士的观点来发表文章,并在这些文章中掺杂对喜灰吧人员及吧务的隐晦黑屁。

路义圣在2012年称其读初二,在2014年却称其读高一,在2017年还称其读高二。喜灰吧一位资深吧务曾好奇,他读大一的时候路义圣在读高一,为什么他大学都快毕业了路义圣还在读高中。这背后的缘由和真相无人知晓。

前言

笔者为百度喜羊羊与灰太狼贴吧(下简称喜灰吧)人士,由于喜羊羊被灰太狼吃吧(下简称喜被灰吃吧)人员决定在本站出道吕弘阳,笔者决定出道喜灰圈另一位红人路义圣。

此人的事迹与喜灰吧历史发展联系较深,在叙述其死妈事迹时笔者会穿插介绍喜灰吧/喜被灰吃吧与esu系关系的发展历程。

事迹

早期经历

路义圣早年不幸遭遇车祸,在医院度过了半年人生。据部分吧友回忆,其曾经在群内声称自己原本昏迷到快成植物人了,是病房里播放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

起势经历

路义圣在2012年加入百度喜灰吧,具体加入的时间已不可考。

预测喜羊羊5名称

在2012年下半年,路义圣在喜灰吧放话称,其认识《喜羊羊与灰太狼》东家原创动力(下简称CPE)的相关人士,并称2013年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大电影将会回归2010年以前的4字名称。其放出的贴子引来许多吧友围观并支持,路义圣因此获得一大批粉丝。然而当时喜灰吧一位真正与官方有联系的资深吧友称,2013年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大电影绝对不会使用4字名称,两人因此在吧内大吵。后来该吧友设赌局,称只要谁错了谁就弃号,路义圣表示接受赌局。

时间推移不久之后,2013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大电影的正式名称公布,其名称为“喜气羊羊过蛇年”,路义圣输了赌局,但是却似乎忘记了赌局存在一般,继续在喜灰吧放他的观点,不过此时就没有多少吧友理会他了。

喜灰影音工作室

2013年,由于此前的赌局,路义圣没有在喜灰吧太过活跃,而是在各大喜灰QQ群、传统论坛等活跃。他自建了“喜灰影音工作室”并担任工作室的一把手“总议事”,召集了一群同时爱好音乐和喜灰的粉丝一起创作。起初众人的合作良好,然而在2014年,工作室的两位音乐才识最丰富的创作人突然出走,导致工作室陷入停滞。当时路义圣号称是众人的合作出现破裂,但真实原因却是其未经二人允许将二人的创作私自卖给某音乐制作公司,然而该公司在收到作品后却不给钱跑路,并且创作的作品也泄露了出去,造成无法收场。该事件直到2014年下半年才被揭发。

假官方与真炒作

2013年底至2014年初,路义圣引荐一位“陈先生”来到喜灰吧,并声称该“先生”是CPE的官方人士,各吧友可以向其提意见。该“先生”由于持续回应吧友的意见,使得贴吧热度爆棚,甚至部分与官方有过交流的人士也信以为真,在贴吧与其交流。为了炒作,路义圣甚至在群内曝出自己和“陈先生”是同性恋关系,然而彼时的路义圣只有14岁,“陈先生”炼铜可能性微存?然而,在前一年与路义圣对赌的资深吧友却坚决反驳称这位“先生”根本不是CPE的官方人士,当时却并无人理会,于是其愤而退吧。藉由此事,路义圣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与人气。该事件同样直到2014年下半年才被揭发,原来“陈先生”早已离开CPE公司,但承诺可以给路义圣CPE前同事的联系方式,路义圣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以假乱真,和“陈先生”演了一出双簧。

组建喜灰约

2014年初,路义圣称为了团结各位粉丝,由喜灰影音工作室牵头当时的数个喜灰同人团体,成立了“喜灰迷集团公约”,公约设理事会、安理会和官粉交流会三个最高机构,路义圣自任理事会主席。由于该公约实质上是平衡多个同人团体之间的矛盾的产物,因此该公约起初为“联盟”性质的团体,理事会并无实权。但后来在多方运作下,这一团体的核心逐渐收在了理事会这一个机构之中,其余两个最高机构逐渐成为理事会的下属机构。路义圣曾在理事会的高管群中称,自己最终的目标是将这些同人团体全部收为公约的旗下组织,由理事会统一管理这些组织的人、事与钱,而自己则成为运作一切的最高领袖。

多年以后,曾经参与另一个喜灰同人团体的喜灰迷向笔者表示,路义圣以各种好处作为条件,换取他们加入喜灰迷集团公约,但在加入之后路义圣却频繁干预这些团体的内部事宜,甚至安插自己的干部扰乱原有的领导,且将自己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才为公约最后的没落埋下伏笔。

喜灰约的起势与没落

本章节参考喜灰吧吧主撰写的贴吧史,原收录于喜灰吧百度百科,但路义圣给百度百科塞了50元后百度百科撤下了该部分信息

攫取喜羊羊吧权力

在2014年年中以后,喜灰迷集团公约已经获得了较大的势力。正逢当时喜羊羊吧吧务换届,新的吧主I上任,需要建立自己的吧务团队。路义圣于是找到I,协商之后安排了喜灰约的多名成员担任了喜羊羊吧吧务,并让I担任喜灰约理事会总顾问。起初这些吧务和I合作愉快,后期I却发现这些吧务总是在做一些未经自己授权的操作,于是心存怀疑。当时,喜灰吧吧务H同时与双方交好,I便找到H,欲探路义圣之虚实。后来H与路义圣聊天后得知,路义圣的目标是通过安插吧务逐渐攫取喜羊羊吧的权力,将其变为喜灰约的下属组织,实现对喜羊羊吧主的“明升暗降”。由于H已感觉到路义圣的恶俗嫌疑,故权衡再三后将此告知I,I一怒之下宣布重新进行吧务选举。服务于路义圣的喜羊羊吧务或被清洗出局,或宣布效忠于I。

攫取喜灰吧权力

在试图攫取喜羊羊吧权力的同时,路义圣还视图攫取喜羊羊与灰太狼吧的权力。他对2014年暑假喜灰吧的吧务换届高度重视,甚至亲自上场为自己旗下的候选人拉票。换届之后,路义圣旗下的吧务占吧务总数的约35%。在2014年暑假时,喜灰吧实力最强劲的团体是由一位吧务牵头的“学生会”,该团体的吧务数量占总数的约65%,且时任吧主F将其账号托管给加入了该团体的四位吧务。然而吧务H却与他们产生了矛盾,一气之下投奔了路义圣(多年后该吧务称,这是他加入喜灰吧这么多年以来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路义圣喜出望外,许诺其以公约副主席之职务。路义圣认为,当前(2014年)喜灰吧主要就是学生会与喜灰约“两党”的“斗争”,他需要通过吧务换届这一正当手段,逐渐获取喜灰吧的主导权。

然而,2014年9月14日,吕弘阳因滥用职权被以学生会主导的吧务组免去了小吧主职务,路义圣因此勃然大怒,称将与学生会“势不两立”。此间多人劝其不要执着于喜灰吧的吧务,顺其自然即可,但路义圣不听。

权力的快感

在喜灰约最巅峰之时,下属的同人团体有数十个,公约理事会有委员20余人,常务委员若干人,副主席3人,总顾问1人,自己则为主席。在喜灰约成立之后,路义圣多次任免各下属团体的干部。例如,他空降了时任公约副主席吕弘阳至工作室担任总经理(工作室的二把手),引起了多人不满;他还试图打乱下属部分团体的干部,然而没有获得成功。不过这一巅峰局面没有持续多久,路义圣就被自己创建的组织扫地出门(详见下一章节)。

公约的没落

路义圣的秘书廖综,是喜灰影音工作室的秘书长,喜灰约理事会成员。此人也是喜灰影音工作室的创始人之一,为工作室做出了较大贡献。然而在喜灰约成立之后,路义圣空降公约副主席吕弘阳至工作室担任总经理(工作室的二把手),其位在廖综之上,引起了廖综和工作室部分喜灰迷的不满。廖综便趁路义圣将其账号托管给其之机搜索其聊天记录,并找到了路义圣工作中的违纪之处。随后,他以此作为把柄要挟路义圣给他更高的职位,或者直接取代吕弘阳。

2014年9月14日,吕弘阳因滥用职权被免去了小吧主职务,路义圣便与廖综协商在此时让他取代吕弘阳。而廖综的野心却膨胀了——他要求取代路义圣,做影音工作室的总议事(工作室的最高领导),并让他辞职以安排他的代理人做公约主席。路义圣反对,廖综便拿出其违纪证据进行要挟,路义圣只能同意。廖综又决定不仅要让路义圣辞职,还要让他的名誉扫地,于是让路义圣对影音工作室进行商业化改制,而这是公约所明令禁止的。在廖的胁迫下,路不得不答应,于2014年10月22日对影音工作室进行商业化改制。随后廖综利用其秘书之便,操纵公约叫停商业化改制,并宣布对路义圣进行“审查”。23日,路义圣为保全自己,提前宣布辞职。廖综随后召集公约理事会会议,推荐其代理人继任公约主席一职。就在理事会即将通过这一决定之际,路义圣的“保安”(事实上是一名黑客)甄羊羊突然跳出,将廖综与路义圣的聊天记录截图悉数放出,廖综的阴谋被公示于理事会众人面前。鉴于吕弘阳的声誉,理事会决定让吕弘阳继任主席并获得通过。吕弘阳继任后,将廖综开除出了公约理事会,也开除出了影音工作室,廖综的阴谋宣告破产。然而路义圣却并没有因此保全自己。甄羊羊在把廖综胁迫路义圣的聊天记录放出时,也同时放出了路义圣违纪的事实,于是吕弘阳等公约高层决定对路义圣继续进行审查。审查结果披露了很多令人震惊的事实,例如上文的喜灰影音工作室事件和假官方真炒作事件。真相明了后,吕弘阳等公约高层决定撤销路义圣在公约高层的一切职务,仅保留观察员身份。在理事会会议结束后,喜灰影音工作室也召集了高层会议,决定撤销路义圣的总议事职务,将其开除出工作室,由吕弘阳代理总议事职务。

这一事件导致路义圣在其小团体内声誉一落千丈,为之后“喜灰约”彻底分崩离析埋下伏笔。在路义圣事件后,喜灰约各团体纷纷宣布脱离组织,喜灰约各高管也宣布辞职。由于这样的组织结构也非吕弘阳及其他剩余高管所愿,因此在次年2月,吕弘阳在召集最后一次理事会全体会议后宣布喜灰约解散。同时,大部分前期与路义圣一同对抗喜灰吧学生会的喜灰吧吧务开始倒戈,或向学生会示好,或与学生会求和,甚至有的直接加入了学生会。路义圣对此又气又恼,认为他辛辛苦苦栽培的人都背叛了他,同时也认为学生会完全掌握了喜灰吧的大权,因而开始准备另起炉灶。

侮辱蛤蛤

2014年,《喜羊羊与灰太狼》相关粉丝群内膜蛤风气渐盛,这使得喜灰原教旨主义者路义圣非常不爽。他自称自己舅舅在新疆担任小官,向自己“揭秘”新疆维汉冲突暴恐“七五事件”系蛤蛤的亲戚所为,然而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吕弘阳由于担任保安,更是多次警告其不要谈论相关内容,以免引起网警关注。笔者五年后以这一事迹为背景给路义圣撰写了“三退声明”,并在1月22日与葛亦民一同登上轮子网站精选。可惜由于当日上榜的精选有4条,该声明没有上电视播送。

路义圣的退团声明

另起炉灶

在2015年,路义圣沉寂了一阵子之后,打算另起炉灶重新组织。他试图通过运作,获取当时并未受到喜灰约影响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后援会”QQ群的领导。然而这一运作被吕弘阳提前发现,路义圣被清除出群。2015年上半年,路义圣认为喜羊羊的颓势不可避免,于是他将目光放在了CPE的新东家——奥飞娱乐身上,并筹建了“奥飞娱乐后援会”,担任后援会总裁。

由于官方对喜灰约态度冷淡,对粉丝提出的意见置若罔闻(部分是由于官方也知晓路义圣的过家家行为),原喜灰约担任要职的W姓吧务心灰意冷,在吧内宣布放弃喜灰,甚至频繁在吧内攻击该动画;另一方面,喜灰贴吧群热度骤减,部分吧务决定与孙立军吧群联动,在群内引入恶俗人士。这让试图将喜灰吧变成官方传话筒的路义圣十分不满。2015-2016年,路义圣频繁在QQ群和微博发表“武装夺取政权”(指举报吧主下台)和“武装保卫苏联”(指扶持官方上位)的理论,甚至对刚入吧的新人进行洗脑,其强度之强,以至于连当时最不管吧内事务的吧主L都来询问“这个路义圣到底是谁,他想干嘛?”。此后,由时任吧主X牵头,吧务经过商议后决定彻底将路义圣赶出喜灰吧。

2015年下半年,路义圣由于生病住院,将总裁职务和其账号都托管给“素池”。结果不久后,由于有许多证据表明路义圣以自己的贴吧账号花钱雇人在喜灰吧进行爆吧,而且往往是吧里一讨论路义圣语录爆吧就会发生。刚开始质问路义圣时,路义圣说是自己“实名上网”,怕同学搜索自己信息于是想把这些掩盖下去,随后就把锅甩给素池和奥飞后援会旗下的“安理会”。素池等人牵头奥飞娱乐后援会管委会,以其不保自身名誉和后援会名誉为由,将其总裁职务予以撤销。路义圣在贴吧寻求解释,但由于喜灰吧吧规早有规定,即一切违反吧规的操作“对账号不对人”,路义圣应该对其账号负责。由于双方无法达成和解,路义圣开始在各个吧务无法接触到的粉丝群大放黑屁,并且寻求各种方式同时夺取奥飞娱乐后援会和喜灰吧的权力。

钦点恶俗

由于喜灰吧前吧主曾经兼任百度孙立军吧小吧主,喜灰吧在2012-2013年已经开始接触恶俗文化;而喜被灰吃吧也早已受到恶俗系贴吧影响。2015年喜羊羊第七部电影《羊年喜羊羊》票房惨淡后,路义圣组建的喜灰约解体。

被赶出喜灰吧的路义圣自称在淘宝网上购买了“反孙狗教程”,不知从哪里偷学来了“日漫痴”和“孙狗”的用法,把喜灰吧吧务划分为以W姓吧务为首的“日漫痴”派和以H姓吧务为首的“孙狗”派。这两个派别来源于前期在喜灰吧执政的“学生会”,因而狼狈为奸、共同把持喜灰吧大权,而吧主是这两个派别的傀儡,有段时间还将这两个派别统称为“右派”,禁止一切“右派”加入他新组建的“奥飞后援会”。

2017年10月,路义圣在微博发表雄文点评“喜灰圈”现状,将只是在贴吧群聊天的孙立军吧人士钦点了一番,以下节选部分语录:

  • 由于同人圈与孙系圈性质不和甚至相悖(孙圈曾有一段时间反腐女和男男,而同人圈腐女众多且CP多为bl),导致喜灰圈彻底脱离同人圈性质,这也成为了现在喜灰圈成员大多排斥《嫁人就嫁灰太狼》的根本原因(实际并不成立)。
  • 建议官方将《喜羊羊与灰太狼》更名为《飞越彩灵堡》。(原因是喜灰吧被“右派”占领,无法成为官方传话筒)
  • 恶俗系(包括孙圈等):以“孙”、“”等字开头的QQ群调研,90后占比40%-45%,00后35%左右,男生在整体人群中占比接近70%。(言外之意是“恶俗系”不是《嫁人就嫁灰太狼》的受众,应该将其划为“右派”)


友话生涯

到2018年,路义圣还在做着他篡夺喜灰吧吧务的春秋大梦,然而吧务治理状态良好,官方也没有当吧主的意思,他空降吧主的计划一次又一次落空。其曾经自我安慰“BAT”中百度市值最低,所以百度贴吧很快会失去它的迫真“宣传喜羊羊”价值,然而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他无法夺取政权的无能狂怒。到2018年年中,路义圣终于放弃了他的宏伟蓝图,然而其狗腿子聂汪林此时却跳出来称自己将继承路义圣的意志,但由于其智力过低导致他和他的同伙们被喜灰吧吧务团队一网打尽、全部橄榄。

终于,路义圣在百度公司的新产品“友话”中嗅到了一丝商机,他在“友话”中建立了“喜羊羊与灰太狼”话题,并对外宣传这是“新喜灰吧”,会取代过气的百度贴吧,然而截至2019年,大多数网民对“友话”这个概念表示听都没听说过。

观点和行为

砸钱宣传

路义圣号称,宣传的文很多都可以拿钱发布(事实确实如此)。在2013年至2016年,路义圣曾多次砸“重金”发布针对喜羊羊与灰太狼的软文,然而由于砸的钱不多(每次百余元),收效甚微。

此外,路义圣也在微博上砸了不少钱。他公开声称自己的微博账号(就是自己的本名“路义圣”,以及“阿莫圣”)和“奥飞娱乐后援会”的蓝V与粉丝都是在X宝或直接通过微博砸钱买来的。同时,其在B站发布的文章阅读过万,但其它视频的点击量则甚少,也令人怀疑其阅读量是砸钱买来的。

路义圣连自己的百科也十分重视。他砸钱将正义吧友编辑的百度百科“路义圣”条目覆盖,并换以自己亲自编辑的版本;同时还砸钱覆盖了吧友编辑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吧”百科,使得百科中与其相关的负面描述全部消失。他甚至试图砸钱购买喜灰吧吧主,然而由于贴吧对动漫吧的不同政策以及其出不起那么高的价钱(需要数十万元每年的金额,且还需要官方企业支持),只能作罢。

指点江山

路义圣对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发展提出过许多观点,但由于经常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逻辑有问题等不被他人承认,甚至于被他人耻笑。每当被人耻笑之时,他就异常愤怒,称“不能侮辱我的人格”云云。

据理力争

据喜灰吧关系人士透露,路义圣经常为了各种事情,例如小的观点不和和大的权力攫取,朝各类人士屡发牢骚、喋喋不休,吕弘阳、上文提到的吧务W和吧务H等都是其受害者。吧务H透露,由于理念分歧以及自己申请取消黑名单受阻,路义圣曾向其QQ小号(当时其设置大号屏蔽了他)没完没了地发送消息发表狂怒,从当天清早一直发到当晚深更半夜从未停歇。当天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距离寒暑假也还早得惊人,不知其是如何做到上学期间能从早到晚发消息。后来,H连小号也将路义圣屏蔽,路义圣却通过二人的共同好友拉讨论组,继续没完没了地发牢骚,表达自己的愤怒。

此外,路义圣还在各喜灰相关群内安插机器人间谍,只要群内一提到他,该群群主就会被路义圣开小号私聊轰炸。不过这种情况近两年似乎有所减少。当有人问他机器人账号是谁时,路义圣总是把锅甩给现任奥飞后援会会长素池。

性冷淡

与许多恶俗人物疯狂暴露自己的性需求相反,路义圣拒绝任何与女色相关的内容,以至于连稍带性感、或是完全正常的女性描述在他眼里都是色情内容。他声称自己“永远不和女人做爱”,“女人要是逼我做爱我就报警”。他认为,“日漫就是一群有着大乳房的女生把自己的乳房晃来晃去”。有相关人士认为,“就算是喜灰吧最保守的女孩子,都比他要放得开”。有趣的是,路义圣似乎对男同性恋十分感兴趣,参见下方的“腐女论”。

杨帆祸害论

路义圣在“调研”后认为,杨帆(即独人13)戕害了喜灰吧吧友们的思想,导致吧友们都变得恶俗野蛮,因此在自己的群里反杨帆。此举被相关人士截图放入杨帆的群内,杨帆花了十来分钟臭骂路义圣“野蛮”。

腐女论

路义圣在“调研”后认为,“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所以她们都喜欢BL”,认为女人都是腐女,所以喜灰应该多做腐向作品。此观点发布后,引起其所在的同人圈多位女性不满,以至于有不少女性脱离了同人圈。

路义圣本人似乎也对男同性恋很感兴趣。他认为喜羊羊应该推出腐向作品以及曾经炒作自己和伪官方的同性恋关系,还提及自己对喜羊羊的非同寻常的感情,并拒绝喜羊羊和女性人物组成CP。当笔者跟路义圣提及“同性恋也有性行为”时,路义圣一般会装死回避。

股东论

路义圣曾表示,自己的舅舅是奥飞的股东,并称自己可以让舅舅找到官方来接管喜灰吧,或是操纵股东大会改变奥飞决策。然而实际情况是,其舅舅只是买了一些奥飞娱乐(002292.SZ)的股票,买的股数还没有吕弘阳多(据称,吕弘阳在2015年股灾之前高位清仓了所有其持有的奥飞娱乐股份)。此事之后成为众人的笑料。

其曾经提出“喜羊羊”要想发展必须遵循“三段论”:把原作品一分为三,另开辟“幼教版”和“成人版”。2016-2017年这一想法居然成真,奥飞真的推出了幼教版《智趣羊学堂》和所谓的“成人版”《嫁人就嫁灰太狼》,笔者一度以为路义圣真的能指点高层,但后来吕弘阳证实纯属巧合,奥飞的真实想法是将旗下的作品按年龄段分层,其中将喜羊羊与灰太狼直接变成低幼动画。

语录

  • 周星驰这三个字值15亿,那不如让周星驰导演喜羊羊,轻松超越大圣
  • 日漫就是一群有着大乳房的女生把自己的乳房晃来晃去
  • 你炮(指御坂美琴)洗澡的时候还被别人玩乳房了
  • 你他妈阴毛长头上
  • 我以后一定不结婚,因为我实在受不了黄色东西
  • 你们是一个屁!!!
  • 日本人是一个天生对性感兴趣的民族
  • 我不会有女人的,我是gay
  • 现在是习主席,国漫要崛起
  • 我舅舅已经不管奥飞的股票了,直接给我大舅妈,不进也不出(其曾在群内黑屁自己舅舅买下了大部分奥飞股份,可以执掌奥飞决策)
  • 我给喜儿(指喜羊羊)口交关你屁事
  • 12岁小孩果然不知道口交啥意思
  • (多年后回忆自己“你们是一个屁”名言)你们是复数,一个是单数,就算骂人也不该这么骂啊,应该说你们是一群屁,但是量词有不对,应该这样说,你们是多股屁
  • 女人是感性生物,所以他们喜欢看男同性恋(非原话,笔者凭记忆记录)
  • 女人要逼我做爱我就报警
  • 小李子站在奥斯卡领奖台上,挽着喜羊羊公仔,对他说了声“Thank you”(因奥飞公司投资了电影《刺客信条》)

路人药

音乐大手

以下作品均为填词,编曲/作曲/调教歌姬与路义圣本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