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esu.wiki/%E6%81%B6%E4%...
此广告价格:0 USD
广告到期时间: 1970-01-01 08:00:00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邓博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邓博
Dengren.jpg
砸烂一切野蛮人的狗头,,,

姓名

邓博

常用ID

旭日屋里的齐柏林
Lietchtenstein
创国杨姥院
长安街上的幸存者
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推特
海德堡上尉(贴吧
北京之春
北京之春德先生

职业

公共支虱分子
企业家

能力

反云力黑屁
诈骗
抱大腿
精分

特长

公报私仇

必杀技

退圈、删除密码

硬度

★★★

所属

恶俗小鬼

邓博(2001.07.19-),寄居深圳城乡结合部的肥蛆,智商低于兔杂平均值的老母猪头目、精神盎国人、精神日本人、精神香港人,黄纳德棍,还号称自己曾经是一名基督徒,在耶稣爱你和神爱之家等吧内排泄大量污物以致于该ID被收录进关键词,众多吧友认为其是“异端”和“罪人”。初中就读于深圳中学龙岗初级中学,人称“小黑”、“邓花城”,托指标生的福低于录取线进入一本率20%出头的全寄宿制高中深圳二外。由于邓先生伙同钟义凯高频率送妈,怀疑已经辍学在家啃老。

家庭情况

旷建文钟义凯相比,邓先生的家庭关系更加复杂,一户六人居然有三个非亲属,怕是只有当事人才能解释清楚了。无论如何,不难看出邓博生活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因而时常无能狂怒,有离家出走的想法,喜欢在破败不堪的街上闲逛。

沉迷霓虹

堕落之路

邓博虽然生得一副马来面孔,但早年形象尚可入目。也许是因为对新环境的不适应,大约在初一下学期,即2013年,他深深被二次元吸引,花了大量精力临摹,将其作为生活的中心,精神从此变得恍惚,对学业失去兴趣,体重急剧膨胀,脸上长满脓包,脾气暴躁敏感,同学朋友们吓得敬而远之。区区空间满是中二不堪的内容,以厌学、厌世和自大为主旋律,鲜有好友过问,呈典型的问题学生风格。此时的邓博,政治觉悟为零,是一名跟风的理客中,不时转发一些脑残爱国说说,甚至还有极度反日的内容,但随即又反对民族主义,认同中日亲善,可见其精分史相当悠久。邓先生还是一位坚定的反同斗士和厌女症患者,支持赶尽杀绝gay,同时崇拜希独睾,积极为其洗白,并称自己的信仰“永远无法改变”,感叹“自己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为了逃避现实,邓博对具有病态色彩的东洋小说情有独钟,大段摘录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喃喃地在空间呓语“我要造反”,令人啼笑皆非。

威胁同学

邓博在多条说说里表示对一位赵姓同学的厌恶,扬言一定要杀掉对方,最后不了了之,一根对方的毫毛都没动,体现出其性格的懦弱。

迫真自杀

2015年7月11日,深受《人间失格》思想的影响,邓博尝试割腕,但当晚就在空间活蹦乱跳,怀疑使用了张云杰的割手教程。

龙岗英语

为了显示自己的西文水平,他通过机翻东拼西凑出有明显语法错误的句子,比如"I just don't give a fuck what you think"和"I will be remember of the Terminator of Bitches",并发明拼写为begger(beggar)和lelouchnism的单词,真素创死我惹,,,

大脑升级(迫真)

2016年初,邓博摘掉了爱国理客中的帽子,蜕变成精神白左,自称信仰“真理、正直、博爱、自由”,“对不起祖国”,斥责爱国者为法西斯分子,却依然高举反同大旗。泥佬的理解力如此低下,连书中的墨水都消化不良,还有什么脸面公然说自己要写什么鸿篇巨著?

狼狈为奸

膜蛤小鬼

2015年,邓博开始跟风膜拜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并复读其语录,长期使用“蛤三篇”主人公之一华莱士作为头像,却表示对水柜事件死难者的哀悼,痛斥镇压行为。没有水柜江就当不上元首,泥佬心里没有点逼数吗?吸入姨肛,请!

钟邓合流

2016年6月,邓博通过膜蛤群结识了另一位左屄老母猪钟义凯后疑似被其使用僵尸病毒脑控,本来就感人的智商更是遭到毁灭性打击,彻彻底底退化成低级舔狗,甚至把自己的身份证拍下来发到钟群里,毫无隐私底线。

光荣之路

在钟拉特的带领下,邓博立下了“八纮一宇,橄榄赵家”的誓言,学会了垃圾话、买户籍等恶俗手段,开始积极地付诸实践,不仅因为一句常见的爱国语录出了现实同窗的户籍,还与刘家辰倪铭杰等垃圾兔杂激烈辩论。但由于其连简单的个人信息保护都不会,一瞬被肉出姓名和学校,从此怀恨在心,将两位兔杂列为追杀对象,多次表示想手刃刘先生。与高调自杀一样,这又是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激寒自演。在倪铭杰家成为老母猪旅游胜地后,邓博才跟风在楼下拍了几张照片,至于咫尺之遥的刘家辰,直到8102年底,邓先生依然没有登门拜访,希望其早日实现诺言,砍死他,砍和死,砍一死!邓先生还是一位真创蜜,像当年欣赏希特勒一样仰慕杨帆,甚至连一举一动都模仿创屄,却不知道独人的走红是因为其言行过于违常成了乐子。

空壳公司

庆丰五年春夏之交,钟大汗联手邓博因私人恩怨,为迫害另一名钟卫兵陈大智特地成立“奥克兰福佬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开始对陈先生进行密集炒作,并逼迫其录制道歉视频。钟邓二人与陈先生的矛盾极为高调,在恶俗系内众人皆知,而且ao克兰一号机居然是钟义凯的小号,结果身份一瞬暴露。

由于其背离了老母猪们对演艺公司的期待,反响甚微,该公司不得不在兔杂暴民们的哄笑声和恶俗人士的错愕目光中草草关门歇业。然而,从大汗之前的一系列表现不难推断出,二人贼心不死,试图东山再起。

果不其然,当年冬,ao克兰开始了第二次勃起,推出“大明星”——广州膜纳caoser朱雨晴女士,还招安了陈大智先生,改为现名“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滑稽的是,因为圈子不同,无论是兔杂暴民,还是老母猪们,均未听说过此人。不难推断出,这又是一次公报私仇,而且邓博和朱女士15年就互加了好友,更是坐实了猜测。侥幸的是,由于朱女士的蝗汉和法西斯语录过于骇人,邓博的公司收获了一把老母猪们的倾囊相助,出了朱某的户籍。笔者在此钦点几句,既然陈大智和朱雨晴是你司的熟人,并长期实名上网,你司的工作有何技术含量?更乐的是,你司二次回归时,居然拿不出钱出朱女士的个户,和当时祭出陈先生家族炮的资金雄厚不可同日而语,难道你司的积蓄都用来招兵买马了?迄今为止,朱雨晴一直素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的主力明星,泰国第几惹!为了炒作朱女士,ao克兰甚至无中生有,以大小号的拙劣手段伪造微信聊天记录作为对方卖批的证据,并在知乎竭力造谣,甚至号召前往漫展向朱女士发难,连一般通过路人都对此表示鄙夷。笔者在此敬告邓先生,麻烦恁先削除之前的黄纳发言再批斗朱女士,屑屑。

邓博居然使用大号参与ao克兰的各项事务,甚至还在讨论组里向一票恶俗人筹钱,职业素质真素泰国第几。

ao克兰也跟风积极和各大被出道明星互动,但往往偷鸡不成蚀把米,只能自个气急败坏。一次与张伟对话时,对方直接报出大汗就读高中的名字,贝传为笑谈。

庆丰六年秋,天朝对老母猪的打击越发残酷,钟邓一伙在不断受到马化腾的制裁后,生存空间缩小到推特上。起初气势汹汹,号称自己事盎籍港人,实际上两位贵族一位在二本院校里备受排挤,另一位龟缩于深圳的贫民窟中,泪,流了下来。由于业绩尴尬,无推可发,ao克兰不久后第二次宣布歇业,与大汗一伙一勃一萎的性格相符。除了转发钟先生驴游的照片炫贫和炒冷饭外,已经黔驴技穷蜡!

钟邓二人发现自己被挂上本站后,吓得魂飞魄散,又双叒叕发表迫真停业声明后删除ao克兰的推特,锁了区区空间,成了最幸福的人。在此警告两位老母猪,你们休想金蝉脱壳,无论换十万个还是九万个皮囊,大家都能嗅到那股独特的恶臭马来气息。

西装网虫

邓博喜欢穿着满是皱褶、领带打得歪歪扭扭的廉价西服自拍,精神中产确认。由于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和兔杂蝗汉互动时只能发送自己的丑照来证明“汉服是垃圾”的观点。可惜恁的身材因为长期心理扭曲和营养不良严重走样,笔者真的担心胡凤冒着生命危险卖批换来的衣服哪天就给撑破了。 笔者注: 西装网虫当年是说饭馆老板曹波的,如今邓博也荣获此称,真是笑死我惹。

能屈能伸

早在入圈之前,邓博就声称放弃智能手机、彻底退网,但是数日后又在QQ空间脱粪。岁月的流逝并没有使他改掉这一恶习,炒作朱女士效果不佳后,公开表示退出ao克兰运营,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依然是皮包公司的实际操纵者,邓博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见到家族炮后,邓先生再次发动一秒阳痿的技能,发表语状甚为悲惨的弃号宣言,表示自己因为出道造成的精神打击“上课抽搐”而再次被校方勒令回家。众所周知,作为全寄宿学校的深圳二外禁止手机,查缴甚严,在校生不可能终日泡在网上,他是否在那里上过学,恐怕要打个问号。

近况

2018年10月19日,邓博亲笔手书道歉信,承认本条目的所有指控,承诺与钟义凯撇清关系,并解释自己为“走读生”,经查证,路途为半小时车程或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公交,此说或可信。至于未来表现,笔者将持续跟进。

截至2019年04月25日,邓博先生无任何活动,疑似已经网络死亡,彻底回归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