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钟义凯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钟义凯
Sima.jpg
看什么看,我要去杀我妈了

姓名

钟义凯

常用ID

匪旗之下我成长
栗树咖啡馆
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推特
穿龙袍的维尼熊

职业

蓝帐汗国大汗
赵家少爷
公共支虱分子

能力

校内传教
费法姨民
反云力黑屁
诈骗

特长

自我炒作

必杀技

我家姓赵

硬度

★★★★★

所属

北京印刷学院
哈萨克蓝帐汗国
赵家

钟义凯(哈萨克语:Жонрат Токиъэевич Чжоикайбаев),毕业于南宁十四中,现为二本高校北京印刷学院经管学院2016级文管一班的学生,以其精赵反社会言论及精神胜利技巧闻名于世。但是由于他的黑屁实在过于低端,还多次动用百度纳年纳兔那些事吧的名义(个人群曾用纳吧相同名称)进行自我炒作,现已被多个阵营联合抛弃。常用QQ号为1556673597。

背景

迫真哈萨克,护照的里技

钟拉特·逗季延耶维奇·赵义凯巴耶夫是一个20岁哈萨克斯坦硬汉,该巨婴1998年8月28日出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的一个小山沟里,曾漂移至哈萨克,现自称持有盎国护照和香港身份证。可是请大汉解释一下,450103199808280033是什么数字?

救救孩子

请正义人士联系北京印刷学院教务处办公电话:010-60261055、010-60261056、010-60261057、010-60261058、010-60261059、010-60261060反映其近期状况,并对他进行应有的关爱。

忠义反赵传

早年的大汗是一位苏系,由于其过于死妈的性格,遭到驱逐,从此开始了流亡之旅,先后在精美、果粉、蛤丝等圈子乞讨,最后便乘了一位光荣的精左民逗,纠集了一帮各处收集来的弱智,在小圈子里指点江山,并不时在空间里发表一些出格言论,以诈骗萌二加入其组织。

钟大汗一面在空间高调钦点TG,一面却说自己家认识真赵,号称“迟早要进体制”,还晒出与“京城高官”的饭局照和捡来的128G iPhone 7 Plus,真素赵死我惹! 庆丰四年腊月,几个姓赵的兔杂暴民用U型锁砸烂了钟拉特·逗季延耶维奇·赵义凯巴耶夫亲爹的狗头。从那一天起,作为哈萨克民族领袖的钟义凯大汗光荣的死爹事迹就会在区区空间和esuwiki上永垂不朽。

魔幻家庭(满门忠烈)

笔者在查阅钟大汗家族炮时,不仅得知其亲生父母疑似离异,更发现其AB型血的外祖父居然有两个O型血的女儿,这究竟是医学奇迹还是另有隐情呢?大汗还有一个文盲无业的表姐或者亲姐,实属可怜,可能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所以钟先生产生了自己会便乘真赵的错觉。欢迎各位前往广西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七星路123号38栋4单元3楼5号房走访调查,qqqxx

附上钟大汗的全家福,以飨读者

Khan.jpg File1.jpeg File2.jpeg File3.jpeg File4.jpeg File5.jpeg File6.jpeg

出道

联合行动——姨娼婊戏

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的旷建文于2016年12月15日夜间对钟拉特·逗季延耶维奇·赵义凯巴耶夫实施了家族炮出道,但最后却被证实是使用了暑假已被爆出的户籍图片进行炒作。旷建文侵吞董事会资金的行径被曝光后名声扫地,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于2017年1月5日也由于资金链断裂,宣告破产。钟义凯酷爱背刺,曾经试图挑起恶俗人士之间的内斗,然而反被旷人一伙诈骗集团人肉也是有人同情无人理解。

蓝帐汗国大汗

由于哈萨克工人常年被赵国资本欺诈,义凯大汗有着强烈的恨赵主义思想情怀。在向居住在叶德河河畔萨莱城中的蚊帐汗国可汗宣誓效忠之后,为了橄榄这个该死的赵家和赵家的国,他挺身而出,深入敌营,潜伏在敌人的大后方。为了给他的国民们更好地洗脑,他还使用了独门巫术自我欺骗并产生了自己姓赵的错觉。因为他在赵国意识渗透实在死妈,一群垃圾兔杂盯上了这位大汗,并且威胁要在兔杂暴民通讯社对他进行户籍出道。“被出道了本硬汉又有什么笋丝,我可是哈萨克斯坦国的大汗,上次我去爹国用的就是哈萨克护照,对了,我还有一个哈萨克名字,叫钟拉特呢!为了建设我的伟大精神祖国哈萨克斯坦,我决定潜伏在赵国的网络上,将赵国的网络斗争传播到哈萨克斯坦,嘻嘻,这样我就可以名利双收啦!” 在发表激寒言论并表示自己有蒙古血统后,哈萨克人民意识到了钟拉特的死爹真面目,旷建文借此机会蒙骗了大量哈萨克牧羊人进入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经营传销事业,钟拉特成为了旷建文的帮凶。

电影《钟拉特》海报

出道后

精神分裂的大汗

谁知网络人心叵测,钟拉特大汗落得一人出道全家光荣的悲惨下场。然而,即使钟义凯被揭穿不姓赵了,怹钟义凯也没有任何笋丝,因为他有很强大的哈萨克意淫装逼秘术超能力,他可以意淫脑控赵家人帮我更改户籍信息。而且他还可以告诉别人:我钟义凯其实也不是我钟义凯,你们出道失败啦!反正我在自己的苟且棚窝里面吃不姓赵的泡面,又不会被国家纪律检查、又不会被兔杂碎尸万段,因此我也是毫无笋丝啊!他们这些兔杂不知道我生父是谁,我死了爹也毫无笋丝,我爹死了我不care呀!我精神胜利啦!哈哈!”

一萎一勃,大汗的愤怒

大汗在被出道后受到了多方面的围攻,于是短暂地封锁了自己的空间,在一段时间后又斗胆重新开放,这期间他空间里的说说甚至成为了侯聚森进行猴诗嘲讽创作的素材。

低谷期

大汗的事件簿

北京城冬风凛冽,意淫自己会姓赵又不能当饭吃,赵国兔杂欺他是意淫的大汗……忍能对面为暴民……公然杀妈入竹去……甚至大汗搭建在通州城乡结合部的阿拉木赵城也被兔杂们拿着U型锁橄榄砸烂,现在也是无处可去了,笋丝极大,连吃饭的钱都不剩了,还和黑色高级车发生了追尾。

大汗只能来到破产的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来卖身……啊不,卖艺谋生,你们这些滞纳豚,请在这寒冷的冬天资助这个落魄的大汗一下,帮他重新夺回大汗的位置,苟姓赵,毋相忘嘛……“啊?我的反云力言论被兔杂揭穿报告上级机构了?那我有什么笋丝?反正我其实知道我不配姓赵的。”

濒临灭亡

在知乎众指出钟大汗在学校内传播基督教的行为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后,有好事者拨打了报警电话。希望你国的公安部门真的像钟大汗说的一样垃圾,否则铁窗泪不可避。

卷土重来

养精蓄锐

现实生活极度失败的大汗只能靠结交网友寻找存在感。钟大汗在核家荒乐之后迫真回归虚无,但是背地里仍然硬汉不止,因此各路人士对他的迫害也将永不停息。据悉,钟先生仍然喜欢申请加入各大反贼群,不断地被封号,又不断申请新号以继续黒屁,并且不锁空间,终日炫自己吃喝玩乐的迫真小资生活,却连买iPhone X的钱都没有,直到今天依然使用捡来的过气手机,简直脸厚无边。然而早就声名狼藉的钟先生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只能转身离开,最幸福的人。

因为自己早已全家光荣,钟先生对此咬牙切齿,只能通过收集别人的户籍来获取精神安慰。庆丰五年暑假,为了吸引眼球,大汗将早已泄露的马化腾完整无码户籍发送到区区空间里,评论区里还大言不惭地自夸,令人不齿。

钟义凯大汗在微信上与自己的支那亲妈撕逼,并公然将自己顶撞母亲的记录散播至互联网,显示出了自己作为精神亡国奴的支性,引起公愤。从钟大汗与蔺美菱太后的交谈中,笔者更确信了大汗的哈萨克国籍纯属自封,而他的最终目的其实是偷渡加拿大申请政治避难,士嘉堡称帝。在叙利亚等国深受战乱的同时,钟大汗这个养尊处优拿铁三角低端装逼的啃老废物却要挤占难民资格,可见其支性难脱,自私自利。 这么喜欢硕法,何不现在资助我姨,还有机会成为诸夏的国父?

空壳公司

庆丰五年春夏之交,钟大汗联合其走卒深圳马来邓博因私人恩怨,为迫害另一名钟卫兵陈大智特地成立“奥克兰福佬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开始对陈先生进行密集炒作,并逼迫其录制道歉视频。钟邓二人与陈先生的矛盾极为高调,在恶俗系内众人皆知,而且ao克兰一号机居然是钟义凯的小号,结果身份一瞬暴露。

由于其背离了老母猪们对演艺公司的期待,反响甚微,该公司不得不在兔杂暴民们的哄笑声和恶俗人士的错愕目光中草草关门歇业。然而,从大汗之前的一系列表现不难推断出,二人贼心不死,试图东山再起。

果不其然,当年冬,ao克兰开始了第二次勃起,推出“大明星”——广州膜纳caoser朱雨晴女士,还招安了陈大智先生,改为现名“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滑稽的是,因为圈子不同,无论是垃圾兔杂,还是老母猪们,均未听说过此人。不难推断出,这又是一次公报私仇,而且邓博和朱女士15年就互加了好友,更是坐实了猜测。侥幸的是,由于朱女士的蝗汉和法西斯语录过于骇人,大汗的公司收获了一把老母猪们的倾囊相助,出了朱某的户籍。笔者在此钦点几句,既然陈大智和朱雨晴是你司的熟人,并长期实名上网,你司的工作有何技术含量?更乐的是,你司二次回归时,居然拿不出钱出朱女士的个户,和当时祭出陈先生家族炮的资金雄厚不可同日而语,难道你司的积蓄都用来招兵买马了?迄今为止,朱雨晴一直素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的主力明星,泰国第几惹!为了炒作朱女士,ao克兰甚至无中生有,以大小号的拙劣手段伪造微信聊天记录作为对方卖批的证据,并在知乎竭力造谣,甚至号召前往漫展向朱女士发难,连一般通过路人都对此表示鄙夷。

ao克兰也跟风积极和各大被出道明星互动,但往往偷鸡不成蚀把米,只能自个气急败坏。一次与张伟对话时,对方直接报出大汗就读高中的名字,贝传为笑谈。

庆丰六年秋,天朝对老母猪的打击越发残酷,钟邓一伙在不断受到马化腾的制裁后,生存空间缩小到推特上。起初气势汹汹,号称自己事盎籍港人,实际上两位贵族一位在二本院校里备受排挤,另一位龟缩于深圳的贫民窟中,泪,流了下来。由于业绩尴尬,无推可发,ao克兰不久后第二次宣布歇业,与大汗一勃一萎的性格相符。除了转发钟先生驴游的照片炫贫和炒冷饭外,已经黔驴技穷蜡!

钟邓二人阅读本条目后,吓得魂飞魄散,又双叒叕发表迫真停业声明后删除ao克兰的推特,锁了区区空间,成了最幸福的人。在此警告两位老母猪,你们休想金蝉脱壳,无论换十万个还是九万个皮囊,大家都能嗅到那股独特的恶臭马来气息。

钟府一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