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锹形拓马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Lilium formosanum var pricei red.jpg

锹形拓马已经死亡,因此无法继续与您互动。

锹形拓马
锹形拓马.jpg
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英雄

姓名

锹形拓马

常用ID

鍬形さん
たく

职业

大学生
纳粹头子

能力

紙人快杀

特长

强奸
冰恋
挡刀
犬决
绑架民意
个人崇拜

必杀技

三光政策

硬度

所属

军国主义集团

就是因为我们总是正义的!
——Jvbao

鍬形くわがた拓馬たくま是濑户口廉也创作剧本的Galgame《Swan Song》的登场角色。

简介

某场巨型地震发生后,锹形拓马成为了男主角尼子司最初的同伴,随后他们加入了一个大型难民组织。锹形拓马最开始自卑于自己的弱小,希望成为一个强大的人来保护他的同伴。同时锹形拓马抱持着一定程度的原则和正义感,对在灾难过后部分难民开始暴露丑恶本性的某些乱象表示愤慨。

锹形拓马在见到三个警察的强奸杀人行为,见义勇为时不慎杀死了一名强奸犯。其它的强奸犯逃窜到另外一个较大的灾民集团,一个叫做“龙华树”的邪教组织。因为其他灾民领袖表现出的息事宁人的态度,使得锹形拓马和其他的一些年轻人感到不满。

成功排挤乃至谋杀了他的反对者后,锹形拓马在与龙华树邪教的斗争中逐渐极端,成为了一个极其凶恶的纳粹头子,以正义的名义开始剿灭龙华树邪教,和他的支持者们一起虐待、杀害、强奸很多没有犯下罪行的教徒。龙华树邪教被歼灭后,锹形又试图远征其他城市的灾民集团。最终一场剧烈的余震摧毁了避难所,也摧毁了锹形拓马的野望。

锹形拓马反映了某些喜好宣扬屠杀行为,并将自己的暴力主张包装为正义的键政分子起势后的末路。

事迹

震前生涯

锹形拓马是一个来自外地的大学生。锹形因为不擅交际,认为自己是《人间失格》中所描绘的那样的人。

一天,锹形拓马见到一位女大学生佐佐木柚香在雪地上跌倒,经过种种心理斗争之后前去帮助,得到了友善的回应。锹形从此开始暗恋佐佐木。

教堂避难

该游戏的故事背景是在某个冬季,发生了一场巨型地震,疑似日本政府机构已经被毁灭。锹形拓马与尼子司、佐佐木柚香等6人是所在区域仅剩的幸存者,他们把一个小教堂作为据点,收集附近建筑物里的物资过活。

此时的锹形是一个唯唯诺诺,猥琐低微的普通宅男,同时显得比较耿直有一定的原则。锹形经常被无理取闹的川濑云雀殴打辱骂,却忍气吞声不敢反抗。在佐佐木柚香因为低温患感冒后,锹形发挥舔狗本能悉心照料,并在川濑云雀的撺掇之下,下定决心要正式追求佐佐木柚香。擅长剑道的田能村慎对锹形拓马照顾有加,钢琴师尼子司因为沉着冷静的态度也成为锹形讨论疑惑的对象,锹形此时扮演着典型的后辈形象,没有呈现出任何反社会的倾向。

锹形反映出了比他的同伴更强的共情意识,在其他人已经对目睹的死者感到麻木时,锹形却一直持续流露出对陌生人死于非命的悲痛。

漂流探险

地震中发生的水灾淹没了城镇的一半面积,杀死了很多的幸存者,并将锹形等人与外界隔绝。

锹形拓马自幼渴望实现如萨缪尔·兰亨·克莱门的《哈克贝利·费恩探险记》中乘木筏探险的活动。在锹形的指导的实践下,幸存者们搭建了一条木筏,成功穿越泛滥地带。

他们第一次上岸的时候目睹的是一名警察。这名警察和他的同伙发现在震灾之后,已经没有执法机构可以维护秩序,而他们佩戴的枪械可以轻易致人于死地。这些“人民公仆”们开始利用警察给平民带来的信任,引诱他们找到的女性难民到他们的窝点,实施强奸杀人行为,以此取乐。这名警察故伎重演,希望能设下陷阱杀死锹形一行,但由于尼子司事先听见了警察强奸杀人的声音导致阴谋败露。在田能村慎和锹形拓马的努力下,幸存者们得以从凶恶强奸犯的手中逃生。

锹形对这些强奸犯犯下的罪行感到愤慨和迷茫,锹形认为这种穷凶极恶之徒必须被判处死刑,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们。

锹形一行随后成功前往了有幸存者聚集的柿崎俊彦开办的私人诊所的废墟,以及附近的一所中学,那里聚集着大量的幸存者。锹形此时卖力工作,在埋葬死者方面比其他人更加尽力。

战争之路

中学避难所的首领飞驒隆太郎决定将难民们分为不同的组织管理,用于资源的合理分配。其中成立的“自警团”聚集了年轻力壮的人群用于进行保卫工作,而渴望变成硬汉的锹形就加入了自警团。

在锹形的成年仪式上,他喝得酩酊大醉,开始黑屁日本的教育体制,发泄对社会的怨气。酒过三巡的锹形想到了要找他信任的大哥尼子司谈谈心,却发现尼子司和佐佐木柚香正在进行性关系。感情受到重大挫折的锹形逐渐开始极端。

初次快杀

三个曾经是警察的强奸杀人犯在上次被锹形等人不慎撞到之后,没有偃旗息鼓,又接连犯下了更多罪行。强奸犯们在一次行凶中再次被锹形撞见,锹形使用土质武器试图制止他们的行为,本意只想制止暴行,却当场杀死一名强奸犯,并营救出了受害者小池希美。

虽然锹形的第一次真人快杀行为属于正义行为,但锹形也逐渐意识到了,他实施的任何暴力行为也像这些警察一样,不会有执法机构或任何人的妨碍。同时小池希美也成为了对锹形言听计从的舔狗,这也使锹形在心中把自己的暴力倾向合理化解读为被他人赞许的正义表现。

盗贼事件

有3名盗贼为了获取物资,潜入自警团控制的医院,杀死了数名医生和患者。锹形拓马和田能村慎联手将盗贼擒获,然而人们对于如何处置盗窃杀人者感到迷惑,甚至有人谴责锹形等人是凭空制造了麻烦。虽然锹形坚持要杀死盗贼,讨论结果决定把盗贼关押起来。

随后,盗贼杀死了看守他们的成员逃跑,锹形也被盗贼击倒。再次被擒的盗贼被关押起来活活饿死。锹形开始认为,在法律失效的情况下,必须有像他一样正义的人剥夺罪犯的生命,才能够保护无辜平民。

因为这个事件的缘故,自警团开始进行强度更高的武装,组织变得更加严密,也开始脱离于其他的难民群体。

结怨邪教

小池希美的母亲是附近一个叫做“龙华树”或“大智会”的邪教组织的成员,并强迫女儿参加邪教活动。因为邪教的庄园较为偏僻,遭到地震的破坏较轻,该邪教组织也把一些走投无路的难民也收编为教徒。小池女士前往自警团所在的学校,要求带小池希美回到邪教,宣称希美被强奸是咎由自取,同时还谴责自警团在先前的盗贼事件中的行为,辱骂他们是杀人犯组织。小池女士的黑屁行径引起了包括锹形在内的一些自警团成员的暴怒。

同时,他们还发现逃亡的强奸犯也皈依了龙华树邪教,迫真立地成佛。而邪教组织也对他们的行为作出了袒护的态度,认为入教就能免除先前的一切罪行。锹形和他的伙伴见到了其中一位强奸犯,将其活活打死。

同时自警团一方也有人携带着己方的资源前去皈依邪教,此时资源紧缺,更加剧了自警团成员的仇视。

天诛国贼

因为自警团的头目飞驒隆太郎希望不和邪教组织进行接触,而邪教的挑衅行为让自警团的成员感到愤慨。同时由于自警团和邪教双方都是从废墟中搜集物资,能找到的食物来源逐渐坐吃山空。锹形等极端分子赢得了较多的支持。

锹形将飞驒毒杀之后,栽赃给和飞驒观念相似的自警团二号人物田能村慎。田能村因为一直与锹形共处不愿下杀手,将锹形打倒后逃跑。不久,锹形带着一票手下找到田能村躲藏的地方,用毒气将其熏出后,将田能村杀死。

排除了和平主义者的干扰,锹形拓马所属的自警团军国主义组织和乃木妙子领导的龙华树邪教组织终于可以撕破脸开始血腥冲突。龙华树邪教不断派出被重度洗脑的杂兵前来进攻,而他们多被训练有素的锹形等人轻易杀死。锹形还将抓获的邪教成员公开处死,以此激怒邪教徒对他们进行攻击,从而以逸待劳杀死更多的邪教徒。由于资源逐渐紧缺,分配给自警团的食物开始减少,小池希美谴责其他的难民,宣称其他难民是在慢待豁出性命保护他们的自警团,于是从事补给的难民只得开始削减其他人的食物,给自警团提供更多的食物。

朝鲜死刑

有一个被擒的邪教成员试图逃跑,于是锹形拓马就把他喂给养的狗吃,以此训练普通的家犬来攻击人类。

远处那条总是第一个冲上来抢食物的狗正在嘎吱嘎吱地嚼着什么。那条狗叫Bingo,是个相当好吃的家伙,而且还有对着食物舔来舔去的奇怪爱好。

原来是这样。一定是有谁夜里喂过了它们,现在肚子还不饿,所以才不吃这些饲料的吧。这样一想就说得通了。不过,喂给它们的到底是什么呢?宠物食品的话相较昨天并没有减少,学校里给人们吃的食物也不够才对。

我向Bingo走去。

【柚香】乖,把你吃的东西吐出来一下。

说着,我伸手掰开了它的嘴。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习惯和狗打交道了。

一块红色的东西从它的嘴里掉了出来。

肉!这种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不,肉并不是没有,但剩下的已经不多,大家使用的时候都格外节约。是谁偷偷把肉喂给了它们吗?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超出别人想象的爱狗之人存在,难道说学校里也有这样的人吗。

那样的话我就得让他们注意一下了呢。

我想看看那是什么肉,便伸手捡起了它,但由于惊吓,肉片又脱手掉落在了地上。

那并不是我们保存着的肉。肉片的内侧确实是红色的、像是可食用肉一样的东西,而外侧则是熟悉的皮肤与熟悉的指甲。再怎么想,那都不会是其他生物身上的东西。

——“昨天夜里,我们阻止了一名企图逃走的俘虏。”

早上锹形先生说过的话又一次在脑海中想起。啊啊,这一定是......

屠杀邪教

发现壮年男性邪教徒基本已经不再被派遣来进攻后,锹形拓马决定彻底消灭龙华树邪教。他强迫一个抓获的邪教少女走到双方对阵的开阔地带,然后放狗将其咬死。在邪教徒愤怒地离开防线发起攻击时,锹形及其同党也发起了总攻。自警团试图冲上邪教总坛的台阶时,困兽犹斗的邪教徒把削尖的木桩从顶端扔下,结果聚成一团猪突的锹形手下被杀伤甚多。

锹形曾面对过的三个凶恶强奸犯中的最后一人试图掩护其他教徒逃跑,也被锹形杀死。锹形及其手下攻下邪教总坛,抓获大批老弱病残后,也和他当初无比憎恨的那三名强奸犯一样,开始实施疯狂的强奸和虐杀。锹形一党在纵火过程中,燃烧瓶砸到锹形的脸上,导致锹形面部严重烧伤,锹形直接扒下死者的衣物蒙在脸上继续屠杀。锹形甚至还让手下准备十字架,试图模仿中世纪的火刑,以此取乐。锹形的手下对此感到非常喜悦,还称希望锹形先生能帮助他们找到更多的乐子。锹形也意识到了一旦停下来他们就会意识到自己只是单纯的杀人犯,于是将眼光投向了其它城镇的难民。

统治灭亡

先前被龙华树邪教抓获的尼子司和川濑云雀为了不在事后被锹形认定为叛徒而逃亡。他们正好遇到了来自其他城镇的难民使者本田。虽然尼子强调了目前锹形及其手下已经陷入疯狂,但是本田坚持认为可以说服他们一起合作。

锹形拓马剁掉了前来传达和平请求的尼子司的左手,然后把本田关押起来。自警团控制的其他难民听说有来自外边的人出现,锹形却要谋杀他们,都为此感到恐慌。于是锹形命令自警团用死刑胁迫其他的难民停止反抗,并假意宣称他只杀邪教和叛徒。本田和尼子逃出并释放了残余的邪教徒,随后试图说服其他被锹形裹挟的非自警团难民和他们一起逃跑。锹形给手下下达了“把他们都杀了”的模糊命令,他的几个手下冲进人群乱砍乱杀,于是引起难民们的恐慌,他们甚至开始自相残杀。

面对难民们恐慌的场景,锹形没有加以阻止,并开始嘲笑这一情景,认为他们和自己并没有本质的不同,本性就是要自相残杀的。然而这场骚动的罪魁祸首就是锹形,以及锹形之前正当化自己杀人行为的借口就是为了保护这些无辜平民。锹形最终撕下正义的面具,他现在和二战末期将暴虐统治歪曲为人民的选择,希望把被绑架的民众一起带进地狱的法西斯政权已经没有区别。

在断臂上绑上武器的尼子司找到了把佐佐木柚香抓做人质的锹形拓马。尼子和锹形经过一番友好互动后,开始决斗。小池希美终于意识到锹形的死妈本质,在决斗中途试图用火枪击毙锹形,也被锹形杀死。因为尼子已经身受重伤,所以锹形想要故意加剧他的痛苦而不立即下死手。决斗中发生了一场剧烈的余震,猝不及防的锹形拓马被倒塌的建筑砸成一滩肉泥。

其他结局

在True End中,田能村慎设法摆脱了锹形拓马的追杀,最终在锹形拓马预备袭击邪教时将其擒获。锹形拓马的舔狗手下瞬间失去了斗争的欲望。锹形拓马也被投入牢房,锹形和尼子互动的时候,依旧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只是被击败了而已。

语录

  • 我并不认为自己错了,我只是输了,仅此而已。
  • 无论你到哪,你都不能逃脱自己的人生,而我只是想发自内心地笑着哭着,与自己喜欢的人做,仅此而已,这就是我的全部。
  • 诸位,那就是人的头啊,你们看见了吗?
  • 原谅不原谅是由规则决定的,而现在这里制定规则的人是我。您听明白了吗?
  • 我说出的东西在这里就是事实。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话,那就说些什么让我恢复一下心情好了。
  • 我们现在正处于与他们相互残杀的最中心。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的话,这里的人们必定会遭受命运残酷的对待。
  • 人权很好,但仅凭这个不能让我退让。
  • 虽然他们老把我当作杀人嗜好者还有战争狂人一样看待,但这可是相当过分呢,他们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 我想建立一个由秩序支配的理性又合理的世界,为什么他们要拒绝呢?

点评

锹形拓马这个角色是《Swan Song》中塑造最鲜明的角色,因为他自始至终都相信自己是一个“正义的伙伴”,硬度也在观众的见证下从0逐渐变为基岩。第一人称描述的锹形的心态和暴力行为,以及邪教徒的恶行,资源匮乏的现状,也在长时间中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锹形拓马这个角色的存在意义是说明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希独睾,以塑造理想世界的名义随意剥夺他人的人权和生命,会制造出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国。

参见

布兰顿·哈里森·塔兰特
陈展浩
高分(ED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