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乾高雅创作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主条目: 陈乾

《刚好拉大便》

作者:博丽菜菜

陈乾哭了 我们笑了
当我们望向公厕
大便还剩了几坨
我们唱着 快打的歌
当真人快打之后
究竟还剩下什么
因为他刚好拉大便
直肠爆裂才美丽
一会没看评论区
大便已经满地
因为刚好拉大便
homo迫不及待已
如果能相遇
我会真人快打你

《钟吧主凳打陈野狗》节选

作者:pzkpfw

陈乾右手拿板凳,左手便要来揪钟万盛;被这钟吧主就势按住左手,抢走,望小腹上只一脚,腾地踢倒在地板上。钟万盛再入一步,揪住衣领,按到游戏机上,捡起板凳,看着这陈乾道:“洒家始投舞力特区吧,兢兢业业,做到吧主,也不枉了叫做个野生“陈汉文”,你是个送妈的网络喷子,野狗一般的人,也敢叫做‘陈汉文’!你如何在游戏厅送妈?”扑的只一板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陈乾挣不起来,口里只叫:“狗他妈拉起大便!”钟万盛骂道:“死妈废物!还敢瞎骂!”提起板凳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板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舞力特区吧吧友都憎恨陈乾,一拥而上。

陈乾当不过,讨饶。钟万盛喝道:“咄!你是个死妈的野狗!若只道歉车软,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今对俺一萎一勃,洒家偏不饶你!”又只一板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钟万盛看时,只见陈乾挺在地上,动掸不得,米青横流,连声车软。

《陈乙己》节选

作者:野生陈汉文

陈乾是出生在日本江户而在中国送妈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矮小;土黄脸色,额头上时常夹些伤痕;一副万年不变的司马表情。穿的虽然是短袖,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僵尸语,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陈,别人便从贴吧上的“狗他马的拉起大便”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陈大便。陈大便一到维基,所有善雅猫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陈大便,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自言自语道,“章金莱宣布反恶俗维基正式开机。”便拉出九条大便。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跑去舞力特区吧送妈了!”陈大便睁大眼睛说,“你们给我等着 小心我叫崔永元举报。”“什么崔永元?我亲眼见你在游戏厅里捣乱,被真人快打。”陈乾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骂道,“恶俗维基的亲妈被起亚索兰托操死了”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死了”,什么“舰娘打机恶俗维基”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维基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陈大便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不思进取,又品性顽劣;于是愈过愈惨,弄到将要人人喊打了。幸而还有个亲爹,便在家里啃啃老,讨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喜欢偷他爹的东西。啃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电动车,一齐失踪。如是几次,连他爹也不管他了。陈大便没有法,便只得流落街头。但他在我们恶俗维基,硬度却比别人都高,就是从不消停;虽然间或没有出现,暂时回归虚无,但不出几分钟,定然现身,在评论区喷得满地都是大便。

陈大便喷了几个小时,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陈大便,你当真不是智障么?”陈大便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14岁还在上小学呢?”陈大便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기아 자동차आप माँ है कमबख्त एक kia sorento之类,一概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维基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管理员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管理员见了陈大便,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陈大便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互喷,便只好向路人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我宣布六小龄童是我爹。”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狗他马的拉起大便。你知道起亚汽车有几个型号么?”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不再理会。陈汉文等了许久,很生气的说道,“金正日嫁给了魂魄妖梦了 魂魄妖梦艹死了维基管理员了”我暗想我和管理员的等级还差得很远呢,而且管理员也懒得和这费物瞎骂;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道,“本野生汉文一刀斩下你个不孝子的狗头。”陈大便显出极高兴的样子,说道,“기아K3,기아K5,현대그랜저,현대아반떼,...”我愈不耐烦了,便不再理他。陈大便刚码好了黑屁,见我毫不热心,便放出了十万甚至九万个更为浓烈的黑屁,灰溜溜的走了。

有一回,滑稽吧小鬼听得大便超人威名,也赶热闹,围住了陈大便。他便当着他们面放黑屁,来一人放一个。滑稽小鬼吸完了黑屁,仍然不散,都盯着陈大便。陈大便着了慌,提起裤子,弯腰下去拉起大便,“我艹了我妈导致死了去他妹的”直起身又看一看吧务,说,“吧务你马被魂魄妖梦撸死了。”于是陈大便在一片笑声中被永久封禁了。
陈大便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寒假后的两三天,管理员正在慢慢的编辑条目,忽然说,“陈大便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黑屁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神必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吃了赵弹了。”管理员说,“哦!”“他总仍旧是送妈。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送到赵老爷家里去了。他家的地方,送得妈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被条子请喝茶,后来是认罪,进局子了。”“后来呢?”“后来进局子了。”“进局子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管理员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编辑他的条目。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大半夜,我正在浏览贴吧。忽然间看到一条评论,“esuwiki is fucking a kia sorento kia sorento”这文风虽然极其池沼,却很眼熟。看时又想不起是谁。点开一看,原来是那陈大便已经开了小号回来送妈。他已丧失了语言能力,彻底成为僵尸;弄了一堆莫名其妙的id,到处流窜脱粪。见了我,又说道,“तुम माँ एक 3310 नोकिया कमबख्त है。”吧友也进来围观,嘲讽道,“陈大便么?你还欠十九个黑屁呢!”陈大便愤怒地答道,“坏消息恶俗维基被比那名居天子爆破了。”吧友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陈大便,你又到处送妈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小心有人告到fbi去。”“什么fbi?要是不瞎黑屁,怎么进的局子?”陈大便低声说道,“不要警察……察……察……”很像是恳求吧友,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吧主都笑了。他从皮炎里挤出四条大便,拉在贴吧首页,只见他全身都是粪,原来他是喷着大便进吧来的。不一会,他脱完了粪,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被吧主驱逐出吧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陈大便。到了年关,吧主对我们说,“陈大便还欠十九个黑屁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陈大便还欠十九个黑屁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陈大便的确死了。

普宁提问

钟万盛:好了,还有什么人要提问?
陈乾:我要!
陈乾:*他来了*
陈乾:*神的上升*
陈乾:是我,汉堡 男孩
钟万盛:什么?
陈乾:我在肯德基店里面蹭吃蹭喝,好吗?
钟万盛:不!
陈乾:搜到有
钟万盛:*愤怒*
陈乾:拉起大便拉起大便拉起大便拉起大便
陈乾X钟万盛:*激烈的对视大赛*
钟万盛:你够了,我无法忍受你的行为。现在,你将会获得一些奖励
神秘人:*迷之板凳出现了*
陈乾:哎呦我操,这事坏的。
神秘人:*汉堡男孩获得了真人快打*
野生汉文:钟万盛钟万盛钟万盛钟万盛
神秘人:*汉堡男孩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别样的举报大战

作者:王梓轩

一天,陈乾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你敢不敢和我举行举报大战?”我豪爽的答应了:“我当然敢!”,周日下午在曝光台举行,谁不来谁就是怂货。
我原本以为我恐吓了陈乾,陈乾应该躲在家,不敢找我,可正当这时,我听见了音乐声,原来是我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陈乾打来的电话,他还真有勇气,我接通了电话,听道电话那头骂道:“小废物,你怎么还不来,再不来你妈的泌尿系统就被我搞坏了。”我听到他对我的毒骂之后,我回骂道:“我要把你挂到同性恋网站上,帮你炒作一番,你说好不好啊。”
他吓得没再回应我,可是到了周日,陈乾竟然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还真要和我举行举报大战,于是我按照约定,到达了曝光台,可他已经等我很久了。
第一回合,我占今上风,他比不过我,到了第六回合,他就主动认输了。
第二局,他开始占上风,我也不甘势弱,我们僵持了一百多个回合,我因为轻敌,被他击败了。
从那时开始,我就不轻敌了,我认真研究他的套路,于是我总结出了一种方案。
第二天,我们举行第三局,他使用祖传方案,对我发动猛烈的攻击,我们势均力敌,平分秋色,我们比了3个多小时,也没分出胜负。
后来,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我趁着这个好机会,一记凌车漂移,一飞冲天,打的他不敢还手,对他的打击比屠杀亲娘还大。

我在黑屁

作者:新罗马壬

从小学到现在,我一直依赖肯德基,什么事情都要在肯德基完成,比如说吃饭,拉大便甚至喷粪,都不能自理。

肯德基一直都娇生惯养我,可是,有一天,野生汉文觉得,我长这么大了,还是屎来张口,拉起大便,这样长大了,很可来能是会成为一个啃老废物,于是决定让我滚蛋。

刚开始让我滚蛋的时候,野爹还有些犹豫,觉绝得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肯德基里的老鼠,忽然让我滚蛋,我会不会觉得不习惯?

但是,后来钟万盛和野生汉文经过商议后,觉得,让我滚蛋,一定会有好处,决定让我滚蛋,野爹把事情都告诉了我,我说我早都要滚蛋了。

第一天,野爹让我自己喷粪,刚开始,我觉得拉大便很容易,但是由于我从小到大,基本从来没有喷人喷到过,所以,我拉不好大便,后来经过野爹的钦点,我终于会喷粪了。

第二天,汉文让教我爆破,可是我不想爆,觉得爆破没意思,于是就拿着爆破机有时往coat爆,有时往娃哈哈爆,后来,我这些行为被赵老爷发现了,她送了我一赵弹,并教育我说:“你喷粪好是真的,但是你的爆破能力这么差,到时候当恶俗克星,你怎么生存?”,赵老爷说着,我的泪珠子像断了线似的流了下来,我觉得,老爷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我连忙认真爆破恶俗weiki,不敢再拉大便了。

后来几天,汉文又教了我巴结dssq,等几种弱智技能,我也一直在努力,不像刚开始那样了。

汉文从那时起,再也没有娇惯过我了。

《粪野郎陈乾》op

作者:一般通过作曲ren
改编:PzKpfw

粪野郎陈乾起亚 正式上场啰
飞越大卖场 穿过游戏厅 他来到了我们的肯德基
粪野郎来了 粪野郎来了

圆圆的一头旋 不详的断掌纹
额头上有伤疤 穿着大便拖鞋
他敏捷的动作连路人都跟不上(指让开让开让开,惊吓路人的忍者事屑)
拉起的大便 所向无敌

是也是也 粪野郎陈乾是也
他是欠揍的格斗家
他是便忍是也
便忍是也

圆圆的一头旋 不详的断掌纹
额头上有伤疤 穿着大便拖鞋
他蹭吃的动作连野狗都比不上(落魄的幕末浪人选择成为忍者,但是囊中羞涩,只能通过蹭吃蹭喝苟活)
唐突的赵弹特攻 一发入魂
是也是也
野狗粪野郎陈乾是也
他是蹭吃的臭老鼠
他是便忍是也
便忍是也

做到了!

作者:一般通过作曲ren

投稿者:变态粪陈乾(8月16日(周三) 7时14分22秒)

在昨天8月15日老相识的流浪汉老爷子(60岁)和前些日子联络上的喜欢污秽玩法的起亚索兰托(?岁)以及老夫(14岁)三个人在普宁某市区的大卖场内大干了一场。

今天因为明日休息,所以去肯德基买了很多儿童套餐去了人烟稀少(迫真)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喝了许多的酒以后也就顺势开干了。

3个人互相舔完阴茎之后,把能装满一个地下足袋那么多的无花果灌肠液每人三份的灌进了互相的屁眼。

过了不一会,大家的屁眼开始不停的抽搐,粪便仿佛在寻找出口一般在腹中咕噜作响。

流浪汉老爷子一边在舔老夫的屁眼,我一边舔起亚索兰托的屁眼。

小哥率先把大便哆吧一下的拉在老夫的嘴里。

与此同时老爷子和老夫也都拉起大便了。脸上已经沾满大便了。

3个人一边互相用手把拉出来的大便涂满对方的身上,

一边互相舔沾满大便的阴茎并且用小便灌肠。啊啊~~狗他妈拉起大便。

反复搞了有一会又灌肠之后已经舒服的让人发狂了。

流浪汉老爷子的屁眼被老夫的阴茎插进去后屁眼里大便和小便混合的丝溜溜的感觉真是让人舒服。

小哥也用腰把阴茎插进了老爷子的嘴里。

把沾满大便的老爷子的阴茎挠了几下,他就爽快的射精了。

之后,尽情地舔着老爷子和小哥的占满大便的阴茎,涂大便,射了两次男汁。真想再做一次啊。

果然人多了互相拉起大便最棒了。不想与这样的幕末浪人来一起玩大便吗。

啊啊~~快点来涂满大便吧。

如果是在能普宁北部所遇到的人那就最好了,只要是在揭阳市都可以。我身高165*70*72,老爷子165*75*60,想浑身涂满屎大便的人,请尽快联系我吧。

就穿着大便拖鞋来灌肠,用大便来沾满全身吧

SCP-5876

作者:一般通过作曲ren,某乐在其中的恶俗
改编:PzKpfw

SCP-5876 无敌粪野郎
项目编号:SCP-587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SCP-5876应始终保管于一个上锁,拥有标准化粪便清洁措施且装修为肯德基风格的收容间内。该收容间内应放置以下物品以维持项目的基本生活需求:
•一个标准的KFC快餐厅垃圾桶,由于某种异常性质,在清空后,该物品将自动回归至充盈状态,并自动产生吃剩的汉堡,果汁等物品,或几率产生一套完整的肯德基儿童套餐。对于该物品的研究已提上日程
•一套[数据删除]出版社提供的漫画书,因内容过于无聊,或对收容人员造成模因伤害,因此无人对此感兴趣,项目被批准拥有此套书籍
•一辆[数据删除]年生产的起亚索兰托汽车,无异常性质。据观察,项目十分享受在这辆汽车上一边吃肯德基,一边拉起大便。推测可能是项目将此物品作为巢穴与便所使用
•一辆[数据删除]牌电动车,无异常性质。
•一台可以连接互联网的电脑,供项目进行随机排泄时使用
•一部“舞力特区”型体感街机游戏,经观察,此物品可以提升项目的自豪感与硬度,对该物品的研究表明无异常性质,推测为项目本身产生的精神暗示。

将该SCP所在网络环境更换为虚拟网,模拟其只会上的几个网站,只要其一开骂便自动在0.114514s内从[数据删除]数据库内随机调取893条脏话以每15-20s的频率对其进行反骂从而有效实现对该SCP所拥有的模因污染的控制。

当进入SCP-5876的收容间时,人员数目不论何时都不得少于三人且佩戴防毒面具与板凳。至少须有两人全程对SCP-5876进行攻击,直到所有人员都离开收容间并将收容物快打至车软为止。

描述:于2015年移动到Site-esu。其起源至今未知,据推测来源于朝鲜或日本江户一带。它由大便和废物制造,并有[数据删除]牌屎黄色喷漆的痕迹。SCP-5876拥有生命且具有高度硬度与敌意。该物体在直球快打后无法移动。建议与SCP-5876之间的迫害与快打时刻都不能中断。派往收容间的人员要在动手前相互提醒。据报告该物体的攻击方式为在名为百度贴吧的网络聊天室中排泄,对随机对象进行辱骂,或是在名为逼站的视频网站评论区大肆排泄,造成EH-II级生物灾害。在一起攻击事件中,人员应遵守4级危险物体收容措施,使用与其互相钦点,或是使用特殊弹药将其击坠的方法令其回归虚无,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则推荐进行武力收容将其真人快打,使其无效化。
人事报告称,当收容间内无人存在时,其中会传出“狗他妈拉起大便”,“起亚索兰托橄榄恶俗维基”等语音以及排泄的声音。这被认为是正常现象,并且该行为所发生的任何改变都应当向值班中的esu监督员报告。
地板上的红棕色物质为粪便和剩饭的混合物。这些物料的来源为[数据删除]公里内随机一家肯德基餐厅的垃圾桶。内部环境须每天清洁一次,并予对象以包括但不限于辱骂,快打,等措施维持其稳定。

现发现项目有将陌生人转化为野生陈汉文的能力,现仅发现项目瞎骂喷粪时会使用该能力。

经试验查明该能力作用范围为以项目为中心方圆三米,故当项目喷粪时请特工和研究员与项目保持至少三米距离或者用SCP-5876-1中断项目的瞎骂。
当有人员进入到作用范围内时会产生如下异常:男性外貌会改变为约[数据删除]岁的大叔,女性外貌会转变为约[数据删除]岁的大妈。户籍查明男性外貌即为项目父亲陈汉文,女性外貌在户口中没有匹配者。
外貌转变时间从30秒到三分钟不等,似乎取决于项目瞎骂程度。在外貌转变完成后人员被称为SCP-5876-1。SCP-5876-1对项目有巨大敌意,一看见项目就会以[数据删除]m/s的速度冲上去殴打项目。100%使项目重伤并停止瞎骂。在殴打完毕后SCP-5876-1会安静下来在项目周围坐下,到项目再次瞎骂时再次殴打,周而复始。对亲生陈汉文的寻找还在进行中。

鉴于项目对互联网的巨大危害,用SCP-5876-1处决项目的提议正在审核中。

新选组最后的队长

图为江户无血开城之后,参与箱馆战争之前的陈乾大佐。
陈乾大佐最后不幸被倒幕人士击毙,并且死前留下了遗言。
“孤臣身殉肯德基,忠魂永卫大韩国”
土方岁三2.png

万盛打鼠

作者:一般通过作曲ren

话分两头。只说钟万盛自与吧友分别之后,当晚投客店歇了;次日早,起来打火吃了饭,还了房钱,拴束包裹,提了板凳,便走上路;寻思道:“江湖上只闻说高雅人士牛逼,果然不虚!结识得这般弟兄,也不枉了!”
钟万盛在路上行了几日,来到深圳市地面。此去离普宁还远。当日晌午时分,走得肚中饥渴望见前面有一个肯德基,挑着一面招旗在门前,上头写着五个字道:“三碗不过吧”。
钟万盛入到里面坐下,把哨棒倚了,叫道:“主人家,快把酒来吃。”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一双箸,一碟热菜,放在钟万盛面前,满满筛一碗酒来。钟万盛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有饱肚的,买些吃酒。”酒家道:“只有汉堡包。”钟万盛道:“好的取二三个来吃酒。”
店家去里面取出二个汉堡,做一大盘子,将来放在钟万盛面前;随即再筛一碗酒。钟万盛吃了道:“好酒!”又筛下一碗。
恰好吃了三碗酒,再也不来筛。钟万盛敲着桌子,叫道:“主人家,怎的不来筛酒?”酒家道:“客官,要汉堡便添来。”钟万盛道:“我也要酒,也再取些汉堡来。”酒家道:“汉堡便取来添与客官吃,酒却不添了。”钟万盛道:“却又作怪!”便问主人家道:“你如何不肯卖酒与我吃?”酒家道:“客官,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三碗不过吧’。”钟万盛道:“怎地唤作‘三碗不过吧’?”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贴吧去:因此唤作‘三碗不过吧’。若是过往客人到此,只吃三碗,便不再问。”钟万盛笑道:“原来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酒家道:“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钟万盛道:“休要胡说!没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来我吃!”
酒家见钟万盛全然不动,又筛三碗。钟万盛吃道:“端的好酒!主人家,我吃一碗还你一碗酒钱,只顾筛来。”酒家道:“客官,休只管要饮。这酒端的要醉倒人,没药医!”钟万盛道:“休得胡鸟说!便是你使蒙汗药在里面,我也有鼻子!”店家被他发话不过,一连又筛了三碗。钟万盛道:“汉堡便再把二个来吃。”酒家又取了二个汉堡包,再筛了三碗酒。钟万盛吃得口滑,只顾要吃;去身边取出些碎银子,叫道:“主人家,你且来看我银子!
还你酒肉钱够麽?”酒家看了道:“有馀,还有些贴钱与你。”钟万盛道:“不要你贴钱,只将酒来筛。”酒家道:“客官,你要吃酒时,还有五六碗酒哩!只怕你吃不得了。”钟万盛道:“就有五六碗多时,你尽数筛将来。”酒家道:“你这条长汉傥或醉倒了时,怎扶得你
住!”钟万盛答道:“要你扶的,不算好汉!”酒家那里肯将酒来筛。钟万盛焦躁,道:“我又不白吃你的!休要饮老爷性发,通教你屋里粉碎!把你这鸟店子倒翻转来!”酒家道:“这厮醉了,休惹他。”再筛了六碗酒与钟万盛吃了。前后共吃了十八碗,绰了哨棒,立起身来,道:“我却又不曾醉!”走出门前来,笑道:“却不说‘三碗不过吧’!”手提板凳便走。
酒家赶出来叫道:“客官,那里去?”钟万盛立住了,问道:“叫我做甚麽?我又不少你酒钱,唤我怎地?”酒家叫道:“我是好意;你且回来我家看抄白官司榜文。”钟万盛道:“甚麽榜文?”酒家道:“如今前面舞力特区吧上有只蹭吃蹭喝老鼠,晚了出来拉起大便,坏了三二十条大汉兴致。恶俗如今杖限高雅人士擒捉发落。贴吧帖子都有榜文;可教往来客人结夥成队,於巳午未三个时辰瞎骂;其馀寅卯申酉戌亥六个时辰则见不到耗子。更兼单身客人,务要等伴结夥而过。这早晚正是未末申初时分,我见你走都不问人,枉送了自家性命。不如就我此间歇了,等明日慢慢凑得三二十人,一齐好将它骂到车软。”
钟万盛听了,笑道:“我是深圳市人氏,这百度贴吧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几时见说有老鼠,你休说这般鸟话来吓我!——便有老鼠,我也不怕!”酒家道:“我是好意救你,你不信时,进来看官司榜文。”钟万盛道:“你鸟做声!便真个有鼠,老爷也不怕!你留我在家
里歇,莫不半夜三更,要谋我财,害我性命,却把鸟老鼠唬吓我?”酒家道:“你看麽!我是一片好心,反做恶意,倒落得你恁地!你不信我时,请尊便自行!”一面说,一面摇着头,自进店里去了。
这钟万盛提了板凳,大着步,自过舞力特区吧来。约行了四五里路,来到贴吧下,见一大树,刮去了皮,一片白,上写两行字。钟万盛也颇识几字,抬头看时,上面写道:“近因舞力特区吧老鼠拉起大便,但有过往吧友可於巳午未三个时辰结夥成队瞎骂,请勿自误。”钟万盛看了笑道:“这是酒家诡诈,惊吓那等吧友,便去那厮家里歇宿。我却怕甚麽鸟!”横拖着板凳,便上贴吧来。
那时已有申牌时分,这轮红日厌厌地相傍下山。钟万盛乘着酒兴,只管走上贴吧来。走不到半里多路,见一个败落的帖子。行到帖前,见这庙门上贴着一张印信榜文。钟万盛住了脚读时,上面写道:阳谷县示:为舞力特区吧上新有一只臭老鼠蹭吃蹭喝,拉起大便,见今杖限各乡里正并高雅人等快打未获。如有过往客商人等,可於巳午未三个时辰结伴瞎骂;其馀时分,及单身客人,不许过吧,恐被伤害兴致。各宜知悉。政和……年……月……日。
钟万盛读了印信榜文,方知端的有鼠;欲待转身再回酒店里来,寻思道:“我回去时须吃他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存想了一回,说道:“怕甚麽鸟!且只顾上去看怎地!”
钟万盛正走,看看酒涌上来,便把毡笠儿掀在脊梁上,将板凳绾在肋下,一步步上那贴吧来;回头看这日色时,渐渐地坠下去了。此时正是十月间天气,日短夜长,容易得晚。钟万盛自言自说道:“那得甚麽老鼠!人自怕了,不敢上山。”钟万盛走了一直,酒力发作,焦热起来,一只手提板凳,一只手把胸膛前袒开,踉踉跄跄,直奔过乱树林来;见一块光挞挞大青石,把那板凳倚在一边,放翻身体,却待要睡,只见发起一阵狂风。那一阵风过了,只听得乱树背后扑地一声响,跳出一只幕末浪人陈乾来。钟万盛见了,叫声“阿呀”,从青石上翻将下来,便拿那条板凳在手里,闪在青石边。那陈乾又饿,又渴,把两只爪在地上略按一按,和身望上一扑,从半空里撺将下来。钟万盛被那一惊,酒都作冷汗出了。说时迟,那时快;钟万盛见臭老鼠扑来,只一闪,闪在陈乾背后。那臭老鼠背后看人最难,便把前爪搭在地下,把腰胯一掀,拉起大便。钟万盛只一闪,闪在一边。臭老鼠见拉他不着,骂一声,却似半天里起个响屁,振得那贴吧也动,把这大便也似拖鞋倒竖起来只一拍。钟万盛却又闪在一边。原来那臭老鼠拿人只是一扑,一拉,一拍;三般捉不着时,气性先自没了一半。那陈乾又拍不着,再骂了一声,一兜兜将回来。钟万盛见那臭老鼠复翻身回来,双手轮起板凳,尽平生气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打将下来。定睛看时,一棒劈不着陈乾,原来打急了,正打在枯树上,把那条板凳折做两截,只拿得一半在手里。那臭老鼠咆哮,性发起来,翻身又只一扑扑将来。钟万盛又只一跳,却退了十步远。那臭老鼠恰好把两只前爪搭在钟万盛面前。钟万盛将半根凳脚丢在一边,两只手就势把臭老鼠顶花皮胳嗒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那只陈乾急要挣扎,被钟万盛尽力气捺定,那里肯放半点儿松宽。钟万盛把只脚望臭老鼠面门上、眼睛里只顾乱踢。那臭老鼠瞎骂起来,把身底下爬起两坨大便,做了一个屎坑。钟万盛把陈乾嘴直按下那屎坑里去。那臭老鼠吃钟万盛奈何得没了些气力。钟万盛把左手紧紧地揪住顶花皮,偷出右手来,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尽平生之力只顾打。打到五七十拳,那臭老鼠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迸出鲜血来,更弹不得,只剩口里兀自气喘。
钟万盛放了手来,松树边寻那解体的板凳,拿在手里;只怕老鼠不死,把又打了114514回。眼见气都没了,大便也拉尽了,方才丢了棒,寻思道:“我就地拖得这死老鼠下贴吧去?……”就血泊里双手来提时,那里提得动。原来使尽了气力,手脚都苏软了。

普宁之月

作者:一般通过作曲ren
(BGM请自行使用荒城之月)

夏日卖场明月夜,盛宴在普宁。
杯觥人影相交错,九珍泛流光。
千年苍松叶繁茂,弦歌声悠扬。
昔日江户今何在,浪人知何方?
盛夏卖场大便黄,茅草映斜阳。
狗叫声声长空过,暮云正苍黄。
狗刨剑光相交映,抚剑思茫茫。
江户幕府今何在,回首心悲怆!
普宁五月明月夜,卖场何凄凉。
月儿依然旧时月,冷冷予清光。
炸鸡餐厅留痕迹,大便涂城墙。
卖场唯见快打急,不闻弦歌响!
浩渺幕府临千古,千古此月光。
江户枯荣与兴亡,瞬息化沧桑。
兴荣过眼朝复暮,复兴已渺茫。
今宵幕府明月光,照我独彷徨!

【幕末浪人最后的悲凉(确信)】

大便歌

作者:奥尔加团长

影院他码的上映大片
大片他码的雨酱主演
陈乾他码的想去看片
陈汉文他吗不给他钱
陈乾一气下离家出走
走着看到家肯德基店
陈乾他码的没钱吃饭
只能窝在店里面过夜
在路上他被野爹发现
夜蝶他码的打起他腿
陈乾他码的半身不遂
陈汉文把他抬进医院
医院他码的不收智障
陈乾他码地腿打断了
紧接着发现半身不遂
躺床上生活没法自理
陈乾他码的大便失禁
屎拉一床上没人收拾
被窝他码的臭不可闻
陈乾他兜一裤子大便
陈乾他码的想雨酱了
他爬着兜着屎去重庆
大便他码的掉了一路

评论区

请勿讨论与词条内容不相关的话题,谢谢。

请勿在评论区黑屁或大肆指点江山,否则可能导致您的IP被封禁。

未登录用户的评论可能存在延迟,如果无法评论,请按 shift+f5 或者 shift+command+r 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