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以魔魔丸事件為例反思不能以掛人作為首選方案》

目錄

作者

地址

正文

我最近總說不能將掛人作為首選方案/不該首選辱罵等暴躁手段。

其實是我的實際經驗。

當初2013年,STG玩家魔魔丸與STG圈的部分人產生矛盾。我作為調停人主持和解。但是我的調解以失敗告終。當時的我過於希望這個衝突能夠迅速結束,因此在沒有足夠的證據與條件的情況下,以「插眼行為」掛裱試圖將魔魔丸置於死地以終結事件。魔魔丸消失一年,圈子裏的人大玩插眼梗,連我自己都產生了衝突事件已經被我完美解決的錯覺。但是這不能叫【解決事件】,這只能叫【解決當事人】。

尤其是我當時沒有足夠的證據和條件(事後也沒有),卻因為對事件本身束手無策,被這種焦躁感沖昏了頭腦。本來是作為居間調停人的我,最終卻通過強行解決當事人來終結事件,這是最差的結果。 對於當事人,對於社群,對於愛好者來說,都是最差的結果。

哪怕疑罪都應該從無,更何況我又不是執法者。這本質上和屈打成招沒有任何差別。

我願意為當時在並沒有必要條件的情況下將魔魔丸置於死地的做法,以及在沒有足夠的證據的情況下製造了插眼梗這件事,對他本人,對其他捲入事件中蒙受損失的東方愛好者們道歉。

然而這件事造成的後果已經難以挽回了。

我能做的事情,只有避免歷史的重演。我也只能祈求每個人都能以史為鑑,不以暴躁不以掛裱作為解決事件的第一手段。

畢竟一個圈子能承受的損傷是有限的。以愛好者作為構成根本的中國東方圈,尤甚。

ps:就事論事,莫給真sb招魂,有些人被我乾死也完全不冤。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