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b站盈利就要被噴?淺談惡俗搞事的三個奇葩理由(01)》

出自恶俗维基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作者

劉澤

削除前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217439

正文

由於貓毛過敏,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瘋狂的咳嗽。於是乎,覺也睡不着,想休息也休息不了。在我扔掉了不知道多少塊手帕紙之後,疲憊不堪的我終於選擇從蓆子上爬起來,打開電腦,開始寫今天份的專欄。

也就是惡俗狗口中常說的:黑屁。

隨着我的評論區越來越亂,我已經意識到了,想要靠我的隻言片語來改變除惡俗以外,路人對我的看法,基本上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再怎麼解釋,也會被惡俗狗以水軍灌水的方式將別人的思維引導到別處,從而變成了黑我的一份子。

雖說這屆惡俗狗的戰鬥力和上屆相比實在是差了很多,但從我最近收到的私信來看,他們的言論還是頗有成效的,成功的將他們的思維帶偏。換句話說,這洗腦洗的非常不錯。於是,對於他們的辱罵與質問,我並未回復,因為就算回復了,好像也沒有什麼意義。

既然解釋沒意義,那倒不如趁我和惡俗撕破臉皮的時候,把惡俗乾的噁心事兒講給大家聽吧。他們不是編造謠言說是我的黑歷史嗎?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只說真的,絕不摻假。

反正我也睡不着,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惡俗在選擇攻擊對象的時候,主要依據三個方面:盈利;蹭熱度;還有就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他們那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做法,他們可以「黑屁」任何人,但被「黑屁」者絕對不能反抗。一旦反抗,就會遭到他們群體性的瘋狂圍攻,就像我現在評論區這樣。(我感覺我被噴的這麼慘,就是因為我反抗了吧)

這三點我會在接下來的專欄中慢慢講,今天咱們主要講的內容,是第一個方面,也就是盈利。

在金融學上,對「盈利」一詞是這樣解釋的:盈利是指收支相減之後的利潤。《漢語詞典》說「也可以寫成『贏利』」較為牽強,盈利」的近義詞是「紅利、盈餘」,反義詞是「虧本、虧損。

簡而言之,盈利,就相當於賺錢,凡是在某方面賺了錢都可以將其稱之為盈利,賺得多或賺多少那就是另一碼事兒,在這兒就不多提了。

說到這,可能就會有小夥伴不明白了,盈利又和惡俗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從他們一開始攻擊我的時候,我就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以「盈利」為理由來攻擊我。如果是因為在b站賺了錢,才會導致他們的圍攻的話,那麼b站絕大多數人恐怕都不會好過,甚至,還要比我慘許多。

我在b站賺錢的方式,除了激勵計劃以外,應該也沒別的什麼了。直播收到的禮物根本就不值一提,充電……算了,不說了,想想就傷心。

後來,有幾個腦子還算清醒的惡俗給我發私信,之所以說我盈利,是因為我女裝,才會這麼說。也就是大家經常可以在評論區里看到的:女裝盈利。

經他們這麼一說,我瞬間明白了。可是仔細一想,不對啊!

如果說是直播的話,我不開攝像頭。如果說是視頻的話,一個月能有兩三個都算是「高產似母豬」了,至於專欄……專欄發女裝壓根就不過審,更何況我也沒有開通專欄的激勵計劃。如此低調的我也能被人掛上女裝盈利的名頭,那b站那些幾十萬粉的女裝大佬,天天以女裝為噱頭直播的女裝大佬,早就賺的盆滿缽滿了,要論盈利,我一個月的收入,還比不上他們的零頭吧。

拿女裝盈利為理由來噴我,就讓我感覺他們好像在無理取鬧一樣。用這個理由來挑事,都不如用你們之前給我編造的「黑歷史」管用。

說完了我,接下來咱們換個人。

沒錯,還是澤野螳螂。(澤野螳螂:mmp你能不能換個人?條:沒辦法,四欠或者敖廠長王尼瑪的事兒太久遠了,說了也沒人知道啊。)

前段時間惡俗狗瘋狂進攻澤野螳螂的評論區,想必喜歡哲學、喜歡螳螂的小夥伴應該都見過了。他們之所以會噴螳螂,不是因為哲學,也不是因為某人帶節奏。帶節奏只不過是他們的一個理由罷了,螳螂之所以被噴,除了加速哲學變得大眾化以外(這個問題以後應該會討論),更多的,還是因為盈利。

以下文字截選自逼乎,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逼乎:分享你剛編的故事)

劉澤知乎截圖指點.jpeg

以上文字的真偽我不敢苟同,我也不發表任何的立場。但顯而易見的是,澤野螳螂靠哲學盈利這一事卻是讓某些群體極為的不爽,其遭遇基本上也和我大致相同。被迫害,上惡俗維基,現三次元騷擾,評論區轟炸等。不過,澤野螳螂並沒有像我一樣上綱上線,出來為自己辯解。對於這點,我是相當的佩服。

最起碼,我是忍不住。

除了澤野螳螂以外,因盈利一事被惡俗批鬥,登上惡俗維基的up主有很多。除了在之前專欄里提到過的被惡俗批鬥的up主以外,像四大欠王,人氣火爆的女裝大佬,前站長後站長,很多在b站賺了錢的up基本上都要被他們口嗨幾句,只是迫害程度不像我這麼嚴重罷了,而且他們本人似乎也對這種事並不在意,所以事情沒有繼續惡化,隨着粉絲的數量逐漸增長,也就不了了之了。

說了這麼多,我就想問一句:在b站靠自己的雙手賺錢,難道就要被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