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民族復仇主義宣言》

出自恶俗维基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其他標題

《血洗小日本》

作者

仇聖
1995-1996年寫於山東大學

正文

一、楔子

1953年3月,剛剛被立為太子的明仁便秉父命出訪英國,參加伊莉莎白女王的加冕典禮。當時,英國《每日郵報》的民意測驗表明,反對日本皇太子出席女王加冕典禮的人竟高達68%。有人甚至提出:「將皇太子扣作人質,直到日本支付對被俘英國人的賠償為止。」

1971年10月12日,日本裕仁天皇夫婦訪問波恩時,許多德國留學生和在這裡僑居的亞洲人,毅然舉行了反對天皇來訪的大示威。那時,德國學生散發了標題為「戰爭罪犯裕仁在波恩」的傳單。他們高舉的標題上有的寫著「希特勒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裕仁屠殺了五千萬亞洲人!」這些學生不顧警察的制止,還反覆高喊「裕仁是法西斯分子」的口號。

1971年裕仁訪問荷蘭時曾引起暴力抗議示威,因為在二次大戰中,日本侵略軍占領東印度(現在的印度尼西亞),把11.7萬荷蘭人關押在軍事集中營里,死難1.9萬人。

1974年8月30日,日本「東亞反日武裝戰線」獲悉裕仁要到三菱重工大樓視察時,決定刺殺裕仁,但由於計劃不周,他們將炸彈錯投到人行道上,造成8人死亡,165人受傷的慘劇。大道寺和意永利明等人被捕。[1]

以上是我隨便選的幾件事例。從這裡可以看出外國人的民族主義是很強的,其民族性格是很剽悍的;同時他們也是很清醒的,認識到了裕仁是二戰時日本的真正戰爭元兇。雖然日本給中國帶來的災難與恥辱遠遠要多似其他國家,但要想使中國發生類似上述的事,簡直是不可能的。對此,我們中國人該做何感想呢?中國人不但改換了日本的戰爭元兇,把他說成是東條英機,而且把日本的戰爭責任也完全推卸給日本的統治階級,毫不怪罪日本人民。

中國千方百計地為日本人民(實際上也是為日本民族)洗刷罪名。中國說:日本人民是友好的、善良的、愛好和平的、反對戰爭的;日本侵略中國,屠殺中國人民,姦淫中國婦女,其責任在於日本統治階級;擁護戰爭的日本人只是少數;日本人由於生長在日本的特定的社會環境和歷史環境下才養成了好戰思想,從而才擁護並參與日本的侵略戰爭的,日本人民沒有戰爭責任。那麼,事實又如何呢?

二、日本人民有戰爭責任,整個日本民族都有戰爭責任

眾所周知,日本婦女在二次大戰時為了向日本帝國主義效勞,竟甘願做慰安婦,讓屠殺中國人民、強姦中國婦女的「皇軍」在她們身上發泄獸慾,搏取快樂,「慰安」他們枯燥的心和枯燥的生活,同時使他們更有勁更有趣地屠殺中國人民,強姦中國婦女。試想,一個國家的婦女為了支持這個國家的侵略戰爭竟然連最無恥最下賤的事都願去做,那麼這個國家的人民對這場侵略戰爭的態度是反對還是擁護,答案不言自喻。

1942年春,中國青年遠征軍攻打被日軍占領的緬甸公路上的一座大橋。當時守橋日軍叫80名慰安婦撤離,但她們說:「我們是為了效忠國家,慰勞士兵才到前線上來,我們要和士兵堅持到底。」結果她們全部戰死。日本的軍國主義確實深入「民心」,連慰安婦都深為擁護,為了支持日本的侵略戰爭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日本人民擁護戰爭是毫無疑問了。

多少年中,日本人民不惜送自己的豆蔻年華的女兒去當慰安婦,以支持那場戰爭,而中國人卻主觀臆斷地認為日本人民是被迫把他們的女兒送去當慰安婦,這是不符史實的。不錯,現在看來,慰安婦是極為不幸的,但當時她們,還有她們的父母兄弟都認為是光榮的。日本慰安婦所遭受的不幸,正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當時,軍國主義已統治了整個日本,使得一切都要為它服務。為了它,廉恥、道德都可以丟棄,也必須丟棄。於是日本政府、軍隊、人民和日本女人自身都認為日本女人去當慰安婦是一種義務,也是一種光榮。假如日本人民真的反對戰爭,我們就無法理解慰安婦這一現象

三、日本不是中國的朋友

日本給中國造成了無窮的災難和恥辱,可是中國依然把它當做朋友。在中國的電台上、報紙上、雜誌上等等一切宣傳工具上,以言論、小說、詩歌、散文等等各種形式宣傳著「中日兩國是一衣帶水的友好鄰邦」「中日兩國友好關係源遠流長」「中日兩國是自古以來就存在友好交流的」等等論調。可是,中日兩國實在毫無友誼可言。

中國對日本的看法應當是:日本是我們的敵人,而且是我們的頭號敵人,絕不是我們的朋友。日本在歷史上得益於中國最大,可是它卻忘恩負義地侵略中國,又使得中國受害於日本最大。這樣,即使日本在1872年以前是中國的朋友,但在這年之後卻絕不是中國的朋友。1937年到1945年之間,日本大規模侵略中國,造成了中國數千萬人死亡,無數婦女遭到凌辱。這樣,中國不但不能把日本當朋友,而且永遠也不要把它當朋友,相反,要把它當敵人,且是頭號敵人。

這是很容易明白的道理。這好比你以前有個朋友,後來他背叛了你,並且殺害了你的父母,搶劫了你的家產,那麼即使到死,你也不會把他當作朋友,相反,會把他當作刻骨仇恨的敵人,並且發誓要復仇。在七十餘年中,日本侵略中國,割占土地,勒索賠款,搶劫財產,屠殺人民,凌辱婦女,把中國像糰子似的揉捏著,於是日本成了強者,成了優秀民族,而中國成了弱者,成了三等民族。

日本人打心眼裡看不起中國人,他們認為中國人奴性十足,軟弱好欺,愚昧無知。日本經濟比中國發達,科技比中國先進,這更增加了日本人自負的資本,他們在中國人面前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樣子。假如日本把中國當作朋友的話,是不會歧視中國的;朋友怎會歧視朋友呢?日本老闆罵起他的工人時,說,你們不要像中國工人那麼懶!罵人的方法很多,何必扯到中國頭上來?可見日本人已養成了歧視中國人的心理積澱和心理習慣,要不然老闆罵工人時怎麼那麼容易扯到中國工人頭上來?假如日本把中國當作朋友的話,是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事的。

日本又何嘗把中國當做朋友呢?而中國卻把日本當做朋友,不過是亂套交情,強拉硬扯,一廂情願而已。我實在沒想到,有著悠久歷史的,懂禮儀的,持重的中國會淺薄到如此程度

四、日本和族是劣等民族

在中國甚至在世界絕大多數人看來,日本和族是個優秀的、偉大的民族,然而在我的眼裡,它不過是個劣等民族而已,而且它還是最劣等的民族。為什麼呢?

我們知道,日本歷史短暫,比中國晚進入文明歷史二千餘年。

我們也知道,當初,日本並沒有文字,後來將中國的漢字搬進去加以改造,此後才有了自己的文字。

日本也沒有文學,後來學習了中國文學後才有了文學。比如,《日本書記》便是模仿中國史書編寫的國家正史,而五言詩、七言詩則更是模仿中國詩的產物。

日本也沒有醫學,至公元七世紀才吸收了中國的醫學,並在此基礎上逐步發展了日本醫學。另外,日本的水稻、鐵器和冶煉技術也是在公元前二、三世紀的彌生文化時代從中國傳入的。日本的科學,幾乎全是來自中國。

日本也沒有像樣的建築,後來在模仿唐朝的建築的基礎上才建造了像樣的建築。

日本人民沒有什麼革命傳統。在日本歷史上,沒有發生過任何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也沒有發生過任何聞名世界的資產階級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在這方面的聞名人物自然也沒有。日本至今還保留著落後的天皇制;日本女人至今嫁夫還要從夫姓,這都是日本人落後、保守的表現。

日本在民族道德上更不足以稱道。眾所周知,日本戰後至今沒有正式認罪,相反,百般抵賴。這連中國人——認為日本人民善良、無罪的中國人都感到極為氣憤。

1952年至1975年間,裕仁共參拜了靖國神社七次,他說:「我知道參拜靖國神社會引起批評,但英烈們是在我的名義下為祖國獻身的,我怎能不來祭奠?」1971年9月18日至10月13日,裕仁攜皇后良子訪問丹麥、比利時、法國、英國、荷蘭、瑞士和聯邦德國七國,歸國時順訪美國,但在訪問時,他並沒有講對戰爭道歉的話,因而在有的地方被稱作「希特勒」,要他滾回去;他種下的紀念樹在第二天便被砍倒,樹根上被倒了濃鹽酸。

假如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到現在僅僅是經濟和科技發達,而從沒侵略過其他國家,那麼它的「名聲」是不會有現在這麼響的,更不會被人說成是優秀的、偉大的民族。日本的「名聲」是建立在數千萬中國人和亞洲人的屍體上的。附帶說一下德國,假如它也僅僅是經濟和科技發達,而沒有發動兩次世界大戰,那麼它的「名聲」也是不會這麼響的。

五、天皇是戰爭元兇

誰要是去中國的中學和大學裡做一番調查,就會發現,百分之九十九的學生都會說,天皇(指裕仁)是傀儡。那麼,裕仁到底是不是傀儡呢?答案是否定的。裕仁既不是被人操縱的傀儡,也不是簡單的蓋印工具,而是大日本帝國的唯一最高統治者和軍隊的唯一最高統帥,他擁有統治總攬權、軍隊統帥權、宣戰媾和權、條約締結權、官吏任免權、法律批准權或否決權、單獨命令發布權。甲級戰犯近衛文(麻字下加呂字)在其手記中承認:「日本的憲法是以天皇親政為原則,跟英國的君主立憲制有根本不同。尤其是統帥權的問題,政府完全沒有發言權,能控制政府與統帥部兩個機構的只有天皇陛下一個人。」

在日本,實行的是天皇專制主義。天皇即國家,天皇即法律,天皇擁有無限的權力,不受政府、議會及其他任何約束。臣民對天皇的任何言行都不能批評,而要永遠無條件地服從於天皇,盡忠於天皇。這些也是當時日本政界人士、軍隊和國民的信念。

可以看出,天皇比起他的同類希特勒、墨索里尼還要獨裁,天皇在本國內的號召力和權威比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各自的國家內還要大,可見,天皇裕仁才是二戰時日本的戰爭元兇。

二戰時,反法西斯國家常將裕仁和希特勒、墨索里尼這兩人並稱為世界法西斯三大元兇,並發誓要把這三人送上斷頭台。日本投降後,中國、蘇聯、澳大利亞都堅持要把裕仁作為日本首要戰犯處死。但後來裕仁於深夜密訪麥克阿瑟,說只有天皇才能使日本穩定下來。美國為了更好地統治日本,便饒了裕仁一命,甚至還沒有審判他,而把東條英機作為一個傀儡元兇當了替死鬼,送上絞刑架。其實東條也知道裕仁才是真正的戰爭元兇,但為了救天皇,便替他死了。

東條有何「資格」當元兇,與希特勒、墨索里尼兩人相提並論?他當首相是在1941年到1944年間,時間不過三年,而日本全面侵華戰爭打了八年;若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算起,侵華戰爭打了十四年。他怎能承擔得起所有這些責任?東條沒有神威,也沒有多大的權力,遠遠不能和天皇相比,很顯然他的戰爭責任要遠比天皇小,元兇不可能會是他,只能是天皇。他不過是個鬼卒而已,而天皇才是閻羅。1944年,在日本局勢日益嚴峻的情況下,他不得不下台。辭職前,他想面見天皇,懇求留任,但天皇不見他,他只好下台。「元兇」就這樣被「傀儡」趕下了台

天皇的戰爭責任,昭然若揭,可是不幸,直到今天,絕大部分中國人居然還把他說成是傀儡。這幾年中國出的關於二戰三元兇的書中,裕仁仍沒露面,而東條倒很「風光」。中國人愚昧到這種程度,實在令人難於相信。也許有人會說認清裕仁是元兇並沒什麼意義。可是要知道,天皇是日本人崇拜的「現世神」,如果我們都說裕仁是元兇,一致討伐他,那麼對日本也是一個打擊;何況,裕仁是元兇是事實,是事實我們就得把它揭露給世人看。

天皇是元兇,這本來是很容易發現的事情,但中國為什麼要煞費苦心地加以掩蓋呢?難道天皇真是天神降生,中國希望幫了他,他死後重返天堂時會感恩戴德,把中國數千萬冤魂帶上天堂?

克拉拉·佩塔奇,一個女人,沒擔任任何職務,僅僅因為是墨索里尼的情婦,就被處決,屍體被掛在路燈杆上示眾。而天皇,他的罪孽遠遠要比佩塔奇大,卻得到寬容與包庇。以色列,至今還在追殺漏網的納粹分子;義大利,今天還將殺害義大利人的納粹分子繩之以法;而中國,卻讓裕仁安安穩穩,舒舒服服地多活了四十三年,到1988年才幸福地死去。縱然我們因為一些客觀原因無法將裕仁逮來處死,但我們至少總該揭露他是真正元兇,可是,中國不但沒這麼做,反而說他是傀儡。

六、中國應當復仇

日本侵略中國七十餘年,給中國帶來了無窮的災難和莫大的恥辱,恐怕一談到這件事時,人們都會問:中國要不要復仇?要,寥寥幾個人如是說。不要,堅決不要,永遠不要,立即有無數人如是反對說。為什麼不要呢?反對復仇的中國人認為:

因為日本人民在二戰時也是受害者。可是,我在本文第二節里已論證了日本人民是有戰爭責任的,是個害人者,因而日本人民無論受害與否,我們都要懲罰他們。

縱然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吧,那也是他們自作自受。這好比一個惡人去殺人,把對方砍成重傷,但在搏鬥中也被對方砍得渾身是傷。惡人雖被砍傷,但仍要受到譴責和懲罰。然而中國人卻在一旁大聲叫道:「看吶!他也受了傷呢!饒了他吧!」中國人不會想一想,假如一個歹人砍斷了你一隻手,而你只砍傷了他的胳膊,那麼,你認為還該不該懲罰他?你當然會說應該。甚至歹人砍斷了你一隻手,你也砍斷了他一隻手,你也會覺得應當再給他更厲害的懲罰。甚至歹人來砍你,你也來砍他,他嚇得趕緊逃走,雖然你沒有被他砍著,但你還會怒氣沖沖地去找他算帳。

日本人民有時打扮成受害者,不過是利用利用而已;像日本人這樣的人,其實並不會因為他們也吃了一些苦頭而反對那場戰爭,相反,他們仍積極支持那場戰爭,讚美那場戰爭,他們認為那場戰爭給他們的民族,也給他們自己帶來了榮譽,帶來了輝煌,日本人被證明是世界強者,是高人一等的人,大和民族也被證明是優秀的、偉大的民族,自己受些須之苦又算得了什麼。這是很容易明白的道理。這正如一個勇士,為了義氣和美名,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何況只是受些微不足道的皮肉之苦。日本人個個都是武士,兇殘,野蠻,好鬥,視死如歸,中國人認為日本人民會由於也受了害而反對那場戰爭,實在太簡單了

中國人認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倒蠻富同情心。中國曾有一導演拍了一部電影,演的是二戰時日本人民的遭遇,結果感動得日本老人眼淚滂沱,告訴中國人說,其實當時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而1995年的電影《南京大屠殺》則乾脆把日本人民受的災難說得比中國還大。同年的《七七事變》電影中有一個鏡頭,在一場激戰之後,一個日本兵用一雙呆滯的眼睛望著一個日本軍官說:「你難道沒見這裡的累累白骨嗎?」那個日本軍官一怒之下用刀劈死了他。在旁的日本士兵一個個神情悚然,目光呆滯,默默無言;好像他們都是被逼著來參戰的,發動戰爭的只是一小攝日本軍國主義分子。日本人民看了這樣的電影後,恐怕絲毫也不會對那場戰爭表示懺悔,也不會覺得自己在那場戰爭中負有什麼責任,相反,只會覺得自己也該得到同情。但那些反對復仇的中國人說:日本人也是人吶!

這種言論完全是出自一種人道主義來反對復仇的。在中國,沒有著名的人道主義哲學和文學,也沒有著名的人道主義哲學家和文學家,總之,中國的人道主義文化並不著名,但這個國家卻比其他一切有著著名的人道主義文化的國家還要講人道。人道主義從國外舶來,與中國傳統的仁德和奴性相結合,便形成了一種愚人道主義。這種愚人道主義對敵人進行無原則無限度的寬容和原諒,甚至給予無窮的憐憫和關懷。人道主義自然是善德,但中國卻只看到這方面,而沒有看到它的迂腐、困惑、悲涼之處,更沒有看到復仇有其正義之處。

這種愚人道主義使得中國士兵和中國人民在戰場上把受傷的日本士兵抬上擔架,想送去醫院治療。結果人家不領情,反而從擔架上爬起來,咬住中國人耳朵,掐住中國人的脖子,和中國人拼命。愚蠢的中國人憑他的愚人道主義去救受傷的日本士兵時,似乎沒有想到,在每個日本士兵的刺刀下,都有幾個中國人的冤魂;在每個日本士兵的身子下,都有幾個中國婦女在哭泣。日本士兵受了傷,不過是受凍的蛇而已,而中國人卻甘願當那個可憐又愚昧的農夫。應當說,中國人這麼做,並不是偽善,而是愚善.

愚人道主義奴化且愚化了中國人,對中國一無好處,它消磨了中國人的野性、強悍性,扭曲了中國人的心靈,將中國人變成了一種完全異化了的人,這種人只知愚善,不知其他,為了人道主義,他們願意丟掉一切,國家利益、民族榮譽、個人人格、個人情感等等無一不願丟棄。中國人看起來像一個個高尚的長者,其實都是些迂腐之輩,戰戰兢兢,誠惶誠恐,十足的懦夫。中國現在是沒有男子漢的,頂多不過是些假男人,中國也便成了一個陰性的國家。中國人都像女人一樣,要是狼吃了她的兒子,當狼被抓住並被痛打後流出可憐巴巴的眼淚時,她的仁慈就會從心底泛起,饒恕了狼,甚至還會把狼摟在懷裡,流著淚說:「其實你也是受害者!」

中國人反對復仇的理由太多了,五花八門,刁鑽古怪,應有盡有。本文所列舉的只是影響比較大或略有影響的而已,還無法,也沒有必要把所有那些言論都列舉出來。我只想告訴那些廢物,連巍巍大山都被推倒了,那些小土包又起什麼作用呢?

中國反對復仇的理由如此之多,卻多是為了別人,從來沒有一個中國人說:「我們不復仇,是為了祖國!」中國人的祖國觀念淡薄至於如此,正是中國多年來教育的結果。

中國人,為了祖國,復仇吧!

當然,中國可以復仇,也可以不復仇,這完全取決於中國人自己。中國復仇,是正當的、正義的,但中國不復仇,別人也沒辦法,而不復仇也並不意味著中國做對了。這正如一個人,他的父母被人殺了,他可以饒恕仇人,也可以不饒恕仇人,這完全取決於他。他殺掉仇人,是對的;他饒恕仇人,是錯的,但別人對此無法;甚至他拜仇人作乾爹,別人還無法。

中國是不幸的,遭受了世界上最深的傷害,蒙受了世界上最大的恥辱,但中國不爭氣,就是不想復仇。對此,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七、中國很難復仇

中華民族是個自虐型的民族,中國人對自己人百倍的殘忍,而對別人則百倍的仁慈。

中國人對同胞是冷漠的、厭惡的、兇殘的,而對外國人卻是熱心的、喜歡的、敬畏的。在抗日戰爭中,中國人對日本俘虜優待備至,把他們像老爺似的供養起來,寧願自己吃少點、吃差點,也儘量讓日本俘虜吃多點,吃好點;日軍撤退後,中國人民無微不至地撫養日本人留下的孩子,用中國人自己的話說:「孩子是無辜的。」但是,我們太迷信「無辜的」這個詞了,把它抬得太高了。我們這麼做,完全扭曲了自己的人性。當狼咬死我們的孩子時,我們卻不能打死尚在吃奶的狼崽,甚至還得將它撫養大。──這是中國人的看法。

中國人真的又把「無辜的」這個詞抬得太高了麼?不盡然。中國人想來不會忘記文化大革命吧!在那場所謂的革命中,中國人對那些所謂「地富反壞右」的子女又何其殘忍無情啊!他們被迫與他們的父母「劃清界限」,被逼離出校門,被剝奪政治權力,被關被打……遭受各種非人的待遇。因為按照中國人的說法,「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愛屋及烏,恨屋也及烏。實際上,中國的傳統倒是:子女要為父母的罪孽負責,父母不好子女也不好。但是,這種觀點只適合於來對付自己的同胞,對待異族人,卻完全不是這樣。中國人會自然而然地、不加思索地、毫不留情地迫害本國「惡人」的後代,而對異族人,那怕你擺出一萬條理由,他們也決不會去懲罰人家的後代,所以中國人會如此信奉「日本人的後代是無辜的,我們不能去復仇」這條謬論。

某中國人說,中國要發達,就必須做三百年殖民地。

某日,幾個中國青年在看《南京大屠殺》時,囔道:「怎麼不多演演『密席密西』女人的情景?」

某年,有人主張將《南京大屠殺》改名為《南京1937》。

某些中國人說,中國往往殺了幾個日本士兵,結果人家報復,反而殺了我們一村的人。

某地,出現這樣的照相館:裡面設置了舊日本軍服和軍刀,去照相的人化裝成日本軍官留影。

某地,出現了名為「共榮花園」的花園

《讀者》1994年第8期上一篇文章《荒丘》講了這麼一個故事:日本侵華時,有一個村把九個日本士兵打死,後來日軍進行血腥報復,將這全村的人都殺了,然後將他們埋入一座大墳,又把那些日本士兵的屍體埋在那座大墳上。數十年過去了,那座小墳一直壓在大墳上,誰也沒動它。中國改革開放後,一個日本人來到中國,找到那座墳,花錢請中國人修那座小墳。中國人竟照辦了。那些壓在日本人下的中國冤魂,在九泉之下恐怕要表示強烈的抗議了。我們來看看日本吧!1971年12月12日,日本的「東亞反日武裝戰線」炸毀了北海的興亞觀音像和殉國七士墓碑,1972年4月6日又炸毀了橫濱的總持常照殿,1972年10月23日又炸毀了札幌的北大北方資料室和旭門的「風雪群像」。在這方面,中華民族居然連一個倭族都不如.

中國人恭順、怯懦、軟弱、柔和、仁慈、愚善、自卑,缺少冒進、強悍、粗野的性格,要讓這樣的人復仇,實在難吶!1949年以來,中國沒出現過一篇宣傳復仇的文章,這是一個奇蹟。只是這奇蹟是一種悲哀。縱然復仇是非正義的,甚至是反動的,但由於中國蒙受了莫大的恥辱,中國也應出現一篇宣傳復仇的文章,這才是正常的。可是這種文章始終沒有出現。中國已到了不正常的頂峰。要是其他國家也蒙受了中國這麼大的恥辱,那麼它們的宣傳復仇的文章必會如雨後春筍般暴出。

朝鮮,一個遠比中國弱小的國家,都敢在教科書上把日本當做敵人,而中國卻還在津津樂道地談中日兩國幾千年的交流和友誼。「敵人」這個詞應當從中國的詞典里摳掉,因為這個詞對中國來說是用不上的,在詞典里簡直是白占位置;「復仇」這個詞也應當從中國的詞典里摳掉。

多年來,中國在大力宣傳愛國教育,但是那些愛國教育不過是讓自己多看看怎麼挨人打,多看看自己的女同胞怎麼讓人蹂躪而已。如《火燒圓明園》、《鴉片戰爭》和《南京大屠殺》等等,讓人不忍卒看。而在看這種片子時,每一中國觀眾身旁都站著一個「博愛而寬容」的中國人,一旦中國觀眾燃燒起復仇的火焰,這個「博愛而寬容」的中國人就會趕緊去提來一桶冷水,把他心中的火焰澆滅,並且教訓他幾句:「我們不能復仇,因為……」於是中國觀眾一時又沒有復仇的火焰,繼續觀看這愛國片,後來又燃燒起了復仇的火焰,這個「博愛而寬容」的中國人又趕緊去提來一桶冷水,把他的火焰澆滅……如此循環不已。在這裡,中國用一種最殘忍的手段把中國人的天性最大限度地激起來,讓中國人心中的復仇的火焰潑辣辣地燃燒,足可以毀滅整個人類,而又用一種最殘忍的手段把這一天性壓制下去,使中國人從心底認為自己剛才的想法是最罪惡最野蠻的,是完全應當否定的。在這種不停地奔走於兩個極點的情況下,中國人的心靈就完全扭曲了。事實也正是如此。

在中國人眼裡,復仇是個反動的概念。本文若得發表,我想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人看了後都會說:「這是一篇反動的文章!」這點我敢拿我對民族復仇主義的忠誠來打賭。可見,現在的中國人已經愚昧到何等程度。

中國是個唐僧式的國家,唐僧的性格即是中華民族的性格。唐僧便是這樣,昏聵懵懂,不分是非,懦弱無能,戰戰兢兢,誠惶誠恐,百無一用;明知是殺人的盜,他也要饒恕;明知是吃人的妖,他也要放掉;他一次又一次地遇妖,一次又一次地吃妖的苦頭,卻一次又一次地予以饒恕;孫悟空要除惡誅凶,他要阻撓,甚至念緊箍咒;他心中只有「不許殺生」,只知講仁行善,而沒看到別的東西。唐僧這麼做,卻還能得到回報,他成了佛;而中國卻成不了佛。

為我們的民族性格而惆悵慨嘆的人們啊!為祖國的前途命運擔憂抑鬱的人們啊!我們一起去祖國各地看看吧!可是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樣的情景啊!在鄉村,我們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城市,我們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學校,我們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工廠,我們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機關,我們看到的是大大小小的唐僧;在祖國各地,我們看到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唐僧。

八、中國一定會復仇

詩曰: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昔有豪男兒,義氣重然諾。睚眥即殺人,身比鴻毛輕。又有雄與霸,殺人亂如麻,馳騁走天下,只將刀槍夸。今欲覓此類,徒然撈月影。君不見,豎儒蜂起壯士死,神州從此夸仁義。一朝虜夷亂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我欲學古風,重振雄豪氣。名聲同糞土,不屑仁者譏。身佩削鐵劍,一怒即殺人。割股相下酒,談笑鬼神驚。千里殺仇人,願費十周星。專諸田光儔,與結冥冥情。朝出西門去,暮提人頭回。神倦唯思睡,戰號驀然吹。西門別母去,母悲兒不悲。身許汗青事,男兒長不歸。殺斗天地間,慘烈驚陰庭。三步殺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萬里浪,屍枕千尋山。壯士征戰罷,倦枕敵屍眠。夢中猶殺人,笑靨映素輝。女兒莫相問,男兒凶何甚?古來仁德專害人,道義從來無一真。君不見,獅虎獵物獲威名,可憐麋鹿有誰憐?世間從來強食弱,縱使有理也枉然。君休問,男兒自有男兒行。男兒行,當暴戾。事與仁,兩不立。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羆目如狼。生若為男即殺人,不教男軀裹女心。男兒從來不恤身,縱死敵手笑相承。仇場戰場一百處,處處願與野草青。男兒莫戰慄,有歌與君聽: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義名,但使今生逞雄風。美名不愛愛惡名,殺人百萬心不懲。寧教萬人切齒恨,不教無有罵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處英雄不殺人?

這首詩名叫《男兒行》。中國人一看這樣一首詩恐怕都會大罵作者是個瘋子。但真正的瘋子是寫不出這樣的詩來的,只有哲人才能寫出這樣的詩來。這首詩是我一個朋友寫的,他是位傑出的人。

上節我寫了不少中國的缺點,從那些缺點看,中國好像永遠也不會復仇了,這倒並不盡然。終究有一天,中國會發動一場復仇戰爭,這將是一場世界大戰。

現在的中國人雖然不願復仇,甚至頑固地反對復仇,這幾乎是令人絕望的事,但幸好人會死,民族會更新換代,隨著老一代的死去,新一代的出生,成長,我們總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後代。只要有志者努力去做,一代代地做下去,進行不懈的民族復仇主義宣傳,受民族復仇主義教育的人總會越來越多。這樣,民族復仇主義的細流在中國就會越來越大,最後成為主流。到那時,復仇行動就要被提上日程了。

任何有遠見的人,見了本文後,也會想,在這以前的五十多年中,中國沒出現一篇鼓吹復仇的文章,而現在出現了,這似乎說明了什麼。它實際上說明復仇主義將成為時代的潮流,任何巨溝、大山都阻擋不住它的奔流。

在復仇之前,中國人首先要有自信,要相信中華民族是世界最優秀的民族,將那種「民族沒有優劣之分」的思想扔進火堆。是的,中華民族是世界之偉大者。我國的古代是不用多說了,那四大發明等等都是引用爛了的例子,就是近現代以來,中國也顯示出她偉大的地方.

中國要復仇,首先要把所有頑固反對復仇的廢物送上斷頭台,把他們的腦袋拿去祭旗。因為他們是弱化中華民族性格的陰謀家、扼殺中國人人性的劊子手、剝奪中國人幸福的罪犯。

到復仇的時候,中國人必須將他的自由、權力、生命、家庭等等一切奉獻給祖國。

這時的中國人應當擯棄「自虐」的思想和性格,變成「自愛」,應當愛自己的同胞。

這時的中國人應當擯棄先前那種世界主義,將人類(或世界)的利益置諸一邊,而將國家和民族的利益放於首位。

這時的中國人應當將大中華民族復仇主義當作一種信仰,無條件地、絕對地擁護這一思想。他們不再追究其中的原因,而是自然而然地、不加分辨地、不加審查地擁護這一思想。

這時的中國人應當變得強悍、頑韌、暴戾、無情、冒進,絕不能懦弱、恭順、柔婉、慈悲。中國人尤其是中國青年的眼睛裡應當射出獅子的光芒,將所有的敵人視為羔羊,追逐他們,擊斃他們。

這時的中國人應當堅定不移地支持復仇,絕不允許起半點懷疑、動搖、厭惡、反對的心情。在戰爭中,縱然自己的生活水平大大下降,甚至到最後只是吃極少極少的食物,縱然自己有父母,或兄弟,或姐妹,或子女,或其他親人死去,我們也不應悲痛,更不應由此產生反對復仇的心理,而要明白,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我們應當認識到,為了復仇,就必須拋棄一切,忍受一切。

這時的中國領袖、軍隊、政府、人民應當齊心協力,同仇敵愾,不復仇到底,誓不罷休。所有的人,包括領袖、將士、官員、平民,都要把自己的幸福、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家庭,獻給祖國。

大中華民族復仇主義的戰旗終將在中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高高飄揚,億萬中國人將匯聚在這面光輝的旗幟下,宣誓復仇,他們唱著嘹亮高亢的戰歌,歌聲直衝雲霄,唱完歌后他們就會走上征途,

並且高呼:

東京去,我們要血洗這座城市!

續篇

《我詛咒這個民族》

  1. 「東亞反日武裝戰線」確實於1974年8月14日,試圖在裕仁天皇乘火車時爆破鐵路橋樑以刺殺天皇,因事情泄露未遂。而「三菱重工爆破事件」是此後該組織發動的另一起恐怖襲擊,彼時天皇並未視察該地,此事件亦與刺殺天皇無關,是仇聖的編造和移花接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