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7-12 23:14:11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打压民科的官科为何不敢应战?》”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正文
批注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3个中间版本)
第23行: 第23行:
  
 
 民科也是国家的公民,具有宪法赋予的进行科学研究的权力。今某些官科作为国家科学的主体,既不能团结民科帮助民科,又不敢面对民科的质疑,只能利用手中的权力,挥舞大棒打压民科,故意制造官、民之间的矛盾和社会矛盾,制造负能量,与其博士、教授的身份严重不符。我们不禁要问,这种官科到底是真科还是假科还是混科?这种官科有用吗?
 
 民科也是国家的公民,具有宪法赋予的进行科学研究的权力。今某些官科作为国家科学的主体,既不能团结民科帮助民科,又不敢面对民科的质疑,只能利用手中的权力,挥舞大棒打压民科,故意制造官、民之间的矛盾和社会矛盾,制造负能量,与其博士、教授的身份严重不符。我们不禁要问,这种官科到底是真科还是假科还是混科?这种官科有用吗?
 +
 +
==批注==
 +
文中出场“民科”人士的事迹如下:
 +
 +
李子丰:以马克思哲学理论反对相对论。
 +
 +
[[黄新卫]]:用两根木棍演示如何反相对论。
 +
 +
梅晓春:提出引力与惯性力不等价、希格斯粒子根本不存在、微观物理过程时间反演同样不可逆、时空没有相对性、引力几何化既不存在,也不需要、奇点黑洞不存在、暗能量不存在、标准宇宙学理论基础有错。
 +
 +
==另见==
 +
{{Pseudoscience}}

2019年7月14日 (日) 23:30的最新版本

作者

严金中

削除前地址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723&articleId=93615

正文

这些年来,官科打压民科的浪潮可谓一波接一波。近期因为云南少年民科凡伟的“电荷不存在”,突破官科的重重封锁,发表在中科院论文预发平台,在凡伟的民科身份被识别后,而引起官科们的异常共愤,凡伟在中科院论文预发平台的论文被撤,进而波及所有民科,使民科在中国发表论文的路“基本被堵死”。( 如果真是中国人不能在中国发表论文的话,那么中国科学界就创造了“世界奇迹”啊!) 不仅如此,中国科技大学副研究员张文卓在以普及和传播科学知识为宗旨的果壳网上说“宁可跟流氓吵架,也别跟民科说话。…网上有个段子,说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就是不会再去劝妓女从良。这个也可以用在民科身上,即一个物理学者成熟标志就是不会再去劝民科从良”他将民科与流氓和妓女相提并论(由此,可以看出某些官科的素质)。

面对官科的打压,民科奋起反击,其中之一是民间学者黄新卫(湖北十堰东风汽车公司工程师)、李子丰(燕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和梅晓春(福州原创物理研究所所长)联名,将果壳网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张文卓告上法庭,起诉他们名誉侵权、侮辱民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已经立案受理(案号(2017)京民初12614号)。其二是三位民科梅晓春、李子丰、黄新卫向王青(清华大学物理学院教授)、张双南(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蔡荣根(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下战书,就三个爱因斯坦理论体系最基本、最核心问题,进行民科与官科的论战。(见梅晓春 新浪博客)。

梅晓春、李子丰、黄新卫 三人是杰出的相对论研究民间学者,三人有多篇论文在美国权威物理学杂志上发表,被认为是国内相对论研究的高手,完全有资格挑战王青、张双南和蔡荣根。 如果能够这场进行官民科学家论战,将是科学史上的一件大好事。梅晓春说“一百多年以来,在相对论的真伪问题上,主流物理学界与民间学者长期对立。到了本世纪,实验和观察上大量的新发现,使民间学者认为物理学需要从基础上进行根本性的改变,与主流物理界产生严重的分歧。这种对立达到临界点,完全不可调和。这场论战有可能成为一个爆发点,导致一场科学大论战。这对促进物理学的发展与进步,对于中国科学的原始创新,会是一件好事。” 这篇《梅晓春、李子丰、黄新卫 给 王青、张双南、蔡荣根下战书》(见相关博文)2017年7月23日发布,至今已经十余天,不见王青、张双南、蔡荣根有任何回应。 官科不敢出来应战,不外乎如下原因:

原因一,欺软怕硬。梅晓春、李子丰、黄新卫被称为硬民科,即水平很高的民科,而郭英森、凡伟这样的初级民科被称为软民科。众所周知,郭英森、凡伟这样的初级民科被官科和媒体放大,百般羞辱,千般取笑。但是,官科们面对梅晓春、李子丰、黄新卫这样的硬民科总是回避或封锁,高挂免战牌。 原因二,傲慢,高高在上,故作高深莫测“我等就是欺负郭英森、凡伟,就是不理梅晓春、李子丰、黄新卫,看你们能怎么样?”,学习司马懿,任民科如何挑战他们,也不出战。 原因三,心虚。估计这三个官科知道自己的水平,怕在真科面前现原形,所以做缩头乌龟。

无论何种原因,都不是三人拒不回应、拒不应战和装聋作哑的理由。这三名官科不是一般的官科,代表国家水平和国家形象,肩负社会责任,如果连民科也搞不定,岂不让天下人耻笑!官科花纳税人的钱做研究,应该给公众一个交代。

四川大学研究员罗教明说得好“科普、回应质疑是科学家的责任与义务。科学家特别是“官科”,进行科学研究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因此有责任和义务向出钱人讲解自己科研工作的内容。科普是以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描述科学理论与其应用,目的是让更多的普通百姓容易了解和支持您的工作。得到公众的理解,有利于您拿到更多的钱,开展进一步的工作,满足您对自然奥秘的好奇心!但如果大众对您的研究产生了疑惑,或是误解,向您提出了质疑,即使提出质疑的人,是您认为科盲,甚至是与您为敌的“民科”;科学家,特别是靠花纳税人钱进行您的研究的“官科”,应该而且必须作出回应,道理很简单:天下没有白吃白喝的道理,花了大众的钱,就应该给大众有所交待!”

民科也是国家的公民,具有宪法赋予的进行科学研究的权力。今某些官科作为国家科学的主体,既不能团结民科帮助民科,又不敢面对民科的质疑,只能利用手中的权力,挥舞大棒打压民科,故意制造官、民之间的矛盾和社会矛盾,制造负能量,与其博士、教授的身份严重不符。我们不禁要问,这种官科到底是真科还是假科还是混科?这种官科有用吗?

批注

文中出场“民科”人士的事迹如下:

李子丰:以马克思哲学理论反对相对论。

黄新卫:用两根木棍演示如何反相对论。

梅晓春:提出引力与惯性力不等价、希格斯粒子根本不存在、微观物理过程时间反演同样不可逆、时空没有相对性、引力几何化既不存在,也不需要、奇点黑洞不存在、暗能量不存在、标准宇宙学理论基础有错。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