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第二章 西瓜頭》

出自恶俗维基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作者

劉澤

削除前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704175

正文

西瓜頭,大名姓徐,是天潤縣裡出了名的地痞流氓。為什麼管他叫西瓜頭呢,原因是這小子不但愛吃西瓜,還特意找剪頭匠給他剪了一個西瓜頭。就這樣,他便得了一個西瓜頭的外號。

不過,別看這小子叫西瓜頭,可他的愛好卻和西瓜一點關係沒有。在他八歲那年啊,有一天,他看到他隔壁的老母雞趴在窩裡下蛋,那時候他年紀小,不懂得下蛋是怎麼回事,於是就趴在雞窩那,瞪着一雙牛眼睛在那裡看着眼前老母雞。這老母雞一看,好傢夥,一個盯着西瓜頭的男孩爬雞窩前面,倆眼睛像勾魂索一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管怎麼說,老母雞也是見過世面的,被人拿走的蛋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人類的臉長得啥模樣他是再熟悉不過了。可是它活了大半輩子,還真沒遇到過瞪眼睛瞅自己下蛋的。

這老母雞心裡犯着嘀咕:「難道他也想來我雞窩裡趴會?」

就在老母雞犯嘀咕的時候,西瓜頭算是徹底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只見他迅速伸出小手,一把插雞窩裡……

「咯咯咯!」

老母雞被西瓜頭這一舉動嚇得咯咯直叫,於是它立刻抬起屁.股,帶着只生了一半的雞蛋蹭蹭的往外跑。還沒走幾步呢,夾在屁.股里的雞蛋便掉了出來,摔在地上,碎了。

老母雞的叫聲立刻引起了他鄰居的注意,由於最近偷雞的賊越來越多,本來就不剩幾隻雞了,這若是再被人偷走,那他家小孩的營養可就要跟不上了。於是,他鄰居拿着燒火用的木棍,急匆匆的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打眼一瞧,便看到了正趴在地上研究碎雞蛋的西瓜頭……

自從那件事之後,西瓜頭便對雞蛋失去了興趣。至於為什麼,可能是因為雞蛋背後的那頓毒打,給他留下了大約五平方厘米的心理陰影吧。

從那以後,挨了打的西瓜頭便越來越不服從管教,私塾也不上了,功夫也不練了,整日和天潤縣裡的其他流氓鬼混,不到兩年的功夫,西瓜頭便成為了一名貨真價實的地痞流氓。

不過,相比於偷雞摸狗,西瓜頭最喜歡做的事兒,還是調戲小姑娘,就像今天這樣。

信小條的聲音,西瓜頭是再熟悉不過了。他前幾日之所以會挨陳大人的板子,就是因為信小條帶着幾個目擊證人,去陳大人那裡舉報。陳大人查明之後,見證據確鑿,便命捕快將西瓜頭抓進了大牢,讓他又一次明白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正因為這件事,本來就對信小條恨之入骨的西瓜頭,從那以後,就恨不得將其剝皮拆骨,以報那二十板子之仇。

不過,一想起陳大人那張包公臉,西瓜頭只能放棄殺人越貨的想法。

不過,起點小摩擦……還是沒問題的吧?

西瓜頭眼珠一轉,撥開人群,大搖大擺的走到信小條面前,道:「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咱們縣最喜歡多管閒事那小子啊。怎麼着,這姑娘,你也看上了?」

信小*****,看到了那名女孩身前白布上寫的四個大字「賣身葬父」,見慣了世間冷暖的他立刻明白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於是,信小條咧嘴一笑,道:「我看不看上不重要,倒是你,如果你真的想幫人家,就趕緊把你這麼多年偷的錢拿出來一部分幫幫人家。要是不打算幫,那就趕緊帶着你的這群狐朋狗友,從這裡滾開。若是一會巡街的趙捕快看到你們,你們的屁.股,可能又要開花了啊。」

當西瓜頭聽到「趙捕快」三個字後,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你這是打算,又拿趙捕快嚇唬我?」西瓜頭冷哼道。

信小條淡淡一笑:「我嚇唬你幹嘛?這叫溫馨提示。你就算對你自己不好,也要對你的屁.股好一點吧。還是說,上次那二十板子,對你來說,有點太輕了?」

「你!」

一提到他挨的那二十板子,西瓜頭的怒氣便不打一處來。惱羞成怒的他當即招呼着自己的兄弟,怒吼道:「兄弟們,他就一個人,給我揍他!」


p.s.信小條來向大家求硬幣啦!